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国宣布停课后所面临的问题

学校停课虽然造成不少问题,但对生活环境优渥的家庭而言,停课后的日子或许会有更多陪伴孩子的时光。封城后,各国托儿所与小学等被下令关闭,迫使部分家长必须请假,从事白领工作的家长或可利用在家办公的空档照顾孩子。

反观低收入家庭,大多从事蓝领工作,封锁令导致大部分人“手停口停”。对于朝不保夕的弱势家庭而言,停课显然不是件好事。因为很多学生都靠着学校提供免的免费营养午餐来获得温饱,停课让他们无法获取免费的营养午餐,这样的情况无疑加重了弱势家庭在经济上的负担。

2019新型冠状病毒(Covid-2019)持续爆发,全球至今确诊病例数已超出120万宗。面对病毒的突袭,各国政府施加了不同程度的封锁令,以确保病毒不会加速传播。其中,全球各国宣布学校停课一事备受国际关注。

根据联合国统计资料,直至目前为止,全球已有15亿名学生受到疫情影响,共有188个国家或地区的学校停课或是部分停课,全球将近90%的学生无法到学校上课。

各国担心疫情泛滥,已经开始疏散人群,纷纷采取停课的行动。然而根据《Bloomberg Politics》报导指出,直至3月28日为止,仍然有少数未受疫情影响而坚持不停课的国家。

当时尚未宣布停课的国家包括澳洲、新加坡、瑞典、以及台湾。如今迈入四月,随着疫情越发严重。由于病疫情势紧迫,连新加坡也于日前宣布从4月8日开始停课一个月。

根据联合国统计的资料,目前全球已有15亿的学生受到疫情影响,共有185个国家或地区的学校停课或是部分停课。(图片来源:The New Lens 关键评论)

新冠病毒疫情势不可挡,各国专注应战。而在这场抗战中,最为虚弱的无非是老人与孩童。

《Bloomberg Politics》报导,研究显示孩子绝不能抵抗严重的症状和并发症。中国针对两千多位感染新冠病毒的儿童为对象的一项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年轻人中的感染程度一般较低,但幼儿却很容易受到感染,所以为了保护人民,停课在所难免的。

但是当 “在校教学” 改为 “远程教学” ,学校停课又会衍生什么问题?

全民抗疫期间,老人与小孩的安全应该备受关注。(图片来源:BAD MAN PRODUCTION)

远程教学的难处

“老师”向来是课堂上必不可少的灵魂人物。虽然在停课期间,无法到学校上课,但是国内外大多学校,已开始陆续转用网课的教学模式,然而国外某些地区却在远程教学上遇到了难题。

《Bloomberg Opinion》也引述一名家长的观点指出:“现在所使用的远程教学的方式存在巨大差异,这不仅取决于学校是位于贫困地区还是富裕地区。”

这名家长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说:“经过几天的居家学习后,我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网上学习,我非常乐观。学校的老师们也已经设置了谷歌课堂其他及其他上课软件或应用程式在线工具,并且尝试与孩子保持像当初在课室里灵活的互动。”

但无奈的是,在柏林的其他许多学校,却尚未建立网课系统,甚至没有可行的计划,以让老师可以在停学期间继续教学。

这样的情况对老师而言是极其无奈的,除了担心学生课业的停滞以外,也担心会拖慢自己的教学进度。

为兼顾学习与居家防疫双方面,“上网课”成为大流行下必备的学习模式。(图片来源:知乎)

《关键评论》也有一篇报道指出,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教育前瞻计画部门主任塔维尔(Sobhi Tawil)表示,短期停课不会对学术学习造成严重影响,可以改由远程教育学习工具,确保学生的利益。但是,远程教学目前还是无法取代学校实体教育的社会和道德劝诫功能。另外对于资讯设备缺乏的偏乡,远程教学可能有困难。

塔维尔也表示,目前看到疫情快速蔓延,各国已经尽快采取停学的行动,并积极开拓远程学习工具方面的想法和实践。

需要采取集体行动,团结一致与分享经验 ,我们需要相互学习,并通过各国所拥有的不同经验和资源来提供帮助。

塔维尔(Sobhi tawil)身为UNESCO教育前瞻计画部门主任, 对于这次疫情爆发所引发的全球停课事件相当关心。(图片来源:Youtube)

弱势家庭面对重重困难

学校停课虽然造成不少问题,但对生活环境优渥的家庭而言,停课后的日子或许会有更多陪伴孩子的时光。封城后,各国托儿所与小学等被下令关闭,迫使部分家长必须请假,从事白领工作的家长或可利用在家办公的空档照顾孩子。

反观低收入家庭,大多从事蓝领工作,封锁令导致大部分人“手停口停”。对于朝不保夕的弱势家庭而言,停课显然不是件好事。因为很多学生都靠着学校提供的免费营养午餐来获得温饱,停课让他们无法获取免费的营养午餐,这样的情况无疑加重了弱势家庭在经济上的负担。

