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学运如何爆发? 年轻人为何不再信仰王室?
网热| October 23, 2020和平示威 学运 泰国 泰国国王 示威 
分享:

最近,不少人上传了高举三指抗争手势的照片,表达对泰国人民的支持;“各位外国朋友,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忙。”、“#whatshappeninginthailand (泰国怎么了)”,各种语言的声援泰国示威者的海报在社交网络上疯传。

这场持续多月的示威活动并没有特定的领袖,示威者用网络全面记录他们的抗争,也试图引起外国的关注。在滂沱大雨中,泰国政府调来重型水泡车,近距离冲散人群;一位身份不明的男子,只身阻挡在水炮来袭的第一线。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即使泰国政府宣布曼谷紧急状态令,泰国示威浪潮持续升温。除了挑战极权政府,年轻示威者也提出改革王室的诉求。究竟为何泰国青年不顾遭受“冒犯君主罪”起诉的风险也要走上街头抗争?

泰国学运如何爆发?

泰国在2019年迎来了军方掌权以来首次选举。《BBC新闻》指出,多数的年轻人与首投族将该次选举视为经历多年军事统治后一次变革的机会。不过,军方采取多项措施巩固其政治角色,其中包括2017年修正宪法。修宪之后,泰国的首相候选人必须通过众议员(500名)及参议院议员(250名)联合票选,获得半数以上的支持才可以出任新首相。

据《纽约时报》,在宪法修正后,250席参议员改为全由军方指派。这也意味着今后无需透过选举就可以选出众议员,军方出身的巴育就已确定占了优势。此外,新选举法所采用的选票计算方式,让众多小政党得以分到议席,而反对党难以整合的状态。因此,最后仍由巴育出任泰国首相一职。

反对军政府执政、主张创建平等泰国的未来前进党创办人,同时也是泰国最大汽车零件制造商高峰集团执行副总裁塔纳通富有人格魅力,深受年轻选民的欢迎。在该次大选中,未来前进党获得第三大席位。

长相俊俏的塔纳通被年轻的女粉丝称为Daddy。(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岂料,同一年11月20日,泰国宪法法院于裁定塔纳通违法,宣布撤销他的国会众议院议员资格。12月11日,泰国选举委员会要求宪法法院解散未来前进党。选委会主张,塔纳通提供未来前进党1亿9100万泰铢(约2500万令吉)贷款,超过了政治献金法个人捐款1000万泰铢(约132万2400令吉)的上限。

随后在塔纳通号召之下,泰国首都曼谷于2019年12月14日爆发了自2014年政变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运动。据《联合早报》报道,当天参与的示威者以年轻人居多,有人手持争取民主的标语,还有许多人竖起三根手指,这是未来前进党在竞选集会中使用的一个象征性手势。塔纳通当日表示,这次集会只是一个开始,“好戏将在下个月上场。”

2020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解散未来前进党,并禁止包括塔纳通在内共16位党的主要干部十年不得成立新政党、不能参与其他政党并褫夺公权,这16人中有11位众议员,也丧失众议员资格,而未来前进党剩馀的65位众议员必须在60天内加入新的政党。

原来未来前进党的55名众议员,陆续加入前进党。(图片来源:曼谷邮报)

从最初对宪法法院判决的失望,逐渐演变成对执政者的愤怒。据《中央广播电台》,未来前进党被解散后,全泰国各地从南到北的大学生发起示威抗议,甚至高中生也响应这波抗议。每一所学校的抗议学生更创设属于自己学校的标签。

2020年3月2日,泰国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疫情为由关闭各大校园,示威活动也被迫中止。无法走上街头示威,学生们则转往线上抗争。据《Thai Enquirer》指出,年轻人在社交网站上传他们竖起三指的照片,并使用#MobFromHome(在家示威)的标签,反映他们对政府的不满。学生主要的诉求是罢免那些不是透过选举选出而是被军方委任的众议员。

2020年6月,流亡柬埔寨的泰国民主人士万查勒在金边路上被不明人士拖进休旅车。据《南华早报》,柬埔寨国家警方发言人表示,柬埔寨政府和警方并没有逮捕万查勒,并承诺调查这起失踪案;泰国警方也否认与这起逮捕活动有任何关联。这起事件引起泰国民众的抗议,他们聚在柬埔寨驻泰国大使馆前室外,要求柬埔寨彻查该行动,并指控泰国政府涉及这起失踪案。朱拉隆功大学学生组织Spring Movement在曼谷街上张贴写着“失踪”的海报,海报上还印有万查勒以及过去因批评泰国军方政府而“被失踪”的异见人士。

