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家真的只是动动手指而已吗?——认识大马巴赫节艺术总监陈子虔
人物| July 16, 2019古典乐 巴赫 巴赫节 指挥家 
分享:

陈子虔创立的马来西亚巴赫节合唱与管弦乐团更备受外界青睐,受邀于2020年到德国莱比锡巴赫节上呈现数部巴赫的清唱剧。全世界共有逾40个巴赫团体,大马巴赫节合唱及管弦乐团是其中受邀在圣多马教堂内演出巴赫作品的团体之一,该乐团将派遣40位优秀的音乐家到莱锡比演出。现年34岁的陈子虔说,他期望有一天去茶餐室的时候,那里的安娣都有听过巴赫,“她不需要认识巴赫,她只要有听过巴赫,也知道巴赫是一名作曲家。能做到这样,我已经觉得很好了。”

在娱乐至上的时代,莫说认识,连对古典音乐有兴趣的人都不多,一般人对于古典乐的认知极其浅薄,可说乏人问津。而说起古典乐,不得不提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S. Bach)。巴赫可说是古典乐家的代名词,他的音乐难得之处在于,透过旋律与节奏的变化来表达他的思想。

在我国,亦有一位蜚声国际的指挥家——陈子虔博士,他对巴赫情有独钟。陈子虔是东马巴赫清唱剧圣歌与管弦乐团的创办人之一,是首位将巴赫乐带到东马数个主要城市上演的指挥家。他也于2015年在西马创立了马来西亚巴赫节,先后呈现了巴赫的清唱剧与经典作品。

陈子虔创立的马来西亚巴赫节合唱与管弦乐团更备受外界青睐,受邀于2020年到德国莱比锡巴赫节上呈现数部巴赫的清唱剧。全世界共有逾40个巴赫团体,大马巴赫节合唱及管弦乐团是其中受邀在圣多马教堂内演出巴赫作品的团体之一,该乐团将派遣40位优秀的音乐家到莱比锡演出。

本地指挥家兼马来西亚巴赫节艺术总监陈子虔。(图片来源:davidchinmusic.com)

对陈子虔来说,接触音乐是一段无心插柳的道路。9岁那年,为了陪伴妹妹,便随她学钢琴;16岁那年,开始在教会指挥诗班。自此之后,陈子虔便在音乐道路上开启了一段“不归路”。然而,当时的陈子虔只学怎么弹奏乐器,并不了解音乐。本来如同一般年轻人一样热爱流行音乐的他,在美国罗彻斯特修读音乐硕士时受到启发,因而展开了他对古典乐的热忱,更把古典乐融合在他的生命中。

“我觉得语言是表达的其中一种,而音乐是一种生命的流露。音乐的存在让我们能够表达语言所不及的,透过音乐可以将之表达得更真实、更完整、更贴切。”

陈子虔自16岁便开始在教会指挥诗班。(图片来源:YouTube)

修读研究生那年,陈子虔表示非常荣幸能够到伊斯曼音乐学院就读,因为那是世界颇为著名的一所音乐学校。在入学修读指挥系研究生之前,陈子虔曾一度陷入抉择两难。

“伊斯曼每年只会录取三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硕士生,而且伊斯曼是一所不发奖学金给硕士生的学院。可是,当时我的家里经济状况并没有很好,并不能承担我当时的学费。同时,我也有被另外一所学校录取,可是在我跟伊斯曼音乐学院的老师说明我的情况后,竟被他们录取了,甚至获得全额的奖学金。”

陈子虔至今仍对自己被伊斯曼音乐学院录取而感到不可思议。

“或许很多人都知道伊斯曼是不发放奖学金便不去申请报读,其实如果这是你心仪的音乐学院,不妨尝试申请。就像我一样,如果当时我不试着去申请,那我根本没机会进到伊斯曼。这也跟我们马来西亚巴赫节2020年要去德国出演是一样的情况,若当时我没创办第一次的巴赫节,那根本不会有到莱比锡呈现的这一回事。”

