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防疫,除了命之外,你会牺牲什么?
网热| April 2, 2020亚洲防疫 公民权 新冠肺炎 武汉肺炎 金融风暴 
分享:

来到了4月份,新冠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仍然没有停下脚步,病毒侵蚀全球各地,几乎无孔不入。各国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展开了各种防疫措施,没有人知道哪个方法更为有效,只能在当前视乎国情与疫情作出判断与调整。

在亚洲,各国展开了国际级别的社交距离(International social distancing),国与国之间禁止出入境,以防止疫情加重。《纽约时报》称,亚洲各国严厉的防疫措施或许是给了欧美国家一个警示,无论世界各国如何努力,现有的防疫措施在病毒面前都是相当脆弱的,我们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也就是现今锁国封境的情况,很有可能会无限期进行下去。

在亚洲各国更是展开了国际级别的社交距离(International social distancing),禁止出入境以防止疫情加重。(图片来源:Pixabay)

病毒散播速度快症状不明确    有疫苗前不可轻易松懈

即便是确诊人数有了下降的趋势,但在找到能根治病毒的疫苗之前,所有人都不能松懈,不能轻易解除出入境的禁令。因为很大可能,病毒会随着解除锁国令之后卷土重来,尤其是很多人并不察觉病毒早已经潜伏在自己身上。

新冠肺炎的病症看起来极其普遍,发烧、头痛、咳嗽,若不提及严重的咳血、呼吸困难,这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只是一般感冒或者身体疲劳的反应,很容易让人们忽视,以为多休息多喝水就没事。但殊不知,这些病毒早已经潜伏在身上,而更糟糕的是,它们还会趁着人们的不经意,把它散播到其他人身上。

新冠肺炎的病症看起来极其普遍,发烧、头痛、咳嗽,若不提及严重的咳血、呼吸苦难,这对大部分来说都只是一般感冒或者身体疲劳的反应。(图片来源:Pixabay)

亚洲国家包括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日本都采取了封境政策,拒绝让外来者进入国内。日本政府已经禁止大部分欧美国家,包括冰岛、爱尔兰、意大利、德国、挪威、法国人民入境日本,从美国过来的游客也不得进入。另外对于亚洲国家,日本禁令中也包括中国湖北省、浙江省;韩国大邱市、庆山市、清岛郡等等。

韩国政府虽然没有封境锁国,但对疫情也不敢轻视,对于所有国外入境者,他们都强制要求人们在政府准备的隔离所内进行隔离14天后,才能入境。

我国马来西亚也采取了相同的措施,从明天(3日)开始,只要是从外国回马的国人,不管检测结果呈阳性或者阴性,一律要送到政府在全国各地准备的隔离中心进行隔离14天。在此前,国人在接受新冠肺炎检测后,呈阴性结果的话,便获准回家隔离14天。

韩国在刚过去的二月尾至三月初期间爆发严重社区传染,最高峰时期,一天肺炎确诊人数多达909人,让这个有5000万人口的国家陷入崩溃。当时韩国疫情严重的程度堪比刚开始的武汉,令人堪忧。但在没有锁国的情况之下,韩国政府也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拉平疫情曲线,将确诊人数控制在78-101人上,让这波疯狂的大爆发,得以平复下来。

韩国防疫工作大受赞赏    法国瑞典前来取经

韩国因此受到国际届的赞赏,法国和瑞典领导人都纷纷致电给韩国总统文在寅,询问如此短时间控制疫情的方法。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对韩国的防疫工作表示赞赏,鼓励其他国家可以借鉴韩国的防疫工作,他们能做到,大家也可以。

到底韩国防疫工作有什么那么神奇的招数,是其他国家还不知道的吗?

为此韩国表示他们并没有使用任何特殊的防疫方式,韩国没有锁国,只是进行了一般所有人都会进行的防疫工作:快速行动、广泛地测试与追踪联系人,更重要的是来自民间的配合与支持。

韩国在各种电话亭、得来速(音译自Drive-throughDrive-thru)等全国633个场所设置摊位,让医护人员为人们作出检测,每天平均都要检测大约2万人。

到底韩国防疫工作有什么那么神奇的招数,是其他国家还不知道的吗?(图片来源:Pixabay)

看来韩国防疫工作就是一字记之曰:快!