万查勒的失踪引起民众不满,认为是泰国政府打压异见人士的行动。(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7月18日,学生团体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国学生联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提出解散国会、终止骚扰异议人士、修正军方制定的宪法等三大诉求。自由青年在其脸书专页指出,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巴育所领导的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封锁全国,导致泰国失业率上升,民众失去收入来源。因此他们要求解散国会,并停止实施打压民众自由的法律。约2500名示威者聚集在曼谷民主纪念碑广前,是2014年政变以来泰国最大的示威,随后在泰国各地掀起学生抗议浪潮。

7月26日,泰国明星高中(Traim Udom Suksa)发起“一起跑吧哈姆太郎”示威快闪运动。示威群众聚集在曼谷的达信大帝纪念碑前,有的戴起造型可爱的动物耳朵头圈,有者则手持日本动漫《哈姆太郎》的玩偶。他们绕着纪念碑跑,齐声唱着《哈姆太郎》的主题曲,只是歌词已进行更动:“最好吃的食物是纳税人的钱。解散国会!解散国会!解散过国会!” 

据泰文翻译脸书专页《泰译闻》,哈姆太郎之所以被选为运动象征,是因为人民就像被人圈养的小仓鼠,没有权利选择进食时间、食物多寡、笼子大小等,一切皆受当权者控制。因此,示威者希望泰国人民能够从笼子里释放出来,获得自由。

8月3日,约2000人装扮成《哈利波特》里面的角色,聚集在民主纪念碑前示威抗议,要求解散国会、修正军方制定的宪法以及取消或改革冒犯君主罪。示威者将泰王拉玛十世瓦吉拉隆功比拟为小说中的大反派伏地魔,受限于冒犯君主罪而只能跟伏地魔一样以“那个人”(You-Know-Who)称呼他。同时也讽刺副首相颂奇为“食税人”,是故事中追随伏地魔的信徒“食死人”。

示威者将泰王比拟为《哈利波特》中的伏地魔。(图片来源:商业内幕)

8月10日,超过3000多名泰国学生和抗议人士在法政大学集会,由于泰国有严厉的冒犯君主罪,民众公开要求改革王室非常罕见。上报》报导,以曼谷法政大学学生为主体的学生团体“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提出十项改革君主制的要求。该诉求包括:赋予国会权利调查国王、取消刑法112条、废除2018皇室资产法,清楚分开皇室与公共财产、删减王室的预算、废除皇室办公室,辖下管理单位转移或解散、取消王室公开对政治发表意见的权力、停止美化王室的宣传、调查所有与王室相关的冤案、国王不得再支持任何政变。

8月16日,曼谷再次爆发大规模示威,超过2万名示威者聚集在曼谷的民主纪念碑前,呼吁该国政府解散国会并修改宪法。

8月18日起,这股由大学生发起的反政府示威潮也烧进高中校园。《外交家》报导,泰国各地的高中生在书包别上白色缎带,并在早上升旗时高举三指,表示他们对当权者的不满。在电影《饥饿游戏》里,三指抗争手势从原本的感谢,尊敬及告别之意,逐渐进化成反抗独裁专制的精神象征。

一些高中生在书包别上白丝带,象征着反抗集权暴政。(图片来源:曼谷邮报)

联合新闻网》报导,早在2014年,泰国陆军总司令巴育发动政变,强行接管政府后,一群学生在《饥饿游戏》的系列电影首映会现场,以该手势快闪。示威的学生身穿“不要政变”的T恤,表达出他们对独裁政府的抵抗。随后,军政府宣布禁止该手势,甚至逮捕使用该手势的抗议者。因此,未来前进党在竞选中使用三指抗争手势,象征他们反政变、推翻泰国就体制的决心。

据《独立报》,三指抗争手势的诞生可追溯至法国大革命所宣扬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但大部分的示威者仅知道该手势源自于《饥饿游戏》。如今,三指抗争手势成了泰国抗争的标志;该手势也象征着示威者初期所提出的三大诉求,解散国会、重新大选,修改军方制定的宪法,以及停止打压政治异见。

三指示威手势,源自于电影《饥饿游戏》。(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9月5日,由泰国全国50所高中发起的“坏学生”(Bad Students)示威运动在教育部外聚集,要求教育部进行多方面的改革。他们的诉求包括,教师停止骚扰或施压学生、取消过时的校规、教育改革。同时,高中生们也批评首相巴育无能理应下台。

