赌神怎样变出黑桃三?
| January 16, 2020千术 周若鹏专栏 牌技 老千 赌博 
分享:

中学时每逢新年前后,同学会约赌,也未必是相熟的。十数人到某个同学家,围成一圈玩“21点”。赌注多大我不记得了,但记得有些同学的注码叫我胆战心惊,应该不小。咦?家长不干涉吗?家长在旁边开另外一桌。前阵子有人说赌博不是华人文化,我哈哈。真正有趣的是聚赌之后的事,我帮忙收拾残局时,发现沙发这边的缝隙藏了一张牌,那边桌子底下有两张。

约翰史甘(John Scarne)小时候看叔叔赌Poker,叔叔拿了一手坏牌,一个pair也没有。史甘矮小,从他的角度看到叔叔伸手进大衣,偷了一张牌,再把换掉的底牌藏入大衣。叔叔察觉到史甘发现有异,对他使眼色示意沉默。史甘没说什么,看着叔叔在那一场牌局中,赢了比父亲一个月薪金还要多的钱。此后史甘就卷入牌术世界,立志要成为世界第一牌术老千 —— 那年他13岁。

史甘的妈妈不知怎么发现了他的“兴趣”,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力阻儿子赌博行骗。“既然你喜欢牌术,不如用在变魔术,不是很好吗?”妈妈说服了史甘,史甘后来成为年轻的魔术师。19岁那年,有一回在酒店餐会演出,戏法多样,比如把钞票变入柠檬。魔术师向观众讨钞票,观众通常只会提供小额钞票,不料竟有一豪客递来千元大钞。史甘第一次碰触那么大面额的钞票,有点错愕。他在表演过程中一直留意对方,演毕全场鼓掌,但豪客始终面无表情。

另一项表演是“寻找Ace”,先让观众洗牌,自己再洗一次,然后切牌切出四张Ace。豪客的眼睛突然亮了,然后眉头深锁。从魔术效果来看,把钞票变入柠檬比切牌神奇多了,为什么豪客只为此动容呢?表演结束后,豪客把名片递给史甘:“阿诺罗斯丁,地产经纪。”

罗斯丁问史甘:“明晚我想邀你来为我的私人聚会表演,请问表演费如何?”“噢,半小时20元。”“我给你200。”

(图片来源:pixabay)

史甘到了罗斯丁家,观众只有七人,史甘把钞票变入柠檬也好、把断绳还原也罢,每个人都像罗斯丁一样面无表情,但一到“寻找Ace”的环节,所有人都亮了起来,看完以后都眉头深锁。表演结束后,罗斯丁立刻付清表演费,史甘没收过那么丰厚的酬劳,高兴得不得了,赶快回家和妈妈分享。妈妈说:“你看,变魔术不是很好吗?”

翌日一早史甘就收到罗斯丁来电,再邀他演出,酬劳一样。怎么这么奇怪?这些人那么喜欢魔术吗?但这晚罗斯丁说:“是是是,柠檬、绳子魔术都很好看,但我们只要看你找Ace。”客人不让史甘用自己的纸牌,而用他们的新牌。切了一晚的Ace以后,罗斯丁付钱给史甘:“明晚你再来。”如此连续六晚,史甘看着宾客的头发越来越乱,脸色越来越黑。

到最后一个晚上,我想象中的情况是这样的——其中一个六天没冲凉、头发散乱的宾客拍桌子站起来爆粗:“*&%¥#,老实告诉你!我们这里全是老千!他妈的看了六个晚上,还看不出你怎样切出Ace!你不说,打断你的手!”

当然,根据史甘在回忆录中的说法,大家都很客气,他们问:“我们以为你在自己的纸牌Ace边缘上蜡(方便以触觉切到Ace),但不对,因为我们改用自己的纸牌了;我们又以为你在Ace折角做记号,也没有。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史甘已经收了整整千二大元,已经有点同情大家了,决定告知真相:“你们洗牌以后,我不是再洗一次吗?纸牌在我指间迅速掉落时,我可以看到四张Ace的位置。你再切牌的时候,我用看的就知道你切了几张,就可以计算Ace的新位置。比如说在第14张吧,我可以凭触觉切掉13张,就找到Ace了!”

“*&#¥,你当我们白痴啊!眼睛能看到洗牌时的Ace?你能单凭触觉切牌?尼亚星,你现在切27张看看,少一张多一张砍断你的手。”史甘随手一切,交给罗斯丁,罗斯丁一算,就是27。

(图片来源:pixabay)

大家面面相觑,六个晚上过去,经过无数次讨论,什么可能性都想过了,也实在没有其他解释。老千也有老千的专业尊严,这下完全被挫败,但心里肯定有“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因为大家都经历过苦练牌技的过程,说有多困难就有多困难。年轻的史甘看宾客脸色难看,试着安慰:“你们也能做到的,每天练三四小时,持续20年就可以了!”

“你几岁?”宾客问史甘。

“19岁。”

“#¥!@老母,你才19岁,怎样练了20年的牌技啊?!”

