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 > 音乐

天台音乐节4.30约定你——隆市隐秘顶楼看演出

由大马和台湾音乐厂牌联手打造的2022城市巨响音乐节,将于5月28日在台马两地同步演出。为了暖场造势,主办单位将在来临的星期六(4月30日)率先举办一场天台音乐节,聚集12个风格迥异的表演组合,在吉隆坡老城区的三个隐秘顶楼轮番演出,将观众带到城市之上、天空之下,体验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盛会。

“天台,说不上是一块净土,但这个空间能让我们在城市的纷扰里找到一个位置,可以居高临下眺望远方,看着堵塞的车流、地铁站的人流,看着大家忙忙碌碌,继而获得一种抽离的感觉,彷佛筑起一层保护膜。”

逗号顶楼,天台音乐节三个舞台之一。(摄影:李淑仪)

甫在今年3月正式对外开放的“逗号”,是吉隆坡戏院街(Jalan Panggung)新兴的活动空间,也是天台音乐节其中一个提供场地支持的协办单位。逗号创办人林悦如是形容,在楼房拥挤的城市中,天台在她心中是怎样的存在。

“有点安静,有点隐秘;你很容易一眼看到整个城市的动态。黄昏了,入夜了,后面鬼仔巷的酒吧开始砰砰砰地热闹起来,你可以感受到一个城市的心律。”尔后,彷佛有意将仅有四五层楼高的天台拽回本位似的,她又补了一句:“但说穿了它也只是一个空间,绝对不是一块净土。“

在建筑顶楼举办的天台音乐节,天色变幻与城市动态成了表演者的舞台背景。(摄影:李淑仪)

3天台12表演组合  前所未有的体验

本地首创的天台音乐节,是林悦某次和友人闲聊时所发想的点子,结合逗号的邻居——无头体(Moutou)和一间萨克斯风乐器行,在三个单位容许自由穿梭的顶楼,举办一场音乐活动。话音刚落,众人随即付诸行动,在短短一周内就让音乐节得以成型。

“因为很难得,在这条街上,有三栋楼的天台是可以连接在一起的,刚好三个单位也在咖啡厅与酒吧林立的地带,做着非商业化的、另类的事,包括办地下活动、社区活动等等。我们也经常好像街坊那样互相串门子,所以我想如果能一起办活动,感觉应该很棒。”

逗号、无头体和乐器行的三个天台由楼梯相互串联,让人们可以自由穿梭。林悦(左)希望天台音乐节得以顺利演出,往后成为年度固定活动。右为主办单位之一的动态度负责人陈升圣。(摄影:李淑仪)

天台音乐节的12组表演单位,将会分别在三个天台/舞台轮番演出。林悦透露,由于表演者是由三个场地单位依据各自喜好来聚集、编排,所以每个天台/舞台演出也将展现不同的音乐风格与类型。常年举办地下音乐活动的无头体,将会延续一贯风格;乐器行的舞台则会偏向古典、不插电的演出形式。

“至于逗号的舞台,简单来讲就比较文艺吧。”

逗号——扮演现代沙龙  串联各领域人士

逗号这次的舞台,以“诗与电音”为名,演出者包括诗人黄子扬、电音音乐人Can Can和DJ Wei、结合茶艺与音乐演奏的山门茶寮(Shaman Tearoom),以及敲击乐队觉奏感(Frhythms)。

电音达人DJ Wei常年单枪匹马上阵玩音乐,同时也是本地独立厂牌mü-nest社长。另一边厢,电音玩家Can Can此次将会搭档新生代诗人黄子扬,碰撞出诗与电音的火花。(图片来源:受访者)
觉奏感敲击乐队当天将会带来空灵悦耳的手碟演奏;而山门茶寮将会结合茶艺、艺术装置和声音,呈现一场综合性演奏。(图片来源:受访者)

文学圈与音乐圈的跨领域合作,也体现了逗号的创办初衷。

“我一直想要拥有一个工作室,它也同时扮演类似沙龙的角色,让不同领域的人每天聚集在这里聊(吹)天(水),分分钟会碰撞出不同的思想,或许会是一股新潮流,但若再深化一点,可能会成为一场运动(movement)。就像文学和音乐圈子,他们过往各有各做,那逗号希望能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串流交汇。”

除了即将来临的音乐节,逗号也曾在过去数月举办讲座、艺术展、开放麦(Open Mic)等活动,偶有餐饮业者以快闪形式营业,是个极具弹性和多元化的空间,让走在两条平行线的人们有相遇的可能。

“尤其在疫情的时候,人与人的距离很远,不管是买东西、看演出或是上课,通通转到线上。我觉得这不符合人性,虽然生活更方便,但人是需要温度、需要碰触的,所以我希望有一个空间让人群能够回来,大家互相取暖,再因互动而激发更多有意义的事。”