曼谷邮报》报导,高中生改编泰国童谣《好孩子》,将歌曲中列出的十大好孩子需要具有的特质,换成十个“好大人”应该具有的特质。高中生们列出的十个特质,包括:对各种宗教持开放态度、珍惜其他人、有同理心、说好话、理智思考、尊重别人不同的意见、偶尔聆听孩子们的想法、保持谦虚、勇于挑战新事物、做个好榜样,以及学会道歉。

泰国高中生在教育部前聚集,要求教育部进行改革。(图片来源:曼谷邮报)

9月19日,泰国法政大学学生与两万民众响应号召涌入皇家田广场示威,他们高喊“政府下台、人民万岁”的口号,表达对政府施政的不满,并在广场上扎篷过夜。《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随着数以百计的网站和那些最有影响力活动分子的推特和脸书账户被关闭,泰国政府加强控制,避免集会规模过大。

9月20日,示威者皇家田广场镶嵌一块圆形牌匾,上面写道:“人民在这个地方表达了他们的意愿。那就是,这个国家是属于人民的,并非他们谎称的那样,属于泰王的财产。” 该牌匾在21日已被人拆除。

同日,示威者向枢密院代表递交请愿书,内容包括要求制定一部新宪法、让以前军事将领巴育为首的政府下台以及王室改革。内容还提到,学生们的诉求并不是要废除王室,而是要维持王室并解决王室目前面对的信任危机。泰国警方随后决定以冒犯君主罪起诉主要的学生领袖,并以违反公共集会法等罪名起诉参与者。

圆形牌匾上写着,“这个国家是属于人民的,并非泰王的财产。”(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9月24日,泰国国会投票决定,推迟抗议者要求的修改宪法表决。此外,国会也通过成立一个研究宪法修改计划小组的草案,这也意味着修改宪法的表决至少被推迟到2021年1月。据《东方日报》,当天约1000名示威者聚集在曼谷国会大厦外,在国会的门闸绑上横额及白丝带,要求泰国政府进行宪法改革,并且要求首相巴育下台。当天,示威者警告10月将发动另一轮示威。

新一波反政府浪潮

转交国际》报导,10月6日正是泰国法政大学大屠杀的民主忌日,同时长居德国且生活奢靡的泰王拉玛十世,也因王室传统参与的佛教仪式供僧衣节而带着王族返回泰国。因此,泰国的示威活动在10月份上升成极度紧张且愤怒的情绪。

10月13日,部分示威者提前到民主纪念碑附近的王家田广场扎营、为示威活动作准备。当日恰好也是已故泰国国王拉玛九世逝世四周年。据《曼谷邮报》,由于泰王拉玛十世的车队将经过曼谷王家田广场,因此警方要求示威者离开和拆除驻扎的帐篷,但遭拒接。期间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掷蓝色颜料,最后警方暴力清场,并逮捕了21名示威者。

由于泰王的车队将路过示威者扎营的王家田广场,警方暴力清场。(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10月14日,是1973年泰国学运47周年,也是示威者原本规划重返街头的日子。示威者先在民主纪念碑聚集,再往泰国政府大楼,即巴育的办公室迈进。不过,泰王拉玛十世前往玉佛寺参加佛学学者毕业典礼时,将经过示威者聚集的民众纪念碑。

BBC新闻》报导,当泰王和王后的车队经过时,警方已将大部分示威者从现场驱离,只留下身穿着象征王室黄色T恤的保皇派。被警方隔离开来的反政府抗议者举起三根手指,高呼“我的纳税钱”、“巴育下台”、“人民万岁”。随后,上万名示威者包围泰国政府大楼,再次要求巴育立刻下台。部分的示威者在政府大楼周边扎营,准备开始另一波示威。

示威者驻守在政府大楼前,施压巴育让他下台。(图片来源:Nikkei Asia)

示威者原先表示要在政府大楼前至少扎营三天,施压巴育让他下台。然而,10月15日凌晨1时左右,学运领袖之一的人权律师阿农突然宣布结束抗议,并表示抗议示威将从政府大楼前移到市中心闹区的叻巴颂路口,呼吁支持者从15日下午4时开始集结。

在阿农结束抗议没多久,泰国首相巴育宣布,从凌晨4点开始,曼谷正式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态。《曼谷邮报》报导,政府认为示威者对王室车队造成了威胁,因此判断示威活动已经严重危害了国家安全,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在紧急状态下,政府禁止超过5人的聚会以及禁止民众进入政府指定区域。同时,政府也禁止散播会引起恐慌,或会对国家安全、社会秩序造成威胁的新闻及网络消息。

