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官斗剧:演戏攻略
专栏 | 鹏程万理| February 27, 2020周若鹏 国会议员 希盟政府 政治 马哈迪 
分享:

1.

去年八月我到马六甲主持YB郭子毅的讲座。他是马六甲州行政议员,年仅26岁。他开玩笑说到下次大选可能就失业了,随后认真起来:“要做得好,你不能把政治当作事业。”讲座结束后他暂放下琐务,一同喝两杯。我问他,怎么政治不能当作事业?

2.

2018年5月8日那一夜,希盟各员聚集Sheraton酒店,我们守在电视、手机屏幕前追踪每一场新闻发布。翌日马来西亚经历了第一次政权轮替,民意很清楚。敦马哈迪再任首相,答应两年后交棒安华。希盟执政期间,频惹诟病,渐入低潮。公正党内部矛盾白热化,行动党不断遭反对党抹黑为沙猪主义者。近日,安华支持者一再催首相交棒,看似裂痕渐深。

对于丧失政权的巫统,这似乎是重夺天下的大好时机。以拥戴敦马为名,百余议员群聚那年的Sheraton,眼见就要宣布新联盟,一举瓦解希盟。这时候,我和许多人一样,混乱中以为是敦马恋权拒绝退位,策动政变,谁知次日首相竟然宣布辞职

马哈迪于2月24日宣布辞职。(图片来源:The Star)

《砂拉越报告》报导“内幕”,为我们重新诠释此事件。敦马怎么会和自己辛苦推翻的腐败政党合作呢?是公正党内的野心分子见有机可乘,心想若助反对党扭转乾坤,自己便成为一大功臣,搞不好下一届首相就是自己。谁知敦马有辞职一着,结果重新洗牌。安华等会见敦马以后说他是因为不愿就范才辞职的,似乎这“内幕”有一定可信的逻辑。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真相呢?

3.

突然出现了整个国会每一个议员都支持敦马当首相的局面;突然巫统、回教党宣布不支持敦马;行动党本来呼吁敦马回心转意,突然希盟又重新表态支持安华

“政治是肮脏的。”

“政治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是老生常谈。郭子毅的父亲郭金福是行动党第四任秘书长,他并不希望儿子步其后尘涉足政坛,后来在郭子毅勉力要求下让他到党部当志工,到他离世时还以为那只是郭子毅暂时性的工作。

年轻时我曾萌生从政的念头,父亲劝阻:“It’s a thankless job”, 做得好是应该的,没有人会感谢你;做不好,万箭穿心。父亲不希望儿子走上这条辛苦且复杂的路,去看那些违背常理的行为。安华林氏父子末沙布的牢狱之灾直接间接都拜马哈迪所赐,对一般人来说这是深仇大恨了,但为了政权竟能互相合作。儿子进入这样的世界,会不会变成另一个纳吉?另一个阿兹敏?变成一个只为利益、埋没良知的人?

安华与马哈迪为了政权互相合作。(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

为什么巫统不依循民主程序?等不了五年、要在这个时候翻江倒海?因为官司缠身,法网把当年的贪官越收越紧。只有在掌权以后,才能做出像纳吉撤换总检察长那样的事,突然宣布自己清白无暇。巫统、回教党说要重新大选,把选择权还给人民。人民?他们着重的真的是人民吗?这选择我们不是在前年大选清楚做过了吗?

阿兹敏在镜头前官腔地说,他会为人民继续改革的斗争。这“斗争”又为什么不是在他原本隶属的公正党旗帜下进行呢?需要叛走自立门户吗?刻意兴风作浪,是人民所要的吗?

阿兹敏说,他会为人民继续改革的斗争。(图片来源:The Star)

在Sheraton的百余议员,都各怀鬼胎,每一个都是阿兹敏,心里想什么和事情的真相一样,我们这些局外的人民不会完全知道,但可以很肯定他们心中从来没有我们这些局外的人民。

4.

我们不安,不只是因为时局动荡未明,还因为看不到未来——就算这次风波平息,以后会不会重复发生呢?

政治学者黄进发博士早在2018年便提过希盟内爆的可能性,固有“赢者全拿”的选举制度会影响政治人物的行为,使希盟重蹈国阵的覆辙。要改变这样的命运,就必须修正游戏规则,因此他一直努力推动选举制度改革,希望能建立比例代表制。以我粗浅的了解来解释,在这样的制度下,人民的每一票都有效用,候选人不会因落选而一无所获。如此,他们不能忽略任何选民的声音,也不会因为胜负代价过大而行为偏激。

我们知道人性,利益乃一大诱因,道德这条虚无的界线,怎比银行里的存款数字清楚?利益未必只是金钱或其他物质上的好处,有时候也只是头上的光环,或万千群众的欢呼。更改利益配给的办法,就能影响玩家的行为。

如果要乐观看待此次风波,那就是提醒一些尚有心为国的执政者,让他们清楚看见目前制度的脆弱,推动他们打好未来的地基。

5.

局外人不知道真相。我们看到媒体报导的表象,听到当事人的说法,读到评论人的意见,然后选择性拼凑出于我们合情理的故事。反对党要推翻希盟以支持敦马继续当首相,是一种说法,尽管太司马昭之心、剧本太烂,还是会有支持者相信;《砂拉越报告》提供的个人野心论是另一种叙述,似乎比较合理,那么为什么土团党需要退出希盟?如果你客观分析你心目中的故事,总会找到一两个漏洞,因为我们不可能摸透数百位政治人物的心思,还有错综复杂的行为。

土团党在2月24日宣布退出希盟。(图片来源:马哈迪面子书)

可是,至少你能确知:都是为了私利,包括敦马。我欣赏敦马的手段,但必须说盲目崇拜敦马的都是傻子,尽管我觉得目前最可靠的人是他。为什么呢?还是从人性和利益的角度来看 —— 因为他够老。

一生中至高无上的权位,他达到过;所有物质上的享受,他拥有过。到了94岁高龄,追求的“利益”很可能就是万年流芳。如果在这个时刻他犯下大错,恐怕没有多少时日让他扭转,身后留下千古骂名。

6.

政治不能当作事业,26岁的郭子毅后来再解释得清楚一些,是不能当作“个人”事业。比如你进入一家大企业当执行人员,开始了你的个人事业;你会订定个人目标,两年内升职为副经理,然后当部门经理;部门经理的位子只有一个,除了自己努力以外,你还会不会使什么手段打败竞争对手?一路爬到总裁之位的路上,你还会牺牲哪些人?

政治工作的真正目标是服务人民,若把它当作个人事业一路往上爬,议员想当部长、部长想当首相,恐怕都迷失成努鲁、阿兹敏、安华、纳吉。

26岁,或许政治的大染缸还来不及彻底污染郭子毅,其父若有知,必然骄傲;94岁的敦马,是否已经从大染缸走出来,超然于上了呢?至于那些尚在中间的漩涡里浮沉的“群雄”,会否曾经都是郭子毅?群雄后来下场会怎样?是浮起来还是溺毙,都不是我们关心的重点,要关注的是未来该设计怎样的枷锁把他们牢牢套住,不容他们胡乱造次。

我们要优先关注我们的利益。

延伸阅读:周若鹏专栏《鹏程万理》其他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1 / 5. 评分人数: 5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