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大马疫情成东南亚之最 恐慌滋生种族分歧

马来西亚迎来武汉肺炎第二波疫情肆虐,单单是在星期天(15日),就新增了190宗确诊病例,刷新了单日确诊数最高峰。在翌日星期一(16日)又再新增125宗病例,确诊总数到达了553宗,成为东南亚中,疫情最严重的的国家。

马来西亚是怎么从一开始的22宗一路暴增到如今的超过500宗大关的,成了普罗大众最常挂在嘴边的话题,再加上几乎同时期发生的政局大动荡,人们还未意识到就已经换了首相,换了内阁。这一切的变化都让人措手不及,病毒在此刻就是助攻好帮手,将恐惧与不安植入民心。这话题也就此迅速从探讨变成了问责,除了公民意识不足,民众认为疫情加重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政府防疫工作不够严谨,没有及时暂停或展延大型集会活动,从而导致病毒有机可乘。

马来西亚是怎么从一开始的22宗一直提升到如今的超过500宗大关的,成了普罗大众最常挂在嘴边的话题。这话题也就此迅速从探讨变成了问责。(图片来源:Pixabay)

这是目前讨论声浪最高的一项指责,在这疫情散播的高峰时段,仍然选择出门参与大型集会又不自觉自我隔离的人,都是不负责任,罔顾他人生命的。而这个讨论的矛头就指向了最近在吉隆坡大城堡地区,一座清真寺举办的万人集会。

大城堡清真寺万人集会成重灾区  仅有1500人前往检验

吉隆坡一座清真寺,在2月27日到3月1日期间举办了“2020年马来西亚传教士集会”,来自世界各地的1万6千名穆斯林来到吉隆坡,参与这一次的万人大集会,其中1万4500人是马来西亚人。其中一名来自汶莱的传教士在回国之后,传出确诊的消息,让这一次的宗教集会成为焦点,沦为疫情的重灾区。这两天内新增的确诊病例,大部分都是这一次宗教集会的出席者。

卫生部目前还在追踪出席者的身份,并且敦促出席者前往医院接受检测,还必须要在家隔离14天。但让人们感到恐惧的是,目前仍然有大批集会出席者,没有遵从卫生部发出的指示。这些来自马来西亚各州的参与者,还有的并没有前往进行检测,所以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具有传染的风险。

卫生部目前还在追踪出席者的身份,并且敦促出席者前往医院接受检测,还必须要在家隔离14天。(图片来源:中国报)

而在柬埔寨,星期一(16日)就传出新增4宗病例,其中2宗便是这一次集会的参与者。

疫情加重人心惶惶  穆斯林祈祷引发种族对立

这一次的宗教万人集会导致的大规模传染成了炙手可热的话题,媒体大肆报道,追踪确诊数字,再加上截至16日,首相慕尤丁宣布“限制活动令”之前,只有数个州属取消了穆斯林周五的祈祷(Solat Jumaat),包括玻璃市州和雪兰莪州。

https://www.facebook.com/8TV.NEWS/videos/346222332977837/

而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祖基菲里当时发文告表示,已经获得国家元首的同意,穆斯林礼拜五的祈祷将会如常进行,但承诺将会缩短祈祷的时间,也会在清真寺内准备好洗手液提供给信众,更提醒有症状的信徒不必出席祈祷。

当时眼看政府迟迟未颁发取消周五祈祷的禁令,让非穆斯林感到焦虑。他们觉得穆斯林如果持续不顾病情严峻,继续进行集会、祈祷的话肯定会导致疫情进入更严重的局面。部分华裔网民日前就在面子书讨论区中斥责穆斯林,不理解为什么穆斯林对周五祈祷这件事情如此看重,甚至到了枉顾生命的程度。

部分网民在面子书讨论区中斥责穆斯林,不理解为什么穆斯林对周五祈祷这件事情如此看重。(图片截图自脸书)

这则帖文目前已经被删除了,只留下被马来网友翻译后的截图。在这几张截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包括白痴、无知、下地狱等等的用词,斥责再不取消穆斯林的周五祈祷,肯定会成为疫情传播的祸患。这名马来网友截图后将它发布到一个亲巫伊联盟的群组中。

网友将对话翻译后截图放到亲巫伊联盟派群组中。(图片截图自脸书)

一个取消与不取消穆斯林祈祷活动的话题,一下子就演变成了华人与马来人两个种族之间的对立。

截图的贴文马上遭到留言区众多穆斯林的讨伐,指这一次的病毒发源地跟中国(涵盖马来西亚华人的概念)离不开关系,更表示现在世界各地的人看到华人的亚洲脸孔就会害怕和讨厌,指责他们并没有资格谩骂穆斯林。

