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允许青少年接种疫苗 新冠肺炎对青少年造成多少影响?

新冠病毒发展趋势起起伏伏,各国加速接种疫苗工作,希望尽可能快速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但现阶段并非所有的群体都能够接受疫苗的保护,包括孩童、青少年和孕妇在内,因为暂时医疗研究数据仍然不足以证明他们能够安全接种疫苗。

但有部分国家针对这个部分,已经开始了不同阶段的研究。

加拿大卫生部星期三(5月5日)宣布,将会逐步开始安排让12岁以上的青少年接种辉瑞与生物科技公司(Pfizer-BioNTech)研发的疫苗。

这项决定是基于辉瑞疫苗的第3次临床实验,他们找来了2260名年龄介于12-15岁的青少年,发现他们受疫苗保护的几率高达百分之百。加拿大卫生部首席医学顾问沙玛(Dr. Supriya Sharma)表示,虽然青少年受重症感染的几率很低,但如果能接种到有效且安全的疫苗,也可以帮助降低病毒传染的机会。

“有些可能会出现高风险的并发症。接种疫苗之后,也可以让这些孩子可以回归到正常生活中,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也经历了十分苦难的生活。”

(图片来源:Pixabay)

加拿大卫生部在今年4月中就针对辉瑞与生物科技公司提呈的,允许让12至15岁的青少年接种辉瑞疫苗的申请进行审核。其中的数据显示,在青少年身上最常见的副作用都是暂时且轻微的,像是手臂酸痛、发冷与发热等等。

一般上疫苗申请的过程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接受审核,但因为目前情况紧急,加拿大卫生部也因此加快了审核过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创办人图雷齐(Özlem Türeci)表示他们将会持续研究疫苗在儿科这一块的安全与实用性。此外,他们也会研究疫苗对6个月大至11岁的孩童的有效与安全性。

除了加拿大,美国卫生官员也表示,不久后他们也会安排美国12岁至15岁的青少年接种辉瑞疫苗。辉瑞公司还会再今年9月份左右,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申请,允许年龄介于2至11岁的孩童接种辉瑞疫苗。

另外,针对孕妇群体是否合适接种疫苗,辉瑞与生物科技公司目前也在搜集临床试验的数据,预计将会在8月份就会有结果。

(图片来源:Pixabay)

除了美国与加拿大,非洲国家阿尔及利亚(Algeria)在上个月也开始允许让年龄介于12-15岁的青少年开始接种辉瑞疫苗。

除了辉瑞疫苗,其他授权接种的疫苗生产上目前也正在对儿童接种疫苗的工作进行实验。也许可以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疫苗接种的选择。

目前在欧美国家与地区已经允许16岁以上的少年与成人接种辉瑞疫苗。但目前普及允许接种疫苗的仍然是以成人为主。在美国目前已经有超过40%的成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而加拿大方面则有35%的成人完成了第一剂疫苗接种的工作。

暂时其他国家还未允许青少年接种疫苗,这项决定目前还不普及。对许多家长来说,成人可以透过接种疫苗受保护,但是孩子们应该怎么办呢?到底孩子们要怎样安心恢复正常生活,成为了下来家长们最关心的课题。

孩子不能接种疫苗,该怎么办?

有的家长会认为,在孩子有安全有效的疫苗保护之前,还是会持续严厉的防疫措施,譬如禁止孩子参与室内活动,以上网课的方式代替出门上学。因为虽然青少年感染新冠肺炎的情况相对不常见,但仍然有孩子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还有数千宗孩子在感染后出现罕见的发炎症状。这些家长认为,新冠肺炎还存在许多未知的因素,因此能防范多少,就尽量防范多少。

再加上出现的变种毒株,会对孩子造成多严重的威胁还不得而知,甚至新冠肺炎还有什么长期的后遗症,是目前没办法确切诊断的。

但也有家长觉得太过保护自己的孩子也许不是最佳的方案,他们认为可以适度地让孩子的生活恢复正常,即便是在尚未接种疫苗以前。根据《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伦哈特(David Leonhardt)就认为,对家长来说,目前没有两全其美来保护孩子的方式,因为即便让孩子长期处在家中,与世隔绝以此来防止病毒侵害,同时对孩子们来说也是一种危害。

