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化身为侦探 推测部长感染群可能是真的!
网热| October 26, 2020新冠疫情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疫情 新冠肺炎病毒 
分享:

近日新冠疫情逐渐失控,大马新增感染群,引得人心惶惶。《当今大马》报导,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医生10月2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基于病人的隐私以及避免造成恐慌和混乱,卫生部不会公布新冠肺炎患者曾到过的地点。

诺希山认为,与其公开患者曾到过的地点,不如全面进行消毒,确定该地点能够安全开放给大众。他强调,“我们想要避免的是,出现了感染案件后,民众因为恐惧而不去学校、公寓或特定的购物中心。”

然而,一名网民于10月25日在推特上质疑,卫生部之所以不公开患者的资料,是为了掩护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是布城巴卡斯杜里感染群(KLUSTER BAH KASTURI)源头。

该名网民表示,“丹斯里诺希山,你是害怕部长了吗?身为公务人员应该成为值得信赖的那位,而不是盲目遵从上头的指令。”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部长感染群可能是真的?

在同样一则帖文里,该网民列出了一系列证据,推测祖基菲里为巴卡斯杜里感染群的零号病例。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该网民分享卫生部的公开资料巴卡斯杜里感染群涉及多个州和县,分别是森美兰的芙蓉、吉隆坡的蕉赖和布城、雪州的八打灵、巴生、乌鲁冷岳、鹅麦和瓜拉冷岳。截自10月23日,该感染群共有638人接受检测,28人确诊。其中15人在加护病房接受着治疗,另外13名病患康复出院。

而该感染群的零号病例,是马来西亚第12,55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患者从沙巴高风险区回来接受检测,于9月24日确诊,送入森美兰端姑查化医院。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该网民指出,祖基菲里今年51岁;据卫生部提供的资讯,巴卡斯杜里感染群的源头也正好是名51岁的男性。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该网民也发现,祖基菲里出院后发文感谢森美兰端姑查化医院的前线人员。这也意味着,祖基菲里和零号病例在同一所医院接受治疗。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0月5日,祖基菲里在脸书发文表示,自己确诊了。他呼吁所有在9月24日至10月4日期间与他出席一样活动的民众,尽快到邻近的诊所进行检测。而10月5日当天,仅有1名来自森美兰州的确诊病例。

该名网民认为,种种的证据都显示祖基菲里正是第12,553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巴卡斯杜里感染群的源头。

随后,另一名网民表示:“所有的资讯都可以在网络搜索到。想知道为什么他们把感染群命名为巴卡斯杜里,就google吧。只要你把该宗教事务部长的名字结合于卡斯杜里高原(Kasturi Heights)一起搜索,就会发现他的住址。这就是该感染群被命名为巴卡斯杜里的原因。“

他表示,这一切就像是在拼凑拼图,所有的资讯来自官方与网络,有人于2012年无意间泄露祖基菲里的地址。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随着网民的猜测开始流传,#KlusterMenteri (部长感染群)的标签也因此登上推特的热搜榜。妇女与家庭发部前副部长杨巧双推文更发文询问,“部长感染群怎么会成为热门话题?”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事实上,部长感染群并不是10月25日才诞生的标签。

自由今日大马》报导,不少网民认为新冠病例之所以在沙巴大选后暴增,是因为前往沙巴参加竞选活动的政治人物没有遵守防疫SOP,也没有进行自我隔离。因此,网民在推特上使用#PoliticiansPuncaVirus(政治人物是病毒的源头)及#KlusterMenteri 的标签宣泄不满,而这两个标签也成功于10月2日登上大马推特的热门话题。

在祖基菲里宣布确诊后,网民则使用#KlusterMenteri 的标签,谴责他没有在沙巴助选后返回森美兰进行隔离。

祖基菲里作出回应

面对一系列的指控,祖基菲里选择在推特上为自己进行辩解。

有网民表示,卫生部隐瞒了祖基菲里曾出席一项名为“共存共荣”(Makmur Bersama)的活动,“我相信,该部长所参与的部分活动资讯都没有被遮掩。我不明白他们为何要把这些资讯视为秘密。”

祖基菲里说明,“我早已发文表明,我在那段期间(从沙巴大选返回森美兰后)所参与的所有活动,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愿上天保佑你。”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祖基菲里解释,自己在脸书上传了所有参与的活动资讯和照片,因此网民可以轻易获得相关资讯。他坦言,600位与他有近距离接触者在十月初就接受病毒检测,所以他与最近新增的案例没有关系。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截至目前,祖基菲里仍没有正面回应网民的指控,否认自己与巴卡斯杜里感染群有所关联。

卫生部是否刻意隐瞒真相?

据《星洲日报》,诺希山表示,病人有权选择是否公布本身的病情;不过卫生部必须保密,因为这属于病患的隐私。任何人在没有获得患者的同意下,公开确诊病患的身份、病历,已违反1971年医药法令的保密条文。

不论是部长或者是一般民众,在没有当事人允许的情况下,卫生部无法公布病患的身份。因此,这证明了卫生部确实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刻意隐瞒讯息;但部长是否是感染群的源头就无从得知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1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