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斯尼奇成为马来西亚公民引争议
网热| February 14, 2020公民权 无国籍 足球员 马来西亚 
分享:

大马足总在脸书专页公布,原籍科索沃的28岁球员克拉斯尼奇正式获得大马身份证,成为马来西亚公民。目前效力于柔佛达鲁塔克欣足球队(JDT)的克拉斯尼奇,只需获得国际足联(FIFA)的最后批准,即可代表大马国家足球队出赛。

据《中国报》的指出,足总此前为4名符合资格的国外选手进行归化球员的申请,让他们有资格加入国足队出战世界杯入选赛事,而克拉斯尼奇正是其中一名选手。《马来邮报》则指出,目前效力霹雳的巴西裔球员圭赫梅,将是足总寻求归化国家队的下一个目标。

Liridon Krasniqi Sah Warganegara MalaysiaProgram pengambilan pemain naturalisasi bagi memperkasakan lagi skuad…

Posted by Football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Official) on Ahad, 2 Februari 2020

2018年4月,冈比亚裔的苏马烈正式成为大马公民,是马来西亚第一位归化球员。自13岁时便在马来西亚定居的苏马烈,获得身份证的时候已在马来西亚生活了将近十年。据《南洋商报》的报道,苏马烈认为马来西亚就是他的“第一个家”,毕竟他在这里成长,也在这里开始了足球生涯,“我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这个国家。”

根据《马来西亚联邦宪法》,通过注册申请公民的外国人士必须在过去12年中有10年(包括申请前的十二个月)在马来西亚居住,并且必须对国语有“足够的了解”。因此,不少网民质疑在马来西亚生活仅五年,又不擅长说国语的克拉斯尼奇并不符合取得公民权的条件。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推特)

无国籍儿童悲歌唱不停

上学、工作、看医生,这些看似最平常不过的活动,对无国籍儿童而言,都是难以享受的权益。自2013年至2018年,登记局共接获11万1142份公民权申请,2万6222份被驳回,5万4222份还在处理中,其中2万7835份是有关第15A条款无国籍儿童的申请。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内政部长慕尤丁在2019年12月指出,内政部已改善无国籍儿童申请公民权的标准作业程序,在新作业程序下,无需久等数年或10年,明年起最快3个月半可获取公民权。

“内政部在去年12月承诺会推出新的程序,现在都已经2月,却还是没有任何最新的进展。”砂拉越妇女互助协会的主席 Margaret Bedus在《星报》的访问时表示不满,克拉斯尼奇在不符合资格的情况下仍获得了公民权,那么即使没有足够的文件,政府应该也有办法快速地审核无国籍儿童的申请,“搞不好无籍儿童里会出现下一个国家队的球员。”

推特上,一名网友分享了自己申请公民权的经历,他表示:“我出生于长屋,出生的第二年父母才为我补办出生证,因此我拥有的是的红色报生纸。” 所有在马出生的婴孩都必须登记,绿色报生纸是发给拥有大马公民权的儿童,红色报生纸则是发给非大马公民或未决定公民权的儿童。

即使在马来西亚出生,拥有报生纸,并不代表他就是大马人。多年来为了获得公民权,他和养父母四处奔波徒劳无功,“你们无法想象那些经历对年幼的我带来多少的精神创伤。 直到我六岁那年,我的养父母担心我无法上学,要求我的亲生父母到国民登记局,才成功替我办理报生纸。”

(图片来源:推特)

另一名网民则表示,“原来那么容易就可以获得公民权吗?我最小的弟弟在17岁前都没有办法拥有身份证,我的父母这些年来一直为此奔波着,只因为他没有及时登记。”

(图片来源:推特)

部分网民亦感到不忿,认为不少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申请公民权苦难重重,但是克拉斯尼奇凭借着“会踢球”就可成为马来西亚公民。

(图片来源:推特)
(图片来源:推特)

一名网民认为,有鉴于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申请公民权的难度与挫折,大家的确有权利感到愤怒,但克拉斯尼奇的案例正引起了讨论,让社会更注意无籍人士的困境,“他并不是问题,这个程序才是。”

(图片来源:推特)

在这个时候,内政部应该做的是让克拉斯尼奇申请公民权的过程透明化,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同时也正视无国籍儿童的问题。

毕竟,这些生活在马来西亚的无国籍孩子爱着这个国家,但这个国家究竟爱不爱他们,他们始终无法得到解答。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