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人纽约地铁站遇袭——为何亚洲人在美国频受袭击?
网热| March 8, 2021#StopAsianHate 亚裔 仇恨犯罪 拜登 特朗普 
分享:

3月4日晚上11时,在美国生活了20年的马来西亚人张明顺(译音)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个蒙面者袭击。

这次的袭击事件发生在东百老汇F火车站入口外,曼哈顿唐人街附近。一台闭路电视记录下袭击的经过,袭击者先是将张明顺撞倒,再反复殴打他。持续了几秒钟的袭击,让56岁的张明顺左眼黑肿,嘴唇破损。随后,袭击者从火车站楼梯间逃走。

回忆起遭受袭击的当下,张明顺只觉得一切都太突然了,“太快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太快了,就这样发生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为何攻击我。或许是因为我是亚洲人?”

目前,纽约警察局(NYPD)的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正在调查这起事件,同时悬赏2500美元(马币约1万185令吉)给任何提供情报捉拿袭击者的人。

亚裔频受袭击

1月28日,来自泰国的84岁退休审计师维查(Vicha Ratanapakdee)进行例行的晨间散步时,一名男性全速冲向他,将其撞倒在地。遭受袭击的两天后,他在旧金山总医院因伤势过重而死。

维查来到旧金山,是为了帮助长女照顾孙子,不料因为疫情无法回国。他无法习惯旧金山寒冷潮湿的冬天,想念着自己喜欢的泰国菜肴,还有他在泰国的家人和朋友。袭击发生时,维查已接种了第一剂莫德纳(Moderna)疫苗,他以为自己很快就返回泰国。怎知,他却再也回不了了。

家人将维查的骨灰放在两个骨灰盒中。一个撒入太平洋,离在美国的长女近一些,这样她去海滩时都以想象他和他们在一起;另一个骨灰盒将会带回维查在泰国南部的家乡,那里有一座存放家人骨灰的佛塔,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在那里。

1月31日,一名袭击者在美国加州奥克兰唐人街将一名91岁的老人推倒在地,并在同一天袭击了一名60岁的老人和55岁的妇女。演员吴彦祖和金大贤一起悬赏悬2.5万美元(约10.1万令吉)缉凶。不少报道将91岁的受害者描述为亚洲人,但其实为拉丁裔。其余两名受害者则是亚裔。

演员吴彦祖和金大贤一起悬赏悬2.5万美元(约10.1万令吉)缉凶。(图片来源:推特)

2月3日,美籍菲裔昆塔纳( Noel Quintana)正前往着工作地点。他站在拥挤的车厢里,默默地摸着念珠祈祷。这时,站在他身旁的男子踢向了昆塔纳手里的手提包。昆塔纳将手提包稍微挪前,男子再次踢了他的包。昆塔纳移动到拥挤的火车车厢中央,质疑道:“你有什么毛病?”

男子朝他的方向走去,昆塔纳以为男子是想殴打他。没想到,那人手上拿着一把开箱刀,男人将昆塔纳的脸割开了,甚至他戴着的口罩也被割成一半。昆塔纳向一旁的乘客求助,但没有人上前帮忙。由于没有人通知火车上的工作人员或拨打911,所以是他自己下了火车,到火车站请求帮助。

昆塔纳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袭击,但他认为可能是因为他是亚裔。“我不想去想,这是因为我是亚裔。我不想这么想。因为这也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但是——我不知道。”

袭击者将昆塔纳的脸割开。(图片来源:ABC7NY)

2月16日,美籍韩裔丹尼(Denny Kim)走在韩国城的大街上,两名男子袭击了他。曾在美国空军服役的丹尼表示,袭击者对他进行殴打之余,也不断出言侮辱他。他们称他为“Ching Chong”、“Chinese Virus”(中国病毒),“他们叫我回去中国”。

2月17日, 71岁的亚裔女性在火车上遭受陌生男子袭击。袭击者一语不发,径直地走到受害者面前,然后一拳打在她脸上,“用他的右手,打了我的左脸。”

纽约警方并没有将这起袭击事件作为潜在的仇恨犯罪进行调查,但受害者认为,这起袭击无疑是出自于种族动机,因为当时她身边坐着两个身材娇小的非亚裔女性,但她却遭受袭击。

2月25日,美籍亚裔娜苏(Noriko Nasu)和男朋友散步时,遭受一名男子无端袭击。娜苏的“面部和牙齿大面积折损”,她的男友则头部遭受袭击,需要缝上8针。娜苏的男朋友接受访问时表示,他认为袭击者是真的想杀了他们,但娜苏才是主要的攻击目标,“这是非常刻意的,集中在她身上。”

