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新冠肺炎爆发殃及全球 朝鲜真的是零感染的净土吗?

新冠肺炎卷席全球,各个国家忙于封锁、隔离,在重重爆发的一波接一波感染群中苦苦挣扎。然而与韩国和中国为邻的朝鲜,即便周边国家都有确诊案例,却声称自己“零感染”,没有确诊病例,是真的吗?

首先第一个不相信朝鲜的,应该是韩国了。

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在出访中东论坛期间,指责朝鲜在韩国提出跨境防疫合作反应时迟钝,在讯息不明的情况下影响韩国的防疫措施。康京和也表示尽管朝鲜一直努力防疫,但很难相信朝鲜没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说法。

为此朝鲜透过官方媒体批评康京和这番言论是“无耻的”,只会令韩朝关系进一步变得紧张。而作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第一副会长金与正,同时也是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妹妹,她警告康京和一定会为自己这番言论付出代价。

左图为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右图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第一副会长金与正(图片取自网络)

但要知道朝鲜所说的“零感染”是否属实几乎不可能,作为一个隐秘度相当高的国家,疫情数据也如同它国家相关的资讯一样,难以保证准确度,只能依靠片段的资讯、流言揣测或猜想,在这疫情卷席下局势不明朗的国际环境中,再笼上一层纱。

联合国发联合声明    谴责朝鲜打压人权

上个星期五,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召开视频会议后,包括德国、美国在内的八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朝鲜利用这次的疫情,进一步地打压国内的人权状况。这次的视频会议由德国发起,指责朝鲜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增加了处决次数,并且严格控管平壤周边的各种活动,包括限制和平集会、结社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等等。

根据《德国之音》,韩国情报局表示在今年的11月金正恩下令封锁平壤,并且枪决了至少两个人,一名是知名的货币兑换商,指他应该要为汇率暴跌而负上责任。另一名则是一名官员,因在8月份违反进口限制而被枪决。

根据《早报》,朝鲜元兑换美元在近几个月来贬值了20%,显示出朝鲜经济处于不稳定的风险中,而且由于长期封锁,朝中两国的贸易量下降,今年到10月份为止的贸易数量仅仅是去年的四分之一。禁止了中国的进口物资,导致朝鲜国内的食品价格暴涨了4倍。

共同发表声明的安理会还谴责朝鲜把研发核武的工作放在人民福祉面前,并且认为朝鲜继续固步自封,在国际社会上孤立无援的话,只会加剧朝鲜人民防疫的难度。

当全球遭病毒卷席,朝鲜3月份内试射了4次导弹。图为金正恩视察飞行物。(图片取自韩中社官方照片)

各国之所以会如此关注朝鲜也不无理由,朝鲜与中国在国际关系上相对友好,地理位置也靠近中国。自去年年尾中国开始爆发疫情,有鉴于两国的贸易关系与交情,外界很难相信朝鲜没有爆发一宗 确诊病例。

朝鲜防疫工作及早、迅速、严厉

然而,在欧洲国家爆发新冠疫情之前,朝鲜早在一月底便开始封锁朝中边境,仅开放一个关口方便货物流动。这举动不只是减少了与中国的接触,也切断了两国之间流窜的走私活动。

朝鲜的防疫工作不只是进行得十分早,也十分严厉。所有驻平壤的外交官都被隔离了一个月,与大部分国家14天的隔离规格不一样,朝鲜采取的是30天隔离工作。

虽然朝鲜动作迅速,在一月底已经切断与中国的往来,依然有分析认为病毒早在两个月前于中国流窜,有鉴于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相信病毒早就传入了朝鲜国内。在今年的二月份开始,韩媒频频传出朝鲜有确诊病患的消息,更有消息指朝鲜枪决确诊患者。

韩媒指朝鲜新义、大红湍曾出现病例

韩国媒体报道,与中国邻近的朝鲜新义州,是朝中两国之间走私活动最活跃的边界地区。在今年2月份,韩媒《每日朝鲜》(Daily NK)接获在当地有5人因发烧而死亡的消息,推测这些人很可能是感染了新冠肺炎。朝鲜官媒《民主朝鲜》则否认这项指控,指朝鲜境内没有确诊病例。

新义州巴士正在进行消毒工作。(图片取自《每日朝鲜》)

除了新义州,同样活跃走私活动的,还有靠近中国吉林省的大红湍(Taehongdan)《每日朝鲜》在今年5月份指当地爆发多宗发烧病例,有21人因此而死亡。但官方一直以“热病”概括这些病例,即便意识到有病毒流传导致人们频频发烧,也没有采取任何相关举措。

位于首尔的脱北者协会(Association of North Korean Defectors)秘书徐载坪透过《纽约时报》表示,朝鲜说自己国内没有确诊病例,是在公然说谎。他表示从身在朝鲜的联系人所得知的消息,指出在3月中旬,已有一家三口和一名老妇人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抨击朝鲜为了维持表面的秩序而刻意隐瞒疫情。“朝鲜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当朝鲜人意识到一种无法治愈的流行病正在夺去人们的生命,可能会引发社会骚乱。”

高压政治在防疫工作中得天独厚?  

