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N号房事件”看韩国女性主义的十年
| March 25, 2020反人道犯罪 女性主义 女权运动 性暴力犯罪 韩国N号房事件 
分享:

“这个是你吗?你的照片好像是被某个色情网站盗用了。”这样的陌生讯息,外加上一条陌生链接,你看到的话也会点击链接吗?

基于好奇与担心,相信有些人还是会点下去的。但这个举动很可能就此改变了你的人生。韩国女性目前就是面对这样的问题,更可怕的是,她们不只要面对眼前这些虎视眈眈的犯罪组织,还有整个父权社会价值观支持着的厌女文化

韩国惊爆N号房事件    聊天室买卖性暴力片段

韩国近来的传出“N号房事件”,事情始于一个以化名“博士”的人为首的犯罪集团。

他们在通讯软件Telegram上设立聊天室,发布与分享各种性虐片段、性暴行片段。内容涉及强暴女童、女性自残等等的反人道行为。这类型的聊天室目前在Telegram上发现了77个,涉及无数个女性,目前调查出来的一共有74名受害者,其中16名是未成年者,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

根据韩国媒体的调查,事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18年,一个化名为“GodGod”的网友在Telegram上设立聊天室,他会在1号聊天室发放受害者被迫拍下的裸照或者视频,以此来引诱聊天室的会员,如果他们还想要继续观看的话,那么就要付费移动到2号聊天室、3号聊天室。而这些聊天室也会为了反侦查追踪而关闭再重新设立,无数个聊天室的存在于是有了“N号聊天室”的称呼。

他会在一号聊天室发放受害者被迫拍下的裸照或者视频,以此来引诱聊天室的会员,如果他们还想要继续观看的话,那么就要付费移动到二号聊天室、三号聊天室。(图片来源:Pixabay)

GodGod会给受害者们传“你的照片被盗用了”的陌生讯息,以及一条陌生的链接。一旦受害者点击进链接内,非法程序就能截获受害者的个人资料和隐私,GodGod就是以此来威胁受害者,让她们就范。

这个GodGod随后便在互联网上消失了,大家都以为他被逮捕了,但类似传播性暴力影片的聊天室却不减反增。到了2019年9月份,一个化名为“博士”的犯罪集团冒现,他们创立了“博士聊天室”,到处以招募模特儿为陷阱,欺骗有经济困难或者需要工作的女性受害者。在拍下她们遭性暴力的影片之后,犯罪集团会以比特币和会员进行交易,交易数额从20万到150万韩元不等。“博士”更是在聊天室内公开这些受害人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包括长相、名字、住所等等,让这些受害者极有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遭遇性暴力。

残忍行径奴隶化受害者    共犯多达26万人

这起事件不只是关乎非法发布与分享色情影片,这个犯罪集团会以“奴隶”来称呼受害者,甚至还强迫她们在身上刺上“奴隶”二字。这些女性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人,他们把受害者当成奴隶,物化女性。不只是在聊天室内发布与分享受害者的淫秽照片和影片,更逼迫受害者吃粪便、喝尿、扮狗叫、自残,甚至还包括把异物、昆虫放入女性私处等等残忍行径。如此明目张胆的犯罪叫人乍舌,但更可怕的是这个聊天室的会员人数竟然多达26万人!

这26万个会员年龄介于20至30岁之间,他们以不同的数额付费,取得各种权限来观看这些反人道的性暴力影片。根据这个数据可以统计出韩国二三十岁年轻人中,每20人就有一个是聊天室的会员。在韩国,这些会员可能就是你的弟弟、哥哥或者是父亲。网民更讽刺地说,这数字比起新冠肺炎的危害还要来得更厉害。

在韩国,这些会员可能就是你的弟弟、哥哥或者是父亲。(图片来源:Pixabay)

N号房事件爆发后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公愤,网民自18日开始到《青瓦台国民请愿板》发起联署,要求政府正视这一次的性犯罪活动并公开所有参与这一次犯罪,包括会员的个人身份。截至韩国时间3月24日下午三时,已经有超过300万人参与联署,刷新了这国民请愿平台的联署人数记录。

