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排核废水入海洋,到底安全吗?

日本政府日前宣布,将于两年后把福岛核电厂的废水经稀释处理后,花30年时间排入海洋。这项宣布引起了周边国家,包括中国、韩国与台湾不满,纷纷表示了抗议。韩国渔民更是在4月26日集结了350艘渔船到韩国的临海城市统营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撤回这项决定,更希望韩国政府能够就此采取更强力的应对措施。

韩国渔民聚集到统营海边,示威抗议日本政府要把核废水排入海中。(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渔民也曾在4月19日到海边集结示威,要求日本政府撤回决定。(图片来源:韩联社)

由民间团体、统营市政府等等19个官方与民间组织单位一同发表声明,他们表示海洋是属于全人类、鸟类、海洋生物的共同资源。海洋没有边境,日本政府无权把核废水排入海洋中。

韩国渔民也表示,2011年3月日本福岛发生核灾,核辐射污染了部分水域之后,作为邻国的韩国水产销售也受到不少的影响。如果这一次日本政府真的将废水排入海中,对统营地区的水产经济肯定会造成严重的打击。

反对人士都认为这无疑是在破坏海洋生态,甚至还会透过海水蒸发成陆雨,把其中的有害物质带回陆地上,不只是为海洋,也为陆地上的生物带来危害。

但同时也有人觉得把核废水排入海中,是每个国家的核电厂都在做的事情,日本排放的核废水经处理过也合乎排放标准,究竟让日本核废水排放入海,是安全的做法吗?

日本311地震

事情还要从10年前的日本311大地震开始说起。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发生强震与海啸,造成大规模的灾害。受灾地区主要集中在日本东北、北海道、关东等等东部地区。其中尤其是距离震央最靠近的岩手县、宫城县与福岛县等等沿海地区都遭到了巨大的海啸袭击。

日本2011年3月11日发生强震,引发海啸,造成严重灾害。(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更严重的是,位于福岛县的第一核电站也因为巨大的海啸,6座核电厂的反应炉就有3座融毁,因而爆发了严重的核灾害

地震发生大约50分钟后,核电厂被最高高度为大约14-15米的海啸袭击,设置在地下室的柴油发电机因被水淹没而停止运作,全厂陷入停电状态。这也导致其中的水泵停止运作,不能继续往炉心注入冷却水,让炉心中核燃料不断产生热能、升温。

如果无法降低炉心内的温度,持续过热后很可能会在数十个小时内爆炸。而其中的核辐射还会随著爆炸释放到空中,随著风向,影响到更大的范围,衍生出更多严重的次生灾害。

为了维持炉心内核燃料的稳定,就必须不断地注入冷却水降温。而这些注入其中的冷却水以及其他的地下水、雨水等等,都遭到了辐射污染。当时日本的做法是一边把污染的水都隔离起来,阻止它们流入大海。在另一边则把受污染的水抽起来,放进储存槽内,再经过处理,去除水中含有的放射性物质,如铯和锶。

2021年日本决定排放核废水

事故过去10年了,这些已经去除了铯与锶等等放射性物质的水,在如今决定要排入大海中时,为什么会引起日本国内外的不同反应呢?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核废水中,还存留着一种名为氚(Tritium)的物质,外界怀疑这种物质很可能会对环境与人体造成危害。

但目前的问题是,随著时间推移,这些核废水也在不断累积。它们经年累月,储存在核电厂的腹地内。直到今年,2021年3月份,核电厂腹地内已经有超过1061座储存槽,装了大约130万吨的处理水。日本预计到了2022年的秋天,就会全数放满,所以他们必须在那之前找出解决这些核废水的方法。

日本福岛核电站已经累积了超过1061座储存槽,其中存储的废水多达130万吨。(图片取自《中央社》,原图来源:《共同社》)

于是日本政府与东京第一核电厂才会在日前(4月13日)宣布他们经过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等组织的讨论,最后决定将会在两年后,也就是从2023年开始,将这些囤积在核电厂的核废水,经过处理之后逐点排向大海。日本首相菅义伟形容这是“不得不的作法”,并且承诺排出的废水水质会远在安全标准之上。

菅义伟承诺,在核废水排入大海之前,他们会先稀释这些核废水。东京电力公司会在排放前先用海水将核废水稀释上百倍,让每公升核废水的含氚量不到1500贝克(Bq),将其中的氚浓度降低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相当于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饮用水标准的1/7。

日本首相菅义伟。(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反对声浪

日本政府的这项决定迅速引来了各界的反对,其中包括反核的“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在內的环保团体认为,放射性物质如碳-14会残留在水中,并且很容易就会渗入食物链中,长期摄取下来很可能会伤害生物的DNA。

