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2021年那些震动世界的瞬间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从新年伊始的美国国会大厦冲击事件,到春日里的苏伊士运河“大堵船”,再到夏季中共庆祝百年诞辰和塔利班在阿富汗夺权,以及金秋的德国大选和冬日里新政府上任。不过贯穿这一年的,仍然是看不到尽头的新冠疫情。

冲击国会山

在2020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特朗普连任失败。然而他的很多拥护者并不接受这一现实,通过社交媒体集结起来,在1月6日这一天冲击了国会大厦。满腔怒火的民众袭击了美国民主的心脏——这是该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黑暗篇章。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

特朗普的狂热拥护者也无法阻挡美国的权力更迭。在严密的安保措施之下,78岁的拜登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同时也成为有史以来就任时年龄最大的一位。而他的前任特朗普在这方面恰恰是仅次于他的第二名。

被投毒、被监禁

俄罗斯反对派政治人物纳瓦尔尼在遭到投毒之后,曾在德国就医逗留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尽管外界怀疑,毒杀他的幕后黑手就是俄罗斯情报机构,但他还是选择在2021年1月份回到了莫斯科——并且在入境之后就被捕入狱。俄罗斯方面给出的理由是纳瓦尔尼违反了之前的保释条款,判处其三年半的监禁,而支持他的声援组织也被政府强行解散。

缅甸军事政变

在2020年末举行的缅甸议会选举中,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大获全胜——这使得一直掌握着很大权力的军方感到不悦。2021年2月1日凌晨,军方发动政变,将昂山素季和全国民主联盟的多位领导人物拘捕。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抗议活动和流血冲突,诸多示威者的死亡并未改变该国的政治局面。昂山素季在12月被判处4年监禁。

沙漠飞蝗

蝗群所到之处,天昏地暗,庄稼颗粒无存——2021年,超过十亿只蝗虫席卷东非诸国,将那里的农作物吞噬殆尽。留下的是荒芜的田地,和数以百万计面临饥荒的非洲民众。肯尼亚动用了大量的农药,才得以遏制蝗灾。

一船当关,万船莫开

巨大的长赐号集装箱货轮横在苏伊士运河中间,导致这条世界上最重要的水上货运动脉之一堵塞长达6天。等待通过的船只队伍甚至排到了红海。这次运河阻塞事件造成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经过艰难的援助作业,这艘400米长的搁浅巨轮才得以脱困,运河交通也在停滞6日之后重新恢复。

印度的新冠灾难

4月,新冠疫情重创印度,德尔塔变异病毒在该国迅速传播,导致医院人满为患,吸氧机紧缺。死亡人数的激增使得火葬场不堪重负,部分地区不得不直接在户外日夜兼程地焚烧尸体。直到6月份,该国的疫情才出现缓和。

中东再燃战火

5月,以色列和控制加沙地带的极端伊斯兰武装哈马斯之间进行了持续11天的交火。这场冲突的直接导火索,是东耶路撒冷谢赫杰拉区几个巴勒斯坦家庭面临被驱逐,导致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冲突激化,包括在被穆斯林视为神圣场所的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哈马斯向以方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撤走包围该清真寺的安全力量。在以方拒绝撤警的情况下,哈马斯对以色列城市发射了火箭弹,而以军也对加沙地带实施了报复式袭击。

原住民儿童坟冢揭秘加拿大血腥殖民历史

从5月开始,加拿大陆续发现了多处埋葬着儿童遗骸的无名坟冢。这些孩子据信是在所谓的寄宿学校中受到虐待而死亡的原住民儿童。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曾经运营了上百年,其目的是对他们进行同化教育,消灭孩子们心中的印第安人印记。2008年为调查寄宿学校而成立的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称这种做法为 “文化种族灭绝”。总理特鲁多已经宣布,要对这段残酷的殖民历史进行全面调查。

“垃圾总统山”给G7峰会“献礼”

这座雕塑被命名为“Mount Recyclemore”,坐落在卡比斯湾酒店对面的沙滩沙丘上,卡比斯湾酒店正是6月份七国集团峰会的举办地。“Mount Recyclemore”是模仿“Mount Rushmore”(拉什莫尔山)而来。后者是指拉什莫尔山国家纪念公园,俗称美国总统公园或总统山,公园内有华盛顿、杰斐逊、西奥多·罗斯福和林肯四位前总统头像。而这座代表七国领导人的雕塑则是由废金属和电子垃圾制成,旨在抗议这几个主要工业国家面对电子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无所作为。

中共庆祝百年诞辰

在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上,佩戴红领巾的学生排着整齐的队列方针。而曾经在1989年发生过的血腥镇压学生运动,如今已经没有在天安门广场留下任何的印迹。取而代之的是盛大的庆典和激昂的爱国主义热情。

迟到一年的奥运

原本东京奥运会应该在2020年夏天举行——然而新冠疫情使得这一体育盛会推迟了一年,而且是在观众席空着的情况下举行。图为中国女子花样游泳队庆祝她们在东京奥运会花样游泳集体自由自选决赛中夺得银牌。

洪水肆虐德国西部

这是一场百年不遇的灾难:在连续数日的强降雨之下,德国西部——尤其是埃尔弗特河(Erft)和阿尔河(Ahr)沿岸受灾尤为严重。河水在短时间内漫过堤岸,淹没了大量房屋。至少有143人在洪水中遇难,经济损失更是数以亿计。受灾地区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灾后的重建和恢复工作。

逃离喀布尔

8月,塔利班武装在阿富汗快速攻城略地,掌握了对该国大部分地区的控制。史上最大规模的撤离行动迫在眉睫。大批阿富汗人涌向喀布尔机场,希望能挤上一班离开阿富汗的飞机。美国及其西方盟军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使命,就以这样一种不太光彩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笑到最后的胜利者

社民党人肖尔茨(Olaf Scholz)成为德国新一届联邦总理——放在春天,恐怕没人相信这会是真的。因为在4月的民调中,社民党支持率还落后联盟党足足10个百分点。然而以稳重务实风格著称的肖尔茨却带领社民党,在9月大选之后成为最后的赢家。12月初,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无家可归

一场政治博弈,而他们是永远的输家:来自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难民滞留在波兰和白俄罗斯之间的边境地区。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允许数千人入境,并把他们送到了与欧盟接壤的边境地区,意欲以此向欧盟施加压力。后者并不为这一政治勒索所动摇。然而这些难民则苦不堪言,不少人在零度以下的严寒中被冻死。

顺便再来拯救一下气候……

在格拉斯哥召开的气候峰会原本被人们寄予厚望,然而对于其成果的评判却褒贬不一。虽然各国在会后声明文件中就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以及减少煤炭使用的目标达成一致,然而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却没有明确的计划。包括帮助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所谓气候基金,也没有取得预期的进展。所以这场峰会究竟是否取得了成功?亦或只是一场名为“热风”的政治家表演秀?

那些被新冠夺走生命的……

和2020年一样,2021年也是被新冠疫情阴影笼罩的一年。虽然人类在抗疫方面也有一些成绩,比如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行动。但是新冠病毒仍然给全世界留下了无尽的伤痛:从疫情爆发以来,已经至少有530万人因为新冠病毒或者因其相关病症而死亡。2022年,我们能否迎来抗疫的转折点?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1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