大批镇暴警察与军方车辆陆续出现在政府大楼附近,部分驻留在该处的示威者已经离开。剩下的示威者试图以杂物、垃圾桶设置障碍物,但障碍物很快就被警方推开。警方随后逮捕20名示威者,包括学运人士如阿农、帕努彭以及巴利。

示威者离开政府大楼后,清洁工人一早便展开清理工作。(图片来源:曼谷邮报)

卫报》报导,15日下午,数千名示威者无视政府颁布的紧急法令,仍在叻巴颂路口举行示威机会。他们举起三指,向警方高呼“释放我们的朋友”,并称警察为“独裁者的奴隶”。

据《转交国际》,在泰国民众走上街头示威的同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正带著大笔中资的投资订单与承诺访问泰国。除了讨论海军军购、大型土木开发投资外,双边正加速谈判、预计在2021年1月就能重开陆客团免隔离入泰旅游。

当示威者高呼让巴育下台时,巴育正忙着接见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10月16日,泰国警方宣布关闭出入叻巴颂路口的道路,并禁止载有舞台设备、扩音器、移动厕所及零售商品的车辆进入指定区域。同时,警方表示将逮捕所有在紧急状态期间参与抗争的示威者。当天,泰国首相巴育也公开面对媒体发表谈话。据《曼谷邮报》,巴育表示,如果抗议持续升温,泰国政府将实施宵禁时间,禁止民众晚上外出。

由于警方封锁前往叻巴颂路口的道路,16日的示威地点临时改为巴吞旺,集合时间为下午5点。当天,约2000名示威者如期赴约。据《Khaosod》,一名警察拿起扩音器对民众喊话:“亲爱的弟弟妹妹们,你们的父母都很疼爱你们。他们希望你们早点回家,别让他们担心了。”

晚间6时30分,水炮车在大雨中朝示威者前进,警方喷射蓝色染剂与强力水柱驱赶示威者。示威者效仿香港的示威者,拿起雨伞对抗水炮;也有示威者在路口设置障碍物阻止警方前进。《曼谷邮报》报导,一些示威者表示,水柱所含有的化学刺激物,使他们的眼睛不适。在警方的动员之下,约7时30分,大部分的示威者已撤离,最终警方逮捕包括采访记者在内的十多人。

警方将强力水炮对准示威者。(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转交国际》报导,在示威潮持续燃烧的当下,泰王拉玛十世发表了一段意有所指的争议谈话:“我们现在只需要那些热爱国家、拥戴政府的人民……作为长辈,我们必须教诲年轻世代明白这件事。”

此外,两名示威者被控涉嫌在14日“试图伤害”王后素提,面临16年徒刑至终身监禁。据《路透社》,当天发布的影片显示,示威者在王后的车队路过时举起三指,高呼“我们的纳税钱”讽刺王室的消费。当日警方将示威者推开不让他们接近王后的车子,因此没有迹象显示王后受到伤害,影片更可以清楚看到王后经过示威者时是面带微笑的。

没有迹象显示王后受到伤害,而王后脸上亦挂着笑容。(图片来源:CNN)

10月17日,示威者在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平台号公布3个集会地点,包括曼谷北边的拉抛路口、东边的乌东素天铁站及西边的大圆环天铁站。为了阻止示威者集会,泰国政府紧急暂停曼谷铁路全线服务,关闭多个地铁站,并封锁多条主要通道。下午4时开始大批的人群分别前往这3个地点,抗议者甚至在阿索克天铁站及山燕捷运站附近自行聚集。

中央通讯社》报导,由于17日闪电通知加上兵分三路模式奏效,人民团体18日再度于集会前一小时通知示威地点,号召示威者下午4时到胜利纪念碑路口以及亚速天铁站路口集会,继续施压政府回应诉求。为了防止示威者快速移动,警方再度要求天铁和地铁关闭数十个站。数万名的示威者聚集在胜利纪念碑和亚速路口两处,高喊“首相下台!”、“解散国会!”、“王室改革!”等口号。据《曼谷邮报》,泰国首相巴育的发言人表示,政府愿意聆听民众的想法,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即使在集会前一个小时才通知示威地点,大批民众仍响应号召。(图片来源: Thai Enquirer)

10月19日,泰国首相巴育一早召集目前处于休会期的国会,商讨如何缓解紧张局势。巴育警告示威者不得违反法律,并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政府已做出了让步。” 自10月13日以来,泰国警方已拘捕74名抗议者。

