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动物慈善界的“一马骗局”?受害者高达上千人!

近日,马来西亚一家名为A Pet’s Journal(APJ)的动物收容所被网民指控经营骗局,相关网民也在脸书上建立了一个名为A Pet’s Journal Scam(APJ Scam)的小组,揭露APJ的”骗局”。该群组自9月13日成立至今,已有近1900名成员。

《Cilisos》报道,这起事件可以看作为“动物慈善骗局的1MDB”,当中涉及洗钱和欺诈、伪造照片、不存在的收容所管理人、伪造的身份等等。而该“骗局”所涉及的收容所不只是A Pet’s Journal(APJ)动物收容所,还包括了其余三个脸书账号与专页。

  • 宠物日记(A Pet’s Journal(APJ)):一个照顾近160只受伤和残疾的流浪狗收容所。据悉,收容所的主人名为Dr. Jaasreen Kaur Sandhu,其丈夫为Sivabalan则协助该收容所的运作
  • 全叔收容所(Quan Shelter):一个照顾73只狗的收容所,由一个叫做全叔的人经营
  • 二郎的狗(Erlang’s Dog):由一名照顾59只流浪狗的男子“二郎叔”经营
  • 瑞芬狗狗(Shui Fen Dogs):由一名叫做瑞芬的女孩和她的祖母经营,目前正照顾42只流浪狗。

不过如今除了A Pet’s Journal的IG页面仍存在以外,其余的脸书页面都已关闭且没有再开设新账号,这让网民们对其引起更大的质疑。

当中最受欢迎的是A Pet’s Journal和Erlang’s Dog,因为A Pet’s Journal除了接受捐款,也有出售各类狗饼干和肉饼。此外,Erlang’s Dog则是因8月25日的发文而一炮而红,帖文中提及二郎叔与另一名负责照顾流浪狗的员工确诊新冠,因此在面子书呼吁大众捐款助养这些流浪狗,这瞬间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关注,所接受的捐款数额也相当大。

二郎叔表示,希望有人可以捐款以让他能继续为这些流浪狗缴付租金和购买饲料。(图片来源:SAYS)

“骗局”的揭发

《Cilisos》指出,在Erlang’s Dog的经营者“二郎叔”将其冠病确诊检测结果直接发布到网上后,有网民发现该检测结果上的二维码扫描结果并非本人,而是一名叫做Tamil Vanan A/L Annah Dorai的人,不过该帖很快就被撤下了。随后,二郎叔解释道,该冠病检验成果属于二郎叔的员工,但这对部分网民而言并不具有说服力,所以他们开始搜索该组织的其他资讯,结果却让他们吓了一跳。

左为冠病确诊检测报告,右位Erlang’s Dog的SSM文件,两份文件显示真实信息与他们所告知网民的信息截然不同。(图片来源:Cilisos)

该SSM文件显示,Erlang’s Dog组织的所有者并不是二郎叔而是一名叫Dinesh A/L Paniselvam的人,而且这个慈善组织竟然并不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而是独资企业,而且本应该捐赠于二郎叔的钱都被转到一个叫做Pavitra A/P Annah Dorai的账户。

Dorai这个父姓与冠病确诊结果的所有者相同,部分网民质疑这一切背后是不是存在着更大的阴谋。在Pavitra的SSM企业所有权信息可以得知,她拥有四间提供宠物美容服务的企业,同时还销售宠物产品、狗饼干和肉饼。这些企业包括La Mode Pets (旧古仔)、Aurora Pets(大城堡)、Fatty Rosie(蒲种)和Pepper Pets(La Mode Pets的分店)。

Pavitra名下的所有企业。(图片来源:Cilisos)

此外,网民对于《宠物日记》的所有者Dr. Jaasreen是否真实存在也产生了疑问,因为大家只见过Sivabalan的照片却并没有人见过Dr. Jaasreen的任何照片。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尽管在A Pet’s Journals 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及,她已经当了8年的兽医,但他们并没有在马来西亚兽医委员会和兽医注册处发现她的资料,甚至有人透露Sivabalan的妻子是Pavitra,并不是Dr. Jaasreen。此消息一出瞬间引起网民热议,一些网民认为这就是一场网络诈欺,他们利用爱狗人士的善心,将捐款都收入囊中。

眼见不一定为实,所有图片皆为伪造?

