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疫情的紧急状态,还是政治博弈的紧急状态?

2021年1月12日,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颁布紧急状态,从即日起开始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直至2021年8月1日,以遏制国内新冠肺炎疫情。

民众指责政府对抗疫情的执法力度太弱,但是却一边指责一边到处“趴趴走”,让每一天的新冠确诊患者都破千。

目前,马来西亚的15所对抗新冠病毒的医院当中,吉隆坡中央医院和大马医药中心供冠病患者的加护病房床位使用率已经达到100%,双溪毛糯医院达到83%,所有对抗新冠病毒的非加护病房的病床使用率超过70%,几近饱和。

医疗体系会崩溃吗?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截至2021年1月11日,马来西亚共有28554位病患就医,距离床位饱和只有120个床位的距离。而就在1月10日,英国变种病毒株B.1.1.7感染病患返回大马,让国内疫情雪上加霜。

也许根本不需要一天,马来西亚的医疗系统就崩溃了。

截至2021年1月11日,马来西亚共有28554位病患就医,只剩下120个床位(图片来源:当今大马新闻实验室)

我国联邦宪法在第150(1)条文当中有所规定——当国家元首确定全国或是部分地区的区域安全、经济命脉和公共秩序受到威胁时,又或是国家元首认为未来会发生威胁国家安全的事件时,就可以颁布紧急状态。

当民众指责为何政府不全面落实MCO的时候,却很少想过,若是落实全国MCO,平均每一天马来西亚都需要承受26亿令吉的经济损失。

医疗体系和经济体系好似在较劲,看看究竟是哪一方会先崩溃。

这注定是一场生存和生计的无声博弈。

2021年1月11日,在医院现有床位快要爆满的时候,国家元首终于作出了决定——苏丹阿都拉陛下颁布诏令,宣布马来西亚即日起进入紧急状态至8月1日。

在紧急状态期间,政府将成立一个由内阁成员、反对党和卫生领域专业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随时向国家元首汇报疫情进展,以决定是否提早结束紧急状态。

假防疫,真保权?

首相慕尤丁强调,本次紧急状态不是“军事统治”,政府各部门将会继续运作,将确保人民的日常生活不受影响。

在本次的紧急状态下,国防卫队将赋予权力执行公共卫生指责、军队可逮捕非法入境者、政府有权征用私人医院以治疗冠病病患。这一切似乎都很合理。

但是,最令人诟病的是——国会将遭到冻结,在紧急状态期间内也禁止举行大选。

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大马人民相较于欧美人民而言更愿意服从政府的指令,因此政府有足够的权力来控制冠病,不需要落实紧急状态,因为落实紧急状态对人民的生活影响不大,影响的反而是只是国会以及一些政治活动。

去年10月,敦马哈迪就曾发言指出,紧急状态是现任首相慕尤丁保权的政治伎俩。

许多网民认为,处于紧急状态的是首相慕尤丁的相位,不是马来西亚的疫情,甚至有社运组织暗讽紧急状态是“宫保鸡丁”。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也认为,国盟颁布的紧急状态非为公共利益,反而是为了拯救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不失去权力,这是最危险的先例。

我国进入紧急状态后,国会将停摆,行政却被赋予权力,这是滥用权力,同时剥夺了立法者对政治制衡的权力,若不小心,马来西亚将成为专制国家。

——倪可敏

网民认为紧急状态是首相的政治策略(图片来源:面子书网民留言)
社运组织暗讽紧急状态是“宫保鸡丁”。(图片来源:某社运组织面子书截图)

在是否落实紧急状态的辩论当中,其核心问题是大选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举行。若是履行民主义务的代价是经济和医疗体系的崩溃,那么政府履行民主义务是否仍是现阶段的首要任务呢?

