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专家谈疫苗接种与病毒变种
网热| March 5, 2021南非变种病毒株 巴西 新冠肺炎 疫苗接种 路透社 
分享:

2021年初,随著世界各地开始展开疫苗接种工作,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疾病专家默里(Chris Murray)发现好几种疫苗都能有效地帮助各国民众获得群体免疫,或者几近可以透过疫苗接种,阻断传染链。

然而原本对控制新冠疫情有望的默里,在观察上个月南非的一项疫苗测试的数据显示,变种冠状病毒不只是会削弱疫苗发挥的作用,甚至还可能避开确诊患者痊愈后的自然免疫力。这也许就意味著患者有可能二度确诊新冠病毒。

南非变种病毒株  防疫成功变数之一

根据《自由时报》2021年2月14日就曾经报导,法国出现二度感染新冠肺炎的病患。

位于法国巴黎的医院在今年1月份曾经治疗过一名二度感染新冠肺炎的确诊患者。这名58岁的男子此前并没有严重病史,他在2020年9月份首次确诊新冠肺炎,当时他只是出现发烧和轻微地呼吸困难的症状。

到了2020年的12月,他在两次检测结果呈阴性后被确认痊愈出院。然而却在今年1月份,再度确诊入院。

医院确认这名患者感染的是南非变种病毒株,这名男子入院后很快就出现严重的症状。根据《自由时报》的报导,男子在加护病房中接受治疗,需要依靠呼吸器维生。

巴黎公立医院团体认为,这名患者在首次确诊后获得的自然免疫力,并不能抵抗南非的变种病毒株。

路透社在刚过的星期三(3月3日)刊登了一份报导,他们采访18位密切关注与正努力降低新冠肺炎的传播与影响的专家,他们大部分都认为随著2020年尾研发出的两种对抗新冠肺炎的疫苗,都激起了人们控制疫情的希望,让新冠肺炎最终能够像麻疹一样能够被大量遏制。

但是近来随著南非和巴西出现的变种病毒株却有可能会发生变数。他们认为变种病毒株也许不仅仅是会作为一种地方性病毒(endemic virus)和人们共存,并且会继续在社区中传播开来。在未来几年内,很可能会造成巨大的疾病与死亡问题。

“我根本无法安心入睡。”在看过南非与巴西的数据后,默里透过路透社表示他也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科学家们认为,所谓的新常态还是会伴随我们很久。人们还是需要继续采取防疫措施,佩戴口罩、避开人群拥挤的地方。美国总统首席医疗顾问,弗契(Dr.Anthony Fauci)也强调,即便是在接种疫苗之后,“如果外面仍然存在新型变种的病毒,我仍然需要戴口罩。”

(图片来源:Pixabay)

科学家们:新研发疫苗的效果还是很显著

但从另一个面向来看,包括默里在内的一些科学家们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表示眼前的情况还是有有所改善的地方。像是这些新研发的疫苗,虽然是在短时间内开发的,人们仍然面对变种病毒的威胁,但疫苗还是很有效地降低了住院与死亡率,有效地控制疫情的散播。

截止2021年初以来,许多国家的新冠肺炎感染率已经有了逐渐下降的迹象,而首批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他们患上重症的机率和住院的机率都已经大大降低。

目前疫苗开发人员仍在研究如何增进疫苗接种工作的效率,包括加强注射和新疫苗接种的方法,希望可以透过提高疫苗的效力来对抗变种病毒。

新冠肺炎似乎还会存在人群中很长的一段时间,降低重症机率后,它就会变得跟我们一般的流感那样吗?并不。

即便有乐观的一面,默里还是认为南非变种毒株或者其他变种毒株,如果持续不断地传播,那么在这个来临的冬季,世界也许将迎来比起流感还要来得更加严重,高达4倍以上的住院与致死率。

估计2021上半年全球新增近70万死亡病例

默里的团队估计,在2021上半年,截止6月1日为止,预计美国将会新增大约6万2千名死亡病例,而全球也预计会新增大约69万名新死亡病例。这些预测的数据已经将目前世界各地的接种疫苗的速度与比率,以及出现在南非与巴西的变种病毒株的传播率都计算在其中。

尽管目前看来,新冠肺炎似乎不会轻易就离开人类的社会,但有些科学家还是心存希望,告诉路透社,根据他们拥有的数据来看,人类还是有希望摆脱新冠病毒,只要我们的接种疫苗速度够快。

辉瑞公司的顶级疫苗科学家之一的多米策(Phil Dormitzer)在今年1月就告诉过路透社,面对各种病毒变种的情况,辉瑞公司将不得不断地继续监控病毒突变与疫苗的有效能力。

南非变种病毒株疫苗有望遏制其他变种病毒

此外,根据《东方日报》转述法新社的报导,曾感染南非变种病毒的患者,或许对其他病毒比较有免疫能力。

发现南非变种病毒的南非科学家团队,在刚刚过去的星期三(3月3日)提出一个根据少数样本的数据,他们初步研究显示,在55名感染过变种病毒的样本患者中,其中只有4%的患者无法抵抗原始病毒的感染。

这项结果还未通过同行的评审,但依然为人们捎来希望,非洲卫生研究所也表示,针对南非变种病毒的疫苗,也有可能可以预防变种,对其他变种病毒有相互保护的作用。

到底新冠肺炎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地消除新冠肺炎,成了人们最大的问号之一。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巴拉(Stephen Baral)在谈到什么时候才算是度过了眼前疫情的紧急阶段时,他说:“我个人认为,只要状态是医院不是满人的,深切治疗部还有床位,人们没有悲惨地死去。”

这个答案也许听起来很渺小而卑微,但实际上却正是我们现在能迈向的目标之一。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