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关键字:热!
网热| August 10, 2020冰架融化 弱势群体 收成歉收 气候变化 热浪 
分享:

若说要问2020有什么关键字,回顾过去的8个月,相信我们能列出非常多,瘟疫、仇恨、歧视、示威、警暴、蝗虫、爆炸……而现在准备好迎接下一个——热浪。

过去60年来,全球天气一年比一年热。2020年来到第8个月份,全球绝大部分地区也进入气温升到最高的夏季。但随着近年来气候变化越来越严重,这些夏天所带来的气温问题,不是一“热”字可总结了得。

根据路透社的消息,加拿大最后一个完整北极冰架在7月底坍塌,仅仅是在两天内就消失了超过四成的面积。根据当地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消失的面积大概有80平方公里,比美国纽约的曼哈顿还要来得更大。

一个曼哈顿大小的冰架坍塌,导致冰块无法互相维持冰点,将加速其他冰块融化的速度。(图片取自CNN)

加拿大北极圈气温升高    最后一个完整冰架坍塌

不正常的高温是这一次冰架坍塌的主要原因,研究人员表示近年加拿大北极圈的气温比起往年的平均气温高出了5度,而更严重的是这些大面积的冰架坍塌后,会导致体积较小的冰块,在失去了大面积冰块相互维护冰点的情况下,加速融化。

加拿大冰川2014年照片。(图片取自路透社)

此外,从2019年至今延续到2020年都还没解决的问题,除了让人闻风丧胆的新冠肺炎瘟疫,还有森林大火的问题。

自2019年夏季开始,发生亚马逊森林大火,澳洲、西伯利亚、格陵兰岛也相继爆发野火问题,来到2020年还有曼谷森林大火、乌克兰森林大火等等。持续攀升的气温导致西欧地区如英国、法国、阿姆斯特丹以及比利时等等国家都拉响高温警报。炎热再加上新冠肺炎肆虐底下,提醒民众佩戴口罩更是一个巨大挑战,使得人们几乎招架不住。

灾难不挑国家不挑人    但弱势群体总是首当其冲

对许多人来说,要消暑大可以打开冷气空调,躲在家里,足不出户面对外头的大太阳就可以了。但对更多人来说,消暑本身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2020作为过去60年来气温最高的一年,全球有超过百万人遭受炎暑折磨。瘟疫也好,热浪侵袭也好,都是公平的,不会只针对某个国家、性别、种族,但真的是这样的吗?

英国8月份进入炎夏高温,气温最高一度去到37度。(图片取自法新社)

在这场瘟疫与热浪中,我们都有平等的防疫与消暑措施吗?

热浪底下,印度女人的悲歌

如果你正好是贫穷困苦的低下阶层,事情可能就不是这么说了。你也许没有条件可以开空调,躲在冷冰冰的冷气房内避暑。因为你必须工作才能生活下去。

尤其是在印度,这个本来气温就相当高的国家,面临热潮来袭,对在户外工作的人们来说,这几乎是和自杀无异的行为。

拉比塔和她的丈夫是印度的建筑工地工人之一。她的工作是把一碗又一碗的砂石抬到建筑楼上去。於是一整天下来她需要爬上爬下无数阶梯,手捧着沉重的沙子,原本就相当需要劳力的工作,在这段热浪来袭期间更是艰辛。

拉比塔和丈夫一起在建筑工地工作,在这严重的热浪侵袭中,长期在户外工作,又没有充分地休息,几乎和自杀无异。(图片截图自纽约时报)

如果感觉累了想休息,拉比塔表示自己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喘口气,经常因不敌工作环境的高温而发烧。而这些情况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她在经期期间也依然需要在如此恶劣糟糕的环境下工作。

拉比塔和她的丈夫育有两名儿子,因两夫妻长期在建筑工地工作,儿子们也跟着他们长时间生活在建筑工地周边。夫妻俩都是印度种姓制度中的底层人民,他们没有财产没有土地,只能靠劳力来换取生活费。对拉比塔更糟糕的是,在高温35度,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的恶劣环境中辛勤工作,她每天所获得的酬劳还是身边男人的一半而已。

