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食物臭酸粪便满溢,隔离中心环境有多恶劣?

随着新冠疫情再度爆发,国内确诊病例逐步增加,导致医院和低风险新冠病毒隔离及治疗中心(PKRC或LRCC)处于满人的状态。

1月4日,《前锋报》、《当今大马》、《光明日报》等多家媒体报导,设在槟城浮罗山背体育中心的隔离中心床位爆满,隔离环境越来越恶劣。官方指可容纳450人的隔离中心,如今已住满患者。

马桶堵塞至粪便溢出仍无人处理

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都阿在接受《前锋报》的采访时表示,“据我所知,目前约有432名新冠病毒确诊患者在该中心接受隔离。由于设施不足,无法满足400多人的需求,患者想使用厕所都得等上一个多小时。”

每次提供餐点,洗澡和进行祈祷时,患者们都要互相争抢。为了喝一口水,都要大排长龙。由于数百名患者共用2间厕所及10个浴室间格,隔离中心的厕所大多被堵塞,导致粪便溢出。

患者们大排长龙,只为了进行礼拜前的净礼。(图片来源:前锋报)

据《光明日报》,隔离中心仅有2台饮水机,如今疑似损坏已经无法出水。患者向工作人员投诉后,有关当局仍拒绝维修饮水机,厕所马桶阻塞也迟迟无人前来处理。患者认为他们被视为犯人般对待,无论他们在中心内做出任何投诉,皆于事无补。

此外,患者投诉隔离中心提供的食物不够填饱肚子,他们只能在中午12点及傍晚6点用餐。很快地,他们把自己带进中心的食物都吃完了。半夜肚子饿,要求吃东西时,工作人员却指食物供给就这么多罢了。

其中一名患者周先生投诉道,自己前几天发高烧向值班人员索取药物时,“一直被告知‘等一下、等一下’,结果一等就是几个小时。”他表示,他只需要一个普通的退烧药,但该中心却什么也没有准备好,显然就是药物短缺。

其中一个淋浴间隔出现了积水的现象。(图片来源:Penang Kini脸书专页)

由于隔离中心空间有限,中心无法严格遵守SOP,病床之间没有间隔。一名患者向《阳光日报》透露,“病床之间如此接近,病人们都没有遵守SOP。我不能再在这样的条件下生活了。这不仅无助于我的康复,甚至会使病情恶化。”

该名患者认为,有关当局应该把本地人和外籍人士区隔开来,而不是集中隔离,“我已经无法面对这里的状况了。全都是外籍人士,我快要窒息了。在这里也没有遵守SOP,洗澡、祈祷都和外籍人士一起进行。这里有近60名本地人,超过300名外籍人士。这样的地方无法让我变得更健康。”

前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力建议,卫生部把本地与外籍确诊者分开隔离,“照理说,本地患者所获得的待遇应该比外籍确诊者好。有关当局必须立即关注并解决这个问题。”

本地患者和外籍患者隔离中心集中隔离。(图片来源:Penang Kini 脸书专页)

面对患者的投诉,槟州环境与福利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无奈地解释,隔离中心的环境卫生,是由卫生部委派指定清洁公司依照SOP作业打理,州政府只提供场所。

表示,槟州政府该做已做,但权限在于卫生部。“对此,我要质问卫生部长你在那里,有没有听到这群患者的哭嚎?”

隔离中心内的垃圾桶爆满,却无人清理。(图片来源:Penang Kini脸书专页)

当今大马》报导,槟州首长曹观友表示,隔离中心所有值班人员都在努力纠正这些问题,“鉴于病例数量迅速增加,如今中心内设有的行动室随时监控所有病人的情况。关于隔离中心提供设施的投诉,我认为信息不准确。”

“卫生部已经通知我,中心已经为所有病人提供了口罩,同时提供了一日三餐。然而,我们收到的所有投诉都会被调查。”

隔离中心并没有严格遵守SOP,患者们一起准备洗漱。(图片来源:Penang Kini 脸书专页)

浮罗山背区国会议员峇迪亚发文告声明,当局和相关机构应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患者提出的问题。“现在的情况已经变得更糟了,因为许多厕所已经被堵塞,导致厕所溢满肮脏的水和粪便。”

他表示,隔离在浮罗山背的患者需获得妥善的照顾,同时应把大马国民与外国公民分开隔离。

本地病人转移至培训中心    与外籍人士分开隔离

槟城浮罗山背体育中心的恶劣环境引起外界的关注后,槟州首长曹观友于1月6日的州内冠病防疫汇报会上表示,州政府将尽快把所有本地病人转移到浮罗山背穆斯林天课培训中心(PULAZA)。该培训中心原本是充当国外回来的大马人暂时隔离14天的地方。

随着槟州州内确诊病例的增加,州政府在安排隔离中心的课题上面临了不少挑战,因此槟州政府已向国家安全理事会及卫生部建议,允许州内工厂在本身范围内设置自己的隔离中心,以减轻现有的医疗设施的负担。

