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国产威士忌“Timah”陷争议 网民:会有人傻到不看标签就买吗?

在2021年的国际烈酒大赛荣获金奖的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堪称马来西亚烈酒行业的“大马之光”,不料近日却意外在穆斯林社群掀起争议,指出它有邪恶意图。

“Timah”威士忌于2020年上市,并于今年10月7日举行了官方推介礼,不料近日却引起穆斯林社群的注意。有者认为,“Timah”这款威士忌试图使用马来名字来“误导”和“迷惑”穆斯林,因为Timah这个马来单词除了有“锡”的意思,同时还可以是先知穆罕默德小女儿“Fatimah”的简称或绰号,因此批评政府为何会允许酒商生产名为“Timah”的威士忌。

一名推特网友在推特上发文质疑为什么要用马来文命名,“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有99%是穆斯林,禁止饮酒。他们想证明什么?”(图片来源:推特)

马来网站Negara Merdeka更是以“震惊!首个本地烈酒Timah,以貌似伊斯兰先知孩子的名字来命名”(Gempar!!! ‘Timah’, arak tempatan pertama dinamakan seakan nama anak RasuluLLah Saw)作为文章标题。

此外,也有网民认为,Timah威士忌的商标——一个留着胡子,头戴无边便帽的男子形象与穆斯林男子有些相似,质疑这款国产烈酒的生产商有“邪恶意图”,而伊斯兰组织协商理事会(MAPIM)亦赞同了此说法。

伊斯兰组织协商理事会主席莫哈末阿兹米(Mohd Azmi Abdul Hamid)表示,Timah威士忌令穆斯林感觉难堪和受辱,“更无礼的是,这烈酒的广告使用一个戴着伊斯兰白帽(kopiah)和留胡子的男子肖像,仿佛要突显穆斯林的形象来宣传烈酒。”

图为“Timah”威士忌的包装设计。(图片来源:Winepak)

对于相关争议,Timah生产商在脸书发文澄清道,“我们并不打算让自己的品牌引起争议,任何对我们品牌名字与马来西亚锡矿不相关的解释都是错误的。”Timah表示,他们的品牌名字在马来语的意思为“锡”,之所以用“Timah”来命名这款威士忌,实则是要让人联想起英属马来亚时期的锡矿时代。

至于酒标上的男子,Timah称,那其实是霹雳州首位英国军官斯皮提(Tristram Speedy),他曾与当地百姓一同平定战争、保护珍贵的锡矿地,维持地区的安居与和平,同时也是在当时率先推广威士忌文化的其中一人。他们强调,Timah威士忌只供超过法定购酒年龄的非穆斯林人享用。

(图片来源:Timah 脸书)

对于“Timah”威士忌,网民怎么看?

此事发酵后瞬间引来各界不同的看法,据《The Vibes》报导,律师正义运动(Lawyers for Justice )协调员S.Raveentharan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不应该成为一个课题,并补充道“批评者显然没有更好的事情可做”。他认为,大家应该专注于与大流行病的斗争,而不是为一个威士忌的名字而困扰。

社运分子艾维·乔赛亚(Ivy Josiah)则指出,这是一个无中生有的完美例子,“该品牌已经澄清,‘Timah’指的是锡。诋毁者不应过分考虑这个问题。”

本地主持人陈韵传也在脸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力挺Timah威士忌是我国的骄傲。她写道,“宗教提供了我们信仰和规范,但同时也教导我们和平与包容,不是吗?”

在Timah发布解释公告后,一些网民也赞同上述的说法,“Timah就是英文的Tin(锡),并没有其它含义”,更直呼“感谢这件事情让他们认识了这个品牌”。

(图片来源:推特)

(图片来源:推特)

此外,也有网民反讽说道,“难道有人傻到不看标签就买水吗?看到‘Timah’就直接会买?“,另一名网民则指出,“这就是马来西亚的问题所在,只有马来西亚才会将民族特别的与一个宗教联系在一起”。还有网民诙谐地表示,“上一个是Libresse,这次是Timah,下一次轮到谁?”

不过,马来西亚伊斯兰教法律师协会主席穆萨阿旺(Musa Awang)认为,“非清真产品”使用可能指向多种含义的品牌名称难免会引起混淆,他虽同意“Timah”在马来语中是“锡”的意思,但他指出“Timah”也可能是马来语名字“Fatimah”的缩写版本。他认为,政府应该找出解决此问题的办法,以避免穆斯林消费者感到混淆。

而对于Timah的解释,一些网民也仍然不买单。

(图片来源:推特)

有网民表示,“如果生产商想要将品牌名字定为‘Timah’,那他们就应该像其它啤酒一样装进罐子里出售”。另一名网民则指出“当你不是马来人或是伊斯兰教徒时,你就不会感到被侮辱”。还有网民认为“马来西亚的形象不能与酒类产品挂钩”。

