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疫情后首“出关” 习近平为何出访中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将访哈萨克斯坦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斯坦,且可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这是新冠疫情爆发近3年来,习近平首度“出关”——背后释放了什么信号?如何牵动中俄关系?

中国官方周一(9月12日)证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9月14日至16日,对哈萨克斯坦斯坦及乌兹别克斯坦斯坦进行国事访问、会见两国总统,并出席在乌兹别克斯坦斯坦古城撒马尔罕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SCO)。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实施严格的“清零”政策、收紧出入境管制。习近平自2020年1月出访缅甸后未曾踏出国门,仅在今年7月短暂离开中国大陆,访问香港。久违的“出关”不只距离他上次出访已两年半的时间,也正值中国“二十大”召开前一个月,敏感时机的罕见外访行程受到国际高度关注。

首站:哈萨克斯坦斯坦

“哈萨克斯坦斯坦是他在2013年宣布‘一带一路’倡议的地方,这是他外交政策遗产的重要部分,展示了中国在世界舞台日益扩张的姿态。”美国华府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员贾丁(Bradley Jardine)告诉德国之声

哈萨克斯坦斯坦是中国在中亚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不仅盛产矿产、金属和能源资源,也是欧洲和中国之间重要的交通中转枢纽。2013年,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说,称哈萨克斯坦斯坦是古丝绸之路所经之处,中哈两国关系唇亡齿寒,提出要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即“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即将迎来十周年,台湾国安研究院副研究员、台湾中亚学会总干事侍建宇也认为,习近平“现在从哈萨克斯坦斯坦出发,等于是重新再一次开始,当然对他来讲是重要的。”

作为中亚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北京能否顺利推动下一阶段的“一带一路”深受哈萨克斯坦斯坦影响。根据世界银行,截至2020年,哈萨克斯坦斯坦国内生产总值(GDP)就占了整个中亚地区的60%。尽管受到疫情以及年初国内大规模示威影响,该国仍属中亚地区的发展前列。

侍建宇向德国之声解释,疫情以来,许多“一带一路”建设暂缓,尽管习近平此行未必能提出多完整的建议,但可能提出修改方向,以解决诸多问题,极具象征意义。他说:“对习近平来说,未来几年施政——尤其在中亚区域的权力结构的稳固——非常重要,所以他这次出访哈萨克斯坦斯坦并不令人惊讶。”

中俄角力

除了哈萨克斯坦斯坦,习近平预计也将拜访邻国乌兹别克斯坦斯坦,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据俄罗斯驻中国大使德尼索夫(Andrey Denisov)透露,习近平将于峰会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若成真,这将是今年2月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中俄领导人的首次会面。

习近平与普京上次会面是在今年初的北京冬奥期间,两人当时发表声明,共同强调中俄“无上限的伙伴关系”。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久后,俄罗斯在西方国家的联合制裁下几乎陷入国际孤立状态;中国则始终拒绝谴责俄军入侵行为,并主张“制裁无用”。

中俄关系如此近,又那么远?习近平与普京上次会面已是今年2月北京冬奥期间。

台湾学者侍建宇分析,“中俄现在没有分裂的本钱,他们必须要紧紧靠在一起”,受乌克兰战争与国际局势影响,西方世界跟中俄的紧张关系令两国必须绑在一起,“暂时为了共同的敌人,他们没有分开的本钱,也不会愿意分裂。”习近平前往乌兹别克斯坦斯坦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可视为中俄在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登场前做的暖身准备,“调整彼此的需要跟对外的口径”。

二十国集团峰会将于11月在印度尼西亚峇厘岛登场。东道主印尼总统佐科威日前证实,习近平和普京皆将出席峰会;美国总统拜登则喊话称,若习近平出席该峰会,他“肯定”会与习会面。

中俄关系貌似亲密,但与此同时,仍在中亚展开微妙角力,各自试图增加在当地的影响力。对中国来说,此处是“一带一路”的关键地带,对俄罗斯而言,这里则是前苏联的传统势力范围。

欧洲安全合作组织学院(OSCE Academy)高级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向德国之声表示,在当前的国际情势之下,俄罗斯和中国都希望确保中亚国家不会与新伙伴结盟,但中亚国家也正在阿拉伯世界和南亚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不想在乌克兰和台湾的紧张局势中,过于依赖中国或俄罗斯。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让中亚非常焦虑。”邱芷恩说。

