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纳粹大屠杀时代就有Instagram,一名犹太女孩会如何传达她的心声?
网闻| February 17, 2020以色列 大屠杀 奥斯维辛 犹太人 纳粹 
分享:

“你好!我的名字是Eva。这是1944年,纳粹入侵占领苏联的大片领土后,对犹太人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德国尚未入侵匈牙利,而我相信苏联会拯救我们。我快要13岁了,虽然身处在战争中,我还是一直期待着未来。”

这是出现在Instagram一个取名为Eva Heyman帐号的视频,摇晃不定的画面,女孩正俏皮地对着镜头搔首弄姿。

乍看之下,除了复古的打扮,Eva Heyman的Instagram帐号和一般的女孩没什么差别。然而,这个名为“Eva.stories”的Instagram帐号,却是一个虚拟帐号,记录了一名13岁的犹太女孩,在纳粹大屠杀期间的悲惨故事。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Eva.Stories Official Trailer

A post shared by Eva (@eva.stories) on

该帐号于1月27日上传了70个时下最流行的限时动态(Insta story),限时动态的主人翁虽是由一名英国演员扮演,但演的却是一段真人真事:这是根据犹太女孩Eva Heyman在二战时期所写下的日记,以生动方式重现了她在1944年2月13日至5月30日,也就是从战前到最终被送去集中营之间的生活变化。

从70个限时动态中,我们得知了出生于匈牙利小镇的Eva,在父母离婚后,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1944年2月13日,Eva在13岁生日那天开始写日记。随着镜头,我们更加了解Eva:她喜欢和最好的朋友Annie优雅地跳着双人舞;她会为了喜欢的男孩Pista的小举动而雀跃不已;她也梦想成为一个新闻摄影记者。

然而,从表妹Márta一家被遣送到波兰开始,Eva平淡而美好的生活逐渐变调。因为犹太人的身份,爷爷无法再经营药房、犹太学校被迫关闭、犹太居民必须佩戴黄星,最后他们一家被迫搬入城镇中划分出来的区域——“隔都”。即使如此,Eva仍然坚持写日记,或许这是她暂时抽离现实的方法。

图为Eva.stories拍摄场景。(图片来源:Unian)

影片骤然停止在Eva登上火车包厢的画面,80个犹太居民被“塞入”一个狭小的包厢里,因此在长达4天的路途中,每个人只能保持着站姿。车厢里摆放着两个水桶,一个水桶装着水,另一水桶则是唯一的“厕所”。而火车驶向的,正是Eva一直害怕的奥斯维辛

在现实世界中,Eva在13岁生日的四个月后,便成为纳粹大屠杀的600万名犹太受害者之一,也是丧命于奥斯维辛的150万个孩子之一。她的母亲Ágnes “Ági” Zsolt成功地活了下来,却选择在出版女儿的日记后,结束生命。

而Eva的日记停留在1944年5月30日,在她被送往奥斯维辛的几天前,字里行间仍透露着她强烈的求生欲:“亲爱的日记,我不想要死;我想要活着,即使那意味着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人。我不介意在瓦砾中等待战争的结束,也不在乎那些抢走我们面粉的军人亲吻我,只要他们不杀我,只要他们让我活着。”

出生于匈牙利的犹太女孩Eva Heyman,年仅13岁就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图片来源:AP)

Eva.stories背后的故事

以色列亿万富翁Mati Kochavi是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后裔,因察觉年轻一代逐渐淡忘这段历史,所以才有了“Eva.stories”的构想,“这是令人恐惧却清晰的事实,我们这一代可能是最后会在乎和记得犹太人大屠杀的世代。”

于是,他和女儿Maya Kochavi开启了Eva.stories这项计划,希望透过社交媒体,让年轻一代透过Eva的视角,了解她的感受和经历。“我们假设,如果Eva有的是手机,而不是纸和笔,那么她会如何记载她所经历的那些事情。”

Mati的担忧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犹太人对德国物质索赔联合会”(Conference on Jewish Material Claims Against Germany)2018年在美国展开的调查显示,18至34岁的千禧一代对于大屠杀的常识缺失最为显著。有41%的受访者认为,被屠杀犹太人总数低于200万,而66%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奥斯维辛是什么”。图为Eva.stories拍摄场景。(图片来源:Unian)

事实上,他们阅览了近30本当年受害者的日记,最后选择了重现Eva的故事。这是因为Eva的思想相当前卫,日记里记录着暗恋的心情,成为记者的梦想,还有她对生命的热忱,能让年轻人更有共鸣。

看似简单的限时动态,实际上拍摄Eva的故事却耗费了三周的时间,共有400人在乌克兰参与拍摄。不仅如此,Mati Kochavi在这项计划中共投入了约500万美元(约2000万令吉)。他把这项计划视为非营利的个人项目,并不希望和政府或任何官方机构合作。“因为在以色列,大屠杀是个神圣(holy)的话题。我不希望就这个计划会引起任何冲突,或者遇到无法过审的情况。”

在Eva.stories正式上线前,制作团队在以色列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在Eva.stories正式上线前,制作团队在以色列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到处都能看见一张写着“如果纳粹大屠杀期间,一名犹太女孩有着IG帐号,那会如何?的海报,引起不少负面回响,认为这是在消费大屠杀。

然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却在个人Instagram和Twitter表示支持“我想要鼓励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纪念大屠杀的受害者,让世界可以了解这段历史,让我们可以记住我们失去的那些,还有感谢我们重新拥有的那些。”

“永远不会让这段历史重复”    各国领袖表态支持    

根据其他幸存者的记忆,Eva直到生命结束前的最后一刻,依然渴望着重见阳光,成为新闻记者的那一天。75年后,她以另一种形式分享着她的故事,实现了她的梦想,但反犹太主义仍存在着。

2018年10月,一名极端种族主义枪手闯入生命之树——欢乐之光犹太教堂,高喊:“犹太人都得死”,枪声持续了20分钟,最终夺走了11条性命。隔年10月,一名枪手试图持械闯入德国哈雷的一间犹太教堂,当时犹太教堂内有约80人正在庆祝赎罪日。无法进入教堂的枪手,在教堂附近开枪射击,行凶时更大喊“犹太人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最后导致两人丧生。

欧盟基本权利局于2018年所发布的《反犹太主义经历和感觉调查报告》显示,89%的犹太欧洲人认为,在过去五年里,反犹太主义的情况明显加剧,40%的受访者担心自己会遭受反犹太主义者的骚扰。

今年,是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苏联军队解放75周年,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邀请各国领袖一起分享Eva的故事,并共同承诺将铭记大屠杀、抵制反犹太主义。

目前已响应邀约的国家领袖,包括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阿根廷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葡萄牙共和国总统马塞洛·雷贝洛·德索萨捷克总理巴比什以及保加利亚总统鲁门·拉德夫等。

反犹太主义通常只对犹太族群造成威胁,虽看似与我们无关,但我们每一天都在经历着类似的遭遇——因为种族、信仰、身份而遭受差别对待。正因我们了解这些恐惧与不信任会造成的恶果,我们更应该跨越种族与信仰,去对抗日益增长的偏见与仇恨。

75年过去了,Eva的故事正提醒着我们,尊重彼此的不同,让过去的悲剧不再重演。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