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光州示威前总统被判伤害名誉 回顾韩国民主背后的血泪
网热| December 3, 2020光州事件 民主运动 韩国 
分享:

2020年11月30日,韩国前总统全斗焕以涉嫌伤害“518光州事件”牺牲者及遗属的名誉,而被光州法院判处8个月有期徒刑,缓刑2年。

现年89岁的全斗焕在夫人的陪同下出庭,对于当年是否有指示开枪镇压示威者,他并没有回应。针对自己有无责任、为何尚未谢罪,全斗焕均没有回答。

全斗焕在2017年出版的回忆录中表示,已故神父曹喆铉声称曾经目睹军用直升机朝民众开枪的证词是假的,他批判曹喆铉是个“亵渎神职的骗子”,结果导致他被起诉“涉嫌毁损牺牲者与遗属名誉”。

如今,由于法院判定军方曾经在1980年使用军用直升机对示威民众开枪,所以判处全斗焕罪名成立。

光州地方法院希望,作为对整个光州运动应负最大责任的全斗焕可以真心地对受到伤害的韩国民众道歉。然而,全斗焕的态度与前几次审讯期间相同,不断地出现打瞌睡的状态。

(图片取自光华日报)

甚至还有韩媒指出,在他出门前往法院的时候,面对民众在他家门前大喊“向国民道歉吧你这个家伙!”时,他还大声回应道:“小心说话,你这个家伙。”

也许现在对大家而言,最有名气的韩国人是影视明星,是偶像团体,但对于韩国人来说,全斗焕是个难以忘却、磨灭的名字。

简略回顾1980极权时代  

光州运动发生在1980年5月18至27日之间,是光州以及全罗道地区当地市民自发组织的民主示威运动。1980年代的韩国,民主化思想逐渐萌芽,全斗焕趁着时任总统朴正熙被刺杀之时策划军事政变,取得国家最高军权,展开独裁统治。

但根据《台湾国际研究季刊》所发表的论文,朴正熙在位期间其实也是以军事独裁的手段统治人民,18年的军人独裁后过渡到全斗焕手上,也不过是一个独裁走进另一个独裁中。

当时由于朴正熙总统被刺杀,政府以担心朝鲜人民军趁虚而入为由实施扩大戒严令措施。政府团体、新闻机构等等重要单位都只能由军人控制,而罢工、集会、示威游行都被禁止。但同时整个国家都被民主化浪潮卷席,工人、学生发起示威游行,要求恢复国家的民主制度。

(图片取自网络)

1980年5月上旬,全斗焕在全国扩大戒严令,不仅禁止了国会活动,还拘捕了当时的反对党领袖金大中(韩国第15任总统)、金泳三(韩国第14任总统)等人。大部分大学已经宣布停课,示威浪潮逐渐扩大,民众走上街头要求全斗焕下台。自15日开始,首尔便有5万人走上街头示威,16日在光州有超过3万人,当时掌握最高军权的全斗焕下令武力镇压示威者。5月18日,戒严军与位于光州市的国立全南大学正门前示威的学生爆发肢体冲突,戒严军以棍棒、刀枪等等残忍地镇压学生,造成不少人伤亡,甚至恶言侮辱前来劝解的民众。

  • 滥捕、切断通讯

当时的戒严军甚至不惜擅闯民宅,只要发现年轻男女就会拖出去暴打、滥捕,造成不少人失踪、死亡。对光州市民来说更困难的是,这些武力镇压事件都被掩盖起来,不只是电台没有把资讯传出去,军方更是切断了所有的通讯线路,让光州处于孤立的状态。

(图片取自《纽约时报》)
  • 实弹射杀

随着军方武力升级,示威也越演越烈的情况下,也越来越多人投入示威行列。军方在21日接获了准许用实弹的指令,开始对路上的群众开火,甚至有狙击手埋伏在屋顶,瞄准示威领头人,逐一射杀。

根据518民主化运动档案的整理,军队开始射杀后,锦南路一片血海,甚至连帮护送伤者、抬尸体的市民都受到了枪击。广州各大医院都是患者和尸体,甚至因为负伤人数太多,许多市内的民众都纷纷前往医院捐血以供血库。

  • 坦克入城

但示威者依然没有退缩,抢夺附近警局的火药,和废弃的车辆,自我武装起来组织起“市民军”,与戒严军展开街头枪战。然而武器势力单薄的民众始终抵挡不过军人,最后在26日清晨,军方以坦克车开道,准备展开进城扫荡。市民军的领队决定疏散民众,只让队伍中的领导阶层留下来,有的人选择离开,但也有人选择留下来。他们躺在路上阻止坦克进城。但坦克不顾示威者躺在马路上,依旧开进城内,对城内的进行扫荡,交战1个多小时,死伤无数,而金大中也被判死刑,518光州事件正式宣告结束。

(图片取自韩联社)
(图片取自法新社)