因对Dr. Jaasreen的身份质疑,促使网民们进一步调查《宠物日记》所发布的照片,结果让他们发现了不妥。他们注意到,大部分的照片几乎都有经过P图的痕迹。在这些照片中,大部分照片无论是流浪狗上的伤痕,还是志愿者的照片,都是盗取其他流浪动物收容所脸书专页再经过修图后上传出来的。

“A Pet’s Journal “通过一系列经过PS的照片,目的是操纵爱狗人士的情绪,让他们捐赠更多的金钱。(图片来源:Cilisos和脸书群组)
有网民认为这两位“义工”的姿势和样子都有点奇怪,大部分图片都以拼接或是修图的方式重制,造假成分十分明显。(图片来源:Cilisos)

此外,在不同的收容所(APJ、二郎、阿全和瑞芬)发布的照片中都发现狗狗的相似之处,有网民猜测他们使用同一组人和狗狗照片循环修图,利用不同的名义对外募捐。但这还不是全部,他们还发现二郎叔与Sivabalan一张穿着橙色衬衫和黑色项链的照片看起来除了样子其余几乎一样,就连头发发缝也是相同的。

左为Sivabalan,右为二郎叔,但两者的衣服与项链皆为一致。(图片来源:Cilisos)
甚至Sivabalan的发缝与阿全叔的发缝分法一样。(图片来源:Cilisos)

这些收容所账号,有的会直接要求善款,有的则会让捐款者将款项转给某个固定的宠物店,宠物店将会直接把狗粮送到收容所,再加上该收容所的经营者时不时都会上传与狗狗的合照、志愿者探访和捐赠的照片等,且帖文下也会有许多人留言,增加其可信度。因此,此前并不曾有人怀疑或认为有任何不妥,直到此次露出马脚后,才开始有人质疑其真实性。

A Pet’s Journal的回应

《WORLD OF BUZZ》报道,9月14日当晚,A Pet’s Journal 便在脸书发表了其回应,他们否认所提出的指控,并表示他们正在被“针对和破坏”,许多网民们在贴文下纷纷要求APJ进行直播证明身份,但他们并没有照做。

隔天上午,A Pet’s Journal在脸书上再次发布声明,解释他们的立场以及他们将采取的进一步行动。APJ否认将他们从公众那里收到的捐款用于个人利益,同时补充他们是用自己的钱买下了宠物店,以便在宠物店的许可下合法地安置他们的狗狗,因为当局要求他们将狗从原来的地方撤离,这促使他们租用了四个有营业执照的地方来安置所收养的150只狗。他们也表示,之所以不公开收容所的位置,是为了避免人们将狗丢在他们的收容所,或是向当局提出任何不必要的投诉。在声明的最后,他们指出如果指控进一步升级,他们只能将所有的狗都交给当地政府。

这一声明使网民们更愤怒,他们认为A Pet’s Journal的声明是一种威胁,这对这些狗来说是“谋杀”,因为交给当地政府的结果可能是安乐死。同时有网友指出,APJ并没有直接澄清他们与其他三个账号的关系。(图片来源:脸书群组)

一家名为“My Pets Haven (MPH)”的宠物收养中心在Instagram上分享道, 他们从APJ收养了三只狗,但APJ却拒绝透露他们的位置,不允许他们参观。MPH也指出,他们怀疑APJ关于缺乏资金的说法,因为他们即使在获得马来西亚媒体的曝光之后,每个月依然继续呼吁捐款,但他们本应该已筹集所需的资金。

《中国报》报道,数名受害者已经报警且在9月22日在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游佳豪的带领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揭发此骗局,同时也呼吁民众在捐款前必需谨慎。其中一名受害者林妤珊指出,在受害者交流时发现,有人从2017年就开始捐款,有的每月固定捐两百或三百令吉,甚至有来自新加坡的善心人士捐一万令吉,尽管如此经营者仍然不断呼吁募款。

事实上,最惨的是那些流浪狗,虽然A Pet’s Journal先前发布的视频显示这些狗仍在他们的照料之下,此前也有人亲自到Aurora Pets中拜访,但并没有人了解那些狗目前的情况。

有网民亲自到Aurora Pets拜访,她表示这些狗目前还在该店铺,状态看起来尚好,并没有任何问题。(图片来源:脸书群组)

如今,很多善心人士没有能力去拯救或照顾流浪猫狗,因此经常会捐钱给这类收容所,收容所的初衷也是为了让流浪的动物都不再流浪,给它们找到一个新家。

不管这些指控是否属实,这都会在社会上造成一种不信任感,这将会让那些真正为了流浪动物的爱心人士对大马收容所失去信心,导致真正用心经营的收容所或慈善机构将会更难获得捐款。

Strive for Animals Welfare – SAW指出,许多人对收容所认识不足,他们表示公众可以通过某些方式来了解收容所的真实性,例如到NGO( Non-profit Organisation)查询注册记录、收容所背景与咨询、救援毛孩是否被领养或载收容所里、亲自到收容所拜访、确保汇款户口不是个人名义、是否会举办一些领养或义卖活动以及加入该收容所义工行列等。

无论如何,在进行捐款之前,记得要先了解其真实性在进行捐赠,以免落入不法分子的陷阱之中。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1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韦昀彤

《访问》实习生,目前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没想过要做什么伟大的事,只想透过文字让社会变得更有温度。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