停课期间,取消免费餐点让不少与学校合作的商家也受到波及,例如日本的农民与食品供应商,因为校方取消午餐订单而损失惨重。(照片来源:谈谈网)

除此之外,据《风传媒》报导,亚洲地区的职业妇女更容易为了照顾在家的孩子,不惜牺牲固定收入。除了家长请假为照顾孩子而牺牲工资外,也有部分家长因为无法请假,进而疏忽于照顾孩童的安全。

然而,弱势家庭在学校停课期间要面对的难题不仅于此。据《Bloomberg Politics》引述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詹森·谭(Jason Tan Eng Thye)的谈话说:

关闭学校的最大障碍是公平问题。

詹森·谭认为,并非每个人都拥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或平板电脑来支持在线学习,并且远程教学,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怎么说都是一个挑战。

对弱势家庭而言,孩子无法上网课,那么待在家就好比放假。稍微有些不自律的孩子,甚至免不了沉浸在游戏世界里,荒废度日。眼观家庭经济与孩子的学业前景皆岌岌可危,父母的身心越是背负着一种无形的压力。

无论是居家学习抑或课堂学习,学生都需保持积极向学的心态。(图片来源:搜狐)

停课将给孩童带来持续一生的问题

“停课不停学”这一个学习态度虽然积极,但也非常考验学生的自我约束能力、组织能力及时间管理。家中有齐全的电子设备以供孩子上网学习,固然是远程教学的首要条件。但是孩子待在家若是不自主学习,准备再好的设备皆是徒然。

学校停课对孩子而言,在没有学校的纪律管制下或许将面临沦陷。有些孩子早已习惯在学校建立的社交环境中成长,所以远程教学的成果用在他们身上,也许起不了太大作用。但是对某部分学生而言是相反的,他们脱离了严谨的纪律管制,不再受到班上群体的打扰,反而能够更专心学习。

所以远程教学的结果是两极的,一方面将使孩子落后或完全停止学习,有些孩子则依然保持相同的学习速度,甚至在乱世中建立起了更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组织能力等,以取得往后的人生成就。

当孩童与虐待他们的家人被“锁在” 家里时,面临家暴的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图片来源:Kiddy123.com)

被虐儿童受困家中或无力求助

根据《联合国新闻》报导,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专家预测,在全球范围内随着学校提供的部分监督与服务下降,虐待儿童的事件还持续增加。因为当孩童与虐待他们的家人被“锁在” 家里时,面临家暴的风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各国学校陆续停课,使儿童受暴的问题更难被察觉。根据《The Oregonian》报导,在公立学校停课后,该州儿童家暴专线的来电数从每天700多通骤降至300通,儿童权利工作者反而担忧,那是因为学生不再到校,无法由教师代替他们通报家暴行为的缘故。

根据《周末画报》报导,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福利学院的教授兼名誉院长杰弗里·埃德森(Jeffrey Edleson)说:

既然他们无处可去,受虐待的风险就会增加。

他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许多受虐妇女及其子女的安全港已不在,他们赖以求助的社会纽带已经被隔离切断了。”

杰弗里·埃德森(Jeffrey Edleson)致力为暴力与虐待儿童事件发声。(图片来源:Twitter)

埃德森补充称,“通常会举报虐待行为的老师、教练和友人因为居家隔离的问题,而不再能及时发现家暴问题,实施虐待的父母则会竭尽全力让孩子无法使用电子设备,切断他们对外求助的通道。”

全球家暴事件一夕暴涨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黎巴嫩和马来西亚女性求助热线的电话数量比去年同月增加了一倍。在中国,更增加了两倍。在澳大利亚,诸如谷歌之类的搜索引擎看到了五年来最多的因家庭暴力而寻求帮助的搜索。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最近呼吁世界各地的冲突方停火,以便集中精力共同与病毒做斗争。与此同时他指出,暴力不仅限于战场,他说:

对于许多妇女和女孩而言,最大的威胁就在她们本应该感到最安全的地方——自己的家中。

面对此次疫情突袭全球各地,导致民生社会动荡不安,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发表积极言论,希望世界能够团结对抗病毒。(图片来源:Eco Business.com)

而全球家暴事件上涨的原因与这次的疫情脱不了关系。据《联合国新闻》报导,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压力,以及对行动的限制,导致几乎所有国家中都出现了遭受虐待的妇女和女童的数量激增的现象。

《风传媒》报导,社会活动家说,“对妇女和儿童威胁的增加是冠状病毒封锁可预见的副作用。在许多紧急情况下,无论是经济危机还是在疾病暴发期间,虐待的加剧都是一种反复的现象。”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李育濨

《访问》实习生,生于吉隆坡这个闹市之中。喜欢音乐,以音乐养耳,偶尔写作,以文字养心。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