他们也批评日本政府的这项决定是为了节约成本,将核废水处理后,排入海中是最便宜的解决方法。但他们却忽略了核废水对环境造成的潜在危害。于是他们建议日本额外建立废水储存设施,希望日本可以暂时持续储存这些核废水,直到发展出更先进的过滤科技为止。

为此,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就采访了法国两位核能专家的负责人,针对此事发表了意见。

来自法国Negawatt Institut学院的核能与化石能源部负责人马里尼亚克(Yves Marignac)和法国反核组织法国核辐射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AD)发言人迪巴德(Roland Desbordes)都表示这些核废水中存在大量的核辐射元素,有的浓度十分高,当然存在能过滤掉这些污染元素的技术,但只能够过滤部分,不可能全部排排除。

迪巴德还认为日本之前采取了许多种去污染的措施,但如他们声称那样已经去除了所有除了氚之外的核污染元素,他认为那是不可能的。

此外,迪巴德也认同绿色和平组织的倡议,认为日本的核废水没有必要现在处理,还可以再囤积一段时间,等待核污染的浓度再稀释得低一点再说。他也提到了除了排放如海里之外,其他除了核废水的方式。

另外,还有一种技术,就是用核废水来作水泥,这可能是最不坏的选择,这在法国已经使用过,当然代价将非常昂贵,但是水泥便于囤积,也不会受到地震的影响,这样可以让核污染物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地消减。

除了国外的反对声浪,日本当地的渔民也十分反对政府的做法。他们担心一旦将核废水排入海中,那么他们花费10年来不断地说服消费者,相信福岛水产可安全食用的努力将付诸流水,功亏一篑。

渔民担心,一旦海水排入海中,日本水产经济将会迎来打击。(图片来源:Pixabay)

渔民会担忧也不无道理,在日本福岛发生核灾之后,部分国家与地区曾经一度禁止进口日本东北与关东地区生产的食品。虽然随著时间推移而逐渐解禁,但根据《中央社》的报导,目前仍有15个国家与地区,仍然禁止进口这些地区的食品,或者要求他们提出食品不含辐射的检验证明书。

赞同说法

为此日本政府驳斥了外界对这项计划的批评,他们表示这些经过处理的核废水完全符合安全标准。甚至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也表示,日本处理过的核废水是合乎国际惯例的排放标准的,这也是全世界的核电厂都在做的事情,所以日本的做法绝对可行。IAEA表示他们会参与其中过程,提供所需的技术支援与作为第三方的监督,确保过程是安全、透明的。

此外,日本大分大学(Oita University)辐射风险评估专家甲斐伦明(Michiaki Kai)则表示,在排放的过程中,控制核废水的稀释浓度与排放量很重要。他认为这是科学家们普遍的共识,将核废水排放如海水中对健康的影响很微小,但不能完全说风险为零,这就是争议的所在。

而英国伦敦帝国分子学院分子病理学专家汤玛斯(Geraldine Thomas)则认为氚一点也不会对健康构成风险,况且在排入太平洋之后还会有稀释效应。她认为碳-14的成分不会危及健康,反倒是目前海水中所含的汞,应该会比任何福岛的产品更应该让消费者感到担忧。她还表示自己会毫不犹豫地使用福岛的海产。

环保人士认为核废水中还存有碳-14成分,容易渗入食物链中,长期摄取可能对人体有害。但也有专家表示碳-14对人体无害。(图片来源:Pixabay)

此外,针对外界提倡核废水可以等待发现更好的过滤方式,才来处理核废水,日本政府表示,他们不能再回避废水处理的问题了。

日本:核廢水處理刻不容緩

他们花了六年的时间考虑过不同的处理措施,目前这些上百万吨的废水已经累积到足够填满500个奥运标准游泳池的分量。所以计划自2023年开始,把处理稀释后的处理水,花近30年的时间排入海中,是他们目前能想到最现实的做法了。

即便有不同团体站出来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但就目前的趋势看来,日本政府要说服周边国家,赢取大众的信任似乎看起来相当困难。包括上述核能专家们所提及的,要说核废水中已经清除所有除了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质,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个别浓度不同,需要稀释的时间也不一样。

此外,更重要的是,即便核废水眼下排入大海并不会造成严重的污染课题,但难保往后会造成什么影响。针对其中的放射性物质包括氚与碳-14等等会不会对人体与环境构成危害,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肯定的说法。

但时间每过一分一秒,累积的核废水也会越来越多,到底应不应该稀释处理后排入海中,日本能不能说服到周边国家的同意,还有待我们继续跟进。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彭美君

《访问》编辑兼记者,想探听与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