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天才还是疯子? 未来主义者马斯克

马斯克再度登上美国《时代周刊》(Time)封面。这次是携收购推特的热门话题而登上5月的双周合刊。封面配图赫然可见马斯克正提着一个装满推特标志的笼子,显然推特已成“笼中之鸟”。《时代周刊》发表封面文章称,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收购推特并将其私有化的惊人举动,使他对政治、社会和人类话语的看法,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

在去年 12 月他被选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派对上,他跪在地上扶着蹒跚学步的儿子。他的采访者正是《时代周刊》杂志主编爱德华·费尔森塔尔(Edward Felsenthal),曾试图让马斯克也参与到政治评论者对民主现状担忧的热烈讨论,其焦点在于我们的民主正处于危险之中——法治和自由、公平的选举正受到威权主义蔓延的威胁、虚假信息和制度恶化。

去年 12 月马斯克被选为《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图片来源:时代周刊)

“我们有民主吗?” 埃隆马斯克打趣道,依然带着他玩世不恭的微笑。

在刚刚被问到的美国政府体系状况的担忧。“我想,我们有一种民主,”马斯克继续说道。 “我们是两党制度,这通常意味着议题总是以半随机的方式分配到一个桶中或另一个桶中,然后你被迫选择一个桶。或者就像有两个大酒杯,里面都装有粪便,你的选择取决于粪便最少的那个?所以说我不同意任何一个党派的所作所为。”

马斯克似乎认为美国民主只是在我们为人类文明进步的行进中不得不采取的暂时性政治行为,而这当中的缺陷也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美国的民主现状,马斯克避而不答,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为什么他的政治立场如此难以捉摸。这也有助于解释他为什么想要收购推特。

(图片来源:推特)

如果让他重新来过,马斯克自告奋勇去有所担当,他将制定新的秩序,一切将有所不同。

“人们经常问我,比如说,关于火星学会(火星学会是一个提倡人类探险以及定居在火星的非营利组织)我对此有什么建议,” 他沉思片刻说道,我赞成民主的方式,人们对所面临的问题进行投票,制定简洁而有力的法律来防止腐败。当再次强调当前制度面临的问题时,例如公民获取信息和在投票箱中表达自己偏好的能力时,他再次转变话题走向,暗示这些担忧仅是悲观主义者的抱怨。“抱怨很容易,但事实是,这是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他说。“历史长河中真的有你更愿意穿越回去的篇章吗?顺便说一句,你真的读过历史吗?因为它并不尽如人意。”

很显然马斯克以这种姿势——一个痴迷于宇宙野心而不愿探讨制度的肮脏细枝末节的未来主义者——属于马斯克一贯的矫揉造作。但他收购推特并将其私有化的惊人举动,让他对政治、社会和人类话语的看法成为紧迫问题。这位世界首富很快将控制这个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平台,他声称这项冒险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社会的利益。他没有直接回答有关美国民主现状的问题,他的政治立场令人难以琢磨,他的目的为何总被广泛误解,他收购推特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图片来源:推特)

许多人讨厌马斯克,因为他保持着一种流氓可恶的公众形象。在推特上,他有8000多万粉丝,他在关于科幻或电脑芯片的笑话表情包中,穿插着愚蠢或挑衅性的言论。他的言论就如同一个让人随时丢进回收站的垃圾帖。他的朋友比尔·李(Bill Lee,自称最初说服马斯克收购推特)称,马斯克成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病毒式社交影响力的人”是偶然的,而不是有意为之,他认为这是一种发泄怒火、与人直接沟通的方式。

马斯克经常在社交平台肆意嘲讽:他将一位英勇的洞穴潜水员塑造成“pedo guy”(恋童癖,但马斯克后来解释说是用来侮辱一个人的外表和举止,没有性含义),粗俗地嘲笑一位参议员的推特照片。他的推文让他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遇到了麻烦,该委员会在2018年起诉他误导投资者。但事实上马斯克并不关心别人的感受,正如他自己的兄弟金巴尔告诉我的那样:“他在商业方面是一位天才,但他的天赋不在于对人产生同情心。”

然而,重要的不是马斯克是否是一个好人,而是他想要用这个价值440亿美元的平台得到什么?在试图解读马斯克的动机时,美国两党人士似乎都搞错了。

许多美国自由派人士认为,马斯克是一个贪婪的投机者,他与政府打交道的目的是最大化他的利益并逃避责任。但马斯克的数十亿美元大多是纸面上的,而不是在海外囤积的,这反映了投资者对特斯拉的估值。如果他有时只缴纳很少的联邦税,或者不缴纳联邦税,那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税收体制是对个人所得征税,而不是对个人财富(如股票)征税。谈到自己支持的 “富豪税”提案时,美国自由派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称:“骗局在这里是合法的。”因此,那些认为马斯克应该缴纳更多税款的人应该指责税法,而不是他。

此外,马斯克似乎对发财之梦不感兴趣,除非是作为实现他对人类的雄心的一种手段。他曾多次将自己逼到破产的边缘,就像2008年拿出自己的钱帮助特斯拉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一样。他认为自己是一名工程师,并对被描述为“投资者”感到恼火。据说,在他竞购推特之前,特斯拉是他唯一拥有的上市股票。

