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新冠疫情延绵两年半 专家:成北京试验社会管控契机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在“六四事件”33周年前几周,北京几所大学校园陆续发生学生聚集抗议政府防疫措施的事件。虽然最后学生的抗议都有得到校方的回应,情况似乎也都有改善,但部分专家认为,这些抗议显示学生认为防疫政策的问题已大到“不可理喻”的程度。

人权观察的资深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告诉德国之声:“绝大多数人在情况并非太糟糕的情况下,都会选择自我审查,但当有些人在校园抗议防疫政策时,这说明大家觉得政策问题大到不可理喻了,所以他们要反抗,这显示了学生的愤怒程度。”

旅美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也表示,中国大学生在过去很多民主运动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是习近平上台后,对整个公民社会、网络与大学的管控变本加厉,这使组织抗脂或维权都变得比以前困难,风险也更大。他说:“最近一些在中国大学校园中的抗争,是非常不容易,也值得肯定的,虽然他们并未直接针对政治体制,但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抗争。”

疫情成为中国试验社会管控手段的契机

部分专家也认为,中国政府藉过去两年半的新冠疫情期间,累积控制社会的经验。滕彪指出,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利用高科技与其他现代有效监控的技术,对公民社会进行全面的监视与控制,而在疫情期间,中国政府也累积了更多控制社会流动的经验。

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指出,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利用高科技与其他现代有效监控的技术,对公民社会进行全面的监视与控制,而在疫情期间,中国政府也累积了更多控制社会流动的经验。

他说:“虽然中国共产党并非在疫情刚爆发时,便想到这么做,但随著中共两年半来超长且过分的管控,它意识到这是个强而有力的维稳手段,所以这个对中国公民社会以及政治与社会的关系,影响都非常深远。可以预期的是,即便疫情结束,这套防疫措施也会持续。它会把这个‘政治例外时刻’当作一个常态,用健康码这些东西来严密的控制社会。”

滕彪还说,新冠疫情除了为中国政府创造一个试验社会严密监控的契机外,也让中国政府测试了民众的服从性。他说:“人民若不服从,政府便可以把人民随便关起来。中国政府用这个机会测试民众的服从程度。时间长了,大家就慢慢接受了。”

仍有些许空间能持续抗争

王亚秋则指出,与1989年“六四事件”的大规模抗争相比,现在的抗争内容主要是与生活议题相关,但33年前的抗争则是在争取民主与自由等“价值”。她告诉德国之声:“这说明中国当时公民社会的空间比现在大太多了。”

她补充道:“中国从‘六四事件’学到了很多课题,也应用了很多课题,包含若人民要抗议时,便要从一开始便扼杀这些迹象。另外,中国的网络审查也让年轻学生很难接触西方思想,这与33年前中国学生能接触到很多西方思想比起来,差距很大。”

滕彪补充道,虽然民间对政府有所不满,但随著中国政府加强对信息与教育体制的控制,这种“洗脑宣传”的力量也变得十分强大。他说:“中国非常严密的控制体系,让动员大规模抗争变得非常困难。虽然民众的不满不断在累积,但中国政府的管控技术渗透到了社会每个角落,让大规模抗争很能发生。”

但即便情况艰难,33年前“六四学运”的学生领袖周锋锁仍认为,这不代表中国人们不能透过其他方式进行抗争。他告诉德国之声:“我们看到有抗争的地方,往往是有好处的。这些抗争需要人们透过各种方式连结起来,通过敲锅、或在微信上于监控下运用空间去争取。”

他补充道:“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在无所不在的暴政下,人们能如何自治与自救。有很多人仍在不断努力,也的确有一些有成效的事件。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