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废言? 高教部举办抖音比赛引批评!
网热| April 9, 2020抖音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病毒 武汉 
分享:
行动管制令期间,民众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我们看见了部长们荒诞的行径,察觉诺希山日渐憔悴,亦见证了前线工作者的付出。或许如此,民众对于这些闹剧显得格外愤怒,而这份情绪,不仅仅是针对“新官废言”;当台湾名嘴扭曲马来西亚的防疫工作与穆斯林的习俗,大家也是不分种族地在他脸书留言、要求道歉。

早在今年2月,马来西亚政坛在短短的几天内峰回路转,新政府在民众的质疑、唾骂中上任,当然也不乏支持的声音。随着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暴增,朝野政党都放下不同的政见,携手对抗病毒。为此,首相慕尤丁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更在镜头前呼吁人民乖乖待在家里。

然而,民众每天守着各大媒体等待最新的消息,看到的却是部长们不当的言论,如: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发表“温水可以消除冠病”论;妇女与家庭事务部副部长西蒂再拉要求大家“听天由命”的言论;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南茜苏克里希望民众在行动管制令结束后,可以举办家庭聚会庆祝一些节日;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的居家指南建议居家作业的女性化妆打扮,模仿小叮当的语气与丈夫沟通,甚至还引起了国际媒体的报道,部分网民更笑称这些发言为“新官废言”。

(图片来源:脸书)

其中,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的行径一再地引起争议。较早前,祖莱达身穿印有部长称号的防护衣,到街上进行消毒。据《星洲日报》的报导,尽管在道路喷洒消毒液的举动备受各界批评,但她仍坚持此举是有必要的,因为它可加强预防冠状病毒的传染。

最近祖莱达又再次成为网民的话题,4月7日当天,她在没有做好防卫措施的情况下拜访诊所,同时也没有与民众保持一米的距离。但很快的,一天之后,网民便把炮火转向了高等教育部长诺莱妮。

高等教育部长拿督诺莱妮怎么了?

4月8日,高等教育部长诺莱妮上传海报,宣布高教部将举办“抖音有奖竞赛”,鼓励大家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待在家中。根据《星洲日报》的报导,这项比赛只限18至26岁者参与,视频内容不可涉及宗教丶种族敏感,也必须适合各阶层社会及各年龄层人士观看。

(截图自:推特)

随后,诺莱妮亦上传了与网红诺琳(Norreen Iman)及依斯干达(Iskandar Rahman)合作拍摄的抖音视频,希望民众发挥创意参与她举办的抖音有奖竞赛,大奖是一台智能手机。

目前,诺莱妮已经将宣传海报及抖音视频删除,但一些网民已事先下载该视频,并重新上载到社交平台。

事实上,这并不是诺莱妮第一次陷入争议。在这之前,一名不愿具名的大学职员向《当今大马》透露,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校方原本还要求大约20名音乐系学生,在诺莱妮造访时呈现表演,不过该音乐表演最终已取消。

然而,根据《星洲日报》的报导,该大学副校长(学生事务和校友)莫哈末阿敏郑重否认有关该校举行活动并安排歌舞节目迎接高教部长的报道。

网民如何看待诺莱妮的发文?

面对诺莱妮的发文,部分网民无法理解举办竞赛的宗旨,认为这段抖音视频拉低部长的格调。有者表示,“接下来,我们要举办钢管舞竞赛吗?”

另一名网友则抨击诺莱妮,认为她的抖音视频没水准,让他感到恶心。

(截图自:推特)

此外,还有一名网友则认为,“要举办抖音竞赛可以选择有意义的内容,比如指导别人学习数学的视频,你们却偏偏选择这么轻浮的舞蹈,还邀请了不知名的网红。”

该网民向诺莱妮提出质疑,“你说要提升我们的教育水平,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水平?”

(截图自:推特)

同时,网民纷纷批评诺莱妮的发文,认为她可以更贴近学生的需求。有网民指出,与其举办有奖竞赛,高教部应该专注于行动管制令结束后,学生重返校园的准备工作,“难道学生永远都不需要回去校园了?”

