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大城堡清真寺集会感染源头? 136号病人成了推特热门话题!
网热| March 27, 2020冠状肺炎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病毒 新型冠状肺炎 武汉冠状病毒 
分享:

3月21日这天,“#KayneWestIsOverParty”和“#Patient136”登上了我国推特热搜榜……

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泰勒丝(Taylor Swift)两人恩怨纠葛将近十年,肯伊更于2016年推出歌曲〈Famous〉,歌词内容写道:“我觉得我还可以和泰勒丝发生关系。为什么?是我让那个婊子红了”。他宣称这歌词获得泰勒丝的首肯,但泰勒丝却否认了这个说法,并表示他们确实进行了通话,不过肯伊从未提起会使用“婊子”一词。

后来肯伊威斯特老婆金卡戴珊在社交软体上公布了数段电话侧录,称泰勒丝明明知情却爱装受害者。录音公开后,不少网民开始在泰勒丝的贴文底下留下蛇的图案,表示她是个蛇一般恶毒阴险的女人。然而,泰勒丝仍然极力否认,并强调录音档有经过剪辑。

事隔四年,那通电话的25分钟完整影片档被骇且公开,终于还给泰勒丝清白。在我国推特热门话题榜上,“肯伊威斯特已经结束了”(#KayneWestIsOverParty)的标签于3月21日登上该榜单,位列第一位。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36号病人”(#Patient136)标签,也在3月21日当天跃上热门话题榜,名列第二。部分网民对此感到不解,纷纷质疑136号病人为何成了热门话题。

有者则表示,“136号病人是谁?”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36号病人是谁?

事实上,热门话题榜上的“136号病人”标签指的是马来西亚第136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一名在韩国深造的穆斯林男子。

据《当今大马》的报导,该名男子于2月22日从韩国回国后出席大城堡清真寺集会,并在3月3日开始发烧,3月4日出国。由于该集会在封闭环境举行,卫生部估计约1万6000名穆斯林出席,其中1万4500名参与者为大马人,而这也成为马来西亚后续疫情严峻的其中一个原因。

(图片来源:当今大马)

为什么136号病人会成为热门课题?

一名推特用户于3月20日发文表示,“听说136号病人在脸书埋怨及责怪卫生部当初为什么让他进入马来西亚。”他又接着说,“其实在他参与大城堡清真寺集会前,医院已经怀疑他感染了新冠状病毒。他应该进行隔离,却没有认真执行医生的嘱咐。”

如今该名用户已删除了部分发文,亦把账号设为不公开账号。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随后,一名疑似医护人员的用户回应了该说法,“他(136号病人)在隔离病房发了很大的脾气,一直吵着要提前出院,我们只好把他送到地区医院。”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一名推特用户亦分享了脸书留言的截图,表示136号病人的家人也遭受感染。该脸书留言直呼136号病人为“一切的源头”,并指出“他在韩国玩得很开心,回来之后开始发烧并把病毒传给了他的母亲,后来就去参加大城堡清真寺聚会,随后又去了印尼。”

该留言亦说明,136号病人从印尼回来后,陪同父亲到诊所就诊。当时父亲确诊后,136号病人仍试着隐瞒旅游史,否认自己曾经去过韩国,甚至在确证后还试着逃跑。“你母亲在群组里指责你害了你们全家,这就证明了你真的是病毒感染者。你母亲也确诊了,你还想要否认。”

(图片来源:截自脸书)

网民如何看待136号病人?

面对一系列毫无根据的说法,部分网民选择了相信,并开始讨伐136号病人。有的号召其他网民一起霸凌136号病人,也有人希望可以结束他的生命。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此外,有网民公布了136号病人的名字,并分享他的真实模样,“就是这张脸带给我们地狱及禁令。”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其中一名网民上传了他的照片,并表示,“这就是136号病人吗?他到底有什么特别,需要政府去隐瞒他的个人资料?”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一名网民分享了136号病人的推特账号,告诉其他网民:“这是136号病人。当他离开了医院,我们又把他送进去吧。”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一名网民认为,我国的136号病人,就像韩国的31号病人,造成疫情大爆发、全国沦陷。

