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无证移民喷洒消毒剂,为何移民局大肆逮捕无证移民?

疫情肆虐,大家都习惯了随时消毒,但你能想象向人喷洒消毒剂的画面吗?

今年3月,印度大批移工跨县返乡,官员担心他们身上带有病毒,直接往他们身上喷洒消毒剂。《印度时报》记者上传的影片显示,移工们蹲在地上,医疗和消防部门官员身着防毒服向他们喷洒消毒剂。该影片在推特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抨击当地政府不人道的行为。

难以想象的是,同样的剧情在马来西亚上演了。

6月6日晚上11点,移民局雪兰莪赛城违章区突击检查,逮捕156名无证移民。他们无法出示合法旅游证件和身份证明,遭送往位于布城的移民局筛检中心。

然而,移民局官员对待无证移民的方式引来了网民的讨论,批评当局残忍且不人道。根据《马新社》的影片,移民局官员将消毒剂直接喷洒在无证移民的身上。

网媒《Malaysia Gazette》所上传的影片则显示,移民局官员朝无证移民的脸部和手部喷洒消毒剂。

除了移民局朝人直接喷洒消毒剂的做法引起争议,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坚持加强搜捕无证移民的决定也也引起批评。究竟对人体喷洒消毒剂是否能消毒?而大肆逮捕无证移民是否就是抑制病毒传播的好方法?

“那只是滴露,用来消毒的”

对于移民局的做法,多数的网民都表示不认同。

一名网民表示,“这是不人道的,也是残酷的。如今新冠确诊病例不断增加时,有什么必要逮捕这些无证移民。内政部长韩沙应该为这些所谓的 ’无证移民’的存在负全责,他们是如何进入马来西亚的?”

另一名网民则指出,”这是行李在机场进行消毒的方式,这是去人性化的做法。“

有网民诙谐地开玩笑,“我猜想我们的人性已经从后门逃走了。”

“我们绝不错过向世界展示我们对待移民的不人道。最糟糕的是,还有人在促成这种待遇。”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接受《自由今日大马》的采访时表示,“如果他们想对任何人进行消毒,无论是移民或马来西亚公民,我们都必须对他们给予一定的尊重,而不是让他们坐在地上,把消毒剂喷在他们身上,好像他们是动物一样。”

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则认为,在国家应专注于疫情防控和管理的时候,选择对无证移民下手,是不合逻辑且战略性错误。在人体喷洒消毒剂是无效的,政府应该优先考虑为移民接种疫苗和进行筛检。

同时,查尔斯指出,大肆逮捕无证移民只会促使其他移民躲起来,“你将无法对他们进行筛检或接种疫苗,他们可能在未来带着病毒再次出现,这是显而易见的。”

面对一系列的抨击,移民局7日作出回应,”我们所使用的消毒剂是滴露(Dettol)消毒液,是公认对细菌有效,同时也不会造成伤害。“ 同时,该文告指出,所有参与逮捕活动的官员,包括移民局局长,都喷洒了相关的杀菌消毒剂。

移民局强调,这么做是为了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因为移民们的生活环境非常肮脏和拥挤。

”重要的是,拘留者得到了最好的待遇,为他们提供膳食,在文件审查过程中允许他们上厕所,如果发现他们身体不适,就会将他们送往医院。“

对人体喷洒消毒剂,是否能有效消毒?

首相公共卫生​特别顾问洁米拉(Jemilah Mahmood)在2020年4月就曾呼吁不要直接对人体喷洒消毒,她表示这样的做法有违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也可能对人们的健康造成伤害。

世界卫生组织,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建议对个人喷洒消毒剂,这并不会降低感染者传播病毒的能力,只会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理上造成伤害。此外,用氯或其它有毒化学品喷洒人体可能会导致“眼睛和皮肤刺激、由于吸入引起的支气管痉挛以及恶心和呕吐等胃肠道影响”。

至于移民局所使用的滴露消毒液,是否可有效对抗新冠病毒?

滴露官方网站声称,第三方实验室测试结果显示,滴露消毒液和消毒喷射剂可有效对抗病毒。不过,这些产品必须按照标签上的使用指南和安全信息使用,不能够通过注射、摄取或其他方式,直接使用在人体上。

再次大肆逮捕无证移民,都是为了人民好?

在6月1日实施全面封锁前夕,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宣布,移民局、警方与国民登记局将在全国封城时期合作逮捕“非法入境者”。他表示,去年大肆逮捕无证移民,监狱确实超出承载量,“不过,这次我们准备好了,我们已有卫星监狱(satellite prison)及拘留所。”

移民局总监凯鲁更表示,“我们将会逮捕那些没有证件、没有交税却能享受所有好处,在这个国家生活和工作的无证移民。我们是在保护本地人的权益。”

然而,科技与创新部长凯里2月曾口头承诺,政府绝不会逮捕现身接种疫苗的无证移民,两人的说法显然相抵触。对此,韩沙表示,政府根本不可能替无证移民施打疫苗,因为无从追踪和记录他们的状态。他声称已与凯里进行商讨,无证移民必须先有人“认领”(sponsor)才能接种疫苗,“如果他们有雇主,但没文件,我们会协助他们取得文件”。

韩沙说明,有些无证移民住在乡区,没有文件证明自己的身份,根本不敢现身接种疫苗。执法单位逮捕无证移民后,会确认他们是否受雇于本地人,之后他们将要求相关雇主替他们接种疫苗。他表示,“所以,我们的逮捕行动是为了众人好”。

