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疫情肆虐,部长却请假55天飞往纽西兰与家人团聚?

2021年3月1日,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誓成为首相的一周年,也是国盟执政一周年纪念。

但即使执政了一年,民众始终对部分部长感到陌生,联邦直辖区副部长拿督斯里山塔拉(Edmund Santhara)正是其中一位鲜为人知的部长。

山塔拉在12月23日飞往纽西兰与家人团聚,至今仍逗留在当地。(图片来源:截至推特)

砂拉越报告》于2月27日揭露,山塔拉自去年圣诞节飞往纽西兰与家人团聚后就一直逗留在当地。面对这一系列的指控,山塔拉在3月1日发文告解释,他是按照程序向移民局申请出国,同时获得首相批准55天的假期。

究竟山塔拉是谁,而他在疫情期间飞往纽西兰与家人团聚又是怎么一回事?

谁是山塔拉?

联邦直辖区副部长兼昔加末国会议山塔拉过去在接受《星报》的采访时表示,自己从小在父母工作的橡胶园里长大,“我曾经因为上学迟到而挨过鞭子。那是纯粹的苦难、日复一日的生活。教育是我(离开橡胶园)的唯一出路。” 

因此,山塔拉致力于提高马来西亚的教育水平。他是Masterskill教育集团的创办人,该集团是国内非政府护理及专职医疗科学教育的首要提供者。

据独立财经媒体《Kinibiz》,山塔拉和妻子在2013年大量卖出Masterskill集团的股份,他也辞去Masterskill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员一职。随后,山塔拉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中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席,但他仅获得999张选票。

山塔拉在2013年首度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最终以999张选票落败。(图片来源: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官方网站)

2017年,山塔拉再度辞去Masterskill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员的职位。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以希盟候选人的身份在柔佛昔加末选区竞选,并战胜了坚守该席位长达14年的国阵候选人。在喜来登政变中,山塔拉成了其中一位从公正党跳槽至土著团结党的国会议员。

东方日报》指出,根据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MACC)资产申报网站,山塔拉是最富有的国会议员。他和他的妻子共拥有1亿3211万5000令吉的资产,而两人月收入达4万5000令吉。

疫情期间飞往纽西兰与家人团聚?

2月27日,《砂拉越报告》指出,山塔拉透过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的牵线下,在圣诞节前夕飞往纽西兰,至今没有回国,“山塔拉的另一项公务是国会议员,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辩解说,由于国会因新冠肺炎引发的紧急状况而停摆,他已经无法履行这个职责了。”

该报道指出,山塔拉的家人拥有纽西兰的永久居留权,他的孩子们也在奥克兰上学。因此,他在12月23日飞往纽西兰与家人相聚,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山塔拉的团队代替远在纽西兰的山塔拉处理选区事务。(图片来源:砂拉越报告)

此外,山塔拉的选区在今年1月遭受了洪水的袭击,但他始终没有出现,一切的赈灾发放都是交由他的团队处理。甚至国家元首配合联邦直辖区日册封有功人士时,当时在纽西兰的山塔拉也无法到场。

大马版的克鲁兹: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父亲

今年2月,美国德州遭遇百年来最严重的暴风雪,极端天气导致德州大部分地区陷入停水停电的困境。然而,德州参议院克鲁兹(Ted Cruz)不关心灾情,反而带着家人前往墨西哥渡假圣地坎昆。事后,克鲁兹的解释是,他只是想当个好爸爸。

无独有偶,在纽西兰享受天伦之乐的山塔拉在脸书发文告解释,他出国是为了探望他的孩子们,特别是正在修读法律系的孩子。“作为一名负责任的父亲,我需要趁着假期探望将近一年没见面的9岁孩子。同时,我需要探望面对健康问题的妻子。此外,我之前忙于副部长和国会议员的公务,错过了9岁孩子的圣餐礼。”

山塔拉透过透过联邦直辖区部长致函首相慕尤丁申请55天的假期。(图片来源:山塔拉脸书专页)

山塔拉表示,他在去年12月3日透过联邦直辖区部长致函首相慕尤丁申请55天的假期,有关申请在12月18日获得首相的批准。他按照移民局的程序,于去年10月30日透过“我的跨境准证”(MyTravelPass)线上申请出国,并在11月2日获得批准。确认遵守一切程序和获得所有批准后,他在12月23日出席会议后就出国,并从12月24日起在纽西兰进行隔离。

山塔拉认为自己一直尽责地履行职务,他在国会下议院的出席率达到100%,受委副部长后也从未告假。“这是为了确保,我能在疫情和行管令期间为联邦直辖区和昔加末人民提供最好的服务。”

山塔拉附上相关申请信件和文件为证.(图片来源:山塔拉脸书专页)

山塔拉在脸书贴文附上相关申请信件和文件为证,并表示,“我将在返国后和我的律师们商讨有关破坏我作为联邦直辖区副部长兼昔加末国会议员声誉的虚假指控。我也会向警方举报提出那些充满恶意且混淆民众的不实言论者。”

网民的反应

扬言采取法律行动的山塔拉,不但没有成功让人们沉默,他请假55天一事反而引起了更多讨论。不少网民认为,“探望孩子”是个糟糕的借口,毕竟不少国人碍于疫情无法与家人团聚,但是大家还是抑制了那股思念。

一名网民表示,“亲爱的副部长,其他人在马来西亚各州(甚至不是其他国家)有孩子的人也想履行父母的责任。或许你可以让他们也能更容易地完成这个任务?”

