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爆发大规模学运 对抗王室与巴育政府
网热| August 13, 2020学运 巴育 泰王 瓦吉拉隆功 示威 
分享:

在香港爆发以《港区国安法》展开大规模拘捕行动的当儿,位于邻近的泰国8月7日也发生民运人士与学生领袖遭逮捕事件。示威者更预告在来临的星期天(16日)将会举行更大规模的集会。

在新冠肺炎肆虐的威胁下,泰国政府展开禁止大规模集会活动,但自7月18日开始,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组织、团体的泰国年轻人走上曼谷街头,向军方出身的泰国首相巴育施压,提出三大诉求:

解散国会、停止打压异议人士以及修正军方制定的宪法。

首相巴育对媒体表示这些示威行动让他感到十分担忧,尤其是8月10日晚上的抗议活动已经越界了。他将在8月中开始在全国举办论坛,聆听学生的心声。而泰王瓦吉拉隆功并未针对示威活动作出任何回应。

自7月18日开始,几乎每天都有不同规模不同团体的人民走上街头示威。图为8月10日示威活动。(图片截图自南华早报)

法院裁定解散泰国未来前进党    党魁10年内不得另组新政党

示威起源还需从今年2月份开始说起。受泰国年轻人支持的亲民主政党,泰国未来前进党(FFP),在2月21日遭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该党贷款违法,判处该党解散并且党领袖塔纳通和其他成员在未来10年内不许组建新政党。

泰国未来前进党党魁塔纳通,2018年创立未来前进党,政治愿景包括让泰国政府去军事化,回归文人政府统治;加强政治问责以及更公平的财富分配。(图片来源:美联社)

去年3月份,泰国举行了2014年军政府掌权后的第一次大选。对许多年轻人和首投族来说都是一次改革的机会,但示威者认为军方采取多项措施巩固势力,包括修改宪法,让军政府领袖巴育成功出任首相一职。

作为首次参选的未来前进党虽然未能赢得大选,但却也在大选中夺得第三大席位,塔纳通的政治理念更是受到众多年轻选民的支持。於是法院这项裁决引起他们的不满,数以百计的学生走上街头示威,在全国数间中学、大学都爆发了示威活动。

但当时的示威还是仅限于在校区进行,在新冠肺炎爆发后校园不得不关闭,示威活动也被迫暂停。

巴育现为泰国首相,以及泰国军政府领导人。在2014年发动政变后,推翻时任首相英叻,让泰国正式进入军政府统治时期。直到2019年举行大选,顺利出任成为泰国首相。(图片取自网络)

流亡海外民主人士遭拐带    特殊待遇引发疫情引民愤

而之后再次燃起示威者愤怒情绪的,是今年6月4日,一名流亡在海外的泰国民主人士,万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在柬埔寨首都,金边附近被多名不明人士拐带,拖进了一辆黑色的休旅车中。柬埔寨国家警察发言人表示这并不是柬埔寨官方的逮捕活动,并承诺会彻查万查勒的行踪。泰国政府也表示不清楚万查勒的下落,让泰国民众深感不满,要求政府彻查该行动是否涉及打压异议人士活动。

到了7月15日,泰国新增两宗新冠肺炎个案,分别是一名埃及士兵和苏丹外交官的女儿。两人皆受到泰国政府豁免隔离,引发外界批评泰国“允许他国外交官来泰无需进行集中隔离”的措施。政府16日公布这两个确诊个案到过的地方,让民众十分担心第二波疫情来袭。期间更有示威者因为手持标语要求巴育下台而即可被逮捕,被警员殴打,引发巨大民愤。

万查勒是反独裁民主联盟(UDD)的成员,2014年军政府上台后便开始流亡海外。在6月4日怀疑遭到拐带,至今仍下落不明。(图片取自网络)

防疫破口成压倒人民最后一根稻草    泰爆发连日大规模示威

种种事件从修宪、改变选举制度、解散未来前进党,到海外流亡民主人士失去行踪,防疫工作疏忽等等综合下引发人民愤怒的情绪,在7月18日举行了一场自2014年泰国政变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

民间组织如自由青年(Free Youth)、泰国全国大学生联合学生会(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民主光复组织(Democracy Restoration Group)和一众民运社运人士都参与其中,表示将给泰国政府两周的时间来回应他们的诉求,否则将会加大抗争的力道。

深感失望的示威者表示他们想要一个公平的政府,而不是一个徒有民主之名,实则人人自危的社会。於是才会提出三大诉求,解散国会,停止打压异议人士,以及第三项诉求:修改军方制定的宪法。

