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

中国反封控抗议潮延烧 北京上海民众怎么看?

27日晚间,上海数百名反“清零政策”示威者与警察爆发冲突。28日凌晨,北京共千名示威者持续占领街头,不愿散去。这一波公众抗议浪潮,让许多中国市民开始公开谈论“禁忌话题”。中国股市也在周一应声下跌。路透社采訪了北京、上海两地多位居民,他们如何看待遍地开花的街头示威?

中国反“清零政策”示威浪潮延烧3日。11月27日晚间,上海数百名抗议者和警察发生冲突,现场有目击者称警方将数十人带上公交车驶离。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爱我的国家,但我不爱我的政府……。我希望能够自由外出,但我不能。我们的防疫政策是一场游戏,并非基于科学或现实,”上海一名为肖云(Shaun Xiao,音译)的抗议者告诉路透社。

这是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十年前掌权以来,中国第一次出现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浪潮。民众对“清零政策”的挫败感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3年内不断增加,防控措施也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造成严重损失。

上海爆发冲突

27日上海为乌鲁木齐火灾遇难者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入夜后涌现反“清零政策”、反共产党的言论,情势逐渐升温,后引来大批警力陆续部署。

路透社报道,当聚集人数约达到数百人时,部分示威者试图与驱散他们的警察爆发冲突。一名目击者表示,看到警察护送民众上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上约有几十人。

一名26岁、不愿具名的上海示威者告诉路透社:“我们只想要我们的基本人权。没有核酸检测,我们不能离开家。是新疆的事故把人民逼到绝处。”

他指出,现场的示威者“并不暴力”,“但警察却无缘无故地逮捕他们”。而当警方试图抓住他时,“周围的人都使劲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往后拉,让我可以逃跑。”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为了避免示威潮扩散,上海警方将人潮聚集的乌鲁木齐中路路牌拆除,引发更多争议。

这个周末,武汉和成都也有抗议者走上街头。同时,中国各地众多大学校园学生也陆续发起示威聚集。

路透社表示,27日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中国西南的大都市成都,手举白纸、口中高呼: “我们不想要终身统治者。我们不想要皇帝。”意指习近平取消中国领导人任期限制的行为。

而新冠疫情爆发的起点城市武汉,也有社交媒体影片显示数百名居民走上街头,砸开金属路障,推倒核酸检验帐篷,要求解除封锁。不过这些影片尚无法得到独立核实。

直至28日凌晨,疫情持续升温的北京,共有约1000名示威者聚集在三环路附近的亮马河畔,拒绝散去。其中一组抗议群众高呼:“我们不想要口罩,我们想要自由。我们不要核酸,我们要自由。”

北京、上海民众怎么看?

路透社采訪了中国两座最大城市———首都北京以及商业之都上海——的6名民众,询问他们对于周末示威的看法。

Syler Sun,30岁出头,广告业,上海

“我认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一件好事。人们很不满,他们必须向当局发出信息,让他们不太好受。

“我们需要一些改变,至于这些变化会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够聪明。你要‘清零’,就无法让经济好起来;你要经济好起来,就不能‘清零’。”

Jason Sun,20岁出头,大学生,上海

“我们反对的是以预防病毒之名,对人们行使权利、自由、生活限制之实。

“我是一名学生,每次我想离开校园,都必须向领导报告,得到他的批准才能离开。我不能自由离开,去我想去的地方、过我的生活。我的祖母生病了,我都必须向校园领导报告才能去看她。”

Lemar,20岁,学生拳击教练,北京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反对防疫措施。我们生活在一个专制的世界里,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国拥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他在27日的北京烛光晚会上告诉路透社。

Shi,28岁,在北京艺术部门工作

“我们希望结束封控,允许那些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在家里接受检疫。”她向路透社表示:“我们希望他们能不被转移到检疫中心,如果有任何阳性病例,同一院落或建筑内的其他人也不会被迫被封。

