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2022烟草管制法》备受瞩目 “禁烟世代”是理想或妄想?

马来西亚第14届国会下议院第五期会议迈入最后一周议会,继《反跳槽法令》后,本周最受关注的议题要数卫生部为“禁烟世代”(Generational Endgame)所倡议的《2022年烟草及吸烟管制法案》。这项法案旨在禁止2007年以后出生的国人吸烟及拥烟,并将通过教育等方式逐步让马来西亚迈向“禁烟国度”的目标。然而,这项法案却在朝野间引起了两极化的讨论。

何谓禁烟世代?

“禁烟世代”,又称Generational Endgame,是由现任卫生部长凯里所提出的。根据卫生部总监诺希山在脸书发布的海报,禁烟世代指的是在2007年1月1日或之后出生的人士。

这群人士之所以被称作“禁烟世代”,是因为他们不可以使用、吸食、拥有任何包括电子烟在内的香烟或烟草产品。

禁烟世代的释义。(图片来源:诺希山脸书)

禁烟世代缘起

2022年初,卫生部长凯里在出席活动时表示,政府将颁布新法令,以禁止2005年后出世的大马人吸烟和拥有包括电子烟在内的烟草产品。

“这意味着,如果你年满17岁,并且议会通过了该法令,你将永远无法在这个国家购买香烟。”凯里如是说明

然而,在收集并考虑利益相关者在会议期间提出的意见后,凯里于7月在推特发文表示政府将把有关限制推迟到2007年后出生的人士。

▲凯里解释,推迟该限制至2007年后出生人士将为社区教育、有力的实施计划和加强执法提供更多时间。

7月27日,凯里将该法案提呈国会下议院进行一读。

条文阐述刑罚
13(1)(a)任何人都不允许出售任何烟草制品、香烟、烟草替代产品或香烟装置给任何在2007年1月1日或之后出生者。一旦罪成:

个人:可被罚款不超过2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1年或两者兼施。

企业组织:可被罚款不少于2万令吉和不超过1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两年或两者兼施。
13(1)(b)任何人不得提供任何吸烟相关服务给在2007年1月1日或之后出生者。一旦罪成:

个人:可被罚款不超过3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2年或两者兼施。

企业组织:可被罚款不少于5万令吉和不超过3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3年或两者兼施。
17(1)任何于2007年1月1日或之后出生者皆不可吸烟或烟草代替品、不可使用吸烟装置。他们也不能拥有任何烟草制品、香烟、烟草替代品和香烟装置。一旦罪成:

可被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

*在后续有进行调整
▲节录至《2022年烟草及吸烟管制法案》(一读版本)。

凯里在提呈该法案时强调,这项法案并不会影响现有且已经可以合法抽烟的人士。

他表示,在法令中禁止出售香烟予该世代的人士,是为了降低吸烟率,以达成全国烟民低于总人口5%的目标。凯里称,针对07后的禁烟措施将会分阶段以软着陆的方式进行,其中包括从教育方面让禁烟世代对香烟的危害有所醒觉。

该法案提呈国会后引来不少的批评声浪,凯里在社交媒体上传视频解释:“如果“禁烟世代”(2007年或之后出生者)犯错,我们只会开出最高50令吉的罚款,就和我们现在正执行的法律一样,并且他们还可以申请折扣。”

凯里也强调,触犯该法令的“禁烟世代”并不会构成犯罪记录,因其错误不会被记录在《1969年犯罪及不良分子登记法令》(第7条文)下。

8月1日,凯里在推特发文指在与两位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展开会议后,法案内容将会作出求修改,其中包括:

  1. 将“禁烟世代”的标准罚款从5000令吉减至500令吉;
  2. (根据法庭裁决)增加社区服务作为替代罚款的选择之一;
  3. 不可对18岁以下人士进行搜身行动;
  4. 不会因拥有烟草及香烟产品而受到“禁烟世代”相关法令的惩罚。
▲凯里在8月1日开会后提出将修改《2022年烟草制品管控法案》内容。

该法案在提出后,在国会和网上都掀起激烈的辩论,无论支持或反对声浪皆层出不穷。

支持者:可防烟瘾常态化  不影响现有业者

槟城消费人协会对“禁烟世代”的立法表示支持。该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在文告中表示:“要求合法买烟,就如要求合法卖海洛因。”

马来西亚肺癌网络(LCNM)也在文告中促请所有国会议员抛开各自的政治立场,支持“禁烟世代”烟草管制法案。该团体也希望政府将在法案顺利通过后展开严格、公平、一致以及持续性的执法工作。

马来西亚防止滥用毒品协会(PEMADAM)则表示,香烟及电子烟是吸毒习惯的“开路者”,因此必须从一开始就制止尼古丁成瘾和相关物资滥用的情况。该协会秘书伯翰努丁接受媒体访问时也指出,香烟及电子烟业者仍可售卖产品予成年消费者,并且有转业的时间,因此无需担心。

凯里(右一)接过支持禁烟世代法令团体呈交的备忘录后,与成员进行交流。(图片来源:南洋商报)

在《2022年烟草制品管控法案》于8月1日于下议院二读前,逾7个支持禁烟法案的组织聚集在国会大门前,并提呈由151个非政府组织联署的备忘录给凯里、国会卫生、科学与创新特委会主席俞利文医生以及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拿督斯里达祖丁,希望国会尽快通过该法案。

备忘录中提及,这项法案无需做出任何审查条规,因其与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威胁无关。

网上有不少网民支持这项倡议。(截图自:脸书)

反对者:吸烟乃个人权利  法案仍有许多漏洞

8月1日当天,反对“禁烟世代”法令者也抵达国会门口,将备忘录提呈给俞利文以及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他们将此法案形容为“倒退”的法案,并指该法案存在许多漏洞,如间接惩罚贫穷阶级,没有处理青年吸烟背后的社会经济弱势因素。

