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贺锦丽?——认识美国史上首位亚非裔女副总统
网热| November 8, 2020拜登 美国副总统 美国大选 美国总统大选 贺锦丽 
分享:

经过几日跌宕起伏的票数清点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当选第46任总统,她的副总统搭档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一并中选,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第一位非白人副总统。

“我或许是第一位进入白宫办公厅的女性,但我不会是最后一位,”卡马拉哈里斯在发表胜选感言时表示。“因为今晚每个见证此刻的小女孩都会知道这是个充满可能的国家。”

卡马拉哈里斯的父亲是非洲牙买加人,母亲是亚洲印度人,有个对外使用的官方中文名字,叫贺锦丽。

贺锦丽名字的由来

贺锦丽的原名Kamala源自印度文化的名字,不时会被误读,甚至被拿来大做文章。贺锦丽在自传中提到:“我名字的读音是‘comma-la’,就像那个标点符号(comma在英语指的是逗号)。这名字的意思是‘莲花’,而莲花在印度文化中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莲花在水中生长,花朵浮在水面上,而根则牢固地扎在水底。”

“贺锦丽”这个名字其实是由旧金山妇女委员苏荣丽和她已故的侨领父亲苏锡芬一起为哈里斯取的。过去十多年来在旧金山竞选公职的候选人,不管华裔或非华裔都拥有很中国的中文名,其实就是由贺锦丽开始这个传统的。

据《联合新闻网》,苏荣丽与贺锦丽都是律师,且都是湾区亚裔律师协会会员,因此早于2003年贺锦丽竞选旧金山检察官前已认识。为了争取华裔选票,苏荣丽建议贺锦丽(卡马拉哈里斯)取一个让华裔选民更容易记得的中文名,贺锦丽认为这是很好的建议;但因为苏荣丽是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中文不好,就找她的侨领父亲苏锡芬帮忙。苏荣丽表示,其父都将姓氏取为“贺”,是“祝贺”之意,结果她果然顺利当选。

2003年竞选旧金山检察官,贺锦丽首次使用中文名竞选。(图片来源:联合新闻网)

苏荣丽说,当年贺锦丽曾仔细问到她的中文名字的意义,不喜欢“丽”,贺锦丽希望能以智慧取胜,不是漂亮的外表。当她详细解释华人取名的传统时,且她的名字“苏荣丽”也有“丽”,贺锦丽就接受了。此后只要贺锦丽到华人社区竞选拉票,必定以她的中文名字“贺锦丽”介绍自己。

BBC新闻》指出,美国1965年联邦《投票权法》第203条规定一些选区必须在选票等选举文书上标示英文以外语言,使不懂英语的选民也能投票。在加州,旧金山、洛杉矶、圣地牙哥等九个县适用有关条文,须标示中文。

近年,加州当地对非华裔人士参选时使用中文名字也作出了限制。2019年7月,加州州议会通过AB-57号法案,规定除非参选人出生时已有该名字,或是能证明其已使用该名字至少两年,否则不能在选举时取中文、日文、韩文等象形文字名字,并印刷到选票上,而只能依照其英文名字音译成相关语言。

贺锦丽的亚非裔背景

“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才19岁,那时她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瞬间,”贺锦丽在演讲中提到她的母亲戈巴兰年轻时从印度移民至美国的经历,“但她相信这样的时刻在美国是有可能发生的。”

贺锦丽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她的父母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第一代移民。据《BBC新闻》,父亲是出生自加勒比岛国牙买加的经济学教授,而母亲则是来自印度的癌症研究专家。

贺锦丽的母亲使乳癌研究中的领导者之一。(图片来源:Instagram)

贺锦丽在2019年出版的自传《我们所坚持的真理》里提到,戈巴兰(贺锦丽的母亲)当初离开印度来到美国是为了攻读博士学位,她本应在毕业后回家,并在父母的安排下结婚。但她在伯克莱参加民权运动时认识了贺锦丽的父亲,两人坠入爱河,“她的婚姻以及她继续留在美国的决定是她在自我决定与爱情下做出的终极举动。”

