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全球化已是强弩之末?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先是新冠状大流行使我们的经济依赖性暴露无遗,然后,俄乌战争使原料市场发生颠覆。它有可能成为去全球化先声,并重塑这个世界。

“全球化”这个词我们都很熟悉。但,“去全球化” 呢?——其实,供应链不畅、价格上涨、物资短缺:所有这些都可能与“去全球化” 有关。 

一些专家更把乌克兰战争同新冠大流行联系起来,视之为走向去全球化的转折点。然而,这个新世界会以何种面目出现?

全球化为何物? 

按专家们的一般解释,全球化大体分为三类:经济全球化、社会全球化和政治全球化。

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通过贸易实现互联互通,支持者众多,批评者也不在少数。其倡导者称,全球化使人们摆脱贫困、生活水平提升。但批评者诟病全球化未解决好处平等分享问题。德国慕尼黑大学当代史教授维尔申( Andreas Wirsching )指出, “根本无法否认,国际上,以及在发达国家,不平等现象都在增加。赢家不少,输家大量存在。”

贝塔斯曼基金会( Bertelsmann Stiftung )经济学专家容布卢特( Cora Jungbluth)强调说,全球化的负面影响还包括其社会和生态后果:高收入国家工人眼看着就业位子转至低薪国家,“跨国公司把肮脏的生产链部分移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在那里造成环境问题”。

第一个节点:全球金融危机 

据此,全球化体现的是一个经济相互依赖增加的过程;去全球化则标志全球经济相互依赖程度的倒退。有证据表明,这一情况已出现多年。 

全球化的一个关键因素——商品贸易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GDP)的份额: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前达到顶峰。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 Dartmouth College )经济学家欧文 (Douglas Irwin) 称,“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全球商品出口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增长速度惊人,但从 2008 年和 2009 年金融危机以来,其增长曲线始终平延甚至下跌。”

欧文教授和其他专家指出,此一变化同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经济政策有关。但他们强调,另外一些重要因素亦在阻遏全球化。 

然后是疫情

从经济角度看,新冠大流行对全球供应链构成最大打击。在用上最后一卷卫生纸的那一刻,谁忘得了所面对的供应瓶颈、价格上涨、恐慌抢购现象?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经济学家格林(Megan Greene)说,这些紊乱带来了供应链计划的根本转变,“疫情将即时生产(依据消费生产)转变为存储” ,形成新理念,为不可预见的情况做更充分准备。她称之为“全球供应链 + 应急计划”,保障企业易于应对供应链问题。 

容布卢特指出,这一供应链+模式中,国家和企业考虑缩短供应链,将生产步骤迁回本国,并使关键商品和技术的生产离制造厂更近,从而能在未来发生危机时拥有更大的供应安全。实质上,这意味着抛弃讲求效益的全球化。

现在是乌克兰战争

尤其是在能源和食品领域,消费者正深受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西方社会对俄实施制裁带来的影响。 贝塔斯曼基金会的另一名经济学专家彼得森(Thieß Petersen ) 解释说,“我们缺乏能源来源,欧洲需要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全世界需要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农产品。”

俄罗斯和乌克兰均属全球最重要的小麦和葵花籽油出口国。美国经济学家埃文指出, “战争导致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尤其是小麦和石油,至少在最初阶段是这样。”他强调,这不仅推高消费价格,而且推高通货膨胀,与此同时,制裁正在将俄罗斯这个大经济体与世界其他地区相隔离。 

在这里,经济专家们看到的不仅是先前相互关联的全球经济市场的松解,而且是全球化迄今带来的进步的逆转。容布卢特教授补充说,高价和主要食品短缺不仅影响富裕国家民众,更会影响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民众,而在高度依赖廉价小麦和石油进口的国家,“它可能导致饥荒”。

去全球化临界

全球金融危机、随之而来的保护主义、导致供应链重组的瘟疫大流行、使原料市场分崩离析的乌克兰战争,所有这一切都让经济学家彼得森得出结论:“或许我们正进入某种形式的去全球化。”

不过,格林教授警告说,并不存在全球化的衡量尺度。有人说,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制造业工作已从低薪国家转移到其它国家,甚至完全回迁高薪国家,供应链也已发生区域化。她对此说表示怀疑。她指出,统计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表述:“在上海商会最近的一项调查中,没有一家美企表示,正将生产从中国迁回美国。”

然而,尽管对中国的长期投资进展顺利,但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不少短期投资已经撤出——这可能预示着拐点将现。格林也承认,“全球化已成强弩之末,其进程比以前慢得多,不过,我们尚未走到去全球化的地步。”

经济集团取代全球化

容布卢特认为,西方对俄的制裁和资本从中国外流,显示出一种远为广泛的趋势: “近年来,许多国家都试图减少所谓的关键依赖,这也可能导致去全球化。”欧文指出,冷战期间,代表同一政治路线的某些国家在经济上也相互拉近,并与其他国家保持距离。他认为,这与当前的发展颇相类似。 

容布卢特、彼得森以及另一些经济专家认为,目前,世界已然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经济集团:一个是民主市场经济体(欧盟、美国及整个北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大洋洲),另一个集团由专制国家(中国、俄罗斯及其最重要贸易伙伴)组成。容布卢特说,“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地缘政治的回归。而这一发展也导致了去全球化——试图减少对理念不同国家的经济依赖。”

那么,我们是否正处于新时期之初?当代史学家维尔申表示,“这是一种广受欢迎的讨论。2020 年的新冠大流行和 2022 年的侵略战争:你几乎可以把这两个年份放在一起思考:我们感觉到,这里正发生一种根本性变化。然而,我们如何将各种因素联系起来观察,以后才会清楚。”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