《青瓦台国民请愿板》于2017年8月份开始上线,政府部门成立这个平台的初衷,是希望创造出总统办公室和韩国民众能对话的管道。一般上若民众有请愿,都能来到这个平台上呼吁大众联署。只要在30天内有20万人参与联署,政府就必须针对请愿作出回应。而这一次N号房事件受到极大的关注,政府也破例在联署时间结束之前就做出了回应。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3月23日就这一次N号房事件表示,警方必定会彻底调查案件,有必要时更会成立独立调查小组,彻底打击网络犯罪,让所有的加害者都受到惩罚。他也承诺政府将会销毁所有相关的照片、视频,也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与医疗资助。

警方目前已经追查到了124名涉案人士的身份,而怀疑是“博士”真实身份的赵某也和其他的17名嫌疑人遭到警方逮捕。根据SBS新闻台的消息,这名赵姓男子今年25岁,2018年刚毕业于大学信息和通信专业,在校成绩优异。毕业后他持续在Telegram上进行诈骗、发放假广告敛财,如今更是透过性剥削视频,靠迫害女性赚钱。

怀疑是“博士”真实身份的赵某也和其他的17名嫌疑人遭到警方逮捕。(图片来源:《每日新闻》)

韩国性暴力事件频频  女权运动却形成男女对立

这样的性暴力事件在韩国不是第一次发生,也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2009年,韩国女演员张紫妍自杀,从她的遗书中方得知,她出道四年以来被迫从事上百次的性交易,其中涉及31名权高位重的上流人士,包括乐天集团高层、韩国报社高层等等。但案件还是以证据不足而结案,最终在去年错过了公诉时效时间。

死后十年,张紫妍没有迎来属于她的正义,而韩国演艺圈内也只是继续迎来香消玉殒的生命。2019年初爆出了Burning Sun事件,涉及以Big Bang前成员胜利为首的性丑闻,事件揭露了Kpop流行文化的明星和韩国警察的腐败与不堪,性招待、偷拍与分享性爱视频等等违法行径震惊了韩国社会。

2019年末,韩国女团歌手崔雪莉被发现自杀身亡,得年25岁。她在生前就有许多前卫的言论,包括支持#NoBra 行动,在社交媒体上贴出没有穿胸罩的照片,她也支持堕胎除罪化,但这些都无法得到网民的理解,她于是饱受网民言论围剿,最终因不敌抑郁症,自杀身亡。

死后十年,张紫妍没有迎来属于她的正义,而韩国演艺圈内也只是继续迎来香消玉殒的生命。(图片来源:Pixabay)

同年一个月之后,她的好友具荷拉也步上后尘,得年28岁。具荷拉在雪莉自杀时曾经承诺会把她那一份也一起努力活下去,然而她长期遭男友威胁,要曝光她的性爱短片,最终不敌精神折磨,选择自杀。法院曾对男友因伤害与威胁具荷拉,判处他一年6个月有期徒刑,但性暴力方面则判无罪。如今,男友在具荷拉自杀身亡后,提出上诉,企图推翻法院的判决。

从张紫妍再到“N号房事件”,这些女性始终是性暴力底下的受害者,难道韩国女性不曾试过反抗吗?有的,韩国2018年发起 #metoo运动,由一名女检察官打响第一炮,她首先站出来揭发自己遭到上司性骚扰,让#MeToo运动在韩国延烧起来,政治界、文化界无一幸免。当时受到该活动批判的包括韩国著名诗人高银,著名演员曹在贤、吴达株,著名导演金基德等等,都被指曾对身边的女性朋友或工作人员进行性骚扰。

此外,韩国日益严重的偷拍事件,在公交站上、公共厕所内,无所不在的摄像孔也让女性们爆发愤怒,走上街道抗议,高举“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V”的口号。这场反偷拍游行一共进行了三次,被誉为是韩国近代最大规模的女性游行。

女性们走上街道抗议,高举“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V”的口号。(图片来源:AFP)

