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有成”的印度,为何会走向“全面失控”?

近来我国疫情不见好转,单日确诊病例连续三天超过3000宗,医疗系统已濒临崩溃。《当今大马》指出,根据全国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PRC)数据,截至5月2日,雪隆一带的冠病加护病房使用率平均达90%,超过警戒水平。

同时,6所拥有收治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重症加护病房的医院已超过警戒门槛,病床使用率已超过70%,当中一些医院也迫近100%。这6家医院是双溪毛糯医院、吉隆坡中央医院、安邦医院、沙登医院、士拉央医院以及巴生中央医院。

卫生总监诺希山于5月2日在推特上分享双溪毛糯医院影片,并表示:“我们的床位快用完了。请照顾健康和安全。”

随后,诺希山补充道,“双溪毛糯医院目前共有63名患者在加护病房内,超过25名重症患者在普通病毒与急症室接受治疗。在过去的一周里,每天有超过20名患者被转至加护病房。”

不久前,诺希山就曾转发英国广播电视BBC的记录短片,呼吁国人吸取印度的教训,“我们必须做好一切公共卫生措施和疫苗接种计划,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确诊病例激增”。5月1日,诺希山再次强调,大家必须借鉴印度疫情海啸的情况,避免类似的情况在我国上演。

印度疫情一度好转

2020年1月30日,印度出现第一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随着新冠病例激增,印度总理莫迪于三月宣布国全面封锁该国,禁止人民走出家门,任何拒绝遵守限制措施的人都将面临长达一年的监禁。

印度政府严格的封锁政策似乎起了作用。BBC报导,印度官员在2020年底宣布该国已经扭转了疫情曲线。印度总理莫迪也在今年1月表示“去年(2020)二月、三月期间,很多专家都说印度将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将出现海啸式的病例。他们预测国内将有200万人死亡,但印度的疫情在公众积极的参与下获得了进展。”

“今天,印度是成功拯救最多生命的国家之一。这个占世界人口18%的国家通过控制疫情将世界从灾难中拯救出来。”同时,莫迪宣布将会与英国合作新冠疫苗,并且向数十个国家承诺送出疫苗,印度媒体将他誉为“疫苗大师”。

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在2月表示,印度“在总理莫迪干练、明智、坚定和有远见的领导下击败了新冠肺炎”。 3月初,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宣称,印度“已进入新冠肺炎的终局”。

印度第二波疫情如何走向失控?

解除封锁后,印度并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陷入危机,因此多数人民不再采取预防措施,仿佛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3月中旬,超过5万名未戴口罩的球迷涌入古吉拉特邦一个以莫迪名字命名的体育场,观看印度和英格兰之间的T20国际比赛。

3月中旬,超过5万名未戴口罩的球迷涌入古吉拉特邦一个以莫迪名字命名的体育场,观看印度和英格兰之间的T20国际比赛。(图片来源:商业标准报)

印度在1月份启动了全国性的疫苗接种活动,同时通过商业交易和作为礼物的疫苗外交形式,向其他国家运送了6000多万剂国内生产的疫苗。然而,印度新增病例的下降,却导致接种疫苗的人有所减少,疫苗接种速度放缓。作为世界领先的疫苗制造商,印度只有2%人口完整接种两剂新冠疫苗,少于10%的人民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远远不足以形成群体免疫的要求。

随着疫苗接种工作展开,莫迪也开始投入于竞选宣传活动。当时,有几个邦正在举行选举,他特别关注由反对党执政的西孟加拉邦。直到4月中旬,莫迪先生不遗余力地开展竞选活动,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群。尽管医学专家警告说有风险,但莫迪似乎从集会中获得了力量。《金融时报》指出,4月17日,莫迪在工业重镇阿桑索尔演讲时,表示:“Maine aisi sabha pehli baar dekhi hai”(我从来没有在集会上看到过这么大的人群)。

同时,每隔12年举行一次的兴都教宗教活动——大壶节(Kumbh Mela),被允许提前一年举行,他们认为2021年是一个吉利的年份。北阿坎德邦首席部长蒂拉特·辛格·拉瓦特(Tirath Singh Rawat)取消了所有“不必要”的限制,因为“信徒的信仰将战胜对新冠疫情的恐惧”。拉瓦特表示,该活动是在恒河旁举行,“恒河的祝福就在那里流淌着,因此应该不会有新冠病毒”。仅在4月12日,就有300多万名朝圣者在赫尔德瓦尔的恒河中集体浸泡。

