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MC的推特帐号是跟民众买的,还是被骇了?
网热| January 14, 2021mcmc 推特 账号交易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 
分享:

2021年1月12日,首相慕尤丁宣布马来西亚进入紧急状态,引发网友议论纷纷。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随即在推特上发文告,提醒网友们在遣词用字上保持礼貌。

MCMC表示正在密切监视社交媒体,以确保没有用户发布冒犯王室、宗教和种族(3R)的诽谤性言论及错误内容。

此外,在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下,任何人发表虚假、下流或冒犯言论,一旦罪成,将被罚款5万令吉、或监禁1年或两者兼施。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然而,12日晚间,推特用户挖掘出MCMC账户在2013至2014年期间的旧推文,而这些推文恰好与MCMC所呼吁的“礼貌”相反,充斥着大量粗俗且不当的言论。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网民的回应

随着网友的“新发现”,不少网友前往挖掘MCMC的旧推文,对其进行了一番吐槽。很快地,MCMC将其推特账号设置为私有,这样只有原本的关注者可以看到他们原先的发文。

部分网友们认为MCMC将账号私有化的行为十分有趣,“MCMC将账号设为私有化,是为了删除旧推文吧。”、“MCMC被霸凌到只能将账号私有化的程度哈哈。”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不过,一些网友已事先截图了MCMC的旧推文,并将上载到社交平台。

网友从过去的推文中挖掘出了一段关于Ikhmal、Nazrul和Tyha三人的三角恋故事。旧推文提到,“已经忍了这个坏女人很久了。竟然还要打扰我和Ikmal的游戏接力,是有什么毛病啊?”

另一则推文则表示,“和Tyha保持甜蜜。”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2013年10月期间,MCMC的旧推文都是专注于向Tyha表示爱意,甚至在该月30日表示当天是他和Tyha在一起的第三个月。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在另一张网友重新上传的对话截图中,Tyha向Nazrul(MCMC账号)询问,“你呢,你最喜欢哪个?”

MCMC账号则标记了Tyha,并表示“我只喜欢你。”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网友们对于这段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的三角恋格外热衷,不少人标记MCMC的推特账号想要知道更多细节。有网友表示,“MCMC最后有没有和Tyha在一起?他已陷入了爱情。”

也有网友则呼唤Tyha出来分享她的故事。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然而,还没有等到Tyha的出现,一名自称是MCMC账号的原持有者Nazrul(纳兹鲁)的推特用户表示,“Tyha已成了我的前女友,但我们还是正常朋友。”

“Ikhmal是我现在使用的这个账号的第一个主人,我向他购买了这个账号。而MCMC的账号是在我中三、中四时卖出去。我不是很确定,我是卖给了另一个推特用户。”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随后,《马来邮报》采访了据称为MCMC账号原主人的纳兹鲁。他表示当时该账号有大约5万名粉丝,所以有人提出向他购买账号的要求,而该名买家相信是MCMC的现任或前任职员。

他以1300令吉的价格将自己的账号卖给了另一位推特用户,“当时我只有15、16岁。作为一个中学生,我当然想感受一下有钱的感觉。”

纳兹鲁表示,他通过网上银行收到款项后,便将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转移了。 不过,由于纳兹鲁并没有保持任何交易记录,因此《马来邮报》无法核实这项账户交易行为。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纳兹鲁并不知道自己的账号后来会变成MCMC的官方账号,所以在进行账户交易前,他并没有刻意删除自己的旧推文。他解释道,那些有种族主义、恐吓、粗口、色情、失恋心情的推文,反映了他当时的世界观。

“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肯定会有些胡言乱语、恶心的推文,但我现在很后悔说出那些话。”

他表示,自己可以接受网友取笑他的旧推文,“但只要不涉及我的前任,或者我的照片就可以了。”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纳兹鲁也推特上解释道,过去自己非常喜欢饶舌音乐、嘻哈音乐以及R&B,那些粗俗的推文多为歌词。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是被骇还是购买?

随着网络上爆出MCMC购买推特账号的说法后,MCMC迅速在脸书专页上发文告表示,“我们的官方推特账户@SKMM_MCMC,遭到不负责任分子的入侵。”

“为此,@SKMM_MCMC账户已暂时关闭。”

该文告呼吁公众不要受那些可疑、具冒犯性和诽谤性的推文影响,“那些贴文都不是通讯委员会发出的。”

(图片来源:截自MCMC脸书专页)

由于那些推文的发布时间为2014年,推特并不允许用户改变推文的日期,因此网民并不接受MCMC被骇的说法。有网友表示,“所以MCMC的回应是,那个账号被骇了。那些来自2013年和2014年的推文,是被骇了。”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直接对我们说谎,仿佛我们不了解真正的故事。直接告诉我们是你们买了那个账号,事实就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一名用户则表示,“来人快向MCMC投诉说MCMC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虚假声明。没人‘入侵’,只是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购买了一个获得认证的账号。”

该推文也指出,帐户交易违反了推特的条款和条件,因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和推特需要对MCMC采取行动。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玩笑归玩笑,MCMC怎么会被这样的事情绊倒?”

一名推特用户表示,“他们是我们多媒体通讯的首席监管者。购买一个愤怒的15岁孩子的推特账号,却不擦拭那些愤怒的情绪,说明了他们缺乏社交媒体素养。”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有网友指出,这场MCMC闹剧只会加剧公务员懒惰、时常走“捷径”以及做事不谨慎的刻板印象。

“如果有诚信,MCMC就应该自己创建行号,自然地获得粉丝。因为它们是政府部门,人们始终会追踪它们的。”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事实上,《访问》也从网民上传的截图发现了不少纳兹鲁留下的痕迹。

例如,MCMC推特账号在14年的旧推文中提及了纳兹鲁的微信账号。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在纳兹鲁和朋友的对话中,虽然显示的是MCMC的头像和名字,但当时朋友标记的仍然是纳兹鲁的名字。

如果MCMC推特账号上的推文是被骇的结果,那么这些对话内容又为何存在?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1月13日,通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发文告表示,他严正看待马来西亚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官方推特账号,涉及2014年不当推文的问题。

“我已指示通讯与多媒体部的首席秘书从各方面进行彻底调查,包括有关推特账号的操作程序。”

文告中提到,如果存在着错误行为,该部门将对相关责任人采取严厉的行动,不管他们是否还在MCMC任职。

“我们通讯及多媒体部门不会妥协,会以透明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如果被证实购买账号,MCMC是不是在散播假新闻?

身为政府机构,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拥有广泛的权力。在疫情爆发期间,MCMC多次呼吁人们不要散播假消息和假新闻,并援引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逮捕多名传播假消息的网友。

从别人手中购买账号,并且没有清除旧推文,是违反推特条款且不专业的行为。MCMC坚称它们是被骇了,并非收购了他人的账号。如果MCMC被骇的发言被证明是捏造的,那么散播错误信息的MCMC是否也会承担同样的后果?倘若MCMC确实从别人手中购买账号,那么当局是否采用正当透明的政府采购流程去进行?

这一切,只有MCMC可以解答。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