(截图自:截自推特)

有者表示,“你可以透过脸书直播解决学生的疑惑,但你却选择录制一个抖音视频。”

该网民列出了一些学生疑惑的问题,如:接下来的学期怎么办?已经缴了的学费怎么办?领取奖学金的学生该如何?国外留学生又该如何?网课的学习效率和普及度?如何进行考试?

(截图自:截自推特)

另一名网民则表示,“至少妇女部部长丽娜可以说,该部门所给予的指南并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但你露出你的脸,参与了这一切?身为一个平台,抖音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什么一个部长要在这个时候举行有奖竞赛?这是网红该做的事。”

他向诺莱妮提出质疑,“请告诉我们,身为政府的一份子,你为学生付出了什么努力?”

(截图自:推特)

一名网民指出,现在有些人没有食物、没有工作,年轻人为困在家里而烦躁。“面对现实吧!别再做这些傻事了。”

(截图自:推特)

此外,部分网民也标记诺莱妮的推特账号,向她吐露了他们的心声。一名大学教授表示,“我们年轻一代应该拥有足够的知识去面对这个充满挑战的世界。诺莱妮,我希望你可以专注于实行这一点。娱乐并没有什么不好,但它不应该成为,也不应该被视为优先考虑的事。”

另一名网友则表示,“亲爱的诺莱妮,学生、教授、学者都在担忧要如何迎接下一个学期。”

(截图自:推特)

抖音网红现身说法

网红诺琳于4月8日在推特上传了和诺莱妮的合照,并表示:“今天我前往高教部的办公室,很荣幸可以和高教部部长诺莱妮会面。为什么会和她见面?因为她知道多数的大学生被迫留在宿舍里、无法回家,学生们肯定都很想家。所以我便去了那里拜访她……”

(截图自:推特)

对此,部分网民质疑,当政府要求所有人待在家中,网红却被允许外出与诺莱妮拍摄抖音视频,向大众作出错误示范。

一名网友表示:“前线人员为了我们不惜危及自己性命,但我们的部长却背叛了他们的努力。首相慕尤丁,你怎么为我们选择了这样的部长?”

(截图自:推特)

一名网民指出,“诺林是那种最糟糕的网红,你们应该都没有看过她那些低级的内容。高教部难道找不到比她更好的选择吗?而且,她怎么可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随意外出?部长怎么会允许这样的行为?这绝对不是人民的典范。”

(截图自:推特)

另一名网民亦批评,“我对高教部决定拍摄抖音视频感到愤怒。最大的错误,是与诺琳合作。她真的很糟糕,她在她愚蠢的内容中使用粗话,经常使用不雅及冒犯性的字眼。她并不适合作为高教部的代表。”

(截图自:推特)

面对一连串的抨击,诺琳选择出面解释,她表示:“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她坦言,在看到海报的时候,心里也有些许不舒服,因为自己并不认同“网红”这个称呼。“我属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并不是什么网红。但是我又不好意思让他们重新修改海报。”

诺林解释,“我被找上也是因为我有在玩抖音。一开始我也很焦虑,但是他们坚持要这么做,我们也只好答应。”

不过,《访问》再次检查时发现,这些发文在不知何故下已被撤下。

(截图自:推特)

诺琳解释,自己被找上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高教部想要举办竞赛,“我也知道这样的行为很不妥,所以主动删除了发文,那你们为什么还要继续让这个课题延烧?”

截至目前,诺琳不时在推特上回复网民的指控,她反复道歉并强调从未把自己定义为“网红”,同时希望网民不要让她的孩子、家人牵涉其中。

(截图自:推特)

管制令期间 民众前所未有的团结

行动管制令期间,民众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我们看见了部长们荒诞的行径,察觉诺希山日渐憔悴,亦见证了前线工作者的付出。或许如此,民众对于这些闹剧显得格外愤怒,而这份情绪,不仅仅是针对“新官废言”;当台湾名嘴扭曲马来西亚的防疫工作与穆斯林的习俗,大家也是不分种族地在他脸书留言、要求道歉。

正因为我们感谢致力服务人民的前线人员,所以愿意乖乖地待在家里;也因为我们爱着这片土地,所以不希望这些不当的言论及行为会连累其他还在努力抗疫的前线人员。

人们想要的,真的不多。希望部长们安分守己,民众乖乖待在家里,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