无论是庆祝活动还是竞选集会,民众几乎没有佩戴口罩,忽视社交距离。此时,印度出现了一种同时带有E484Q和L452R两种突变的新冠病毒。这种病毒呈现“双重突变”可能导致其传染性增强,或会影响疫苗对其有效性。变种病株B.1.617的传播速度极快,在疫情最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约20%的病例感染了此种变异病毒。

《东方日报》报导,西孟加拉邦也发现了一种名为B.1.618的变种毒株,一个人就算感染过新冠病毒并产生抗体,也可能会被这种变种病毒再次感染。

BBC报导,自4月17日以来,印度每天的确诊病例已超过20万例。(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BBC报导,自4月17日以来,印度每天的确诊病例已超过20万例,这远超过去年9月每天9.3万例的高峰。印度社会中下层一直存在着缺少医疗物资的问题,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个问题。第二波疫情肆虐,感染人数激增,印度多地的医疗系统几近崩溃。许多城市的医院都出现床位短缺和氧气供应不足的问题。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出求救信息,要求提供医院床位、药物,甚至是呼吸用的氧气罐。

印度政府4月25日命令脸书、Instagram和推特删除数百个批评其处理新冠疫情的社交媒体发文,其中包括反对派政客的批评和要求莫迪辞职的呼声。当局认为,这些发文可能会引起恐慌,他们使用断章取义的图片,并可能阻碍政府对疫情的处理措施。这些社交媒体公司目前遵守了这些要求,让印度境内使用这些网站的人无法看到这些发文。

真实的死亡人数是更多?

《法新社》,截至5月2日,当天新增3689人染疫死亡,创下疫情开始以来单日新高,累计死亡人数逾21万5000人。专家们认为,由于印度病毒检测率低,很多患者死于家中,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因此实际感染和死亡人数更高。歇根大学流行病学家慕克吉指出,模型显示,真正的死亡人数是官方报告中的2到5倍;接受《路透社》采访的医学专家则认为,死亡人数甚至可能比官方统计的数字高5到10倍。

在印度,只有五分之一的死亡案件是经过医学调查。由于多数人是在家里或其它地方死亡,而不是在医院,所以医生通常不在场,无法确定死因。这也意味着多数的印度人民逝世后并没有获得医生的死亡证明。

随着第二波疫情来袭,越来越多新冠患者死在家里、救护车里、候诊室里和不胜重负的病房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准则,除非有明确的其它死因,不应将新冠病例死亡人数归咎于患者自身的原有疾病或并发症。不过,印度多个地区违反这项准则,没有在最后统计数字中算入新冠肺炎的疑似病例。

4月29日,印度新德里一个火葬场的航拍图。(图片来源:CNN)

《纽约时报》,印度媒体走访各地的火葬场和墓地进行调查,结果显示,部分地区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政府所公布的数据。殡葬工作人员向《天空新闻》透露,他们之所以会少报死亡人数,是因为“上级部门告知要提供(较低的)数字”。

BBC说明,在兴都教中,火葬传统上是葬礼仪式中最重要的部分,因为兴都教徒认为必须摧毁身体才能使灵魂与之分离。由于大量新冠患者去世,火葬场也快没位置了。工人被迫搭建临时的火葬柴堆,公园和其他空地被用来火化,很多地区也开始露天集中焚烧遗体。火葬场的木材库存正在迅速耗尽,印度当局砍伐了城市公园的树木作为柴火。

在兴都教中,火葬传统上是葬礼仪式中最重要的部分,因为兴都教徒认为必须摧毁身体才能使灵魂与之分离。(图片来源:中央社)

《纽约时报》驻新德里记者杰弗里·盖特曼(Jeffrey Gettleman)形容“火葬场堆满了尸体,就好像刚发生过一场战争。大火不分昼夜地燃烧着。许多地方在进行一次几十具尸体的集体火化。到了夜晚,在新德里的某些地方,火光冲天。”

在南部的卡纳塔克邦,政府被迫允许家庭在自己的农场、土地或后院火化或埋葬他们死去的亲人。

借鉴印度,避免新冠海啸

印度的现况,足以让大马人民引以为鉴。印度疫情爆发的关键,是民众松懈的心态和对防疫措施的不重视。防疫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即使接种疫苗,仍必须遵守严格的防疫措施。5月2日,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宣布我国出现首宗印度B.1.617变种冠病。国人必须更加警惕,照顾好自身也保护家人,以免新冠海啸席卷大马。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