大都会警察局表示这场示威行动没有事先获得许可,是一场非法集会,很大可能违反配合防疫的紧急状态。而泰国军队副发言人也表示,她不理解泰国明明是民主国家还有选举制度,学生是在抗议什么。她认为修宪的要求是毫无根据的。

7月18日由泰国多个民间组织与民运人士自发组织,聚集到泰国民主纪念碑,抗议对政权的不信任。(图片取自Bangkok Post)

新修宪法扩充国王和军方权利    泰民呼吁王室改革

泰国第一部宪法在1932年制定,也被称为“暹罗立宪革命”事件。它的出现结束了泰国长达800年的君主专制,开启了泰国君主立宪制之路,迎来自由民主风气。但示威民众却对军政府所写成的宪法有异议。

军方在2016年针对宪法作出修改,扩充了军方和王室的权利,并在公投通过后,由泰王瓦吉拉隆功签署,在2017年4月生效。示威者看来它改变了泰国大选的制度,让2019年泰国大选巴育成功上任。

泰国人权律师之一的南巴(Arnon Nampa)曾经在演说中指出:“我们要求解散国会是因为现任政府是来自一场不公正的选举,而在选后在野的未来前进党也被解散。”以此来控诉君主立宪制在泰国的名存实亡,“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的宪法会赋予独裁者权利,指派250个国会议员去投自己当首相,这是无耻的。”表达对修宪后,上议院250个席位将全由军政府指派这一行为的不满。

在示威民众看来,历经革命才诞生的君主立宪制,如今却被用作巩固军方和泰国王室的权利,有违当初宪法成立的精神。於是在这场示威浪潮中,也有示威者提出十项改革王室的诉求,其中包括废除第112条“冒犯君主罪”、限制泰王干政的权利、停止荣化王室,甚至还建议需要视乎经济状况来调整王室每年的预算。

近三千名学生在星期一(10日)聚集在泰国国立法政大学,高喊三大诉求,并且宣读1932年的宪法中结束泰国君主专制的宣言,如此光明正大批评王室的举动几乎是从未见过的。

泰国人权律师南巴因参与18日的机会遭到逮捕,随后被保释外出。警局外驻守超过200名学生迎接他。(图片取自路透社)

在泰国爆发示威活动的情况其实屡见不鲜,但却未曾有过挑战君主权力的诉求。这是因为在泰国有着相当严厉的“冒犯君主罪”(lese majeste),根据泰国刑法第112条,任何人辱骂、诽谤或者威胁国王、王后、王储或者摄政王都会受到处分,最高刑罚可判15年监禁。於是君主权力在泰国一直是个禁忌话题,一直到718示威,打破了这项传统。

这位名为安南南巴(Arnon Nampa)的人权律师,现年35岁。在718在泰国民主纪念碑的示威活动中,公开展开“君主制度在泰国扮演什么角色”的辩论。他随后就被警察以数项罪名扣留起来,其中包括违反抗疫紧急法令以及煽动罪。

截至目前暂未有示威人士受到“冒犯君主罪”逮捕,但除了南巴之外,还有一名学生领袖帕努彭(Panupong Jadnok)也被违反抗疫紧急法令以及煽动罪,在上个星期被逮捕,示威者预计警方下来还会逮捕更多人。

受香港示威活动影响    泰国学运无大台支撑

根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 Watch)的资料,自2014年巴育上台之后,在过去的两年内一共有8名人权民运人士流亡海外。面对如此紧张的局势,学生表示他们不愿意未来的时代还要承受同样的痛苦,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在这一个时代内结束这些问题。他们纷纷在推特上发起抗争运动标签 #ให้มันจบที่รุ่นเรา 意思就是“在我们这一代结束它。”

学运领袖塔特(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表示这些示威活动完全是人们自发组织起来的,并没有特定的团体来组织这些活动,而这点他们是受香港长达一年的示威运动所启发。

截止目前参与人数最高的集会,是星期一(10日)在泰国国立法政大学的4000人,至于接下来人数还是否会增加或者减少,还有待观察。但多名泰国政治人物纷纷提出警告,说学生一再冒犯君主,恐怕会重演1976年的“法政大学大屠杀”。但这个“警告”在示威者看来,更像是一个威胁,他们表示会坚守人民应该有批评王室的权利,并打算在来临的星期天(16日)举办另一场示威活动。

在如此高压的氛围中,泰国示威者也不忘挥发创意,用不同的方式发声,包括改编日本卡通哈姆太郎,或模仿《饥饿游戏》竖起三指来来表示不满,甚至还有碍于“冒犯君主罪”,於是便借用哈利波特中伏地魔“那位不能提及的人士”,来影射泰王。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