(图片来源:推特)

另一名网民则指出,“山塔拉的事件不只是放假的问题,但问题是他怎么能够飞往纽西兰?如果是一般老百姓,父母想要跨县探望孩子都成了难题。”

(图片来源:推特)

“我明白你想要花更多和家人相处,但是那些在国外无法与家人相聚的人们呢?那些在国内也无法参与家人葬礼的人们呢?”

该网民质疑,“我的跨境准证”只是供特殊情况,为什么山塔拉能够出国呢?

事实上,根据移民局的官方网站,只有两种情况下,我国公民可以申请“我的跨境准证”。第一,出国参加会议、研讨会;第二,商业事务、寻求医疗服务,以及紧急事件;想要出国度假或探望海外亲戚的人士,则不被允许出国。

(图片来源:推特)

有网民表示,“难以接受山塔拉在疫情期间出国的事实。这再次显现了政治人物和人民之间的双重部长。我们的边境已关闭将近一年,但这个副部长却获得允许出境。”

(图片来源:推特)

网民不满,当人民在被裁员或工资削减的危机,山塔拉却请了55天假。

“我的朋友因为患上新冠肺炎,住院一个月而失去了工作。她的公司是如何反应的?‘你已经一个月没有来上班了。你用光了病假。你被淘汰了。’”

(图片来源:推特)

“在纽西兰的山塔拉,就像克鲁兹从寒冷的德州逃到坎昆一样。55天的假期,当国家处于危机之中,前线人员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好棒。

(图片来源:推特)

此外,山塔拉申请了55天假期一事,也引起了诟病。不少人认为,55天的假期过长,远远超过了一名正常上班族的年假。

“马来西亚的工会需要更加努力。我们的最低年假是10天,公司却把我们吸干了只给14天假期。我们需要立即修改我们的法定年假。”

“工作不到1年的部长有55天的假期,现在的政府公务员最多只有25天年假。”

(图片来源:推特)

有网民指出,自己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将近24年,而她的年假是30天,加上过去几年所累积的21天假期,也无法达到55天假。

(图片来源:推特)

同时网民也质疑,这55天是否包括有薪假期。实际上,这55天假期是他在有薪假期用完后,继续拿无薪假。

“你好,山塔拉。纽西兰的天气如何?依然获得你的国会议员薪水和津贴吗?”

(图片来源:推特)

“55天假期不算什么啦。有些国盟部长在365天内都不曾见到他们工作,一样白领薪水。”

(图片来源:推特)

山塔拉在纽西兰置产,甚至申请当地永久居留权?

网络媒体《The Vibes》3月2日报导,根据公开文件显示,山塔拉在大约10年前就申请了纽西兰的永久居留权。

根据纽西兰官方土地信息网站上的文件,山塔拉和妻子最初计划在2011年前购买一套房子,并寻求移民到纽西兰,目的是为了教育和养家糊口。该文件称,在“情况发生变化”导致他们改变移民的打算前,他们向纽西兰移民局申请了永久居留权。

山塔拉和妻子最初计划在2011年前购买一套房子,并寻求移民到纽西兰。(图片来源:The Vibes)

此外,山塔拉打算以380万纽西兰元(马币约1110万令吉)购买皇后镇海斯湖(Lakes Hayes)“敏感土地”的房产,作为生活街区。

然而,他们的购房申请于2011年3月22日被拒绝,因为这不符合2005年海外投资法第12(a)条的规定,原因可能是他们不再打算搬家。第12(a)条涉及任何海外人士或其关联者收购“敏感土地”的问题。

目前尚未确认山塔拉是否重新申请纽西兰永久居留身份,不过《砂拉越报告》声称他的家人已获得了这种身份。官方记录显示,山塔拉的女儿瓦伦丁在2018年赢得Epsom席位,成为2019年纽西兰青年国会的民选青年议员。

山塔拉和妻子在2019年注册一家名为V3S Trustees的公司,目前他的妻子为公司董事。(图片来源:The Vibes)

同时,《The Vibes》透露,山塔拉曾是一家名为V3S Trustees的纽西兰公司的董事。该公司于2019年9月27日注册成立,山塔拉和他的妻子担任董事。他们分别持有20%和80%的股份。随后,他于2019年10月2日将其在公司的股份和职位转让给了妻子,让她拥有公司的全部所有权。

公司文件指出,这对夫妇目前居住在奥克兰伊甸山价值400万纽西兰元的房子。

再度爆发双重标准的争议

自新冠疫情爆发,国盟政府上台执政,对于政治人物所采取的双重标准一直是人民关注的课题。如今山塔拉以探访家人为由出国,违背了申请“我的跨境准证”的条件,仍获得首相慕尤丁的许可。

根据政府已发布前线人员接种排序名单指南,身为部长和国会议员的山塔拉被列为第二组别的前线人员。即使他在疫情肆虐期间选择请55天假出国探望家人,他也优先获得接种疫苗。

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中的双重标准,再度引起民众的不满。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