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各政党候选人抢攻年轻选民 TikTok成全国大选新战场

自2008年全国大选以来,社交媒体与社交应用程式便成为政党与候选人拉票的主战场。从脸书、推特、Instagram,再到WhastApp与Telegram不一而足。然而,过去属于年轻人活跃据点的这些社交媒体,都有用户老化的现象,本届大选各路人马抢攻的年轻票源,大多活跃于新崛起的社交媒体——TikTok,导致无论是国阵、希盟、国盟或其他候选人,都争先恐后涌入TikTok,以图在TikTok里分一杯羹。

提及在TikTok上活跃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就不得不提高居TikTok人气榜的大马联合民主阵线(MUDA)主席赛沙迪

这名年仅29岁麻坡国会议席候选人在TikTok坐拥80万追踪人数,他在竞选期前就致力经营自己的TikTok频道,除了发表政见外,也经常在TikTok上针对时事做出评论,也呼吁年轻人出来投票。

@syedsaddiq

Your vote is gold! Your vote is power! Vote for your future! 🇲🇾 #SyedSaddiq #Saddiq #GE #PRU #Election #Pilihanraya #Muo #Muar

♬ Made You Look – Meghan Trainor

前教育部长,目前是新邦令金国席候选人的马智礼(48岁)在TikTok上拥有逾2万追踪人数。本届大选,他在TikTok上使用不同的语言呼吁大家回家投票,其中一支马智礼口操客家话,呼吁大家返乡投票的短片吸引了近16万人观看。

@maszlee

YB马智礼使用客家话呼吁新邦令金选民回家投票

♬ Xiang Hui Jia – Alan Kuo

国阵双溪毛糯候选人凯里(46岁)目前在TikTok上也拥有30万的追踪人数,他在提名日后经常将自己的行程上传至TikTok,平均每支影片的观看人数皆破万人。

除了这些TikTok上的常客,不少候选人也在第15届全国大选的竞选期间入驻TikTok,期望通过塑造亲民的形象,拉近与年轻选民之间的关系。

就以国阵成员党之一马华的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54岁)为例,他于日前在TikTok上传了一则自我介绍的短片,通过改编抖音上的洗脑神曲〈我是云南的〉呼吁民众投他一票。

该影片在网上蹿红,不仅获得了逾20万的观看次数,各家媒体也争相报道,宣传效果十足。

@drwks

轻松一下,来个有节奏版的自我介绍🤓 (by“黑粉小编”) #第十五届全国大选 #国阵 #P148亚依淡 #稳定前进 #teamwks

♬ original sound – 魏家祥 – 魏家祥

随着该影片走红,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61岁)也“照办煮碗”,效仿魏家祥在TikTok上发布自我介绍的影片,自称“Uncle Liow”的他以“票投廖中莱,文东旺起来”作结尾为自己拉票。

就连现年85岁的话望生国会选区候选人东姑拉沙里也加入TikTok行列。这名巫统元老表示自己要“尝试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并在今年10月开了一个帐号。

此外,在社交媒体上自称“Abah”(父亲)的国盟主席慕尤丁上传了一支“扫走国阵、扫走希盟”的短片,配合热门音乐〈Swipe〉将两个政治联盟的旗帜“扫走”,并在影片最后呼吁大家支持国盟,该影片在TikTok上获得了390万的观看数。

当然,向来活跃于社交媒体,年届97岁的祖国斗士党主席敦马哈迪亦不落人后。

相较于其他候选人偏娱乐、轻松的路线,在TikTok上拥有逾41万粉丝的马哈迪在竞选期间所发布的内容基调偏正式和严肃,但依旧取得不俗的收看率,其中一支直指慕尤丁是导致希盟政府倒台的“叛徒”的短片,更是获得了70万人次的点击率以及3.5万的点赞。

@chedetofficial

Siapa Pengkhianat? Saya cuba bersangka baik bahawa setelah dijatuh dan dihina oleh UMNO, dia taubat atau merasa kesal dengan perbuatannya. Dia khianat kepada saya tidak mengapa. Saya sangka dia akan cuba tebus khianatnya. Rupanya dia tetap angkuh dan hanya mahu menjadi PM.