截图的贴文马上遭到留言区众多穆斯林的群体讨伐。(图片截图自脸书)

仇恨就是这样滋生的。在这样的争论中,疫情的数字也好,应不应该取消穆斯林祈祷活动的讨论也好,都早已经沦为配角,双方都被种族主义蒙蔽理智,一味地攻击对方。

这几张截图随后也被转发到其他讨论区中,较温和派的社群提醒大众“像对待你的宗教那样对待我的宗教。”要求人们尊重彼此的宗教,不要在不了解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情况下斥责他们。

https://www.facebook.com/123663942360569/posts/231914348202194/

熟悉的对立  政变引发大相径庭的情绪

这样对立的局面是我们熟知的,例如在去年六月份开始爆发,引起国际关注的香港反送中事件。即便不是在我国发生,但其中“民主胶”与“中华胶”的争论足以分裂马来西亚华社。对民主、自由等等价值观的讨论一下子就变成了咒骂环节。

此外,还有最近刚发生的政局动荡。慕尤丁任相后,马来西亚子民分裂成两种情绪,一部分人拒绝后门政府的组成,在希盟政府垮台后感受到强烈的亡国感,甚至有的还冒出想移民的念头。然而在另一边厢,有的人却为希盟垮台感到兴奋,他们恭贺慕尤丁登上首相的位置,并且期待他与巫伊联盟带来的“新马来西亚”。在这场对立中,前者以华人居多,而后者则以保守派马来右翼分子居多,这让双方关系与言论变得尤其敏感,也由此引发出了许多种族主义,甚至是种族歧视的言论。

同一件事却能在不同的族群中引发大相径庭的反应,这两者之间的隔阂不只是存在着谁对谁错的问题,更是隔着迥异的文化与历史背景,导致立场不同的人像生活在平行时空,即便生活在同一个国度都是各怀各的心事与刺。

不懂国语的国民  民族优越感加深双向的仇恨

这些刺不是短时间内或者单方面就能形成的,就在马来右翼分子以“马共”、“种族主义者”来谩骂华人的时候,部分华裔群众也不遑多让。在16日晚间,首相慕尤丁宣布“限制活动令”的直播间,可以看到部分的华裔网民表示,自己听不懂国语,能不能配上即时的华语字幕等等留言,体现出国民对国语的生疏而不自知的态度。

部分民众抱怨直播间没有华语字幕,自己听不懂国语。(图片截图自脸书)

马来西亚在国际间以多元种族和睦相处自居,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因为多元种族各自的文化背景、价值观种种的不一样而面临不同的问题。从饮食文化到教育再到政治,都无可避免。但最可怕的并不是由不同文化背景产生的冲突和问题,而是站在对立面的人们根本不想去了解对方,让这场冲突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在部分马来保守派还继续将马来西亚华人和中国人的概念绑在一起,不认同华人是马来西亚国民的同时,华裔社群对穆斯林文化也存在很多的不了解,部分的华人还怀揣着民族优越感,不愿意学习国语和他族展开沟通,这些都是导致双方关系恶化,走向极端的因素。

政变引起的反应,肺炎笼罩下的恐慌,让部分华人与马来人之间的意见分歧逐渐明朗,文化背景隔阂导致的问题也越发尖锐。这时,我们需要的是相互了解与协商,因为如何让种族和睦共处是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有必要去学习的。

病毒肆虐是一时的,但种族主义为马来西亚带来的伤害却是永久的。以上截图的网民留言,虽然不能代表他来自的族群,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就能不谨慎发言。因为往往我们的言论都会被多方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分析,甚至是扭曲。疫情当前,我们除了要勤洗手努力防疫,更要注意切勿散播仇恨,散播假新闻,充当一个有良好公民意识的马来西亚人。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6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彭美君

自由撰稿人,信仰文字与音乐的力量,想探听并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1 条评论
  1. 几十年的洗脑,不要跟我说马来人绝大多数有丁点被谁洗脑的可能。哪一方被彻底洗了,另一方只是挣扎抗御求存,岂可白痴归类为种族矛盾而已?懦夫所以需要转移视线妄想争取到多活几口气的时间,于是乎就不勇敢直接面对、解决潜在威胁(潜在,因为你敢说预敌先机,看到了?),别又出新花样分化洗脑下去。此外休想说服谁,对前途抱着乐观情绪,捧着乐观当饭填满你的肚子就好!凡事针对华人,早已司空见惯了!那又怎样?持续狠毒攻击只占顶多百分之三十的华人(亲政府一样被洗脑那部分怎算?),甚至血洗全部,能够帮助谁早上天堂?病毒大敌当前,谁更接近天堂或地狱,谁比自己更能判断、寻找“满意”绝佳答案?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