倘若不落实紧急状态,那么马来西亚是否真的有能力在新冠疫情期间举行大选同样令人感到忧心。事实上,疫情期间的马来西亚也曾经历过数次补选,证明了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的确并非不可能。

民主义务还是全民防疫

世界多国在疫情期间选举,就2020年而言,4月有韩国、5月有东非国布隆迪、6月有冰岛和蒙古、7月有新加坡、波兰、克罗地亚和多尼米加共和国、10月有纽西兰以及12月有美国总统大选。

但是他国选举和防疫成功融合的经历,并不能保证马来西亚也能够如此顺利地进行全国大选。就在去年10月,在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下,沙巴州新冠病毒仍然因为州选而不受控,患者人数暴增。

根据国盟政府的宣布,当局估计,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的费用约12亿令吉,比2018年大选多出7亿令吉。

马来西亚政府在经济萎靡的情况下是否有能力支出这一笔经费,国民是否有足够的防疫理念在严格遵守SOP的情况下进行投票,是未知数。

就连认为国家不应该进入紧急状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也认为,不应该在变数无法受控的情况下举行大选,否则将会有50%的公民染疫。

虽然敦马哈迪质疑紧急状态的必要性,但是赞同现在的确不适合举行大选(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但是频频向首相慕尤丁施压的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却不认同,他认为任何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大选的重要性,既然民众可以每天排队购物消费,那么仅仅一天的投票日,自然也可以排队投票。

但是安努亚阿末玛斯兰,认为他这是在偷换概念。这一位亲国盟的前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收集至少41位大学讲师声明,驳斥阿末玛斯兰的说法。他指出,这些有着博士学位的大学讲师如同刨椰工人一般,同样不认同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而且大选和购物消费显然不同。

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说任何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必须举行大选(图片来源:诗华日报)

土著团结党批评某些人,即便人民受苦,它们却不适时地继续玩弄政治游戏,挑起种种的猜疑。

就连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干尼受访时表示,国内疫情令人担心,希望第15届全国大选不会在近期内举行。他认为选委会无法控制疫情扩散,即使落实各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但依然难以确保所有人在竞选期间保持社交距离。

再加上,马来西亚也没有如同其他国家一样,有着成熟的邮寄选票系统。第14届大选当中,有许多选民没有收到邮寄的选票,侧面揭示了马来西亚邮寄选票系统的缺陷。

第14届大选当中有许多选民没有收到邮寄的选票(图片来源:东方日报)

选委会副主席阿兹米沙隆在先前沙巴州州选的时候坦言,虽然有数个单位要求选委会允许在砂拉越及西马半岛工作的沙巴子民进行邮寄投票,但是基于现有的系统无法容纳大量邮寄选民,因此,选委会无法为沙巴州选区以外的选民提供邮寄投票的便利。

那么显然,要在全国大选如此大范围的投票中落实邮寄选票,在短期内无疑是困难重重的。

再加上,近期由于受到东北季风和拉尼拉现象的影响,柔佛、彭亨等地区水灾严重,如何在遵守SOP的情况下展开救援行动,已经令政府焦头烂额、分身乏术。在水灾、疫情和经济萎靡的三方夹击下,若是这个时候举行大选,如何确保投票率正确反映民意,同样是政府将面对的问题。

那么在疫情之下,民主是否就应该让位?

达祖丁在社论《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大选》中指出,大选仍需举行,但是传统的竞选模式需要改变。

若是现阶段不适合举行大选,那么除了落实紧急状态之外,政府与选举委员会更应该做的是分析和评估,改变选举的模式,而不是让取消大选成为民主死亡和政治夺权的证明。

如果我能按一按按钮就开除222名国会议员,我会立刻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但是没有这种按钮,所以我们只能举行大选。……我们不需要卫生总监、政治人物、首相或是其他任何人来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应该或不应该举行大选。

——达祖丁《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大选》

马来西亚在疫情肆虐的时候发生水灾(图片来源:AP Photo/Andy Wong)

无论首相慕尤丁让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出发点是什么,能够肯定的是,没有任何一个马来西亚公民和政客希望国内的疫情肆虐,医疗和经济领域全面崩溃。

也许,这个时候,抛开政治成见,一同防疫,才是马来西亚人的首要责任。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张溧玹

《访问》实习生,北漂学子,但是最爱的还是马来西亚的风土人情;一直努力往有态度、有温度的新闻人方向前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