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新高铁恩仇录——隆新高铁计划告吹始末
网热| January 5, 2021交通 新加坡 经济 隆新高铁 马来西亚 
分享:

大马与新加坡人民在2021年元旦迎来了新年大礼包——马来西亚首相署和新加坡总理公署发布联合声明,宣布从1990年代开始倡议的隆新高铁计划正式取消。

谈了30年的隆新高铁计划告吹,两国人民大失所望,建筑相关股项大跌,网民纷纷批评大马政府出尔反尔,目光短浅。

事实上,自隆新高铁于1990年代的倡议起,这项计划便历经波折。从三十年前谈到现在,已经足以著书立说了。

杨忠礼集团倡议,政府举棋不定

1997年,来自美国的“金融强盗”突然发难,大量狙击东南亚各国货币,他们以泰国作为起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的汇市和股市,一夜之间,无数企业一蹶不振,宣告破产。

时任首相马哈迪力挽狂澜,拒绝国际货币组织的援助,对国际投资者进行资本管制,让马来西亚令吉顽强与美元挂钩。在政府的一系列经济急救措施后,马来西亚进入经济复苏时期。

就在这个时候,马来西亚最大的综合企业杨忠礼集团(YTL)野心勃勃,向首相敦马哈迪提出建设连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速铁路计划,誓要打造一条连接两国的高速通道,让原先的6小时车程缩减至1小时30分钟。

杨忠礼集团希望能够负责建设其倡议的隆新高铁(图片来源:themalaysianreserve)

可惜的是,当时的马来西亚仍被亚洲金融风暴的乌云笼罩着,经济尚未恢复元气。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敦马哈迪以保护马来西亚的汽车工业为由,拒绝了杨忠礼集团的提案。

2003年10月,敦阿都拉·巴达维接棒敦马哈迪,成为马来西亚第五任首相。

政坛和经济的新气象让杨忠礼集团看到希望。

三年后,经过详细的策划,杨忠礼集团卷土重来,再次向政府提出隆新高铁计划。他们认为虽然该计划造价高昂,但政府应该把目光放到未来国家的发展。就隆新高铁而言,长远来看,它不仅能够让政府省下数百亿令吉的燃油补贴,还能够增加贸易活动,带来就业机会。

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都拒绝不了这项会为人民带来福祉的提议,但是作为国家领导人,敦阿都拉·巴达维要考虑的事情和利益相关方太多了。摆在他眼前的,不仅是隆新高铁支持者勾勒出来的发展宏图,更有国营铁路公司——马来亚铁道(KTM)为首的反对声浪。

当时大选临近,政局的摇摆也同时摇摆着他的决心。

2008年,政府以成本昂贵为由,宣布搁置隆新高铁计划。

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巴达维有意落实此项计划,但是随后由于政治局势动荡而取消(图片来源:海峡时报)

政府积极倡议,高铁细节敲定

又过了数年,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首相纳吉启动经济转型计划,致力于在2020年前让马来西亚转型成高收入国,其中包括连接槟城、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速铁路计划,预计能够增加高达62亿令吉的国民总收入并创造约28700个职位。

隆新高铁的春天,似乎到了。

2013年,纳吉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议定在2020年之前修建隆新高铁。在经历了约一年的研究和规划之后,马来西亚财政部于2015年成立马来西亚高铁公司(MyHSR Corp),负责高铁建设的主要工作。

一切都步入了正轨。

2016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于同年7月19日和12月13日签订隆新高铁项目备忘录和双边协定。确定隆新高铁将全长350公里,并途经八个站——吉隆坡、布城、芙蓉、爱极乐、麻坡、峇株巴辖、依斯干达布特里,最终抵达新加坡裕廊东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地段。

根据当时的协议,隆新高铁计划将包括三种服务,一是往返隆新的直达服务、二是往返柔佛依斯干达布特里和新加坡的接驳服务、三是往返吉隆坡和依斯干达布特里的境内服务。最快的动工时间为2018年,预计于2026年启用,将在未来创造3万个就业机会。

隆新高铁将全长350公里,途经八个站并最终抵达新加坡(图片来源:MyHSR)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当时马新两国就投标商合作问题矛盾凸显。有传闻指出,由于马来西亚政府常年有财政问题,因此若是确认落实隆新高铁计划,马来西亚将需要向他国贷款才能落实该项目,这时候,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的六家中国企业联合体就是马来西亚政府眼中最“物美价廉”的合作对象。但是,作为发达国家的新加坡却更加倾向于选择高效率和高质量的日欧高铁,双方固执己见,为日后的协商失败埋下伏笔。

