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为何有脱北者选择回朝鲜?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逃离朝鲜后,一些脱北者发现自己身为社会“局外人”,难以保住工作或职能。他们最终选择再次冒险穿越边境回到朝鲜。

在刚刚过去的元旦,一名2020年11月穿越非军事区进入韩国的脱北者循相同路线重回朝鲜。这起事件引起韩国社会的广泛讨论。

新年的这起脱北者重回朝鲜的事件被韩国媒体形容为“回力镖叛逃”。韩国媒体更批评军方在边境的守卫松散,竟无法阻止该名男子返回朝鲜。

一般而言,通过非军事区(DMZ)叛逃的情况极为罕见。在这个长达248公里,宽约4公里的边境地带,除了设有铁丝网外,两侧都有重兵把守,更设置了地雷和坦克陷阱。每当有人设法穿越非军事区而且未被察觉,韩国军方便会受到公众的强烈质疑与批评。

监控上的严重疏失

韩国军方周三对引起公众对边境安全的关注道歉。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元仁哲对国会议员们表示:“我对于这起事件造成民众关切感到非常抱歉。我承诺尽一切努力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韩国总统文在寅称这起事件为监控上的严重疏失,军方绝不能重蹈覆辙。其发言人表示,文在寅已下令对军队的整体安全布局进行特别检查。

通过非军事区(DMZ)叛逃的情况极为罕见。

除了军方遭受到的批评外,人们也疑惑为何脱北者会选择回到一个生活极为艰难的国度——至少在外人的眼里是如此。

在新生活中挣扎求存

据报道,该名重返朝鲜的脱北者只能找到一份看门的工作,为了生计而挣扎。负责协助脱北者适应韩国社会的统一部则强调,除了金钱补助外,该名男子在寻找住宿和求职时都获得帮助,而且享有医疗福利。

尽管如此,在迄今逃往韩国的3万多名脱北者中,至少30人在过去10年间选择重返朝鲜。

部分逃往韩国的脱北者表示,他们在适应全然不同的新生活时,所承受的压力外人难以理解。一名脱北者对德国之声表示,尽管可能被朝鲜政府严惩,她的姑姑仍选择回国,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思念留在当地的家人。

2010年从朝鲜清津市来到韩国的朱灿阳(音译)表示,每个人回朝鲜的理由都不同。“一些人觉得在这里保住工作很困难,还有人无法适应文化差异,或是觉得受到歧视。”

现年30岁的朱灿阳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朝鲜口音,其他脱北者则认为这会引来不必要的好奇关注。朱灿阳的姑姑曾经因为口音被出租车司机询问,对方得知她是脱北者后便将她赶下车。她表示,尤其是年长的一辈人对朝鲜有根深蒂固的成见,因为许多人仍保有对朝鲜战争(1950年至1953年)的痛苦记忆。

决定再次叛逃

在出租车上的遭遇,并非朱灿阳的姑姑不顾家人劝阻坚持重返朝鲜的原因。

“我父亲的姐姐在2015年来到韩国,但她的独生女还在朝鲜。她的职业是医生,在朝鲜社会中是重要人物,她的女儿也成为了医生,不想离开朝鲜。”

朱灿阳的姑姑难以适应韩国生活。原想作为医生重新执业,但并未考过文凭考试,迫不得已只能在餐厅打工。2018年,虽然胞弟苦苦请求她留下,她仍决定回到朝鲜。

“她回去后我们对她的近况一无所知,因为如果我们试图联络她,会给她带来危险。”朱灿阳如是说。“但听别人说她被安排参加会议,讲述自己逃到韩国后发现那里的生活很糟糕,所以她又选择回国。这是宣传手段,但她别无选择。”

协助脱北者学习英语以获得更好就业机会的援助组织“自由演说者国际”(Freedom Speakers Internaional)共同创办人拉蒂格(Casey Lartigue)表示,他听说过许多脱北者在韩国生活艰难的故事。

重返朝鲜的原因

“即便是那些庆幸自己逃脱的朝鲜难民,有时家庭状况也会促使他们返国。一些难民在折返探望孩子或亲戚时被关押在中国,随后几乎被强行送回朝鲜。”

拉蒂格表示:“我也听说过一些案例,例如朝鲜难民回去送钱给亲戚,因为他们不信任中介。他们想回去帮助有困难的亲戚,甚至试图带出不敢自己逃跑的人。”

“有些人可能会疑惑为何有人会想回到朝鲜。但或许他们在韩国碰到的新问题,本身就是他们人生中最新遭遇的坏事。”

而对部分脱北者而言,解决办法就是回到至少能感觉熟悉的地方。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