同一天,36岁的亚裔男子在人行道上行走时,一名袭击者从背后接近他,并用菜刀刺伤该男子。该名亚裔男子多处受伤,包括肝脏被刺穿和大量内出血。目前,医生已经切除该男子的该男子的一个肾脏和肾上腺,但他仍在医院接受治疗,情况危急。

25日当晚,袭击者主动到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自首,称自己刚刚在街区上刺伤一个人。袭击者对警察表示,“如果他死了,就死了。我才不在乎呢。”

停止仇恨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STOP AAPI HATE)指出,在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该组织共收到了近3000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袭击事件报告。其中,女性被袭击的次数几乎是男性的2.5倍,而华裔是最常遭受袭击的族裔,占40.7%。

据《纽约时报》,并非所有袭击事件都会面临仇恨犯罪的指控,因为警方必须有证据证明种族身份是动机因素,比如听得见的种族仇视词语、自证其罪的声明或袭击者过去拥有种族主义的行为。

为何亚裔在美国频受袭击?

对于亚裔的仇恨情绪,并不是现在才存在的。

1982年,年仅27岁的美籍华裔陈果仁(Vincent Chin)因为种族因素而遭到杀害。当时,日本汽车工业的成功对美国汽车行业造成冲击,底特律当地的汽车工厂大量裁员。陈果仁和朋友在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庆祝他即将到来的婚礼。两名失业的汽车工人误认为陈果仁拥有日本血统,一气愤之下袭击了他。凶手袭击的过程中,使用了种族歧视词语。几天后,陈果仁因伤重而宣告不治。

陈果仁事件推动了美籍亚裔的政治维权运动。(图片来源:NBC News)

过去,因为日本汽车工业的成功,他们袭击了身为美籍华裔的陈果仁;如今,新冠疫情爆发,引发了美国的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他们袭击看起来像中国人的亚裔。根据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的报告,在新冠病例增加和与疫情有关的负面观念影响下,美国16个主要城市的反亚裔仇恨犯罪在2020年增加了149%。

许多人将上涨的反亚裔情绪归咎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身上;特朗普多番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将新冠疫情与中国连结在一起。 《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的行为,就像1882年的《排华法案》和1940年代把日本人送进集中营,助长了拥有亚洲脸孔即是病毒携带者、会对国家构成威胁的错误观念。

然而,在拜登新政府的领导下,仇视亚裔的事件只增不减。因此,拜登上任后迅速签署了行政令,谴责针对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的仇视,并指导司法部如何应对数量增加的反亚裔事件。

种族正义教育家碧安卡(Bianca Mabute-Louie)对《时代杂志》说明,由于人们对美籍亚裔长期存在着刻板印象,认为他们“拥有阶级特权”,“有很高的社会经济地位和教育程度”,“任何歧视都不会真正发生或者感觉不合理”。因此,人们常常会忽略了对于美籍亚裔的种族暴力。

特别是电影《疯狂的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和最近的Netflix的《璀璨帝国》(Bling Empire)推出后,人们自然产生了错误的刻板印象。

种族正义教育家碧安卡认为,影剧中所呈现的美籍亚裔的阶级形象,让人们对该群体产生错误的刻板印象。(图片来源‘:imdb)

事实上,美籍亚裔是美国经济分化最严重的群体。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8年的研究显示,美籍亚裔群体的收入差距最大;纽约市市长行动办公室2016年的报告发现,亚裔移民是该市贫困率最高的群体。

BBC新闻》报道,“崛起”(Rise)民权非营利组织的创始人阿曼达(Amanda Nguyen)认为,这些袭击事件之所以频繁发生,是因为美籍亚裔在文化对话中被“广泛遗漏”。美籍亚裔的人口增长速度比其他主要群体更快,但媒体并没有广泛报道该群体的故事,政党也没有特别关注该群体。一些联邦机构甚至没有将美籍亚裔太平洋岛居民纳入他们对少数族裔的定义中。

阿曼达认为,疫情爆发之后,袭击亚裔的人“无法真正区分,也不在乎我们的身份”,“他们把我们当成他们实施暴力的借口”。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