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谈生道死 “生死特展”将人生遗憾化作活下来的勇气
资讯| March 31, 2021孝恩辅导与咨询 生死教育 生死特展 
分享:

在华人传统观念中,“死亡”是一个忌讳的话题,鲜少有人主动提起自己的身后事安排。然而,随着时代变迁,因为深知遗憾远比所谓的忌讳来得更痛,已有越来越多人愿意讨论死亡。逝者已逝,生者还需重拾那些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唯有敞开心扉对话,才能达到善终、善别及善生。

孝恩集团力挺的生死特展“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正是一个重新认识和诠释死亡的活动。孝恩辅导与咨询部主任兼“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活动策划人之一冯以量,在接受《访问》专访时表示:“讨论生死并没有特定价值判断,也没有‘不讨论死亡就落后,愿意讨论死亡就很好’这种说法。我们将选择权交还予每个人,因为每个人的死亡都是他自己的,他有权力不要和别人讨论死亡,也有权力和别人不断讨论死亡。这是尊重多元文化的一种,只有接受与尊重每个人对死亡有不同的解读和诠释,才不会产生对抗。”

随着时代变迁,因为深知遗憾远比所谓的忌讳来得更痛,已有越来越多人愿意讨论死亡。(图片来源:Pixabay)

他说道,2018年首次在马来西亚举办生死特展吸引了约4000名公众人士出席,划分成十几个活动区域的空间,各自上演着不同的情节,任由出席者自行选择感兴趣的活动。演讲、工作坊、死亡咖啡馆、躺棺木体验……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中心思想依旧是:推广生命教育。

打破线上活动局限 将世界华人连接

热烈的活动回响是一个巨大的鼓舞,让他们有动力继续将活动办下去。以量表示原本的计划是在2020年再办一回,可因为疫情关系只好作罢。与此同时,他受香港友人梁梓敦,也是“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发起人之一的邀约进行线上演讲,对象是美国华人。

“那场讲座会起源于医院很多病人因为疫情肆虐而面对孤独死亡,无论是不是染疫者,都必须进行隔离。孤独死亡恰好就和我们华人对死亡的忌讳产生碰撞,无论是对逝者或生者,这一份悲伤更难释怀。”

两场线上演讲间接促成了“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把原本精彩的线下活动“搬”到线上,少了直接的互动难免让人担忧,效果会否不及从前?

“无可否认,只要把活动搬到线上,就会少了面对面的情感连接,甚至是很难有直接的参与感,那是线上活动的局限性。”

今年,“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以“一起谈生道死”为主题,活动由梁梓敦(DEATHFEST 香港)、冯以量(DEATHFEST 马来西亚)及黄洁雯(DEATHFEST 美国西岸)构思和策划,计划于2021年4月3至4日在世界多个地点轮流透过网络视讯形 式,以粤语和华语讲授不同主题的生死教育讲座,18位来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导师, 进行17场历时34小时的马拉松演讲,让全球不同地区的华人都能收看和参与。

今年4月3日至4日将会有17场历时34小时的马拉松演讲,让全球不同地区的华人都能收看和参与。(图片来源: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

为了补足与参与者互动的缺失,主办团队特别在面子书建立社团,并开设17个档案,让参与者在座谈会前后可针对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发表看法、意见,或是分享自己的经历。除了相关课题的演说者之外,也会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为参与者的提问解答。

“我还蛮期待社群互动,因为线上活动已经打破了地区、国界限制,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背景皆不同,肯定会涌现许多不同的观点,开拓大家的视野。”

学会善别,不让逝者与生者的彼此期待落空成遗憾

当社会讨论死亡观点时,必然与健康、疾病环环相扣,并非每个人都有福气安详离世,有的人受尽病魔折腾,才得以咽下最后一口气。在这过程中,受牵连的不只是往生者,还包括照护者或家属的人生。

冯以量说,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两个面相,第一种是:当我生病了,被别人觉得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而形成家庭负担;第二种是:当我生病过世了,家人会因此而内疚,自责没有把我照顾好。

“要么是病人受指责,要么是照护者自责。”

“无论是哪个面向,都离不开指责,因为我们对人难免有期待。‘我期待你能够好好照顾你自己’或者是‘我期待我能够好好照顾你’。如果一个家庭氛围不能将死亡摊开来讨论,家人之间又彼此存有期待,一旦有人离世,活下来的人一定会很痛苦。”

“因为所有的期待一旦落空,遗憾就来了,这是哀伤最难处理的部分。”

他以职涯经历提出最常见的例子,嫁出去的女儿往往花很多时间精力照顾自己的家庭,而没有办法同时兼顾年迈父母。

冯以量在专访中分享Deathfest World Tour的源起,左为孝恩集团董事经理拿督朱兆祥。(摄影:杨智豪)

“我们时常会在辅导室或电话的另一头听到一些很难过的声音说:我很难过自己没有好好老家照顾爸爸妈妈,每一次在照顾家翁家婆的时候,我会很自责自己没有回家去照顾他们,其实他们才是把我养大的人。”

他指出,在这样的家庭结构底下,如果情况允许,一定要做善别。因为善别里头有个很重要的元素,就是:请你原谅我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你;或是病人说:请你原谅我当初没有把自己照顾好。

倘若死亡前能有一场有素质的对话,不仅仅是逝者完成心愿,还影响着生者的余生。

编按:欲知更多活动详情,请浏览 DEATHFEST WORLD TOUR 2021 面子书专页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3.7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