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各国爆发婴儿潮或婴儿荒?
网热| October 15, 2020婴儿潮 婴儿荒 新冠疫情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疫情 
分享:

2020年5月,印尼政府的卫生宣传车在大街小巷穿梭,卫生局人员大声地宣导着:“你可以发生性行为,你可以结婚,但不要怀孕。”、“爸爸们,请控制自己。你可以结婚,你可以发生性行为,只要你使用避孕措施。”

印尼政府这么做,是因为担心疫情过后会爆发婴儿潮(Baby boom)。据《纽约时报》报道,印尼人口与家庭计划局指出,今年四月约1000万对夫妇停止使用避孕措施,主要是因为他们担心到诊所领取避孕药或进行避孕手术时,会感染新冠病毒。

负责领导印尼家庭计划局的妇产科医生瓦尔多约估计,明年初会迎来约37万至50万个非计划生育的婴儿。为了宣导避孕的重要性,印尼政府在送紧急食物包给民众时,也会附上避孕药。除了宣传车,印尼政府也透过电台及社交媒体鼓励民众延后生育计划,直到疫情结束为止。

疫情催生新一波婴儿潮?

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多数国家实施了封城措施,因此不少政府官员认为居家隔离将会为明年初带来一波婴儿潮。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宣布防疫措施后,呼吁该国人民早点生育,“全球现在面临疫情的危机,但乌克兰也面临人口危机,我想隔离期间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时机。”

同时,英国健康和社会保障部副国务大臣多里斯也在推特上表示,“身为负责生育计划的部长,我很好奇从现在开始的九个月后,我们将变得多忙。”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联合国人口基金指出,由于疫情为医疗系统带来沉重的压力且冲击全球供应链,超过4700万女性无法使用避孕药具,这可能会导致700人非计划怀孕。据《华盛顿邮报》,在印度实施全国封闭期间,约185万女性无法如愿进行堕胎手术,同时有大约2500万对伴侣无法获得避孕药物。

由于菲律宾家庭缺乏生育计划,疫情封城期间该国的怀孕率也大大提升。《彭博商业周刊》报导,每十个菲律宾家庭里,就有三个家庭没有进行生育计划。普遍上,菲律宾家庭里三分之一的家庭开销用于怀孕的费用。

据《卫报》,因为社区隔离措施的关系,菲律宾的公共交通停止运行,需要帮忙的女性难以前往家庭计划诊所,同时保险套、避孕药短缺。菲律宾家庭计划组织估计,在疫情期间没有办法参加计划生育的妇女人数,增加了将近五分之一,有近369万女性面临这一个问题。

菲律宾大学人口研究所及联合国人口基金的研究显示,明年菲律宾可能会迎来21万4000个非计划生育婴儿。这也意味着,在2021年的出生人数可能接近190万人,这将会是千禧年以来最多的一次。

因为疫情封闭防疫措施,不少国家官员表示可能会迎来婴儿潮。(图片来源:pixabay)

事实上,大马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LPPKN)也于2020年4月指出,我国预计会在明年1月迎来婴儿潮。该局健康部主任哈密扎解释,随着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大部分的已婚夫妇会长时间待在一起,这可能会刺激明年初婴儿的出生率。

她引述了《美联社》的报道表示,在1998年,美国缅因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居民因为严重的暴风雪而被困在家里很长一段时间。哈密扎表示,“九个月后,那两个州属爆发了婴儿潮。我们相信同样的情况也可能会发生在马来西亚,因为民众在行管令期间只能待在家里。”

然而,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阿里萨尔曼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他表示:“随着待在家里的日子变长,部分人民会产生更大的经济压力,这会影响他们的生育计划。我们预计在农村地区的婴儿出生率会提升,但全马的生育率应该会维持在正常的范围里。”

据《马来邮报》,泰莱大学心理学总监 Anasuya 教授表示,夫妻在隔离期间更容易发生争执,因此发生性行为的几率会大幅下降。她认为,唯有在隔离期限延长及避孕药物、用品短缺的情况下,大马才可能会爆发婴儿潮。

全球新生儿数量恐下降?

疫情打乱了许多人原本的日常生活与计划,让他们重新思考未来的发展。即使不少政府官员预计明年初各国将会爆发婴儿潮,但经济学家认为居家隔离反而加重人民的经济压力,使他们对未来充满恐惧及不安。

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报告显示,经济衰退会导致生育率下降,如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美国的出生率下降了9%,相当于减少了约40万个婴儿的诞生。即使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制造业提供了充足的就业机会,1918年西班牙流感爆发时,美国的出生人数仍大幅度下降。这项报告表示,美国明年的出生人数可能比今年少30万至50万人。

经济专家认为,经济衰退会导致生育率下降。(图片来源:pixabay)

据《卫报》,一项针对欧盟年轻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多数的受访者因为疫情的影响选择延期或放弃他们的生育计划,尤其是那些原本生育率就不高的国家,如意大利及西班牙。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全球卫生政策助理教授克莱尔解释,“有经济能力且可以获得避孕药物的人可以决定是否要有孩子。因为性别概念、暴力及缺乏避孕药物和用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计划生育。” 

ABC新闻》报导,澳洲国立大学人口统计学家艾伦表示,在这个充满不定性的时期,购买厕纸或足够的食物,这般基本的生活需求都难以满足,人们很可能会延后甚至放弃生育计划。她认为,“在未来不稳定的情况下怀孕是件冒险的事,人们在决定是否准备怀孕时会考虑到更多因素。”

然而,这样的衰退不局限于西方国家。

据《联合新闻网》,因为非正式员工的工作流失等因素造成经济困难,多数的日本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生子。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雄野英生预估,明年日本新生儿人数将下滑约10%。去年仅有86万名新生儿,为追踪这项数据以来首次低于90万人。

除了婴儿花红现金奖励,新加坡父母还可获新币4000元新生儿保健储蓄补助金,及新币3000元儿童培育户头起步津贴。(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联合早报》报导,每10名受访年轻新加坡人中,就有三人打算延后生子或结婚,原因包括不确定冠病疫情会如何发展、担忧经济和就业前景、无法规划婚礼事宜等。此外,部分已计划生育的家庭也因财务考量而选择延后生育。对于生育率低于人口替代水平的新加坡而言,这确实令人担忧。

因此,新加坡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于2020年10月5日宣布,新加坡政府将在婴儿花红(Baby Bonus)现金奖励之外,提供一次性额外补贴,以减轻家长的经济负担。《联合早报》指出,这项育婴补贴(Baby Support Grant)实施后,今年10月1日至后年9月30日出生,并符合条件的新加坡籍新生儿,皆可获得政府发放的新币3000元(约9154令吉)一次性育婴补贴。

婴儿潮或者婴儿荒?

在缺乏避孕药物、用品的中低收入国家,疫情之后的婴儿潮极可能发生。大家被关在家里,再加上不彻底的生育计划,这些地方的生育率多半会上升。而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更重视生活品质,他们对于生孩子会考虑得更多、更长远。在经济困难得时期,这些家庭会担心外来潜在得后果,自然也会减低生育率。

对于疫情之后会造成婴儿潮或是婴儿荒,各国官员及专家抱持着不同的看法。但可以确的是,这群新生婴儿将会从课本上认识新冠病毒。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我要留言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