马来西亚政府屡次修改隆新高铁计划

在签订双边协议的时候,就已经有人预测隆新高铁的悲观命运。由于隆新高铁的建设将碰上2018年的大选,因此若是时任首相纳吉不能连任,那么隆新高铁计划将生变。

不出所料,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果不其然,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执政后,他宣布将已经进入招标阶段的隆新高铁项目取消,并将就违约赔偿的问题向新加坡协商。

马哈迪认为隆新高铁不仅耗资巨大,还不能带来财政收益,再加上马来西亚当时的债务规模已经超过1万亿令吉,因此宁愿支付新加坡当局5亿令吉的违约金,也要“及时止损”,中止招标。

敦马对隆新高铁始终持反对意见(图片来源:FMT)

而当时新加坡政府已经为该项目投入约7亿令吉的资金。

但随后,敦马哈迪在一次日媒采访当中改口,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并非取消隆新高铁计划,而是将基于马来西亚的财政情况重新研究这项计划。

而“重新研究”的代价是纳税人总值1500万新元(约4500万令吉)的金钱,这一笔钱,换来的是近两年的思考时间——项目展延至2020年5月31日。

但是马来西亚仍然举棋不定,项目又再次展延至2020年12月31日。若是协商顺利,隆新高铁的通车时间也将从原先的2026年年末展延至2031年1月。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在新冠疫情的新闻占据各大新闻头条的时候,隆新高铁期限悄然而至。这时候,有消息指出马来西亚政府决定终止隆新高铁(HSR)项目,并独立建设从吉隆坡到新山的路线,但是马来西亚政府并未就此做出回应。

在2021的起点,隆新高铁计划正式告吹。

马来西亚政府宣称,国家经济受到疫情影响,无力承担隆新高铁的费用,因此隆新高铁计划被迫取消。但是这与新加坡的说法并不一致。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指出,由于马新两国对于资产管理公司(AssetsCo)的安排出现意见分歧,协议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失效,隆新高铁确定终止。

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说明隆新高铁失败的主要分歧是资产管理公司(图片来源:FMT)

目前为止,新加坡已经对此投入了2亿7000万新元(约8亿令吉),马来西亚需根据合约向新加坡作出赔偿,唯赔偿金额由于保密条款而不便公布,但是预计需赔偿至少3亿2000万至10亿令吉的赔偿。

民众的反应

在隆新高铁项目的诞生到最后的消亡,民众的情绪也跟随着政府不同的态度在变化。

2016年是隆新高铁计划正式确定下来的第一年,也许也是这个计划昙花一现的高光时刻。

当时,大马政府与民众对该计划在未来将带来的商机、就业机会和经济发展持正面态度。时任首相纳吉认为,该计划的落实能够促进马新双方,特别是构建两国商务人士的“一日生活圈”,即当天往返两地,促进人口和产业的双边互动,进一步将吉隆坡打造成区域国际贸易和交通枢纽,提升马来西亚在区域、国际上的竞争能力。而新加坡当局与人民对此也是乐见其成,他们相信隆新高铁是一个能够带动两国经济的双赢计划,并且能够成为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建设落成的第一步。

2020年,有消息传出高铁计划将排除新加坡后,民众的情绪逐渐变得焦躁。新加坡媒体认为,一个没有新加坡的高铁计划是多余的。业界普遍认为,这样的高铁计划将不会如同预期一般将吉隆坡打造成区域和国际的贸易中心,对隆新高铁计划忧心忡忡。

在马新高铁确认终止的新闻发布后,大马建筑相关的股项全都应声暴跌。大马网民更是纷纷涌入首相的社交媒体平台,指责首相做了错误的决定。新加坡的民众更是在社交媒体上讽刺马来西亚政府,指责马来西亚政府不停地在浪费双方时间,认为马来西亚政府的决策并不能代表马来西亚人民的民意。

(图片来源:首相面子书留言截图)

有网民指出,若是政客一直没有长远的发展目光,日后,泰国、印尼,甚至是越南都会在经济实力和基础建设上超越大马。也有人认为建设吉隆坡-新山高铁纯属浪费,希望政府能够再三考虑。

在隆新高铁宣布废除后,就连前首相纳吉也发言,指责国盟政府想要在没有新加坡的干预下直接遴选承包商和供应商是一种不合理的行为,并且认为国盟政府以新冠肺炎疫情作为滥权的借口。

前首相纳吉批评国盟政府滥权(图片来源:马来邮报)

也许马来西亚政府的确如它所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而无法支付相关费用,再加上双方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分歧,项目最终只能腰斩。但是,关乎国家双边关系的计划就这样被取消,受到影响的不仅是账面上的金钱数额变动,更是马来西亚政府在区域和国际中的信誉、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和各国政府与投资者的付诸东流的人力与物力。

违背合约可以金钱补偿,但是丧失的国际声誉与未来的发展机会,又有哪一方能来赔偿呢?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3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