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传周三有望解封:上海为清零付出了什么代价?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上海周一通报封城以来第一批新冠死亡病例。与此同时传出官方已下达“军令状”,要在周三之前实现“社会面清零”,上海有望迎来解封。德国之声访问专家学者,请他们剖析上海封控松绑的可能性,以及“上海模式”幻灭带来哪些影响?

上海市卫健委周一(4月18日)证实,上海周日(4月17日)新增3例新冠本土死亡病例。官方表示,三名死者分别为两名89岁、91岁的女子,及一名91岁男子,各自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病史,“3人入院后转为重症,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

法新社指出,这是上海封城以来官方首次通报新冠死亡病例。中国最后一次通报新冠本土死亡病例,已是3月19日在吉林省东北部的两名确诊者。

与此同时,上海17日全市新增新冠病毒本土病例共2万2248例(含1万9831例无症状),大部分为无症状感染者,染疫数字仍处高位。

据路透社统计,自3月初病例激增以来,上海已记录超过32万例新冠病例。

社会面清零的“军令状”

上海封城本周进入第四周,民众的压抑与绝望加剧,政府面对的民怨压力越来越大。路透社周日(4月17日)报道,上海官方已设下目标要在4月20日前实现“社会面清零”,阻绝新冠病毒在“隔离区”以外的地方传播,并已向各级组织下达此一目标。报道称,这将使上海进一步松绑防疫政策,让这挫折的城市重新恢复正常生活。

路透社引述两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上海要在4月20日之前实现“社会面清零”的新目标,是在最近几天向该市的共产党干部和学校等组织传达。由于这些信息没有公开,他们不愿透露姓名。

“国务院工作小组、市委和市政府已要求在17日出现疫情转折点,并应在20日达成清零状态。”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复本文件显示,上海市宝山区党委书记陈杰在周六(4月16日)的演说中形容,该命令下达的此刻,上海情势正来到“关键时刻”——大众深陷焦虑情绪,食物供给压力越来越大。

在演说中陈杰表示:“这是军令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们只能咬紧牙关,为胜利而战。也可以说这是一次全面进攻,是扭转疫情趋势的最后一战。”为了达成此命令目标,将要求官员们加速进行新冠筛检工作,尽快将阳性病例转移到隔离中心。

中国对社区层级的清零定义是:在隔离区外没有出现新的病例。结束社区传播已成为中国其他封城城市解封的转折点。例如深圳在上个月实现此一目标后不久,重新开放了公共交通,并让企业恢复工作。

一名上海居民告诉路透社,她所在的小区居委会周日向居民发出通知,已动员了更多的人力和巴士,以加快将社区的阳性病例转移到隔离中心。

许多民众抱怨上海隔离中心的环境不佳。

中国国务院、上海市政府、宝山区政府没有立即回应路透社的评论请求。

企业复工的白名单

中国经济和全球供应链因上海疫情遭遇冲击。路透社报道,许多企业领袖对于封城造成的经济损失越来越直言不讳。有汽车制造商就警告称,如果他们在上海和邻近地区的供应商不能尽快恢复作业,将可能被迫完全停止生产。

随着压力加剧,中国的行业监管机构15日表示,已经确认了上海666家半导体、汽车和医疗行业公司,为需要优先复工的公司。 上海当局也就企业重启生产应采取的措施,如储备医疗用品和提交工厂的预防新冠感染计划,提供了指导。

根据上海市经信委印发《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附件中第一批复工的重点企业“白名单”中,包含台湾台积电、日月光在上海的工厂都名列其中。

此前路透社亦报道,特斯拉正准備在4月18日重启其上海工厂。大众汽车和通用汽车的中国合作夥伴上汽集团表示,正准備恢复生产,并将于周一开始进行 “压力测试”。

封控松绑的微调信号

在北京“动态清零”的指示下,上海自3月28日宣布“分区分批封控”,许多居民对于防疫措施感到不满,抱怨食物短缺、隔离环境简陋、执法力度过于强硬,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涌现大量抨击当局的声音。

路透社报道,上周在网络发布并疯传的一段影片显示,有上海居民与身穿防疫服的警察发生争执,因为警察命令要将居民的房子强制“征收”收治病人。还有其他流传的影像片段显示,居民试图冲破路障要求食物供应的画面,表明了上海人们对于封城状态越来越绝望。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副教授陈希告诉德国之声,奥密克戎的高传播力注定了“清零”政策的成本效益平衡会迅速倾斜。他说:“由于准备不足,中国正用2020年初我们对该病毒知之甚少时的工具,来应对一场2022年的公共卫生危机。”食物供应短缺、新冠以外的疾病无法获得足够医疗照顾,种种压力和创伤都增加了社会成本。

但在过去的几天里,出现了一些微调的信号。比如:禁止封锁高速公路出口、缩短入境旅客以及与新冠患者密切接触者的必要隔离时间。陈希认为,随着公众的不满情绪不断上升,可能会有更多的调整。但他也提醒,上海周边地区感染者的快速增长,可能会阻碍上海的政策调整。

上海模式“幻灭”

面对本波疫情袭击,曾经的“防疫模范生”显得应接不暇。人权观察的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告诉德国之声,许多她认识的上海人本认为上海方式治理更有效率,“但其实现在证明没有这回事,因为上海依然受到中央控制。北京说你要清零,上海根本没有权力。所以这种认为上海自主能力高跟上海与其他城市不同的看法,其实都是幻影。”

早前中国社群网络疯传一段影片,疑有防疫人员用无人机宣导居民不要开窗唱歌,“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

她认为上海封城发展至今既荒谬也反应了非科学的做法,不只出现系统性违反人权的情况,许多苦难更是可以避免的,“这说明中国的体制僵化和不透明,完全没有将医学专家的意见或人们的要求和愿望纳入决策。”

中国独立学者吴强则告诉德国之声,现在看到的“上海模式”是中国政府不断探索所形成。上海过去两年一直实行“精准防控”,一个地区出现密集爆发后,尽量在小范围内进行封锁,以免疫情扩张。

他说,这是中国地方官员在较发达城市发展出的一个防疫模式,以保持地方的经济活力,“但上海的大规模封城,代表上海官员的精准防控路线失败且被中央取代,这是在中央的抑制之下,不得不采取在中国内地其他地区所使用的防疫模式。”

上海配合中央强硬清零,造成民怨迅速累积,形成轻微反抗。吴强认为,这些虽不足以对中国政治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但过去被驯服的部分中国中产阶级在上海这次事件后,会意识到美好生活的泡沫。

“这个泡沫在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对各种行业的打击已经看到,而在封城期间任意极权主义的防疫,他们发现他们得到的政治许诺是泡沫化的。”吴强指出,他们会首先产生悲观与绝望,“中国在上海的中产阶级,都在疯狂搜索如何移民,如何往海外跑。这是上海中产阶级最想做的事,他们不是想要改变,而逃跑或移民是他们主要的想法。”

“在过去两年多的疫情间,20大的极权体制已经确立下来。上海在这次疫情中,提前看到20大之后极权体制的到来。”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