据《路透社》指出,目前并没有任何报导说明韩国31号病人在哪里感染病毒,但在确诊之前,她曾前往大邱一些较热闹的地区及首尔。她于2月6日在大邱发生了小型车祸,前往一所中医院接受治疗。当时她亦于2月9日及16日出席了“新天地”大邱教会。医生曾于15日劝说她接受新冠状病毒的检测,因为她开始发烧了。但她却选择和朋友到酒店吃自助餐,并在一项访问中否认了医生曾要求她接受检测的说法。

随着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医生再度劝说她接受检测。直到17日,她才愿意到医院接受检测,并在隔天被政府列为韩国第31宗病例。随后,“新天地”大邱教会及她去所过的地区也陆陆续续出现了确诊病例。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有者把“136号病人”视为反面教材,希望民众了解从外国回来后应该进行自我隔离的重要性。“如果你在进行居家隔离,就完全不要外出。我们可能是带原者,若我们不外出,我们就不会把病毒传到无辜的民众身上。不要成为下一个136号病人。”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同时,一些网民并不认同散播136号病人个人资料的作法。一名网民表示,“我知道你很讨厌136号病人,但当你在散播他的个人资料时,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傻了吗?”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有网民指出,“如果你想要了解自己对于网络霸凌、恶意收集私人资讯、责怪他人的想法,欢迎阅读关于136号病人的发文。”

他表示,“我必须坦白地说,马来西亚没有所谓的“非预谋杀人罪”真是太不幸了。还是其实是件好事?”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然而,也有网民认为,“你们可以一直替136号病人说话,对网路霸凌如此关注,直到你爱的人在病床上喘息……”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部分网民认为,在谴责网络霸凌的行为之前,必须正视136号病人的错误。有者表示,“这本来就是他的错!他应该知道韩国确诊病例暴增,但他返国后却忽略政府的指示, 没有进行十四天的隔离。”

另一名网民则表示,“136号病人成了热门话题。大家不是霸凌他,就是在叫别人停止霸凌。但他明明知道了感染的风险,仍如此无知,甚至之后还去了印尼。我觉得,他真的值得被霸凌。因为他的无知,已经有三个人赔上了性命。”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一名网民则质疑找不到任何证明136号病人责怪卫生局的证据,“我没有看到所谓的136号病人发脾气的发文,也找不到任何截图。谁有这些证据?根据我所看到的发文,也没有任何发文可以证明他们口中批评卫生局的人就是136号病人。”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36号病人现身说法?

一名自称为“136号病人”的网民于23日发文表示,“对不起,我并不想责怪任何一方。但是我必须坦白,我当时从韩国回国时,我只知道可以透过红外线热像仪检测病毒。再加上我回来时非常健康,并没有咳嗽。对不起,马来西亚。”

在这之前,他亦表示将会报警及采取行动对付那些公布其身分的人士。据《星洲日报》的报导,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指出,除非获得冠状病毒患者的同意,否则,任何人公开确诊病患的身份、病历,已违反1971年医药法令的保密条文。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该用户亦于26日上传了病房的影片,分享自己和其他参与大城堡集会的参与者待在隔离病房的画面。即使待在隔离病房,大家仍虔诚地进行宗教活动。他表示,”现在可以分辨得出谁拥有正念,而谁不是。这是我们的挑战,尤其是我136号病人。希望真主阿拉可以宽恕我和其他人的罪孽。”

如今仍无法确认该名用户确实是136号病人,也无法辨别影片的真实度。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正如灭火器乐团歌词中的一句话:“在最坏的时代,我们要做最好的人。” 面对暴增的病例,民众的焦虑及不满自然随之增长。然而,这并不是进行人肉搜索及网络霸凌的理由。

在病毒肆虐的时候,我们不只要做个愿意配合政府的民众,也要成为能够理解病患的马来西亚人。毕竟,如今仍有不少参与大城堡清真寺集会的民众不敢现身接受检测。不要让愤怒蒙蔽了自己的双眼,我们需要的是一起对抗病毒,这样才能迎来真正的自由。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