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台湾与病毒共存:“医疗吃紧”基层医护怎么说?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面对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株来势汹汹,台湾依然决定朝“共存”前进,但近期医疗量能却传出“濒临崩溃”。德国之声访问三名基层医护相关人员,了解抗疫第一线的他们正面临哪些困境?

台湾新冠疫情持续升温,5月10日新增超过5万例本土确诊,再创新高。医疗资源需求骤增,多家药局大排长龙,挤满想抢购快筛的焦虑民众,医院急诊部门也涌入许多寻求PCR核酸筛检的民众。

“最近急诊很多人。我自己的想法是,能够早点回去上班就早点回去上班。”台湾南部一间区域型医院的急诊室林医师(化名)告诉德国之声,他在5月初轻症确诊,目前仍在居家隔离,但因疫情升温、急诊室人力吃紧,希望能早日返工,“让大家不要那么累。”

他说,一般门诊若医师确诊顶多关门诊,但“基本上急诊室医师是要接触外面,病人会一直来,永远不知道外面病患有没有确诊,目前也没办法关闭急诊室。”若医护确诊,同仁负担也会加重。

快筛阳性者涌入急诊

“我之前有遇到,里面在急救插管CPR,外面快筛阳性的民众说:‘还要等多久?还要等多久?’”林医师告诉德国之声,造成急诊室负荷加重的部分原因是,许多快筛阳性但无症状的患者涌入要做PCR。他说,有同仁5月初上了12个小时的白班,总共看诊77人,其中就有60人是快筛阳性、要来做PCR的病患。他强调,这是单日一次性的统计,并非常态,不过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出现。

他警告,急诊壅塞不仅可能排挤其他医疗需求,也可能造成交叉感染风险。尽管医院设有隔离室,但当床位满时,“确诊病患从家里或居检所出来,到医院要放在哪里?”

另一个现象是,快筛阳性的病人来医院做PCR筛检,“虽然有隔一个区块让这群人在那边等,但还是有人会很焦虑地走来走去,跟一般来看急诊就诊的民众混在一起,而且这些民众里面有些是老人家、小朋友。”

他表示,台湾卫福部呼吁善用筛检门诊跟社区筛检站的资源,若民众理性,也许之后能缓解急诊情况,但至少到他确诊隔离之前,不少快筛阳性的民众第一反应“还是先往急诊冲”。

政府与基层医护呼吁,快筛阳性者多利用社区采检站或筛检门诊。

急诊室危机?

亚东医院院长邱冠明5月9日在防疫新闻会上表示,面对即将七日累计超过50万确诊的规模,确诊者将会影响医疗量能。过去1个月由于采检需求,该院急诊人数更迅速攀升超过8倍,且持续上升。

台大医院企业工会5月7日亦发声明称,民众就医需求增加的同时,许多医护确诊,现场过度负荷已严重危急医疗质量。最严重时,台大急诊2名护师须负担照护100名病人,若政府再不正视与改变现有制度,“立即出现的离职潮指日可待”。

对此,台大医院院方回应,绝不可能让2人照顾100人,也未听说急诊有这件事需求助。

排挤其他医疗资源?

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的张护理师告诉德国之声,该院因应疫情升温实施降载,减少病人收治,她所在单位的医护比,白班大约是1人负责6至7名病患 ,情况“目前还OK”。不过5月开始,陪病者染疫、传染至病房其他人的情况变得较明显。护理师不只要照护病人,还要帮忙疫调联系,“琐碎的事变得更多。”若有同事确诊或居隔,休假同事也会被紧急召回。

人力负担加重的同时,她也担心医疗质量下降。张护理师说,她所负责的科别病房正在规划转成专责病房,但医院收治新冠病人的同时,“其他病人还是会进来,原本该科别的病房变成专责,病人就得去别的科别病房。”她认为,尽管护理师都有受过专业训练,但不同科别熟悉程度还是有差,“其实病人的照护质量会下降很多”。

台湾政府日前要求台北在内的北部四大都市,急性一般病床500床以上医院须开设30%专责病房。

维持医疗量能与提高老人疫苗施打率是“共存”的关键。

林医师向德国之声指出,专责病房除了可能“卡到一些原本其他疾病需求的病床量能”,对于急诊室来说,若病人因为排不到床位而必须留在急诊等床,急诊室最坏可能面臨“两面夹杀”——其他病人排不上去,快筛阳性者又挤在外头。

