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我们受骗了”:在乌克兰的俄罗斯战俘

合作单位 In Collaboration With  
俄罗斯俘虏被关押在乌克兰监狱。他们在那里的待遇如何,他们现在对战争有什么看法?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多名俄罗斯战俘。

这是乌克兰境内的一所还押监狱——出于安全考虑,德国之声不允许点明监狱所在地。监狱第二层目前专用于俄罗斯战俘。他们和其他囚犯分开关押——如他们所说,”以保护他们自己”。

在向乌克兰国家监狱管理局提出采访请求后,德国之声记者获得与俄战俘交谈的机会——首次有外国媒体得到这样的可能。在还押监狱的拍摄也是独此一家。获许条件是,不说出监狱的确切位置或显示囚犯的脸,并只能和未受战争罪指控和未被提起其它刑事诉讼的囚犯谈话。采访他们需获调查人员或检察官的额外许可。

“到了这里,我才明白”

七名不同年龄的男子坐在其中一间牢房里。有记者采访,他们不吃惊。他们说,联合国或红十字会的代表每周都会来。

采访过程中,德国之声记者由监狱工作人员陪同,狱方允许记者自己选择采访对象。4名囚犯同意接受采访,都是职业军人。他们说,自己没什么可隐瞒的。

来自维堡(Wyborg)的罗曼(Roman)说:”说实话,我们受骗了。最初,我们被告知这是一次人道主义行动,但很快就被送上了前线。” 罗曼在哈尔科夫(Charkiw)地区战役中受伤。他说,乌军俘虏了他,并提供了医疗服务。

“不明真相”上了前线。

战俘阿尔乔姆(Artjom)强调,他是自主决定参加针对乌克兰的 “特别军事行动”(编注:俄官方如此称呼侵乌战争)。看到互联网上的广告后,他便驱车前往亲俄分离主义分子控制的顿涅茨克。在那里,他仅用数天便学会了驾驶T-72主战坦克。接着,他被派往扎波罗热(Saporischschja)方向。然而,他的坦克很快中弹被毁,他本人成了乌克兰亚速团(Asow-Regiment)的俘虏。他确认,自己得到了食物和香烟,并补充说:”我没看到任何法西斯分子”。

被问及为什么去乌克兰,阿尔乔姆回答说:”当局在电视上告诉我们,我们是在为正义事业而战。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在这里(监狱),我才明白了。” 他表示,俄军是 “掠夺者和谋杀者”。

战俘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囚室里家具陈旧,狭小,但相当干净。一张公用桌上放着塑料餐具——每个人都有一套 ,勺、叉是金属的。看守说,出于安全考虑,普通囚犯的餐具都由塑料制成。但对战俘,另当处理,他们没有攻击性,只是在等着哪一天被交换回国。

午餐由一名乌克兰囚犯在一警卫的监督下分发给俄罗斯俘虏。红菜汤和荞麦粥经由囚室门上的一个开口送入。战俘告诉我们,早餐是玉米粥加肉。根据张贴在走廊上的菜单,每天供餐三次。此外,战俘们允许每天放风、洗澡。

一日三餐。

“滚回去!这里不需要你们!”

另一囚室关着3名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床边的桌上摆着一摞书,多为侦探故事和小说。 他们说,这是他们喜欢的读物。

其中一个是德米特里(Dmitrij)。他回忆道,当时,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在2月24日那一天离开俄罗斯的别尔哥罗德(Belgorod),开进乌克兰:”没人告诉我们要去哪里。当我们已进入乌克兰,看到标志和旗帜时,才意识到身在何处。我问指挥官,我们在这里做什么,他回答说,不要问不必要的问题。” 2月27日,他的坦克在切尔尼戈夫(Tschernihiw)地区的普里卢基(Pryluky)附近遭到射击。他向乌克兰人投降。

在与他及另两名战俘的谈话中,一名警卫、一名还押监狱的心理学家和其他囚犯在场。德国之声记者个人的印象是,监管人员的存在对囚犯的叙述或发言欲望没有影响。警卫不在意他们的谈话,保持着距离,不对德国之声的采访对象施加任何压力。

战俘的作息时间与其他犯人相同。

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记者与来自卡累利阿(Karelien)的囚犯奥列格(Oleg)私下交谈。他在3月份与俄军方续签了合约。他说,”我相信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说我们要去帮忙,这里(乌克兰)有民族主义者,他们杀害、折磨自己的人民。” 但在达哈尔科夫地区,他没看到一个民族主义者。他说:”来到村庄时,人们非常直接地告诉我们:’滚回去!这里不需要你们!'”

奥列格说,当他签合约时,他被告知会接受培训,但也不会被部署到前线。但只过了三天,他就被命令包围哈尔科夫,一个拥有超过一百万人口的城市。他的小部队试图返回俄罗斯,但指挥部禁止这样做。然后与指挥部的联系中断了,他们在不久后被乌克兰军队俘虏。

能相信战俘吗?

所有接受采访的囚犯都对我们说,后悔参与入侵乌克兰,还有,他们没有向村庄和城镇和平民众开过枪。乌克兰调查人员迄今亦未拿出他们可能犯下战争罪的任何证据。据说,这些囚犯接受过测谎仪测验。

监狱工作人员告知,据称,曾和他们关押在一起的士兵瓦迪姆·S.(Wadim S.)测谎时承认在苏梅(Sumy)地区射杀了一平民。5月23日,他被乌克兰法院判处终身监禁。这是针对乌境内俄战俘的首例判决。

战俘费用多高?

德国之声采访过程中,无一囚犯抱怨监狱条件差或不人道的待遇。罗曼告知:”每天都有人问我们是否需要什么。如果可能,我们也会得到。膳食是均衡的。”

囚室里的书、餐具和面包。

据乌克兰司法部提供的数据,一名战俘每月费用约3000格里夫尼亚(约437令吉),用于食物、衣服、卫生用品、水、电。医疗设备和药品的支出以及人工费用另计。

司法部副部长维索茨卡(Olena Wysozka)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样的开支是合理的,因为拘押战俘条件须符合日内瓦公约。她指出,再者,需要用活生生的、健康的俄罗斯战俘来交换被俄罗斯人俘虏的乌克兰人。

乌、俄各如何对待战俘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联合国驻乌克兰人权特派团团长博格纳(Matilda Bogner)表示,俄战俘拘押条件总体让人满意。不过,她指出,联合国观察员获悉,有消息称,有俄战俘受过虐待和酷刑。

博格纳说,有迹象显示,在俄罗斯境内的乌克兰战俘和在俄控乌克兰地区的乌军人被俘后立即遭受酷刑,”缺乏食物、卫生条件恶劣,看守行为粗暴”。联合国呼吁双方人道对待战俘,并迅速有效调查虐待、对战俘使用酷刑的所有案件。

有关乌克兰关押了多少俄战俘,官方未提供数据。由于定期交换,其数量不断变化。20岁的德米特里说:”希望最后才会消失。” 他期盼着能得到交换。在被囚3个月后,他只想回家。他还表示,再也不愿当兵入伍了。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0 / 5. 评分人数: 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