示威民众不离不弃  熬到1987年终见曙光

全斗焕凭借这一次的血腥镇压,成功威吓了全国上下,在同年的12月份当选总统,单一任期为7年,展开了为期7年的独裁统治。在全斗焕政府期间,518光州事件一直被定为成“由金大中等亲共产党主义者发动的内乱事件”,更严禁相关的报道、讨论,或者是出版相关的书籍。

尽管在如此高压的政治压迫下,民间组织的力量依然不减反增,由学生、宗教组织和社运人士持续运作,以哀悼会、传教的形式,把真相传到首尔甚至是日本、德国等等,他们不断地重提518光州事件,希望大家不要遗忘光州所发生的事情。

但这些追悼会都被政府定性为非法集会,遭到政府强烈干预,甚至逮捕出席追悼会的民众。在1980年到1985年期间,还有两名工人为了要求查明光州事件而自焚。全斗焕政府一而再地扭曲光州事件的来龙去脉,对民间的民主力量进行扫荡与镇压,也尤其针对当时以“社会良心”自居的大学生。

时间来到1987,全斗焕7年任期时限已到,但他却试图延长自己的总统任期,继而再度引发大规模示威。年初因爆发大学生朴钟哲被警员以“水刑”,不断地将头部按压进水中,刑求致死。又有大学生权仁淑被警察“性刑求”的丑闻曝光,六月又发生大学生李韩烈被镇压警察的催泪弹击中死亡。接连二三的暴力事件不断地发生,引爆了全国规模的公愤,在此前一直蓄势待发的民间力量联合起义,包括宗教与媒体组织,将对抗独裁暴政的力量掀到最高潮。

牺牲大学生李韩烈。(图片取自网络)

韩国多个城市于当年6月26日发起数百万人参与的大游行,根据报道显示自6月10日到26日,全国已有超过2千多场示威,超过830万民众参与。面对如此汹涌的民情,以及避免接下来1988年即将举行的韩国奥运会会爆发暴力冲突,再加上美国施压等等众多因素之下,全斗焕政府终于愿意向民意投降,发表了包括“总统直选”、“保障言论自由”等一共8项的“629宣言”,同意恢复韩国的民主制度。

转型正义时代的来临

1988年韩国逐渐进入清算作业的过程,根据《台湾国际研究季刊》的论文,可分为政治抗争舆论阶段、司法处理的阶段、还有民主机构建构的阶段等等。光州事件终于在90年代获得平反,但这些民主进程不是一个全斗焕政府倒台后就结束了。全斗焕倒台后民主没有马上发生,而是在被视为是全斗焕余党的卢泰愚过渡到金泳三,最后再由光州事件时的反对党领袖金大中执政开始,才能真正地被称为“民主时期”。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图片取自网络)

金大中于1998年当选成为总统后誓言要成为一名“人权总统”,成立了“国家人权委员会”、疑问死真相追究委员会“、”民主化运动补偿审议委员会“等等,与前两位总统的态度不一样,作为曾经政治压迫下的受害者,还曾经被判过死刑的金大中,竭力在金融风暴的压力之下,调查与平反在威权政府期间离奇死亡、失踪者的案件。

根据统计,从1999年到2001年间,这些单位就审理了超过1万多宗的案件。而金大中也在200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而全斗焕则在倒台后,于1996年8月26日,因镇压光州运动示威者以及贪污罪而被首尔地方刑事法院(时称汉城地方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兼罚款2千2百亿韩元。但在后来改判为无期徒刑。讽刺的是,曾经判处金大中死刑的全斗焕,在1997年获得金大中的特赦,于1998年重获自由。

全斗焕(右)和卢泰愚(左)俩在卸任后,被贪污、刺杀总统等等罪名被捕。(图片取自网络)

全斗焕恢复了自由身,还是因期间拖延缴付2千2百亿韩元的罚款,以及经常以阿兹海默症为由拒绝出庭,受到媒体以及大众的关注和批评。

以影视作品反映现实  提醒大众勿忘历史

从1980年走到1987年的光州运动是韩国告别极权的民主分水岭,对韩国人来说是难以磨灭的过去,更是有着不可被遗忘的价值。多部韩国影视作品都以光州运动为主题,从平民、律师、记者、军人、政府官员等等不同的视角,以影像的方式再现当年的历史。相关的电影作品包括《1987年黎明到来的前一天》(2017)、《出租车司机》(2017)、《挖掘机》(2017)、《辩护人》(2013)、《华丽的假期》(2007)、《薄荷糖》(2003)等等。

这些电影都真实地记录了曾经为了争取民主自由而牺牲的人民,以及在威权政府底下,人民没有所谓不理会政治就能安身立命的机会。

也许是因为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安逸太久,人们很容易忘了这些历史其实都不是年代非常久远的事情。至少应该为当年的事情负责的人,至今还活着。全斗焕还活着,也许是在提醒我们,在世间有许多这样要为历史负责的人,还好好地活着。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