(图片来源:推特Elon Musk News)

关于马斯克的另一个误解是,关于他的公司欺骗美国政府。2010年,特斯拉获得了4.65亿美元的美国联邦贷款,但那是在马斯克投入数百万美元让公司成立的几年后。电动汽车的税收抵免也是特斯拉多年来的利润来源。但是,即使特斯拉真的不可能在没有政府帮助的情况下取得成功,听到美国自由派人士批评部署公共资金鼓励环境创新也是奇怪的。SpaceX还通过NASA合同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政府资金,尽管该公司也得靠马斯克本人及其财力才能挺过起步阶段。可以说,马斯克在火箭设计方面的创新为纳税人节省了数十亿美元。比如,美国宇航员前往国际空间站的成本就大大降低。

美国自由派人士还对马斯克的企业领导力提出了异议,抨击他无视公共健康和安全。当然,这种批评也有一定的道理。2020年,在疫情肆虐之际,马斯克无视当地公共卫生当局的要求,让他的工厂继续营业,将工人置于危险之中。马斯克的公司因工作条件面临诉讼,包括性骚扰和种族虐待指控。2 月,加州公平就业部指控特斯拉多年来容忍“猖獗的种族主义“,允许普遍存在歧视,特斯拉对此予以否认。虽然马斯克本人并没有被指控骚扰员工,但他因公司的工作氛围而受到指责。

此外,特斯拉一直抵制工会组织,这似乎也导致了拜登政府对通用汽车等电动汽车的“迟到者”大加赞扬,而忽视了马斯克的贡献。这种轻蔑显然让马斯克感到恼火,理由很充分:一家美国公司(特斯拉)已经成为这个对气候未来至关重要的行业(电动汽车)的世界领导者,但美国总统似乎过于感激他的政治盟友(通用汽车等),甚至不承认,更不用说赞赏它的成绩了。

(图片来源:Popular Information)

马斯克不喜欢美国政府的监管,认为这是官僚主义对创新的压制。他曾表示,他认为美国的预算赤字已经失控,令人担忧。他还表示,反对在自由主义话语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严苛的“觉醒”(woke)文化。他对收购推特的解释主要集中在对美国言论自由的担忧上,这引起了保守派的共鸣,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推特平台的审查,尤其是特朗普。所有这些都导致许多美国右翼人士站在马斯克一边。因此,在交易达成前,一群共和党国会议员给推特董事会发了一封信并疑似威胁到,如若拒绝马斯克的收购要约,国会将进行调查。

但如今庆祝他收购推特的保守派人士很可能错误地将他视为盟友。虽然马斯克是奥巴马的坚定支持者,他曾排队六个小时与这位前总统握手。特朗普当选后,马斯克同意在两个总统顾问委员会(战略与政策论坛和制造业就业倡议)任职,但他持续了不到六个月,于2017年6月辞去了这两个委员会的职务,以抗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决定。(在这一点上,与其他 CEO 相比,他对特朗普的滑稽举动表现出更少的耐心:几个月后,在夏洛茨维尔之后,委员会解散了。)马斯克在从中国人权问题到德克萨斯州堕胎法案等一些问题上,马斯克小心翼翼地保持中立,这让那些认为他在道德上有义务表明立场的人感到愤怒。但他在许多关键公共政策问题上的立场,似乎大体上是进步的。

正如他对民主问题的回答所表明的那样,马斯克认为自己超越了美国左翼和右翼的政治分歧。这是一种推动他职业生涯的观点:拒绝二选一,以及以新的方式思考问题。评论家们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是又一个在账本之间转移资金的商人。当他接管特斯拉时,工程师和投资者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让电动汽车变得可行;马斯克有远见支持一种新型电池设计,并有勇气在许多人怀疑它能否奏效的时候全力以赴。当他创办SpaceX公司时,美国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它曾主导的太空竞赛;马斯克自学了火箭技术,从零开始发明了航天器(宇宙飞船)。

马斯克堪称这个时代的传奇。(图片来源:推特Elon Musk News)

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对此不会有太多共识,但几乎每个人都看到,“数字公共广场”(以推特为代表的开放社交平台)已经严重崩溃。目前尚不清楚马斯克将为这场挑战带来什么想法,之前在宣布收购的一份声明中,他提议“用新功能来增强产品,使算法开源以增加信任,击败垃圾邮件机器人,并对所有人类进行身份验证。”如果修复社交媒体很容易,早就有人这么做了。

至此,马斯克职业生涯的教训是要认真对待自己的磅礴野心。他之所以富有,不是因为他玩弄了美国体制,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天才,他用自身不可思议的意志力来调动资源去追求实现自己的想法。他致力于解决他认为是人类最大的问题,正如他当下所言,他决定“拥有一个给予最大程度信任和广泛包容的公共平台对文明的未来极为重要。” 现在,埃隆马斯克选择了他想要解决的下一个难题:民主可能取决于他是否成功。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王茜

《访问》编辑兼记者,撰稿人,留学英伦。想与《午夜巴黎》中的小作家一样,搭上路边的老爷车去往上个世纪的花神咖啡馆。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