林悦希望逗号会是一个温暖、可变动的空间。“包括举办艺术展,我也希望它是可以融合生活的,而非像走入画廊般严肃以待。”(摄影:李淑仪)
林悦希望逗号可以扮演沙龙的角色,聚集不同领域的人,激荡出多元的火花。(摄影:李淑仪)

隆市中心有望发展Showcase音乐节

城市巨响音乐节算是疫情爆发以来,马来西亚睽违已久的现场大型音乐活动。身为主办方之一的动态度负责人,陈升圣期待作为城市巨响前奏的天台音乐节,能够看到疫情发生之前现场演出本有的样貌。

从技术层面而言,陈升圣指出,在三个天台办音乐活动,确保声音不会相互冲撞是最大的挑战。

“在露天的地方,看着广阔的天空,有一种自由飞翔的感觉。“而且身在高处,当城市地平线成为舞台背景时,”那个演出感觉是很好的,这是没办法在地面体验的。“问他若当天下雨怎么办,他淡淡地说,那就搬到楼下咯,只是器材要连续搬三套就是了。

陈升圣表示,一个天台约莫可容纳50人,三个天台就能开放给150人齐来观赏演出。(摄影:李淑仪)

虽说天台音乐节是城市巨响的暖场活动,但陈升圣期望,若当天演出效果良好,或许可以在未来发展成独立的活动,并结合吉隆坡市中心一带的特征,演化成“showcase“形式的音乐节。

“在吉隆坡区域,除了这三个天台以外,附近还有很多徒步可到的表演场所,或许可以仿效台南的‘贵人散步’音乐节,以所谓‘showcase’的形式,让大家走路去不同的场地看演出。毕竟马来西亚很大,移动多依赖交通工具,但在这里我觉得有这个潜能。“

衔接过往与未来  在老城区涌起新气象

说到吉隆坡茨厂街一带的变迁,尤其近几年迎来不少咖啡馆和酒吧入驻,成功将人潮带进来,但林悦指出,这里其实还有很多盘踞已久的人,他们都在默默做着一些有意义的事,让这个地方的面貌不至于单一、扁平。

“比如积极投入社区活动的Lostgens’ 当代艺术空间、主打女性主义书籍的月树书店等等,如今逗号成为新加入的一份子,或许我们可以结合成一股力量,我不敢说要去改变或复兴什么,但或许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为这个老城区披上不一样的外衣。“

若把时间拉回到更早以前,逗号所处的戏院街曾一度被冠以“文化街“的美称,聚集了大将书局和紫藤茶艺馆,举办了不少艺文活动,洋溢着浓厚的人文气息。而在当时,林悦和陈升圣就已在里头翻滚、打转。

“所以可以说,我们是看着这条街变化的。后来,所谓的文化街就无人知晓了。“

逗号,作为一种未完待续的符号象征、衔接过往与未来的中间点,林悦期盼,若这个区域将来再次涌起一股新气象,而通过举办天台音乐节在内的活动,逗号可以成为推动这股势力的其中一个齿轮。

“只要句号还没有划下,故事可以延续,活动可以延续,感情也可以延续,事情就可以一直一直发生。“

林悦(左)和陈升圣期盼,天台音乐节能够给大家看到,有不一样的事情正在吉隆坡老城区发生。(摄影:李淑仪)

由大马独立音乐厂牌扩音版图、动态度,以及台湾浮现音乐公司主办;逗号、Lostgens’ 当代艺术空间、无头体和Stage Reset协办的天台音乐节,活动详情如下——

日期:2022年4月30日(六)

时间:傍晚5时至晚上11时

地点:戏院街顶楼(入口:逗号)

票价:60令吉

购票链接:https://roofestakl.peatix.com/

演出单位:觉奏感、山门茶寮、Can Can + 黄子扬、DJ Wei、 SpeedwitchesShh…Diam!Buddha Beat、Silent Keat、AZU、Darren、AHM、邓宇襄(YS Tang) + 陈欣沁、The Guest Artists

林悦:天台说不上是净土,但它给你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从而产生一种抽离感。(摄影:李淑仪)

后记:“天台说不上是净土。”这是林悦重复了好几次的一句话,而我始终没把它听明白。

完成楼下访谈后,我们移动到顶楼参观、拍照。林悦偶尔修剪天台的花草、偶尔与陈升圣商讨当天演出的细节,期间,两人也才把烟掏出来,抽了一支又一支。

那天傍晚的日落得悠闲缓慢。

城市簇拥着太多人,太多建筑,于是似乎得要往上走,再往上走,才能找到那么一个空间,无需担心呼出的烟会搔到他人的口鼻。天台给你一望无际的宽阔,同时也给你隐身的角落,里头可以容纳也许在大多数人眼中有点污秽、喧嚣的事。

天台若成了净土,那就不好玩了。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