他们在贺锦丽5岁那一年分居,7岁时正式离婚,之后她和妹妹玛雅由信奉兴都教的母亲养大,而她的母亲从未忽视她的非裔血统。

“我的母亲非常清楚她正在抚养两位黑人的女儿。”贺锦丽在自传里写道。“她知道她的第二祖国会将我和玛雅视为黑人女孩,因此她下定决心确保我们长大成为有自信的黑人女性。”

父母分居后,贺锦丽的母亲独自抚养她和妹妹。(图片来源:BBC)

对戈巴兰而言,维持印度文化也是件重要的事。《纽约时报》表示,戈巴兰会向女儿介绍兴都教神话及南印度菜,也会带孩子们到附近的兴都教庙,她偶尔会在那里唱歌。

BBC新闻》报导,贺锦丽在竞选民主党候选人提名时,曾与美籍印度演员敏迪卡灵一起录制YouTube影片,两人一起下厨制作印度料理,同时也聊起了他们共同的印度南部背景。当卡灵问起贺锦丽是否是吃南印度料理长大时,她列出了家里常做的印度饮食:“很多米饭和酸奶,马铃薯咖喱、豆子(dal),很多豆子,白米糕(idli)。”

据《纽约时报》,贺锦丽的外祖父曾参与印度独立运动,并在印度政府任职数十年,他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和退休好友们在贝森特纳加尔海滩散步讨论政治。贺锦丽早年到印度南部钦奈拜访外祖父母时,总会跟随在外祖父身后听着他们讨论平权、贪污和印度的发展方向。

“我记得他们说的那些故事,还有他们谈及民主重要性的热情。”贺锦丽在2018年的一次演讲中分享自己和外祖父相处的经历。“当我开始思考对现在的我产生深刻影响的瞬间——虽然当时我没有意识到,但正是那些与外祖父在贝森特纳加尔海滩的对话形成了今天的我。”

贺锦丽的母亲带着她和妹妹到印度探望外祖父母。(图片来源:Instagram)

身为亚非裔美国人,贺锦丽从未因自己的身份而感到纠结,她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名美国人。她在2019年接受《华盛顿邮报》的访问时表示,政治人物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肤色或背景而必须融入特定群体。

“我的意思是,我就是我,我对此很满意。你可能需要弄清楚,但我很满意。”

贺锦丽的政治之路

据《Politico》,贺锦丽在十三岁那年和妹妹玛雅在她们的公寓楼前领导了一次成功的示威,抗议一项禁止儿童在草坪上玩耍的政策。

在上完高中后,贺锦丽决定选择霍华德大学,修读政治与经济学的学士,并专注于成为一名律师。她在自传里写道,“对于选择大学,有个良好的开端很重要。我想,还有什么比瑟古德·马歇尔(第一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非裔美国人)的母校更好呢?”

据《NPR新闻》,在历史悠久的黑人学校里,贺锦丽沉浸于黑人文化及生活。她加入了美国最古老的黑人姐妹会Alpha Kappa Alpha,该姐妹会在霍华德有100多年的历史。当时,贺锦丽也参加了反对种族隔离的抗议活动。

贺锦丽大学时期活跃于社会运动。(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贺锦丽将霍华德大学形容为“我生命中重要的部分之一”,“这里是我第一次竞选的地方,为文科学生会的大一新生班级代表的职位而竞选,所以这是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贺锦丽在2017年返回母校为毕业生演讲时表示,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因此霍华德大学教懂我们的‘拒绝错误选择’的理念,贯穿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作为旧金山地区的检察官,作为加州的检察总长,以及现在作为美国参议院。”

Politico》报导,贺锦丽的家人最初对检察官这个职业持有怀疑的态度,而贺锦丽承认检察官过去确实有着不好的名誉,但她想从内部改变这个系统。在她任职地方检察官的首三年,旧金山的定罪率从52%跃升至67%。

贺锦丽的地区检察官职业生涯始于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阿拉米达县地区。(图片来源:BBC)

