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到Baju Kurung回归的荷兰籍设计师惨遭批评
网热| January 20, 2021baju kurung 文化挪用 马来套装 马来文化 马来西亚人 
分享:

近日,在马来西亚创建品牌的荷兰籍时装设计师莉塞特(Lisette Scheers)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我的梦想是看到马来套装(Baju Kurung)回归,看到马来人重新穿上漂亮的服装。我希望马来西亚人民能够为自己的传统感到骄傲。”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莉塞特的言论,并没有获得网民的认可。部分网民认为,她的说法完全不准确,也有人认为她是文化挪用,甚至脱离了现实。

莉塞特和大马文化之间的联结

原籍荷兰的莉塞特今年51岁,生于新加坡,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大。两岁时,她的父亲被调职到马来西亚。

在《南华早报》的采访中,莉塞特回忆起70年代的吉隆坡时,形容这座城市“超级小,比起首都,更像是一个大甘榜”。她表示,那时候的吉隆坡“没有商场”,“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也非常安全”。

莉塞特分享了自己在吉隆坡成长的经历,“那是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我的父亲每天五点下班就去打马球。那个年代,一切就是不一样。已经无法再追求那种生活方式。”

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他们搬到了香港,随后又回到了荷兰。几年后,他们重新搬回马来西亚,莉塞特在吉隆坡的一所国际学校继续升学,甚至作为足球选手代表雪兰莪州出赛。

莉塞特(右)在足球比赛前与雪兰莪州队友聊天。(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我特别喜欢唐人街,那里的书法和娘惹瓷器。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前世大概是个华裔公主。那时候的东海岸只是木屋,每个人都穿着奇幻的装扮。马六甲这座城市令人惊艳。一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莉塞特到比利时留学,再回到荷兰定居,“就像马来西亚华人相信一个神话般的祖国一样,我把荷兰理想化了。” 她非常享受当地的工作效率,但她认为荷兰并不像人们所形容般自由。

“我想我是想家了,想马来西亚。2003年我的女儿出生后,我和当时的丈夫决定回国。我想让她经历我所经历的,看我所看到的。”

成年后的莉塞特回到了吉隆坡,发现马来西亚正在“迅速地商业化”,“一切都只是为了赚快钱,没有自豪感,没有质量”。

“我对本地文化一直很有感情,从旧纱笼(sarongs)到钻石皮(intan)首饰一切都很喜欢,于是一个朋友建议我创立一个品牌。Nala Design诞生于2008年。”

莉塞特即将在槟城设立第二家店面,她的女儿也在当地的一所华文学校接受教育。(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莉塞特表示,比起一些具有东南亚风情的产品,外国更喜欢的是一些“陈词滥调”的东西,例如佛像T恤。“真正喜欢我的作品的是本地人,他们对自己的文化有着一种真正的自豪感,也对变化速度感到担忧。”

“我确实希望教育人们开始尊重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在马来西亚重新创造一个美丽和有质量的趋势;这不是所有关于掠夺这个国家和利用任何你能拿的东西。所以我非常愿意合作,我会祝贺所有的竞争对手。我所做的一切都具有教育作用。”

莉塞特希望能够看到马来套装的回归,看到马来人重新穿上漂亮的服装,马来西亚人民能够为自己的传统感到骄傲,“在这个充满美丽的布料和色彩的国家长大,我正为确保这一切不会消失而奋斗着(crusade)。”

这篇专题报道发布时,标题为《对吉隆坡的商业化感到震惊,于是一名设计师开始设计颂扬马来西亚传统的产品》。后来,报道的标题被修改为《马来西亚文化如何启发一名荷兰设计师》。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网民的反应

莉塞特的言论迅速受到马来西亚网民的谴责,他们认为这位荷兰设计师脱离现实,她的发言并没有反映出真实的马来西亚。

一名网民表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生活多年,你至少会发现一个每天都穿着马来套装的马来人吧?喂?校服?工作服?婚礼?开斋节? 卖鱼饼的阿姨?全部都是穿着马来套装。”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什么?我们一直穿着马来套装去办公室和活动。她想让马来套装回归到哪里去?跑步活动?”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外一名网友则表示,“莉塞特需要停止和外国人混在一起,应该和真正的马来西亚人交流。人们什么时候不再穿马来套装了?马来亚银行的姐姐们每天都穿啊?”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莉塞特在采访中表达自己维护本土文化的想法时,使用了“crusade”这个单词,这个词语也代表着十字军东征,因此引起网民更大的反弹。

部分网民并不接受莉塞特是在捍卫本地文化的说法,认为她的品牌挪用了本地文化。一名网友发文表示,“在很大程度上的文化挪用?在经济衰退和政治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白人女性在已经拥挤的有色人种市场中占据了(很多)空间。”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有网友指出,“关于她为拯救我们和我们的衣着品味所做的努力。没有人需要被拯救,至少不是被利用我们的文化,并将用过高的价格其卖回给我们的人所拯救。”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另一名网友则表示,“一个高高在上的白人‘救世主’极度恶心且自以为是的观点。读到这里,我的娘惹血统都要沸腾了。”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莉塞特品牌高昂的价格也引起网民的讨论,他们认为莉塞特只是利用本地文化来赚钱,“想看到马来人再次穿上马来套装,但你的产品根本不是为大众生产的。只有你那群朋友才买得起。所以,嘘。”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顺便说一下,我被这件事激怒了,因为这个女人有胆量告诉马来西亚人,我们应该回到‘更多的甘榜’美学,减少商业化,而她的卡夫坦(kaftan)一件就要500马币一个。你可以得到传统登嘉楼蜡染卡夫坦,只需不到100令吉!”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此外,网民对莉塞特在采访中所说的“马来西亚人民能够为自己的传统感到骄傲”这句话感到不满。网民表示,“ 这句话清晰描绘出你对马来西亚人的了解有多么的少。我们一直以来都以我们的文化为荣。如果你有在注意,你就会知道。”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也有网友说,“我们马来西亚人一直为我们的传统和历史感到骄傲,我们把我们的食物、文化和衣服推广到全世界,但这个外人却设计出价格过高的产品,还敢说我们没有自豪感?滚出去,带着你的生意一起走吧!”

(图片来源:截自推特)

不少网民也上传了自己身穿马来套装的照片,强调马来套装一直存在于大马人的日常生活中。

国家元首后东姑阿兹莎也发文表示,“我每天都穿着马来套装,Baju Kurung Johor。我为我手工制作的Baju Kurung Teluk Belanga感到骄傲。是的,我完全同意。是的,我完全同意,要以传统为荣。”

(图片来源:截自Instagram)

莉塞特的道歉文

面对一系列的指控,莉塞特选择在Nala Designs的Instagram上发表声明,称这一切是”误会“,”我要为这个误会和给人的错误的印象道歉。“

“我一直把马来西亚视为我的家,我对这个国家的爱是独一无二的。马来西亚对我来说,是灵感的源泉,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人民,而我每天都在学习。”

部分网民认为莉塞特的道歉文似乎过于简单,将一切轻描淡写说成误会。

(图片来源:截自Instagram)

对于马来西亚人而言,马来套装是我们极为熟悉的服装;对于莉塞特来说,身穿马来套装的马来西亚人也是她成长过程中常见的风景。

无论莉塞特是真心想要捍卫本地文化,抑或是挪用文化为自己牟利。无可否认的是,马来套装一直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之中。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