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我爱收藏】颜俊杰:电子游戏再精致,也无法取代桌游!

电子时代玩桌游?桌游也迈向电子化?

这份人与人之间当面的互动,颜俊杰认为,是再精湛的电玩或手游都取代不了桌游之处。但,电玩玩家倒不非得要隔着屏幕游玩,大家也能身处同个空间一起商讨对策、调侃猪队友,再为胜利欢呼,何尝不也能体验人际互动的乐趣?

对此,他反驳:“在电玩里,朋友施展厉害的操作,你顶多赞叹他很厉害,那是手指灵活所办到的事。而在桌游里,当朋友打出精彩的连锁,我觉得那个佩服是不一样的,他就坐在你眼前,可能暗自铺排了很久,尤其在阵营游戏,对方全程通过各种话(嘴)术(炮)让你相信两人是队友,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被骗,那种感觉更淋漓尽致。”

正职为制造业材料策划师的颜俊杰坦言,自己的双手不太灵活,难以在讲求反应速度的电玩中获得成就感,空闲时间多会选择玩桌游。(图片来源:受访者)

当收集的桌游越来越多,想要召集好友试玩时,那些年轻时结识的“桌游咖”却已四散各地。因此,现居吉打的颜俊杰,与好友共组“业余桌游社”,一年一次号召来自不同州属的桌游爱好者,齐集在一间民宿里,举办至少三天两夜的桌游聚会。

“每年大约会有15人出席聚会,大家携带自己的桌游一起玩,当中好些是我未曾听闻的桌游,有些则是久仰大名但没有玩过。聚会中,我曾连续玩了16小时不间断,有人甚至可以只睡3小时,其他时间都醒着在玩桌游。”

不过,要让各地桌游爱好者同时抛开生活束缚,为了游戏齐聚一堂,并不容易。若想在没伴的情况下纾解桌游瘾,倒也不难,因为许多桌游都推出了电子版,也有一个收录了上百款知名桌游的网站——桌游竞技场(Board Game Arena),免费让全球玩家在线上游玩。

颜俊杰认为,这确实有助于推广桌游,但玩起来还是少了一丝真情实感。

“在线上,玩家无法亲手触摸游戏配件,包括造型精致的棋子、骰子、代币或卡牌。我觉得,当你可以亲自移动配件来施展漂亮的操作时,成就感会更大。另外,你也无法与对手进行谈判或合作,虽然网站设有聊天室,但换成文字,多少会减低人们交流的意愿,况且你也看不到五官表情,听不到说话语调,难以判断对方的真实意图。”

更多桌游收藏:

最喜欢的桌游:光合作用(Photosynthesis

询及最喜欢的桌游,颜俊杰从成堆游戏盒中掏出“光合作用”。游戏简介:玩家在游戏图版上播种,种子吸收阳光后长成小树、中树、大树,最后收割得分,而太阳在每回游戏中都会绕着图版移动,唯有没被其他树木(不管是对方或己方)遮挡的树才能吸收阳光。(图片来源:受访者)

“因为这是妻子送给我的第一副桌游。在这之前,我所接触的桌游多是在平面图版上游玩,而‘光合作用’则多了立体感,营造一种森林的感觉,很特别。而且,它的玩法也与主题融合,可以感受到桌游设计师的创意。

“游戏概念其实很简单,但玩起来却很烧脑,热身一两次后,你会看到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大家,开始站起来围绕着游戏图版走动,模拟阳光照射的方向,以决定下一棵树种植的位置。主题感足够强烈,会吸引大家全身心地投入游玩。”

数字游戏不简单:獴鹫派对(Hol’s der Geier

游戏简介:玩家各握一组标示着数字1至15的卡片,桌子中心另有一组分数牌。游戏开始时,从分数牌库中翻开一张牌,若翻出加分牌,出牌号码最大者将获得加分,若翻出扣分牌,出牌号码最小者将被扣分。每张数字卡只能出示一次,若有两位或以上的玩家同时出示相同数字卡,卡片作废不计。游戏结束后,总得分最高者获胜。(图片来源:受访者)

“这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数字游戏,你也许会想,只要在翻出加分牌时打出最大的数字卡不就赢了,但其他玩家也会这么想,所以常会跟人撞牌,互相抵销彼此的效果,让出牌号码较小的人坐收渔翁之利。当你亲自玩一轮,你会发现,为什么有人就是可以仅用一张2号卡换取加分牌,这只是运气在作祟吗?其实可能是他看透了大家的想法,这其实是一场心理战。”

本地出品:Nak Makan Apa?(要吃什么?)

游戏配有角色卡、食材和味道卡、食物卡,以及陷害卡。玩家累积足够的食材和味道卡,就能兑换特定的食物,获得1分,最快获得4分者获胜。同时,玩家也可使用陷害卡互相陷害。(图片来源:受访者)

“这是我拥有的唯一一副本地设计出版的桌游。坦白说,我觉得大马的桌游设计还在起步阶段,大部分也偏向聚会游戏(party game),玩起来很欢乐,而不太讲究策略。但也不能完全这么归类,有些人也是可以将聚会游戏玩得很深(邪)刻(恶),让人出其不意,看穿你每一步的举动。”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