“我一天练十小时。”

那晚,史甘庆幸自己没有成为老千。作为魔术师,表演完就走,收取应得的酬劳,心安理得。罗斯丁的保镖都持枪,在那个黑暗的地下世界,稍一不慎就赔上性命。史甘后来不只成为受同业敬仰的魔术师,还是赌场的赌博顾问;在二战期间,美国军士无聊时常会聚赌,史甘办巡回讲座教导他们防千,免输掉以性命拼回来的辛苦钱。

John Scarne是一位美国魔术师和作家,他特别擅长扑克牌手法,并因此成为了纸牌和其他赌博游戏的专家,也创作了一些流行的关于纸牌、赌博游戏及相关主题的书籍。(图片来源:网络)

我的那些小同学,趁乱把牌藏在沙发、桌底的伎俩,自是不入流的。但如此不入流的伎俩,居然也能蒙混过去,可能还赢了一些小钱。那么,请问如果你遇到稍有技术的老千时,你真能发现受骗吗?如果我告诉你,赌神在电影中把底牌变成三的伎俩,虽稍有夸张,但并非天方夜谭,你相信吗?

我少时受香港老千电影影响,对牌技非常好奇,成为魔术师以后有机会研究这块学问。如果我是老千,只要你让我碰到牌,我就能操控牌局。也不必控制太多,只要掌握几张主要的,赢面便大大提高。

如今资讯发达,你可能听过几招牌技,比如“派底牌”Bottom Deal,还有“派第二张”Second Deal。前者,先把需要的牌在洗牌过程中控制到牌叠底部,发牌给自己时从下面取;后者,把所要的牌安排在上面,发牌给他人时发第二张,轮到自己时才取真正上面那张。

那么,只要你切牌,不就可摧毁老千事先安排在上面或下面的牌了吗?切牌是最基本的防千办法,但你有张良计,老千就有过墙梯,还有一些你可能没有听过的技法,比如pass/shift,就算你切牌了,老千也能“轻易”还原。(相信我,因为连我这种低级魔术师都会使。)

还有近乎天方夜谭的Center Deal,从牌叠中间发牌,而不是手指轻易可触及的上面或下面。我尝试练过,但实在太难,而且对魔术表演没多大用处,所以很快就放弃了。紧盯发牌人的手就能捉到破绽吗?首先,你的注意力无法一直集中在同一地方,因为大家玩牌时会交谈;再者,炉火纯青的牌技高手发牌顺畅,就算你紧盯也看不出问题。

John Scarne在1985年过世,他那个年代留下来的视频太少。我这么说故事,会不会太神话了些?一点也不,还在世的牌技“神手”有魔术师Darwin Ortiz,他也曾是云顶的顾问。如果老千发现你盯着他发牌,像Ortiz这样的神手可在洗牌时就做手脚。

他做过这样的示范,随你说有几个人在赌Poker,比如六个人,目标是第四人。他可以在洗牌riffle shuffle时凭触觉安排好三张Queen给目标,四张King给自己。我要你清楚知道这是有多困难的事,请你再想得仔细一点:

Riffle suffle时牌先分切两半,假设三张Queen在右半上面。要派三张Queen给第四人,左半叠牌落下要比右半慢一点点,确保右边剩最上面的三张Queen时,左边至少还有13张牌;然后,右手拇指先让一张Queen落下以后,左手拇指放下五张;右拇指释放一张Queen,左拇指释放五张;右拇指再放一张Queen,左拇指释放最后三张。以上所有,要在一秒内完成,完全不能犹豫。我还没说如果还要把四张King派给自己,要如何安排呢!

这样,老千就能非常正常的发牌,完全没有破绽。真有人能这样洗牌吗?如果你没有接触过这世界,会觉得这是电影虚构的桥段,断不可能,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曾经能做到这样的控牌技术,但只限两张;我是为了魔术表演,控制两张就够用了,没必要苦练下去。Ortiz这段示范录影,是我以前特别购买的教学素材,我试着在网上找这个视频,遍寻不获,你只好自己选择要不要相信我了。

能找得到的,是Ortiz的藏牌、换牌示范。右手心藏了一张牌,只要轻轻掠过台面上的另一张,就能“轻易”换掉。看起来“轻易”,实际上非常困难,我练习了几天就放弃,魔术师有其他比较不那么酷的手法,不必投资那么多时间在千术牌技。反正就算魔术师失手了,尴尬笑笑便是,不会有人拿刀追砍魔术师。

赌神能不能变出黑桃三?绝对可以,而且方法不止于此。

现实中的老千断不会像周润发那样胶头、穿黑色西装大衣,必须看来平凡,你才不会设防。要怎么不受骗呢?凡人遇到牌术高手,几乎肯定无法识穿破绽。就算察觉了,最好静静离开,你怎么知道他有什么背景呢?真想不受骗,只要不赌,就不会受骗了,但华人老爱说“小赌怡情”,大概会发生的事总会发生。

出演“赌神” 的周润发。(图片来源:网络)

避免和不认识的人玩,就算要玩,给自己设个铁一般的顶限 —— 要知道老千不一定要派好牌给自己,他也可以派给你,先让你赢昏头。之后,再慢慢收割。

我身边曾有人输掉千万身家,众叛亲离。我看过的赌瘾,恐怕和毒瘾一样恐怖。我奉行John Scarne那套,乖乖当魔术师就好。妈妈说的,总是对的。

延伸阅读:周若鹏专栏《鹏程万理》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