同时,韩沙也趁机反击抨击他的在野国州议员,“对于那些为无证者争取权益的议员们,我希望他们认领这些无证移民”。他要求国州议员认领这些无证移民,协助他们取得文件和登记施打疫苗。

韩沙强调,这次的逮捕行动是为了维护大马人的利益,拘捕了无证移民才有办法给他们接种疫苗。“如果我们没有捉他们,我们不能担保他们会不会现身(接种疫苗)”。

回顾2020年的逮捕行动

2020年3月,大马爆发新冠疫情的初期,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呼吁无证移民向卫生部当局报备与接受筛检,并保证不会逮捕他们。依斯迈指出,政府相信部分无证移民可能会担忧遭逮捕,而不敢现身接受筛检,但政府的目的并不是要逮捕他们,而是希望他们尽快筛检,以确保他们的健康。

“我们不会查问他们的证件,而是关注他们是否对新冠病毒呈阳性”,依斯迈补充道,“充其量,也只会是14天隔离(而不会有逮捕)。”

然而,同年5月,依斯迈沙比里却表示,行动管制令解除后,政府就会把在针对性加强行动管制令(TEMCO)区域发现的无证移民送入移民局扣留所,或内政部宪报公布的11个特别监狱。他解释,这么做是因为没有任何一名无证移民前往医院接受筛检,“即使政府宣布(不会采取行动)后,他们也没有现身。”

人权组织“南北倡议”执行长阿德联(Adrian Pereira)形容依斯迈的宣布为“自杀式措施”,这样只会加深移民的恐惧,使他们更倾向于躲起来。62个非政府组织发表联署文告表示,政府以强硬的手段逮捕移民不只是侵害人权,也让移民不敢出来接受筛检,甚至会不惜一切避开逮捕。同时,大肆逮捕无证移民将导致扣留中心难以奉行社交疏离。

政府想要透过大肆逮捕无证移民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不料却适得其反。2020年5月6日,145名移工接受筛检后,在警方还没来得及封锁该地区前逃走。国家灾难管理机构证实,有6名外籍员工疑似确诊并逃离吉隆坡的隔离中心。

此外,随着政府开始大幅逮捕无证移民,监狱及拘留所超出容量。拥挤的空间加快了病毒传播的速度,导致多个移民局扣留所爆发新冠肺炎感染群

2020年7月,半岛电视台推出了一支纪录片,描述疫情之下无证移民在大马的困境。其中一名接受采访的孟加拉移工批评有关当局的执法行动,最终遭吊销签证,并遣送回国。

据《当今大马》,印尼全国人权委员会(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Indonesia)及移工主权联盟(Sovereign Migrant Workers Coalition)发表联合文告指控,沙巴临时移民扣留所的侵害人权问题存在多年,而且“有系统且大规模地发生”。

2020年10月,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指出,无证移工是沙巴疫情爆发的原因。因此,政府决定强制所有被扣留的非法入境者进行筛检,并安置在扣留所或临时扣留中心(PTS)。

同年10月,移工主权联盟(Sovereign Migrant Workers Coalition)发布一份名为《2019冠病期间,从沙巴遣返印尼的移民工情况》的报告,描述了沙巴两个临时扣留所的恶劣情况。

一名女性扣留者透露,大马扣留所频繁爆发感染群期间,官员每天往他们身上淋消毒剂,而他们无法更换被酒精弄湿的衣服,“我们不能更换湿掉的衣服,必须等到它风干。他们说惟有这样所有的细菌才会死。我们事后都感到头晕脑胀。”

当今大马》报导,2020年3月至10月期间,我国至少有49名外籍人士自杀,其中46人皆来自劳力输出国。由于46宗自杀案件多数发生在移工宿舍或共享房屋,因此警方相信这46人多为移工。

人权组织“南北倡议”执行长阿德联认为,一些自杀事件可能没有记录在案,真实数据恐怕超过警方所录得的案例数据,“一般上,无证移民不会(在发现自杀案时)向警方报案。若报案了,反而会受警方取缔。”

据《当今大马》,2020年初至8月10日,移民局已进行4764次执法行动,共扣留1万8575名外籍人士,以及269名违法的雇主。同时,一共有2万1241名外籍人士遭遣送回国,另外1万5957名外籍人士仍在移民局扣留所。在遣返外籍人士前,当局需确认他们没有染疫,也要获得原属国的同意才能遣返。

据内政部副部长依斯迈,政府每天需要为每名扣留者承担90令吉的开销,这笔款项包括膳食、衣服和医疗费。这也意味着,截至8月10日,政府每天至少必须花费140万令吉安顿扣留移民,而这笔费用还会随着政府扣留的人数而增加。

大肆逮捕活动真的有效吗?

当今大马》报导,83个党团组织以及71名个人联署呼吁首相慕尤丁停止大逮捕无证移民,希望韩沙能把课题带上国家安全理事会讨论,拟定更恰当的措施。联合文告指出,大肆逮捕活动只会加剧移民心中的恐惧,造成他们更加不愿意政府机关代表,进而挫败政府要达到群体免疫的努力。

此外,大量拘留无证移民恐怕会再次引发感染群,不止是无证移民之间互相传播,可能会感染移民局官员、警方、法庭官员(涉及扣留手续)以及这些人员的家属。

“或许韩沙认为他在此事的坚持,可以协助遏制冠病病毒。但他也应该明白,每一个行动计划都应该要有清楚及合理的科学分析和目标。”

无论是有证或无证,基本人权和尊严都不应该剥夺。别忘了,当务之急,我们要对付的是病毒,而不是人。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颖

拉曼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出生在吉打一个小城镇日得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