“我们希望能过上正常的生活。我认为我们都应该勇敢地表达我们的感受。我不知道这将带来什么影响,但这些行动将激励我们周围的人表达他们的诉求,保护他们自己的权利。今天来到这里我并不害怕。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没有理由不来。”

Summer Kay,24岁,互联网行业,北京

“疫情和限制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折磨。现在有更多的人开始失业,孩子和老人看病也成了一种折磨。

“如果我们只是保持沈默,我想情况只会越来越糟……。也许明天警察会根据记录找到我们,也许我们中的一些人会被以奇怪的罪名被捕,然后消失。”

Kay Huang,28岁,在北京企业部门工作

“我真的很感动,特别是当他们唱歌的时候。他们所说的一切——我们想要权利、自由和不放弃。这很有力量,很温暖。”他在27日北京东部一场烛光集会上告诉路透社:“我希望看到北京作为一个首都城市恢复正常。我想让人们看到人们安全,重新获得自由和快乐,不要有那么多负面想法。我希望能感受到希望,而不是每天都感到麻木。”

27日晚间,上海一名反“清零政策”示威男子遭警方逮捕。

罕见的公众抗议

在中国罕见大规模公众抗议,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异议的空间几乎被消除,路透社报道,这迫使公民主要透过社交媒体发泄他们的不满,并与审查员在网络上“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而在习近平获得中国国家主席第三任期后的一个多月,挫折感就已经沸腾了。

​​美联社报道,上海一名坚持匿名的示威者说,“抗议活动的气氛鼓励人们谈论被认为是禁忌的话题”,包括1989年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活动的事件。

对此,耶鲁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马丁利(Dan Mattingly)告诉路透社,这一波抗议浪潮,“将迫使共产党作出回应,而其中一个回应很可能就是镇压,他们将会逮捕和起诉部分示威者。”

不过,马丁利表示,目前动乱情况仍与天安门事件相差甚远,应不至于转变成血腥镇压。他补充说,只要习近平还有中国高层和军队和站在他一边,他就不会面临任何权力动摇的风险。

面对由乌鲁木齐火灾而起的示威运动,新疆共产党书记马兴瑞在本周末呼吁加强该地区安全维护,遏制“非法暴力拒绝新冠防疫措施”的行为。

目前中国仍持续坚持习近平的“清零政策”,即使当地病例数已经连续几天创下新高,26日有近4万名新感染者,促使全国多个城市进入封锁。

示威者以手举白纸的方式进行抗议。

中国股市下跌

一系列抗议活动使中国股市周一(11月28日)应声下跌。在中国大陆,上海证券综合指数(SSE Composite Index)一度下跌2.2%,随后收窄跌幅,收盘较上周五收盘价下跌0.8%。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份股价指数(SZSE Component Index)则下跌0.7%。

尽管如此,中国不少民众似乎仍支持、声援一系列抗议活动。根据推特账号“李老师不是你老师”、“中国抗议 China Protest 2022”的推文,中国多地在28日仍有群众计划并发起示威,包含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中国政治专家吴木銮(Alfred Wu Muluan)告诉法新社:“人们现在已经达到了沸点,因为一直没有明确的途径来结束‘清零’政策。”

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表示:“就规模和强度而言,这是自1989年学生运动以来中国年轻人最大的一次抗议活动。”他指出,“1989年学生们非常谨慎,没有点名攻击党的领导。这一次,他们非常具体地(希望)改变领导层。”

牛津大学全球历史教授弗兰克潘(Peter Frankopan)认为,警察在这些抗争中作用微妙,他告诉法新社,“人们会对抗议者产生相当大的同情心,尤其是年轻的警察。所以下达镇压的命令也会带来风险。”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三天,专家们表示,集会很可能会继续下去,领导层可能会被迫公开面对。弗兰克潘说:“在我看来,不满情绪正在上升,而不是下降。”林和立则表示,“习近平或其他高层领导人迟早要站出来。如果不这样做,抗议活动以后有可能会继续下去。”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乃德国之声特别授权刊登之内容,未经许可请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