一、条文违反个人自由

国会妇女、儿童及社会发展食物特别委员会(PSSC)主席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在文告中指出,该委员会希望可评估该法案所提出的禁令、罚款和执法是否符合马来西亚于1995年通过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

阿莎丽娜也提出,该法案于24条文中赋予官员的权限范围令人担忧。由于执法涉及未成年人,阿莎丽娜表示相关官员需经过培训,以符合国际规范,并且需要更深入探讨第54(1)(b)条文所阐述的罚款对未成年人的影响。

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也将马来西亚的“禁烟世代”法案与同样落实类似法案的纽西兰对比。她指出,纽西兰执法人员仅有权进入非住宅或居住场所进行调查,其他执法行动则需要搜查令。

相较之下,大马法案阐明,受部长委任执行法案的官员可在有或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展开调查和扣押;执法人员也可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要求民众输入密码以访问个人设备上的数据、打开包裹和搜查车辆。

杨美盈不解,“为何大马官员需要如此多的权利,但纽西兰官员却不需要?这些条款是否侵犯了个人隐私和人权?”

《马来邮报》报导,多名律师亦认为,这项法案存有缺陷,且有违宪法中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及“个人自由”。他们表示,该法案将让民众以歧视为由向法庭提出质疑。

二、无法有效禁烟

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在年初将此禁令比喻为“残忍且民粹的”,他认为烟民多为社会阶级较低的群体,于他们而言,这是他们在生活中遭遇不顺时使自己变得愉悦的方式。

“这项举措并不会成功禁烟,只是另一种惩罚烟民的方式,”依布拉欣如是说道。

律师法里接受《马来邮报》访问时也指出,通过立法迫使国民撇除恶习可能在短期内奏效,但就长远而言可能会适得其反。

“将吸烟有罪化将让年轻的大马子民去实行一些禁烟法案想避免的事件,同时也会扩大私烟市场以及提供腐败空间。”

法里也指出,在马来西亚最大的问题为执行法律的方式,而非法律本身。

部分网民也认为此举无法有效禁烟,且该法案只会用以对付贫穷阶级人士。(截图自:脸书)

三、定案时间过于仓促

与此同时,杨美盈也指出,纽西兰国会议员有4个月的时间考虑修法,但目前马来西亚国会议员却没有见过此法案相关的评估报导。

她建议将该法案提交给相关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如卫生、科学和革新委员会、妇女、儿童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以及基本自由及宪法权利委员会以进行更全面的讨论。

赛沙迪也认为政府不应仓促通过法案,反之,应效仿纽西兰,给国会议员4个月时间仔细探讨和改善法案内容,让这个法案有更好的版本。

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则抨击凯里,直指后者仓促推行禁烟法令为“逞英雄”之举,以此显示马来西亚能做到全世界都做不到的事。

他虽认同禁烟法令为好事,但也认为应以正确的方式进行,而不是以法律要挟人民。他也指出卫生部应先进行研究,并先到学校展开教育工作。

电子烟业者:电子烟不该与香烟混为一谈

马来西亚零售电子烟协会(MRECA)主席拿督阿兹万指出,政府对特定群体落实电子烟销售禁令,将影响本地超过3000名的电子烟商家。他认为,政府将香烟和电子烟混为一谈是不公平的,因为两者是两个不同的行业和产品。

阿兹万在文告中表示,政府的这一项决定会对当地行业和劳力市场,其中包括逾1万5000名员工造成巨大的打击,并促请政府重新审查有关决定,也希望国会议员在烟草管制法案提呈国会时,捍卫本地电子烟行业的命运。

电子烟业者也在7月13日向首相署提呈备忘录,希望政府在烟草及吸烟管制法案中,把电子烟与传统香烟区分开来。

据《马来邮报》报导,阿兹万透露,卫生部曾与电子烟业者多次展开协商,但相关业者的建议没有被卫生部纳入考量。

“禁烟世代”法令进展

8月2日,凯里在二读总结时,宣布将把“禁烟世代”法令带上国会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以凯里为首,并由13名朝野议员组成。

凯里表示,该委员会将有一个月的时间对法案内容展开审查、研究以及改良。不过,凯里也指出,特委会有权延长研究期限,惟不得超过第14届国会第五期第三次会议的日期,即10月26日。

禁烟法令只是开端?

据马来西亚伊斯兰消费者协会(PPIM)的调查显示,共有89%的受访者希望政府在禁烟之余禁止酒精饮品,86%的人希望禁止赌博,79%的受访者希望政府禁止夜店、卡拉OK、酒吧营业,69%受访者则希望政府能禁止含糖饮料。

那,禁烟法令会否成为卫生部试水温的第一步?瓜拉冷岳区国会议员希维尔在参与辩论时质问,如禁烟法令通过,政府会否趁机禁酒和禁赌?对此,凯里回答道,据科学数据,烟草和酒类不同,吸烟并没有最低安全摄取量。

“若人们选择喝酒,也会有最低安全摄取量,所以我们没兴趣(禁酒),”凯里如是说道。

不少网民也提出,禁烟之后,随之而来的会是禁酒政策。(截图自:脸书)

“禁烟世代”法令会否在10月通过尚且成迷,之前吉打州政府因禁赌一事掀起热议,人人皆担心大马将逐渐变得更为保守,因此在该法令推出时,不少人猜测此为禁酒令的前哨。吸烟有害身心健康是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概念,但禁烟法令实行后,我国是否真的能在未来达至全面禁烟的效果?这项法案于我国而言,究竟是可行或荒谬?

对此,你怎么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编辑综合译写之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