另外,人民社会组织(Pekemas Malaysia)也质疑Timah威士忌的推介时机,同时打算报警,“我们谴责这个威士忌品牌安排在先知诞辰(10月18日)的日期推介”(实际上,Timah威士忌是于10月7日举办线上推介礼)。

伊党:禁酒有助大马社会和谐

虽然Timah已经对争议作出了回应,但伊斯兰党青年团依旧在脸书发文表示,对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的存在表示“遗憾”,并敦促政府关闭该酒厂的运营。

全国伊青团宣传主任纳兹尔希尔米认为,Timah获得国际奖项认可,并非是大马人应该自豪的事,反而是马来西亚的一场“灾难”。

这是因为,酒精不仅会伤害穆斯林,还会对整个马来西亚造成影响,“多少国人因酒精影响而死亡,无论是道路交通事故或是酒精成瘾所致;多少家庭又因酒精而支离破碎?事实上,它危害着整个社会和国家制度。”

因此,纳兹尔呼吁国内贸消部(KPDNHEP)立即采取行动,关闭所有酒厂的营运。他也指出所有穆斯林和国民,应不分宗教和政治背景,团结起来呼吁政府立刻禁止酒类行业。

(图片来源:Dewan Pemuda PAS Selangor 脸书)

而伊党宣传主任卡玛鲁查曼(Kamaruzaman Mohamad)则借此指出伊党的立场始终如一,那就是“饮酒违反伊斯兰教义”,导致社会、家庭问题,也令公众安全受到威胁。“为了避免任何破坏,饮酒活动必须受到严厉的管制。在管制酒业,不管是卖酒或饮酒,丹州是一个很好的模范。”

(图片来源:Kamaruzaman Mohamad 脸书)

槟城消费者协会(CAP)则强力谴责了Timah的生产,苏巴拉奥 (N.V Subbarow)认为, 这款酒类产品应该被禁止,因为这不仅侮辱了伊斯兰教,而且每瓶威士忌中酒精含量为40%,不仅非常危险,甚至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他对于政府批准Timah的生产感到非常荒谬,“槟城消费者协会不了解为什么政府部门会允许Timah使用可能会引起公愤的名字和图片”。

针对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近日在穆斯林社群引发的争议,首相署副部长阿末马祖( Ahmad Marzuk Shaary)接受《阳光日报》(Sinar Harian)采访时表示,不能因本地出产新的烈酒品牌而责怪政府。他认为,酒制造业在我国已存在多年,生产酒不是政府推动,政府只是没有干预此事,因此将有关威士忌品牌与政府联系起来是不妥当的。

而民主行动党路阳州议员兼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冯晋哲则批评道,伊斯兰党青年团保守和倒退的思维才是“国家灾难”,不仅不符合国家多元化的国情,其保守化的思维更会让国外投资者却步,危及国家经济和发展进步的脚步。

事实上,酒类产品在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引发了不少争议。近年来,因酒后驾驶酿车祸的报导越来越多,在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要求政府实施禁酒令的声浪此起彼落,一些地方政府如吉隆坡市政局为此推出新的售酒指南,也就是杂货店、便利店、传统华人药材店都将不再允许售卖烈酒(Liquor),甲州政府也推出堂食不可饮酒的措施,目的就是要降低酒驾事故的发生。此外,伊斯兰党以及部分穆斯林也针对酒驾行为发表不满,建议政府立即暂停国内酒商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直至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吉隆坡市政局将原定于10月1日起落实的售酒指南推迟一个月执行。(图片来源:网路)

另外,据《东方日报》报导,2019年,有一名推特用户在推特上发文要求大家在网上签署请愿书“禁止全马售酒!”(Haramkan Penjualan Arak Seluruh Malaysia!),敦促政府在大马禁止饮酒。该请愿书上表示,大马所有宗教都应禁止使用酒精饮料。

禁酒真的有用吗?

全国爱国协会(Patriot)主席莫哈末沙德曾针对政府禁卖指南一事发言,他认为该指南是荒谬的,并反问当局,“到底是饮酒,还是贪污更邪恶?哪个对我们的社会和国家更具有破坏性?哪种邪恶更吸引马来人?”

他指出,马来西亚人已经以宽容、谅解和互相尊重的方式生活了几个时代,如果禁卖烈酒的指南是为了遏制酒后驾驶,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方法必须是个全面和包容性的协商,包括与商人进行协商,而这不仅是与特定群体协商。如果是关于健康问题,则应该知道相比啤酒和温和的酒精饮料,还有其他食品和饮料对我们的健康更加不利。”

沙巴首长沙菲益也曾公开表示,“别人要喝酒,是别人的权利,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宗教的关系,而去强制别人禁酒”。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3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韦昀彤

《访问》实习生,目前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没想过要做什么伟大的事,只想透过文字让社会变得更有温度。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