朝鲜对国家的防疫条件也十分了解,他们也相当慎重看待这一次的防疫,因为这关乎他们“国家存亡”的问题。俄罗斯今年2月份,应朝鲜要求,提供了1500个测试盒,而美国华盛顿也允许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进入朝鲜境内。此外朝鲜也罕见地向救援组织求救,包括请他们提供诊断工具、呼吸机与防护设备。

根据朝鲜的说法,他们在国内已经隔离了1万人,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让许多国家都感到非常惊讶的。有分析认为这仰赖于朝鲜高压政治得天独厚的优势,认为这也许是朝鲜疫情没有严重爆发的理由之一。

(图片取自Pixabay)

虽然在如此高压的政治环境中,人民被训练得对政府的指令说一不二,对于防疫与控制人流似乎显现出非常高的效率。然而朝鲜多年来资源贫乏,在众多国际制裁下,让许多观察朝鲜的分析人士都觉得不乐观。

“由于缺乏检测设备,它的确很可能还没发现一宗病例。”曾经与朝鲜医生合作过的哈佛医学院讲师Kee B. Park表示,朝鲜很可能是不知道要怎么检测。以他与朝鲜合作的经验,朝鲜的医疗设备与公共卫生条件根本招架不住疫情爆发,“你马上就可以看到,如果有疫情爆发,它将会压垮整个医疗体系。”

位于首尔的朝鲜卫生与福利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er of DPRK Health and Welfare)负责人安庆秀表示,朝鲜肯定有新冠肺炎病例,只是可能没有如韩国、意大利或者美国那样大爆发。“朝鲜人被训练得在危机期间以井井有条的方式服从政府命令。但是,如果病毒开始在营养不良的人群中传播,就有可能失去控制。”

该中心长期负责监视朝鲜的卫生系统,安庆秀认为朝鲜人民早习惯服从政府所有命令,像平壤这样的大城市也获得中国的测试盒。再加上金正恩在导弹试飞视察活动上,自己和周边的军官都没有戴口罩,那么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人都是经过测试了,结果呈阴性才会这么做。

朝鲜军人死于急性肺炎

此外,韩媒也指出朝鲜的军营中可能也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每日朝鲜》接获消息指朝鲜军营内,今年一月至二月份就有180名军人死亡,死因包括急性肺炎、肺结核、哮喘或感冒。军营隔离了大约3700人,也下令在隔离区域内进行消毒工作。

到了3月份,有三名军人在发烧、头痛与呼吸困难三天之后死亡。《每日朝鲜》透露朝鲜军方称这些人的死因是肺炎,并且有的是早有症状,并不是新冠肺炎所导致的。然而该报却指朝鲜的行动不一致,一方面指没有新冠肺炎的疑虑,一方面又要求军官们或医院方面对此事不要再做出更多回应,而与这三名军人接触过的人全部都要接受检测与隔离。《每日朝鲜》认为这些行为更加证实了朝鲜国内有确诊病例的消息。

(图片取自Pixabay)

根据《德国之音》,《每日朝鲜》的负责人对他们表示这些消息至少经过两名身在朝鲜的线人认证。线人也对他们表示朝鲜把许多有新冠肺炎症状的死亡列为急性肺炎。而脱北后成为首尔记者的姜美珍,透过《纽约时报》表示,无论她怎么联系在朝鲜的线人,都没办法找到官方宣布由新冠肺炎引发的死亡案例。

朝鲜通报首宗疑似病例

朝鲜一直到今年7月尾,才透过官媒表示在国内发现了首宗疑似新冠肺炎病例,随后宣布封锁该病例出现的周边城市,认为这个疑似病例很可能是从韩国回来的非法越境者。

要说朝鲜完全没有确诊病例,基于种种分析推断,似乎是不可能。但相对的,要说朝鲜已经发生大规模疫情了,以朝鲜现有的医疗资源,根本招架不住,一旦疫情大爆发医疗体系就会崩溃,目前仍看不出相关迹象,所以真实情况是如何谁也说不清楚。

关于朝鲜这个神秘的国度,无论大众怎么看都在雾里看花,只能窥探出一二,无法得知全貌。最近路透社就报道了,在这12月初,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已经接种疫苗的消息,“有了中国政府提供的候选疫苗,金正恩及金氏家族和领导层中一些高官已经在过去两三周进行了接种,”,目前只知道金正恩接种了中国产的疫苗,还不确定是哪家公司制造,有效程度为何。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彭美君

自由撰稿人,信仰文字与音乐的力量,想探听并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