♬ Inspirational Background Music ( warm, motivation, determined, cinematic ) – four_track

TikTok成新战场

针对政治人物入驻TikTok一事,马来西亚数字协会前主席兼《访问》专栏《科谱时代》作家孙德俊认为:“TikTok未必会成为一个主要的战场,但它会成为一个新的战场。”

默迪卡民调中心担任研究经理的政治分析员陈承杰也指出,TikTok的用户多为30岁以下的群体,其中包括不少首投族。因此,TikTok是政治人物用以触及(reach)这个群体的首要社交媒体工具。

根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资料显示,本届大选将迎来2117万选民,比上届大选多了623万人。

在逾2000万的选民中,18岁至29岁的选民占了600万人,即投票人数的30%,难怪政治人物在TikTok上使出浑身解数来笼络这群年轻选民。

与其他年龄层的选民相比,年轻选民对任何政党皆无显著的“粘着性”,不忠于任何一个政党的他们,也成了本届大选最大的未知数。因此,不难理解为何深受年轻人欢迎的TikTok一跃成为政治人物的新宠。

孙德俊分享道,目前共有逾1500万的马来西亚人正在使用TikTok,并且这个人数仍在不断的增长中。陈承杰亦表示,TikTok可在此次的大选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年轻的首投族可能会成为候选人在争夺席位时的关键因素。

时事评论员兼访问网河足挂齿》专栏作家郭朝河告诉《访问》:“这群年轻选民或多或少会改变马来西亚的投票结构。”

善用TikTok就能拉拢年轻选民?

如今各个联盟均卖力在TikTok上拉票,但对于候选人是否真的能有效通过TikTok让年轻人成为某个联盟的支持者,或是提高年轻人对政治的敏感度,三位受访者均持有不同的看法。

郭朝河认为,候选人通过TikTok在年轻群体中有了曝光率,在选民没有深入了解候选人的政绩的情况下,知名度显得尤为重要。在投票时,他们也会倾向把票投给“听过他的名字”或“看过他的影片”的人。

郭朝河对于候选人开始“走下神坛”,试图通过TikTok于年轻人拉近距离一事乐见其成,“这表明了候选人也有尽量在做功课,并试图去理解年轻人正在使用什么平台。”。(图片取自脸书)

陈承杰认同TikTok可提高政党的曝光率。据他观察,目前国盟的候选人们更热衷于使用TikTok,但他同时也指出,因演算法的关系,只有该联盟的支持者或与其有同样思想的人可看到该联盟的影片。换而言之,TikTok用户并不会真的看到所有竞选联盟的宣传影片,除非那些影片为时下非常热门的议题。

默迪卡民调中心担任研究经理陈承杰。(图片来源:东方日报)

针对演算法是否会让年轻选民活在自己的过滤气泡(Filter Bubble)里一事,孙德俊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他点出,网民的浏览行为以及兴趣并不会成为演算法的唯一依据。

孙德俊以政治人物在社交媒体上投放政治广告为例,如果在投放广告时将目标人群设定为“18至30岁的雪兰莪人民”,那即便符合条件的网民没有主动去搜索关于该政党的新闻,该资讯也会被演算法送到他的眼前,如果网民点击查看该资讯,演算法又会继续为他推荐更多与该政党相关的资讯。

因此,使用TikTok虽未必能让候选者成功拉拢年轻选民,但却可在一定的程度上提高自己在年轻选民中的知名度。

Antso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员孙德俊。(图片来源:档案照)

无论如何,三名受访者皆指出,虽然TikTok是候选人们拉拢年轻人的平台,但在本届大选中,脸书仍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脸书依旧是最多马来西亚人使用的社交群体,30岁以上的选民也仍然活跃于脸书。

孙德俊也提出了全渠道营销(Omni-channel Marketing)的概念,即顾客在哪里,就在哪里进行营销。

他说,若将这个概念套用在选举之中,选民即为顾客,所以政治人物理应通过各个平台去触及不同年龄层的选民,在转攻TikTok之余,也需要兼顾脸书、Instagram等社交平台,才能有效的触及所有选民。

毫无疑问的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政治人物有了更多与选民沟通以及宣传自己的管道,而网络生态的改变也让政治人物需要涉足TikTok,并在这个过程中去了解年轻人目前正流行些什么,要如何才能收获年轻人的支持。

TikTok是让政治人物触及年轻人的平台,也是让年轻人获取政治资讯的渠道之一。希望在TikTok上看到各政党宣传影片的年轻人也能更了解政治,并提高政治醒觉,在11月19日当天走出家门,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投下决定国家命运的一票。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