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迪拜公主拉蒂法:“我是一个人质,我没有自由”
网热| February 20, 2021#freelatifa 拉蒂法 萨曼莎公主 迪拜公主 
分享:

童话故事中,有着被巨龙囚禁的公主;现实生活里,也有着惨遭父亲软禁的迪拜公主拉蒂法(Sheikha Latifa)。

自2018年逃亡未果,拉蒂法已有一阵子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拉蒂法的友人表示,他们一直与拉蒂法暗中保持联系,但已经有一段时间无法与拉蒂法联系,非常担心她的状况。

日前,英国广播公司BBC公开拉蒂法在迪拜被软禁期间录制的影片。拉蒂法描述了她试图逃离迪拜的经过以及被软禁的情况:单独囚禁,窗户紧闭,不见天日。

为什么拉蒂法要逃离迪拜?

或许这一切得从拉蒂法的姐姐萨曼莎(Sheikha Shamsa)公主开始说起。

2000年,19岁的萨曼莎试图趁着前往英国的庄园度假时逃跑。她的父亲,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兼迪拜统治者阿勒马克图姆(Sheikha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自行展开了搜索,却没有通知警方。一个多月后,阿勒马克图姆的手下在剑桥追踪到她。

英国法庭文件详细地追溯了萨曼莎失踪的过程,描述了2000年8月武装人员如何在剑桥寻获她,将她送回位于纽马基特的庄园,把她送上前往法国的直升机,然后再乘坐私人飞机飞回迪拜。

在给她的律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萨曼莎表示,“我是被我父亲捉到的,他派了四个阿拉伯人来捉我,他们拿着枪威胁我。” 信中提到,这些人给她注射了两支针剂和少量药物。当她回到迪拜后,她被单独监禁。

这21年里,萨曼莎从未出现在公共场合,因此她的近况根本无人知晓。

自2000年逃亡未果后,萨曼莎公主也未曾再公开露面。(图片来源:卫报)

拉蒂法在2018年的影片中提起了萨曼莎,她说萨曼莎是众多兄弟姐妹中唯一和她关系密切的人。自从萨曼莎试图逃脱无果后,她就被人下了药,整个人变得格外温顺。萨曼莎的经历,让拉蒂法感到害怕。

2002年,当时16岁的拉蒂法首次尝试逃出阿联酋,她想逃到外国找律师救出萨曼莎,“最坏的情况,他们捉到我后会将我和萨曼莎关在一起。至少我可以见到她,我会很开心,也有人陪伴着她。这样,她就不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不会伤害自己。”

她试图越过阿联酋和阿曼的边境,但被抓获并带回迪拜,在那里被关了三年零四个月。拉蒂法经常被从床上拉下来殴打,被剥夺医疗服务,直到最后几个月,甚至连牙刷都没有。

即使在19岁被获释,拉蒂法的生活依然受到约束。她只能培养爱好和接触运动,无法学医。她没有护照,无法驾驶,也不能旅行。所以她经常要求朋友们为她描述每一次旅行,就像她和他们一起旅行一样。她也无法访问任何非公共场合,包括朋友家。

高空跳伞是拉蒂法少数的爱好之一。图片来源:USA TODAY)

她一直幻想着拥有着自己的生活,她想成立一支阿联酋跳伞队,希望父亲能让她去参加国际比赛。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她对健康和排毒充满了热情,她计划欧洲投资一个瑜伽和果汁中心。

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她已经悄悄计划偷走好几年了。

她首先联系了许贝德(Hervé Jaubert),他的网站将他描述为前法国情报官员,“不是普通人”,他曾经通过装扮成女人,成功地乘坐小橡皮艇逃离迪拜。随后,她找上巴西武术教练亚希艾宁(Tiina Jauhiainen)。当时,他们练习潜水,练习水下摩托车游到阿曼。

希艾宁表示,拉蒂法希望可以帮助其他陷入类似状况的妇女,她想把萨曼莎救出来。如果有必要,她觉得自己可以成为跳伞教练。

“只要我可以拥有自由,我准备好煎汉堡或做任何工作,”拉蒂法告诉希艾宁。

拉蒂法与希艾宁一起计划逃出迪拜。(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在他们离开的前几天,拉蒂法趁着到商场逛街时,悄悄溜到希艾宁的公寓录制影片。她说,“我对未来充满正面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一次冒险的开始。这是我找回我的生活、我的自由、自由选择的开始”。

拉蒂法录制了一段记录她生活和计划的影片。她将其称为“以防万一 ”的影片,并将其发送给一群值得信赖的人,指示他们在逃跑失败后将其公布。影片详细介绍了她在迪拜受到的限制、她的第一次试图逃跑以及她离开迪拜并申请庇护的计划。

影片中,拉蒂法表示,“如果你正在看这段影片,这不是一件好事。要么我死了,要么我的处境非常、非常、非常糟糕。”

拉蒂法的逃亡路线。(图片来源:BBC新闻)