示威者19日提出2项要求:要求政府释放被拘留的示威者且不予以起诉,并撤销紧急状态命令。示威者要求当局在24小时内回应,否则将为当局准备“惊喜”。

曼谷邮报》报导,泰国警察总长苏瓦16日签署命令,要求国家广播和通讯委员会以及数位经济和社会部禁止Voice TV、Prachathai、The Reporters、The Standard以及学生抗议团体自由青年的脸书专页。这份命令于10月19日在网络上流传,苏武表示这四家泰国媒体及1个脸书专页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

据《风传媒》,警方规定直播示威过程及示威现场发布自拍皆违法,而这4家媒体都在示威现场直播抗议活动。因此,警方要求禁止这4家媒体的网站,并删除其现有内容。此外,该命令也提议禁止Voice TV的数位广播。由于警方认为即时通讯工具Telegram用于策划及协调示威活动,因此该命令也要求限制民众使用,包括示威团体发起的群组。

泰国警察总长所签署的命令在社交平台上流传。(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0月21日,又有一名示威者被控涉嫌在14日“试图伤害”王后素提,目前共有3名示威者遭同样罪名起诉。此外,泰国刑事法院取消针对四家泰国媒体及1个脸书专页的禁令。法院表示,当局没有恰当地说明该禁令将会影响整个平台的运作,而法院误以为该禁令仅针对于当局所提出的特定内容。因此法院宣布,禁止不合法的内容,而非整个平台。

据《中央通讯社》,上千名示威者21日4时在胜利纪念碑圆环集合,5时30分游行到政府大楼,施压帕拉育下台。游行至政府大楼途中,镇暴警察站在铁丝网及围栏后面阻挡民众去路。示威者动手清除路障,而警方未予阻止,示威者继续往政府大楼前进。

当示威者抵达政府大楼附近的路口时,警方出动大型巴士、警车以及大批镇暴警察,水车也在远方待命。示威者穿起雨衣和手持雨伞,准便与警方抗争。《曼谷邮报》指出,示威者一度与数十名身穿黄衣的保皇派在曼谷蓝康恒大学发生冲突,所幸警方及时将双方隔开才没有发生更多冲突。

警方试图将保皇派和示威者隔开。(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曼谷邮报》报导,示威者向政府代表呈交了要求巴育签署辞职的表格,并要求当局释放被捕的示威者。他们表示,如果政府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将会在三天后召开另一波示威。随后示威者就地解散。巴育在发表电视演讲时表示,如果没有发生暴力事件,他将解除曼谷的紧急状态。因应这波示威抗议,泰国议院将在26日和27日召开特别会议。

10月22日,泰国政府公报刊出最新公告,目前紧张情势已经趋缓,政府能够利用各种措施控制情势,因此取消曼谷的严重紧急状态。

年轻人为何不再信仰王室?

泰国社会对泰王的信仰,是长久以来的教育所塑造而成的;他们从出生起就被教导要尊敬及爱戴泰王,而法律也禁止他们质疑王室。根据泰国刑法第112条,任何人诽谤、侮辱或威胁国王、王后、王储或摄政王,最高将被判处15年徒刑。而泰国宪法中也提到,“国王应该以备受尊敬的崇拜地位登基,而且地位不得侵犯。任何人都不得对国王作出任何指控或行动。”

BBC新闻》指出,许多泰国人将已故泰国国王拉玛九世视为“半神”;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在他面前跪拜,自称是“他脚下的尘土”。但在2016年拉玛九世驾崩的那一刻起,泰国社会对泰王的信仰就开始松动了。

泰国宪法规定王室不得涉足政治,应凌驾于政治之上,保持政治中立。然而,拉玛十世继位不久后,便向军方政府提倡修改宪法中有关国王部分权限,巩固自身的权利。《路透社》报导,2017年7月,军方政府宣布允许泰王直接掌控王室数十亿美元的新法;2019年10月,泰王发布皇家命令,指示将两支陆军部队转移至直接听命于皇宫。此外,拉玛十世长期待在德国,疫情爆发后更是如此。各种导火线让年轻时代开始敢于质疑君主制度,甚至对王室失去信仰。

今年2月,未来前进党被迫解散,进而引发第一波学运。无奈疫情爆发,学生只能转为线上抗争。6月,流亡柬埔寨的民主人士万查勒失踪。7月,红牛提神饮料创办人的孙子沃拉育8年前鲁莽驾驶致死人,最终检方却撤销所有针对沃拉育的鲁莽驾驶等控罪。

贫富差距是泰国社会面临的挑战之一,而如今的政府让他们看不到改变的可能。为了自己的未来,年轻世代选择走上街头。他们认为,唯有解散国会、重新大选,修改军方制定的宪法,才能改变现在的泰国。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4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