贺锦丽受争议的判决之一是在2014年,她拒绝对谋杀旧金山警官的男子执行死刑。在葬礼上,参议员戴安范斯坦在悼词中批评了在场的贺锦丽,引起在场数百名警察起立鼓掌。

在她担任旧金山地方检察官期间,一名技术人员从检察官的犯罪实验室偷了可卡因,并且检察官对证据处理不当。贺锦丽为了保密,并没有通知辩护律师。结果约一千件与毒品有关的案件不得不被撤销。

后来贺锦丽成为加州首位当选为检察总长的非裔女性,她拒绝支持两项禁止死刑的选票倡议,引起了对政治机会主义和在问题上立场不一致的争议。

作为检察总长,她标志性成就之一是创建了Open Justice,一个向公众提供刑事司法数据的在线平台。该数据库通过收集关于被警方拘留者的死亡和受伤人数的信息,帮助提升警方的责任感。

贺锦丽成为加州首位当选为检察总长的非裔女性。(图片来源:洛杉矶时报)

2016年,贺锦丽成为美国参议院第一个印度裔和第二个非裔女性参议员。2019年1月21日,贺锦丽宣布她将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她是首位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的非裔美国人,也是第四位宣布参与这次选举的女性。

路透社》指出,贺锦丽的执法背景在党内提名竞选初期曾被视为弱点,他们认为她在调查警察枪击事件方面做得不够,并经常在错误定罪得案件中站在检察官一边。然而,在佛洛依德在被警方制服期间死亡所引发的示威活动,贺锦丽在华盛顿街头加入了抗议者的行列。在国会上,她和参议员科里布克一起成为民主党努力打击警察滥用职权的推动者,并带头反击共和党的另一项警察改革措施,她抨击该措施是 “口惠而实不至”。

贺锦丽与拜登从竞争对手变成合作对象。(图片来源:cnbc)

在公开倡导社会正义的同时,贺锦丽也在努力巩固与拜登的关系。《德国之声》报导,贺锦丽在民主党总统初选时曾与拜登激烈交锋,她抨击拜登在参议员时期与种族隔离主义者合作,并在上世纪1970年代反对校车接送,而校车接送在当时是一种用于减少学校种族隔离的做法。不过贺锦丽在12月退出初选,此后支持拜登。

由于贺锦丽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一直以来都很友好,博拜登曾担任特拉华州的检察总长,在贺锦丽曾在担任同一职位时与他合作。拜登在推特上表示:“早在贺锦丽担任司法部长时,她就与博密切合作。我看着他们对抗大银行,提升劳动者的地位,保护妇女和孩子不受虐待。当时我很自豪,现在我也很自豪,因为她是我这次竞选的合作伙伴。”

贺锦丽的家庭生活

“家庭对我而言也是一切,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美国人认识我的丈夫道格和我们了不起的孩子科尔和艾拉。”贺锦丽在8月12日告诉支持者。“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拥有很多头衔,当然副总统会很好,但‘莫玛拉’(Momala)永远是最有意义的一个。”

贺锦丽的丈夫和孩子们都十分支持她的竞选活动。(图片来源:Instagram)

和贺锦丽一样,她的丈夫Douglas Emhoff也有着华语官方名字——任德龙。《中央通讯社》指出,Emhoff想有个“龙”字的中文名,由帮贺锦丽取中文名的华人朋友起名为“任德龙”。

据《CNN新闻》,任德龙和贺锦丽在2013年透过朋友的介绍下进行相亲交往,一年后结婚定居洛杉矶。贺锦丽成为丈夫前一段婚姻两个成年子女的后母,由于孩子们都不喜欢后母这个称呼,所以他们将贺锦丽称为莫玛拉。

中央广播电台》报导,任德龙任职的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负责提供与中共旗下企业有关的咨询服务,并聘用一些卸任的中共官员,公司内的中国投资服务部门有140名以上律师。因此任德龙的工作属性是否会使贺锦丽涉入财务利益冲突,未来发展值得观察。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