此外,今年年初,哈萨克斯坦斯坦爆发大规模示威,当时外界关注标举反恐旗帜的上海合作组织会否介入,协助成员国摆平骚乱,结果哈萨克斯坦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选择促请俄军“入关”,以俄军为主力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派出多国联军进入镇压。

今年1月,哈萨克斯坦斯坦因取消燃料价格上限、能源价格飙升而引发大规模抗议,导致200多人死亡。此后,哈萨克斯坦斯坦的政治格局依然脆弱。

邱芷恩指,中国在骚乱期间也提供了支持,但没有得到回应,这让中国“非常焦虑”,想知道托卡耶夫的对华政策究竟是什么,“鉴于全球环境和双边关系,这使哈萨克斯坦斯坦成为中国访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

哈萨克斯坦年初的示威最终导致超过200人死亡,总统托卡耶夫当时邀请俄军入境协助镇压。

哈萨克斯坦斯坦现任总统托卡耶夫曾任联合国副总干事,精通俄、英、中三国语言,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长袖善舞。在挺过今年初的群众抗议之后,他在9月宣布计划今秋提前举行总统大选,并将总统任期由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一届5年,修改为不得连任、一任7年。

反华隐忧

中国希望增加其在中亚的影响力,但仍面临多重现实阻碍。今年7月,斯里兰卡宣布国家“破产”,再次引起外界对于“一带一路”所引发的“债务陷阱”的疑虑。

近年,哈萨克斯坦斯坦多地,包含首都努尔苏丹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在内,也曾爆发多次规模不一的反华示威,抗议中国“一带一路”扩张。对此,中国官方曾回应称,抗议仅是“一小撮人的持续恶意炒作”,所谓“批评人士”的言论与事实不符,别有用心。

侍建宇表示,“一带一路”各个国家的情况其实都不太一样,中国投资到底有没有帮助当地经济发展?成果被谁拿去了?这是一个问号。很普遍的情况是,草根老百姓没有享受到发展红利,“在这个情况下反华的情绪就会出现”,过去三年的疫情则让这些国家的经济情况更加恶劣。

中亚一方面渴望外资进驻,但这不可能从西方国家进来,尽管中国经济也有很大问题,“可是如果习近平给他们一些承诺——也只可能有习近平会给他们一些承诺——那个承诺可能是空的,他可能画了一个大饼不一定吃得到,可是问题是别人连大饼都不画,这是更大的问题。”

作为“一带一路”下的重点项目,中欧班列发展备受关注。

与此同时,侍建宇强调,哈萨克斯坦斯坦虽然受到所谓“债务外交”影响,但却不是受冲击最深的中亚国家。由于哈萨克斯坦斯坦并没有积欠中国太多外债,经济相对稳定,哈萨克斯坦斯坦新总统又胸有鸿图,“习近平如果要稳扎稳打,稳住中亚局势,稳住中国在中亚的投资,甚至中欧班列将来的运行成效,他必须要跟哈萨克斯坦斯坦协调”。习近平此行或可显露中哈两国未来经济合作的一些动向。

根据哈萨克斯坦斯坦的阿赫马德·阿萨维大学(Ahmet Yesevi University)欧亚研究机构(Eurasian Research Institute),2020年来自中国的贷款占哈萨克斯坦斯坦GDP的6.5%,是中亚地区较少的国家。

新疆问题

另一个潜在的敏感话题,则是中国对新疆地区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镇压问题。哈萨克斯坦斯坦与新疆接壤,亦是大量维吾尔族人的家园。

“对中国来说,中亚始终是需要不断维护的地区,所以不会给维吾尔族侨民群体提供支持。哈萨克斯坦斯坦对此非常了解,他们不愿意公开做出让步。在台面下,哈萨克斯坦斯坦政府正在帮助许多从中国出来的哈萨克斯坦族人。”欧洲安全合作组织学院高级研究员邱芷恩说。

邱芷恩补充道:“习近平议程上的一件事,是让哈萨克斯坦斯坦重申他们在新疆问题上支持中国,但我质疑哈萨克斯坦斯坦总统会给多大回应,因为他是一个爱国者,而且他是支持哈萨克斯坦民族团结的。”

对此,侍建宇则表示,哈萨克斯坦斯坦对将来中国西北安全还有经济发展的重要性都非常大。“托卡耶夫非常了解新疆的问题,中国也知道他非常了解中国想要达到的目的,也希望他能够配合。”习近平也深知势必要跟未来可能还会在位很长一段时间的托卡耶夫交好,以稳住北京在中亚的脚步。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