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的儿科医生赫德盖里斯(Dr. Nia Heard-Garris)也透过《纽约时报》,谈到孩子为遵循防疫措施而居家学习,长期与外界隔绝的生活模式为他们的心理健康带来很大的影响,包括焦虑、忧郁、孤独等等。她建议家长除了照顾到孩子身体的健康之外,也要平衡孩子面临的心理压力。

长期与外界隔绝,青少年身心健康都需要受到关注。(图片来源:Pixabay)

“当我们谈论孩子的健康的时候,我们应该从全方位来考虑,而不只是考虑到新冠肺炎的侵害而已。”美国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流行病专家阿达利亚(Amesh Adalja)也这么说。他认为,让孩子与世隔绝的方法对低收入家庭来说,也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家长必须留在家中照顾孩子,无法正常工作。

伦哈特在评论中提到,对成人来说,新冠肺炎带来的危害十分明显,尤其是对65岁以上的老人家来说。相对因流感而死亡的人数,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足足是流感的16倍。

新冠肺炎在美国是18岁以上的成人前5大主要死因之一。但对17岁以下的孩童来说,却是位居第10位的死因。(图片来源:截图自《纽约时报》)

但对孩童来说,却不是同样的一回事。相对新冠肺炎对成人带来的伤害,年龄介于1-17岁的孩童的致死率相对较低。

相对美国成人受感染的几率,在美国孩童与青少年受感染率较低。(图片来源:截图自《纽约时报》)

部分医生:“新冠肺炎对17岁以下的孩童危害较低。”

海伦特提出美国疾管局(CDC)的数据,提到流感对孩童与青少年带来的危害比起新冠肺炎还要来得更严重。他搜集了不同医生的意见,这些医生认为对17岁以下的青少年或孩童来说,虽然新冠肺炎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与变种毒株的危机,但若以目前的状况而言,他们受感染的几率是很低的。

霍普金斯大学的流行病专家,努佐(Jennifer Nuzzo)表示,不同的家庭状况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这些都是家庭的个人决定。对她来说,她担心的不只是疫情对孩子的健康造成影响,还有对孩子的心理所造成的影响。她表示一旦所有成人都完成了接种工作,她会尝试让孩子恢复一些从前的生活。

但努佐也表示,这并不代表社会可以在接种疫苗后无视现有的防疫措施。包括佩戴口罩、勤洗手,避免人群、通风状态不佳的场所等等,是不管接种疫苗前后都应该要持续遵守的。

哈伦特也强调,考虑到什么对孩子来说才是最好的,并不等同于看轻新冠肺炎会带来的风险。所有的事情都有相应的风险,在过去的一年中,成人就因为新冠肺炎带来的危害而变动我们的生活方式。目前看来,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还是会持续下去,它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模式,但它应不应该持续影响我们下一代的生活呢?

“新冠肺炎已经影响了成人的思维方式,是否要让它继续影响下一代呢?”(图片来源:Pixabay)

家长反应两极:新冠病毒仍存有太多不确定性

针对哈伦特的说法,仍然有许多家长担心,认为流感和新冠肺炎终究不一样,无法直接做对比。基于新冠病毒上有太多未知,家长们担忧年幼的孩子们,若不幸确诊后,即便治疗好,未来也许会留下长期的后遗症,这是他们无法预计,更不愿意看见它发生的。相对讨论风险到底是大是小,有些家长认为应该评估的是“到底有没有必要去承受着风险”与“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

但也有赞同的意见,认为我们应该要就眼前有的事实与数据来防范疫情,一切没有根据的防范与警告都于事无补。有评论表示,自己身为教师,同时也是为人父母的,他观察到过去一年孩子的心理和情绪健康都出现恶化的迹象,长期隔绝孩子迟早会延伸出更严重的危机。也有的民众认为,与其一直限制孩子的生活,不如要求成人改变自己的行为,这样既公平又可行。

“与其限制孩童的生活,不如要求大人遵守防疫措施。”(图片来源:Pixabay)

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先不说正在等待批准的孩童与青少年接种疫苗的工作,连成人接种的工作,对部分国家来说,都还处在相当早期的阶段。

除了以上提及的美国、加拿大与其他欧洲国家,还有许多相对贫弱的国家与地区还正面对疫苗短缺的问题。再加上作为疫苗生产国之一的印度疫情仍处在水深火热中,疫苗生产的速度与分配方式也会深受影响。

成人的未来会如何还不得而知,孩童与青少年的未来更是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目前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措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阻断传染链。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 # #

彭美君

《访问》编辑兼记者,想探听与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