这些女权运动一下子就挑动了韩国社会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对立,因女权运动批判的性暴力施暴者大部分都是男性,让普遍上的男性觉得女权运动的敌人就是自己,女性正在威胁自己的存在。

此外,自2017政府颁布的帮助女性就业的措施,让近来原本就业率就低的韩国陷入更明显的男女对立状态。韩国男性认为女性正一步步剥削自己的权利,以男性必须服役而女性则不需来回击女性主义,更发出“韩国男人真难当”的呼喊。种种因素下导致韩国社会迎来了更极端的男女对立,男性更是对女性主义者恨之入骨。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翻拍自小说,讲述韩国女性面对传统父权社会的挑战,还有职场女性面对的性别歧视问题。该小说在2016年推出时就曾经掀起过激烈的讨论。如今翻拍成电影,争议依然不减。电影女主角郑裕美就因此而在网上遭到围剿,甚至还受到死亡恐吓说:“这是你最后一部作品。”

电影女主角郑裕美就因此而在网上遭到围剿,甚至还受到死亡恐吓。(图片来源:51新闻网)

本着打破性别不平等的女权运动,在保守的韩国社会转化成了男性仇视女性的运动,对女性意识的敌意让他们创建了许多仇女用词,包括“大酱女”、“泡菜女”,与拜金女同意,用来谩骂追求物质,贪慕虚荣的女性。他们认为省吃俭用的女性才是广大男性所向往的理想对象。此外,还有“妈虫”这样的形容词来辱骂全职妈妈,原本用来形容享乐没有把孩子教好的母亲,但如今延烧到拿丈夫钱维持家庭事务的全职家庭主妇身上。

在韩国更有仇女分子聚集在论坛《Ilbe》,里头充斥着仇视女性的讨论,更有各种脱序诡异的行径而被广大韩国民众排斥,然而这个论坛内的会员依然有大约300万人,韩国女性不会知道自己正在交往的对象,是不是也是会员之一。

韩流文化十年冲击全球  女性主义仍需努力

光鲜亮丽的韩流文化近十年来走入世界各地,以美丽而年轻的明星带领着全球的流行,然而在性别平等上,这十年来,韩国似乎没有太多的进步。从十年前的张紫妍到具荷拉,受害者似乎都没有迎来属于他们的正义,韩国传统的保守主义依然让女性成为弱者,成为性暴力下的受害者;男性持续遭受父权的压迫,或者成为父权的共犯。

但这不代表这十年来的女权运动就此白费,即便是这一次的N号房事件,都因为受到社会关注、舆论压力而遭到关闭,让受害者们不必继续受害。

看似一次又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性别平等运动,实际上正在一点一点改变社会。

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样可怕的事情会在什么时候发生,或者正在以更隐秘的方式持续进行。我们只能持续监督,遇到一件揭发一件。当然我们也能让性别平等的观念从自我的周边开始做起,歼灭那些物化女性的念头。

许多男性在这些女权运动里面表示自己从来没做过什么,觉得自己无辜受罪。确实运动批判的大部分施暴者都是男性,但这些什么都没有做的男性,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做,因为对暴行保持沉默、无视,所以有罪。

N号房事件只是韩国性暴力事件的冰山一角,赵某也不是这邪恶的源头,因为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不管你是拍摄的、分享的、只是观赏的,还是你是属于沉默的,你都是犯罪的共犯。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4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什么都没有做的男性有罪?本来就是女权运动的无辜受害者还要被冠上罪犯的帽子,那是不是需要回到奴隶制社会让这些所谓的弱者掌控一切,让她们拥有足够的地位?
    我呸,人生而平等,所有人想要什么就得自己争取,与其想着从男性身上剥削这稀薄的利益,为什么不去解决真正的矛盾“阶级”?消灭阶级不平等才是真正的平等,企图从普通人身上剥削来平衡自己终将会被毁灭。

    1. 请问从男性身上剥削什么稀薄的利益了?原来禁止男性性犯罪就是在剥削和压榨你们的利益啊!那的确是,妨碍好些个男性做那人畜不如的事了,可不是碍着你们的利益了么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