另外,槟州政府已鉴定了州内的数个新地点以作为隔离中心,其中包括槟州国际体育竞技场(Spice Centre),该地点至少能容纳1000多个病人。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表示,有人建议让低风险的冠病确诊者自行居家隔离,此建议仍需等待卫生部的批准。(图片来源:曹观友脸书专页)

在1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隔离中心的状况令人担忧的问题时,卫生总监诺希山承认确实有类似的情况,“案例增加时……看护品质自然会变差。数个隔离中心接受关于食物、服务及卫生等(出现问题)投诉。”

“尽管如此,这对卫生部而言是充满挑战的时刻,需要管理大量病患。但我们并非自行处理一切,我们与国家灾难管理局(Nadma)及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密切合作。”

诺希山表示,“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改善情况。当然,我们一定可以做到,但请给我们一些时间研究资源分配。”

诺希山认为,我国的医疗体系正处于临界点,可能无法再容纳更多患者了。(图片来源: The Star)

据《先锋报》7日报道,隔离中心内的本地患者希望槟州政府能够尽早将他们迁移至培训中心,他们已经无法继续容忍和近百名外籍人士在拥挤的隔离中心抢食物、祈祷室以及厕所的生活了。

一名患者表示,“这里的待遇并非我们想象的一般。没有药物,也没有医生进行观察,只是在肮脏的环境中在床上休息,不如在家自行隔离。”

浮罗山背低风险冠病隔离中心的床位过于拥挤。(图片来源:先锋报)

另一名患者也督促当局尽快将本地及外籍确诊者分开隔离,“我觉得真的很失望,我一直以来只是透过电视了解隔离。我以为患者之间会有间隔,但我们像难民般被集中在一起,这和我之前的印象有很大的差距。”

对此,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都阿表示,穆斯林天课培训中心的电线布设及病床隔离设置已陆续完成,本地患者可能在8日就可迁移至该培训中心。

网友分享自己隔离中心的亲身经历

事实上,浮罗山背低风险新冠病毒隔离中心的恶劣环境并非特例。

2020年12月31日,一名网友在推特上标签了卫生总监诺希山,他表示:“请丹斯里监督作为隔离中心的双溪毛糯卫生部训练中心(ILKMM)的状况。那里有近300名患者,却只有6个值班人员。领到的食物都酸了,他们可以叫外卖的时间只有在每日早上10点至中午12点,以及傍晚5点至7点之间。超过特定的时间,值班人员不会受理。”

据《当今大马》,双溪毛糯的卫生部训练中心与双溪毛糯医院紧邻,截至2020年12月28日,全数2700张病床中,已有71%或1918张病床使用中。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随后,网民纷纷在该推文下方分享自己在双溪毛糯卫生部训练中心分享的经历。

部分网民证实了隔离中心的食物经常是臭酸的。一些患者失去味觉和嗅觉,无法判断餐点是否新鲜,所以他们往往会吃下那些坏了的食物。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一名网友分享了外卖员在隔离中心前排队的照片,并表示,“我去那里送食物给姐姐,外面大排长龙。很多患者无法容忍隔离中心提供的餐点,选择自行订购外卖。排队排得脚都快断了。”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一名外送员分享了他们骑着摩托车排队的影片,影片中显示他的前方和后方都有着许多外送员在排队,“我们外送员还需要骑着摩托车排队呢,还没抵达大门就开始排队。”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一名外送员则补充说明,“我们不能拒接订单,一旦拒绝了,评分就会下降,所以我们只好到那里送餐。我们平均每个小时可以接3至4个订单,所以外送员在那里等待时候就吃亏了。最心疼的是,看到和我的父亲年龄相仿的外送员在那里排队。”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单凭网民片面的说词,确实难以证实双溪毛糯卫生部训练中心的真实状况。

1月3日,《当今大马》采访了几位在该训练中心隔离的确诊病患。部分受访者指出,该隔离中心的情况并不理想,酸臭的食物导致多名病患腹泻。病人只好自费订购外卖,而那些无法承担外送费用的患者唯有靠干粮度日。

此外,该隔离中心经常出现医疗照护欠妥的问题。由于卫生部训练中心的病患太多,但医护人员却寥寥无几,病患凡是都需要亲自开口寻求援助,医护人员鲜少主动前来照护。

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不成为前线人员的负担

隔离中心的目的,是为了遏制疫情爆发,透过隔离确诊病患,降低新冠病毒的传染风险。

如今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居高不下,医院和低风险新冠病毒隔离及治疗中心逐渐进入爆满的状态,难免会面临床位、医疗设备不足的窘境。像槟城浮罗山背体育中心和双溪毛糯卫生部训练中心,这样恶劣的隔离状况,可能正在马来西亚各地上演着。

除了呼吁有关当局介入,民众能够做到的,是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以免疫情扩散,进而加重前线人员及医疗系统的负担。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