“丰盛的石油,但不是你的”    尼日利亚家庭坏与更坏的消暑方式

而在尼日利亚的一个偏远村庄,原本就长处在32度的高温中,但正是因为它坐落在石油丰盛的东南部,使得它被一家意大利跨国公司相中。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家名为Agip的意大利跨国公司在村子附近设立工厂,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石油化学工作,直插穹苍的烟囱喷出滚滚浓烟,使得这原本就相当的环境,更热了。

村子内四处可见工厂的烟囱,24小时不间断排出浓烟,导致原本就很热的村子更热了。(图片取自纽约时报)

纽时指出有研究显示,自从工厂设立在当地之后,当地的气温相对附近的区域提升了足足5度的高温,甚至村庄中的空气、土地和水源都被他们的钻油工作影响、污染,即便当地人因工厂而得到一些微薄收入的就业机会。

居住情况是如此地恶劣,但当地人根本没有能力搬迁到其他环境较好,价格也相对高的地区。他们只能继续在这里忍受高温,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奥斯的孩子们在村子内靠洗碗赚取微薄的收入。(图片截图自纽约时报)

奥斯作为居民之一,她表示在高温下她即便想到农地去工作,但平均一天最多只能劳作三个小时。一旦在户外劳作三个小时以上,她就会开始呼吸困难,出现头痛的症状,只有浇冷水才能平息这些症状。

奥斯育有8名小孩,其中最小的还刚满周岁,经常因不耐高温煎熬而哭闹,为此奥斯也十分担心小女儿会患上痱子,所以常常帮她洗澡后,为她扑上爽身粉,希望可以借此减缓她的不适。而她的7个孩子夜里只能到阳台去贪图一点晚风能消暑,但伴随寂静夜里晚风的还有蚊子和疟疾。

孩子们只能在高温难耐的睡眠,亦或者是疟疾之中做出选择。

高温底下没有收成    诡地马拉农夫失收三年

而炎热的天气对诡地马拉的农夫也从不给予仁慈心,炎热的天气以及不及时的雨水影响他们的农作物收成,从玉米到咖啡种植都受到这不正常的高温所影响。没有收成没有收入,家里的家庭成员还必须面对营养不良的情况。

爱德华多的家庭没有电没有车,连水都是要等待分发的。资源相当贫乏。(图片取自纽约时报)

现年38岁的爱德华多是诡地马拉的一位原住民农夫,居住在早期玛雅人社区中,是美洲最贫穷最干旱的地区之一。近五年来的干旱问题导致包括爱德华多在内的农夫的收成骤减,当地的炎天比起雨天来得更多,气温升高,甚至气候变得更不稳定。

“在我们需要太阳的时候,却突然下起雨来。”爱德华多是靠天吃饭的农民,对于气候骤变的问题,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而这些农夫大多数家中都是没水没电的状态,资源相当缺乏,面对多年来收成锐减再加上今年的瘟疫肆虐,情况只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

连续五年的干旱对诡地马拉农夫来说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爱德华多已经有三年失收。(图片取自纽约时报)

这些受高温影响的收成锐减问题不单单只是农夫要面对的问题,更是市场消费者最终需要面对的。日常食用的玉米、咖啡一旦产量减少,市面上的需求增高就会产生供不应求的问题。到时我们可能需要花更多的钱来买咖啡,而且还要是品质不好的咖啡。

研究人员也表示,这些产量锐减的问题比起预计的早了十年发生。

极度高温,气候变化问题不是一个未来的问题,是这个当下、时下我们面对的问题。从人体健康到食物生产无一不受到它的影响,而更大的问题是它并不是如人们所说的,它是公平地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反而是让社会中的弱势首当其冲。

当谈及到世界是不公平问题的时候,总会有人说,有人是幸运的,那就会有人是不幸的。但世界真的是这样的吗?靠着要有人受苦,才能有人坐享其成,这才是平衡的世界?

还是说,这是掌握优势的少数人选择相信的事实而已?

从以上数个案看来,气候变化之外的性别与资本霸权,导致生存在其中的人们民不聊生。资源分配不均不是证明了“世界是这样才平衡”这样的论调,而是证明了我们既有的社会、经济结构是不完美的,而既得利益者们不想要去完善它。

原文出处:The New York Times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