对此,台湾卫福部长、防疫指挥官陈时中表示,医疗量能持续开设中。台湾指挥中心亦表示,已透过降低筛检匡列密度、确诊者早点解隔的方式,尽量维持医疗量能。

台湾目前采取轻重症分流,中重症确诊者收治于医院;除特定状况外,无症状或轻症成人确诊者采居家照护。根据台媒报道,目前台湾专责、负压隔离病床数约1万间,空床率达56.4%;中央集中检疫所共52家,空床率26.6%;地方加强型防疫旅馆则有43家,空床率28.1%。

快筛、药师送药到府、远距医疗

台湾自5月12日起将实施“快筛即阳性”政策,居家隔离、自主防疫及居家检疫等3类对象快筛阳性即确诊,以减少涌入医院PCR筛检的人流。该政策实施后,民众对快筛的需求预料将持续一段时间。

针对近期的快筛不足问题,新北市一间社区药局的郑当腾药师告诉德国之声,他所服务的药局固定下午5点开卖,大约3点半药局外就陆续有人潮聚集。药局会在4点半开始点算队伍,每日只够贩售78份快筛,排不上的民众只能铩羽而归。

他说,台湾便利超商与药妆店自本周开始贩售快筛,可望能缓解供应问题。台湾指挥中心5月10日亦表示,因应民众需求,会研议开放个人进口快筛2个月。

与此同时,台湾政府呼吁居家隔离、照护的民众利用远距看诊。根据台湾指挥中心指引,确诊者可利用远距医疗App由医师开立处方笺,再透过“药局存量地图”App,经由药师取得处方笺,请亲友代领药或药师送药到府。

郑药师透露,有同仁表示因为药师送药到府的服务,有时必须利用工作空档或下班私人时间去为居家隔离者送药,新业务负担确实“蛮辛苦”。

急诊室林医师则指出,远距医疗的可能隐忧一方面是医师视讯诊断未必能完全掌握病患状况,比如患者“如果家里没有血氧机的话,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另外一面则是,老人不太会使用智能手机,尤其在资源相对落后的偏乡地区,“实体(看诊)会比较务实”。

如何扩大医疗量能?

台湾卫福部推估,台湾将在5月中下旬迎来疫情高峰。台湾中研院生医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认为,目前台湾确诊病例的增长速度“没有超过预期”,关键期也还没到。她个人推估,台湾单日新增确诊发展应会落在8万左右。

何美乡认为,在共存的前提下,“怎么善加分配资源,把资源配置给最需要的人,使他不要重症或死亡,这个才是最大的目标。”她说,应教育民众有症状再快筛,把医疗资源提供给最需要的,如果所有人都要往医院跑,势必无法准备那么多床位。

她也认为,不是确诊越少越好,既然奥密克戎挡不了就应该转变思维,未来“不是有症状的人被关起来,而是高风险的人被保护好,慢慢往这个方向想,你就可以扩充很多资源了。”她强调,重点是高风险的族群不要集体接触到病毒,尤其“医院里面有很多老人,一定要保护好。”

除此之外,她也认为台湾可以持续朝“确诊者照护确诊者”的方向走。医护人员若快筛阳性,没有症状也可以考虑返工,由确诊者照顾确诊者。

日前,台大医院企业工会发布声明表示,因应人力不足,居隔中的医护人员若快筛阴性,也必须回到医院工作。台大医院院方回应指,紧急召回医事人员都是根据规定处理,询问提前返工也会尊重意愿,不愿者请假即可。台湾卫福部长、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则强调,主要以召回未确诊者分担医疗负担为优先,“确诊医护照护确诊者不是例行情况”。

针对“确诊者照护确诊者”,在基层第一线的急诊室林医生告诉德国之声,他认为这较像是过渡期的应变方法,内外科也许可行,但不适合特殊科别。比如急诊部门,医师确诊后若要返工,等于必须先确认来诊病人也确诊,实际执行有困难。若确诊医生被调至专责病房,原本单位的人力吃紧情况也不会因此缓解。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