速度,就是韩国目前最有效的防疫方法,他们的行动必须要比病毒传染的速度来得更快更早,才能在病毒再度爆发之前,捷足先登。在数据上也必须透明化,民众需要接受清楚、真实的资讯才能做出配合。

但专家也提醒,认为这是符合韩国国情的防疫工作,并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国家。

封关下有家归不得的游子    以及难熬的航空公司

现在中国、香港、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都纷纷进入锁国封境的状态,关闭国家出入境管道。这种做法如上所提及的,对病毒传播可以说相当脆弱的办法,专家也表示,这是目前公认为最有效的防止疫情持续扩散的方式。但这项措施就导致有很多人有家归不得,许多飞机航班都被迫取消至一个星期只能有一个班次,再加上供不应求的关系,飞机票价格翻倍上涨。

《纽约时报》就举了一个例子来形容这种情况。人在加拿大念书的学生费先生(音译)本来打算从加拿大飞到香港再入境内地,没想到飞香港的航班被取消了,他于是只好把机票换成直飞上海,却再一次遭到取消。可见航空公司取消航班的次数频密,对游子造成不便的同时,实际上也为航空公司带来极大的损伤。

亚航创办人丹斯理东尼费南德日前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了一张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的照片。只见停机坪上停满了飞机,他感慨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飞机不需要工作,停在停机坪上,说“这就是生活啊”。

锁国封关、通货膨胀、股价大跌……这一次由生化危机引起的全球经济风暴已经慢慢到来,各行各业都难以幸免遭受影响。眼下也看不出来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但要恢复日常,这程度的打击却无可避免,防疫工作还需要加大力度进行,宽容非常时期中的各个非常手段。

科技帮助防疫    会否引发侵蚀个人隐私问题?

在香港目前已经封关,禁止游客进入,但随着在欧美留学的香港人回归,专家警告恐将迎来新一波的疫情爆发潮。於是政府安排每个回来的民众都需要带上追踪手环,让政府能随时监督他们。目前有超过20万人现在正被隔离在家中,透过手机将动向传给政府。

在中国,所有从海外回国的民众,都必须要到政府安排的隔离所内隔离十四天,需要把自身的情况包括体温与健康状况,都透过微信通报给相关单位。

新加坡则要求从外地回来的人民必须要把手机的地点分享给政府,让政府追踪人民的动向,确保他们真的跟随着政府的指令进行隔离。

在这致命的疫情面前,相信所有人都希望能够尽快将病毒遏制下来。疫情当前人们期盼高效率的措施,只想看见抗疫成果,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包括锁国、牺牲经济,甚至是珍贵的公民权。

“非常时期的非常做法”    病毒消散后如何确保不被滥用?

一般上民主国家如新加坡、韩国,若政府入侵公民的个人隐私,必定会遭到讨伐。但这疫情危机面前,民众对这些做法连声称好。为了讨伐假新闻而拟定出的各种手段,民众亦全力配合。为了防疫,我们都应该这么做。

但我们有没有考虑到,这些防疫手段在日后都有可能是变相成为祸患呢?

为了讨伐假新闻传播而拟定出的各种手段,要求民众全力配合,但我们有没有考虑到日后,它或将会成为打击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弊端呢?(图片来源:Pixabay)

随着疫情失控,政府与领导人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动用行政权,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而掌握独裁的权利。

入侵民众的隐私权、动用军队镇压力量、拘捕人民、关闭边境、控制舆论等等,都因为非常时期而理所应当,也在程序上被简化,有了被滥用的风险。

以上提及的每一个举动,我们之所以觉得正常,是因为我们面对危险的肺炎。但只要把控制瘟疫蔓延这个目的除去了,就只剩下极权控制。

非常手段形同恶法    未来恐侵蚀民间社会力量

尤其这些权利都没有日落条款限制,以至于它没有限制,没有期限,没有不被滥用的保证。别忘记,在这场瘟疫来袭之前,2019年可是个浩浩荡荡的公民逆权运动年,香港、印尼、印度、伊朗、法国甚至是南极洲都有示威活动。等到这场瘟疫过后,这些社会运动将何去何从很难说,但如果这非常时期所允许的权利仍然残存的话,那么会不会被用来对付异见者则似乎不难预料。

别忘记,在这场瘟疫来袭之前,2019年可是个浩浩荡荡的公民逆权运动年。(图片来源:Pixabay)

人权组织认为,在公民被瘟疫危机分心的时候,政府同时就是吸收了更多的权利。他们担心公民迟迟还未作出反应,不断“配合政府”、上缴权利,等到最终才意识到的时候,恐怕要收也收不回来了。

我们花了数百年时间,追逐的,建立的,为之而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的文明、道德与民主,届时很轻易就会被摧毁,回到最初为达求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极权社会中。这种折损比起如今疫情能打击的医疗、经济体系来得更加危险,因为医疗体系、经济发展是能够被重建的,以便继续服务大众。然而失去了最基本的文明保障,我们最终连大众这个本体是否还存在都不得而知。

也许这一切都言之过早,但你可以以此为警惕,认真思考一下,为了防疫,除了命之外,你会牺牲什么?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