2018年2月24日,逃亡的那个早上,拉蒂法像往常一样,到一家餐馆与希艾宁一起吃早餐。他们搭乘希艾宁的车前往阿曼,先是乘坐充气筏子,然后是水上摩托艇,来到许贝德的游艇上。他们计划前往印度,拉蒂法希望从那里飞往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3月4日晚上,拉蒂法和希艾宁正在甲板下准备睡觉,突然听到巨大声响。她们把自己锁在浴室里,但烟雾弹使她们难以呼吸,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到甲板上。

拉蒂法被带走前发给律师的最后一封Whatsapp信息。(图片来源:USA TODAY)

甲板上,希艾宁确认为印度人和阿联酋人的武装人员将许贝德、希艾宁和菲律宾船员都推倒在地,将他们绑起来殴打。希艾宁看见拉蒂法躺在地上,虽然被绑起来,但还在踢打、尖叫说着她想在印度得到政治庇护。

不久后,一个说着阿拉伯语的男子上了船,明确地表示,他是来接回公主的。

拉蒂法哭着说,“就在这里杀了我吧,不要把我带回去。”

然后,她就被带走了。

2018年3月11日,人权组织“扣留在迪拜”(Detained in Dubai )公开了拉蒂法的影片,希艾宁开始向全世界讲述拉蒂法的故事。

直到12月,英国广播公司BBC一部讲述拉蒂法逃跑未果的纪录片发布的前一天,迪拜政府发表声明,拉蒂法和她的姐姐萨曼莎受到家人的“爱戴和珍惜”,拉蒂法在迪拜很安全,正在“私下和平地”和家人一起庆祝她33岁的生日。该声明也称许贝德为“已被定罪的罪犯”,指他绑架拉蒂法以索取1亿美元的赎金。

同一年的圣诞节前夕,阿联酋外交部公开了拉蒂法失踪后的第一张公开照片。照片中,她与爱尔兰前总统、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Mary Robinson)坐在一起。

几天后,玛丽·罗宾逊出现在英国广播公司的《今日节目》中,她表示自己是受阿勒马克图姆其中一个妻子约旦哈亚公主的要求去看望拉蒂法的。她将拉蒂法描述为一个正在接受心理治疗,有“严重病症”的“问题年轻女性”。

为了证明拉蒂法一切正常,迪拜政府发布了拉蒂法和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的照片。(图片来源:CNN)

不少人对拉蒂法患有精神疾病的说法提出质疑,除了她可能因为监禁或被注射药物而产生的任何疾病。她的朋友也对拉蒂法在照片中略显迷茫,眼神无法注视着镜头的模样感到担忧。

随着负面评语越来越多,罗宾逊发表声明表示,她是“本着诚意并尽我所能”地作出评估,并补充说明,公主的“脆弱是显而易见的”。

拉蒂法试图与外界联络

2019年初的一天,希艾宁在芬兰探亲时,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消息。

首先,她必须回答安全问题。几年前,希艾宁曾教过拉蒂法卡波耶拉(一种巴西武术),那个陌生人想知道拉蒂法的卡波耶拉绰号。

回答了正确答案后,希艾宁直接与拉蒂法取得电话联系,“当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时,我就哭了。我忍不住了。那是非常非常激动的。”

拉蒂法开始录制影片信息,描述她被软禁的情况:“我在厕所里录制这段影片,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锁门的房间。我是一个人质,我没有自由。我被奴役在这个监狱里,我无法掌控我的人生。”

拉蒂法在这三年内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阳光,“我在一栋别墅里,这栋别墅已经被改造成了监狱,所有的窗户都被铁栏杆封住。屋外有五个警察,屋内有两个女警。我根本无法外出呼吸新鲜空气。”

尽管冒着被发现秘密电话的风险,拉蒂法还是冷静地、有条不紊地记录自己的状况,“我每天都在担心自己的安全和性命,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种情况下存活。警察威胁我,我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再也见不到太阳了。所以我在这里并不安全。”

“对我而言这很简单,就是我自由还是不自由?所以,好吧,全世界都会知道我并不自由,任何关心我的人都会知道我不自由,我不会附和他们的政治宣传。”

许贝德(右)在伦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正在帮助拉蒂法逃跑,但拉蒂法的父亲却指控许贝德绑架了她。(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拉蒂法回忆起自己逃亡未果,从游艇被带走的时候,“我当时正在反抗,这个家伙拿着一个小袋子走了过来,他拿出针头往我的手臂注射。”

随后,她被转移到一艘印度军舰上,“我对他们重复说着,‘我叫拉蒂法·阿勒马克图姆’,‘我不想去迪拜,我想得到庇护’,‘我是在国际海域,你们应该放过我’。”

不过,她的恳求并没有获得任何回应,一名阿联酋突击队员用手铐将她铐住。

“他捉住我,把我举起了踢打。他比我高大得多,所以我看见他的袖子卷起,胳膊暴露在外面。我只有一个机会,尽力地咬住,然后摇头。他便放声尖叫。”

挣扎的过程中,拉蒂法陷入了昏迷,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回到了迪拜。

“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真的很难过。我觉得我那么多年来为了获得自由所付出的努力都没有了。从那以后,我一直在这里,一个人,就这么单独禁锢着。没有医疗服务,没有审判,没有指控,什么都没有。”

拉蒂法并不清楚与她一起用餐的罗宾逊是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某一天,继母哈亚公主邀请拉蒂法一起吃午餐,“她对我说,这就像一个测试,看看你在监狱里呆了这么久,在人们面前会有什么反应。如果你表现好、反应好,几天后你就能够出来了。”

拉蒂法不知道的是,这是哈亚公主精心设计的谎言。为了向外界证明拉蒂法一切正常,哈亚公主邀请朋友,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前来拜访,并谎称拉蒂法有躁郁症,容易遭人利用。

在午餐时,他们讨论了环境课题、跳伞和罗宾逊即将出版的书。拉蒂法并不知道罗宾逊是前联合国人权专员,“我们完全没有讨论过我。我们完全没有讨论我的个案。”

罗宾逊没有提起影片和拉蒂法试图逃亡的事情,也没有要求与拉蒂法单独见面。罗宾逊表示,自己是被好朋友哈亚公主误导,误以为拉蒂法是个躁郁症患者,“我不知道如何对待一个患有躁郁症的人。我真的不想在一顿美味的午餐中与她对话后,增加她的创伤。”

午餐后,拉蒂法重新被带回她的监狱别墅,“这一切都是个圈套,就像她们欺骗了我一样。”

迪拜酋长阿勒马克图姆与其中一位妻子约旦哈亚公主。(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不久后,事情开始出现了不寻常的发展。

罗宾逊接到哈亚公主的电话,哈亚表示,“玛丽,我在伦敦。我刚带着我的两个孩子来到伦敦。我们只有身上穿着的衣服,因为我很害怕。我们错了,我发现了很多东西。”

后来,哈亚透露,阿勒马克图姆对她关心拉蒂法一事感到不满,对她的敌意逐渐增强。尽管她的丈夫保证拉蒂法“情绪不稳定,患有躁郁症”,但哈亚开始对这项说法感到怀疑。她请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家庭医生对拉蒂法进行评估,该医生“明确地告诉她,拉蒂法并没有任何问题”。哈亚持续向丈夫询问拉蒂法的情况,得到的回应是:不要再干涉了。

到了2019年4月,她认为自己在迪拜并不安全。深受她信任的工作人员被解雇;她在王宫的办公桌消失了;迪拜酋长的工作人员调查她的个人财务状况。在没有告诉她的情况下,阿勒马克图姆于2019年2月,在她的父亲过世20周年之际,申请了伊斯兰离婚。匿名纸条出现在她的卧室里,警告她:“我们将带走你的儿子,你的女儿是我们的,你的人生已经结束了。”此外,哈亚曾两度在床上发现了枪支,枪口对着房门,保险栓脱落。4月15日,她逃往英国。

同年5月,迪拜酋长开始向英国高等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将孩子们送回迪拜。

约旦的哈雅公主(左)认为自己在迪拜并不安全。(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不过,英国高等法院在2020年3月发布一项事实调查判决书,认定在权衡各种可能性后,阿勒马克图姆应对绑架萨曼莎和拉蒂法并强迫她们返回迪拜的行动负责。法官裁定,阿勒马克图姆对哈亚进行了威胁,他并没有对法庭开诚布公。

法官写道:“酋长对待他的女儿们的方式是‘非常严重的’,‘很可能涉及到违反刑法和人权规范的调查结果’。”

然而,这项判决并没有为被监禁在迪拜的拉蒂法带来任何变化。

拉蒂法只能透过手机与她的朋友、在英国的母系表哥马克斯以及”释放拉蒂法“的联合创办人海伊(David Haigh)保持联络。从原本简单扼要的影片记录证明她的处境,慢慢演变成冗长的文字对话。

但某一天,他们再也无法与拉蒂法获得联系。

朋友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无法与拉蒂法联系,非常担心她的状况。(图片来源:截自BBC新闻)

起初,希艾宁以为可能是拉蒂法的手机出现了问题。后来她才明白,拉蒂法可能没有办法出现了。经过一番思考,他们决定公开拉蒂法的影片,希望能够帮助向迪拜酋长施压,让他释放拉蒂法。

希艾宁表示,”我们非常担心她的安危。我们假设她是带着手机被捉的,那么她现在的情况可能会更糟。“

迪拜王室的回应

随着拉蒂法秘密录制的影片曝光后,阿联酋驻伦敦大使馆发出的家属声明表示,“针对那些关于拉蒂法公主的媒体报道,我们要感谢那些对她的健康状况表示关注的人,尽管这些报道并没有反映实际情况。”

迪拜王室表示,拉蒂法公主“正在家中接受照顾”,并且“她的家人和医疗专业人士支援着她”。

“她持续改善,我们希望她能在适当的时候回归公众生活。”

然而,该家属声明中,并没有公布任何可以证明拉蒂法依然活着的影片或照片,大使馆也没有提供任何有关拉蒂法状况的细节。

拉蒂法目前的状况依然无从得知。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