问及陈子虔对于音乐的才能是否是与生俱来,他表示,其实每个人在音乐的领域都会有一定的天分,每个人都有权利在音乐这个领域去发挥,惟程度可能不一样。

陈子虔博士作为一名蜚声国际的指挥家,在无数的盛会中担任指挥家和艺术总监。从香港巴赫圣乐节到马来西亚巴赫节、从加拿大多伦多华人圣乐促进会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德鲁斯分校、从美国纽约罗伯茨卫斯理大学到纽约罗彻斯特成华人合唱协会,他不断地将赤诚的热情播洒在他所热爱的舞台上。

陈子虔曾在无数的盛会中担任指挥家和艺术总监。(图片来源:davidchinmusic.com)

尽管这么多年以来,指挥家的职责已与过往有所不同,但在舞台上,指挥家这角色依然环绕着神秘的光环。站在舞台上,仅凭一根指挥棒,有时仅仅是自己的手势,仅以一己之力,就能让呼吸声以外的其他声音都沉寂下来,而且能让数以百计的乐器演奏者同声相和。然而,部分人对于指挥家往往都有着一个刻板印象——挥手、打拍子。

身为指挥系博士研究生的陈子虔表示,指挥家的职责远远超乎于仅仅舞动手臂而已。

演出的时候,指挥家的乐谱是综合各大乐器的总谱。换言之,他在电光火石的那一瞬间,需要有惊人的专注力和执行力,才可以完美地去操控整个演出。这需要平日里的苦练,钻研乐谱,且锻炼出有一目十行的能力,才能够在指挥棒扬起的那一刻,谱出完美的开场;在指挥棒落点的那一刻,挥下完美的落幕。

指挥家的总谱涵盖所有乐器的乐谱。陈子虔表示,他曾一次过看五十多行。(图片来源:陈子虔提供)

“如果是一个专业的乐团,他们自己本身是非常专业的,他们自己有很强的想法,他们自己就是独当一面的。那这些人来到你前面的时候,你会怎么把这些这么多不同的才华、不同的想法,同声相和,成功地说服他们,让这音乐是走在同一个方向?”这恰恰是指挥家最具挑战的地方。

“指挥家是整个组合的灵魂人物,整个组合的士气。如果你还兼任艺术总监、节目总监的话,那整个方向都是由你来引领。”

“指挥家是整个组合的灵魂人物,整个组合的士气。”(图片来源:davidchinmusic.com)

没钱还能做音乐吗?陈子虔:“没有饭碗,别谈艺术!”

并非音乐世家出生的陈子虔回望自己的人生,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似乎不曾有过一位好老师赋予他机会。在没有伯乐的日子里,在一次又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准备好自己,去迎接各种的挑战。他坦言,自己很庆幸,这一路上都有家人的支持。

陈子虔对于家人的支持表示感恩。(图片来源:YouTube)

“我想我活在这个时代也是刚好的,因为在这个时代不管你做什么都有着一定的范围,都是企业家,it’s like nothing, you make it happen,变成大家需要的一个东西。我的音乐虽然不是最好的,可是却有着一定的水准。我想比较特出的地方是,我会自己去创造机会。”

“比我有才华的人很多,可是愿意在才华这方面继续去发展、继续坚持下去的人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对我来说,人生是学无止境的。如果真的有一个终点,那走到终点的人,不一定是全世界最有才华的人;反之是坚持的人。”

在他看来,要搞艺术、要用音乐征服世界,金钱恰恰是其中的关键点。在美国留学后的那几年,陈子虔到美国纽约罗伯茨卫斯理大学担任合唱总监和音乐教授。

“我并不是一个凭空想象,不要钱的音乐家。如果你做音乐,连自己都生存不了,没有饭碗的话,那你不要谈什么艺术。”

陈子虔试图透过这世代最接地气的形式让大众感知,古典乐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巴赫曲其实就在你我的身边。他自掏腰包,举办了马来西亚第一场巴赫音乐节。从舞台设计到灯光设计再到椅子排位,陈子虔不假他人之手,亲力亲为。

作为一位指挥家,曾到他国的著名音乐厅指挥,然而,却不曾在自己国土著名的剧院指挥。他,却正面地看待此事。

“在马来西亚,我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是那种大指挥家,一去到只是在指音乐,什么都不用想。我做这些东西,是希望可以慢慢地去推广。在国外,已经有个很好的平台,你可以自由地去发挥,还是你要到一个硬土,去尝试、去栽培,希望能够看到一些成果,这其实是一个选择。”

相比起其他欧洲国家,在马来西亚要办一场巴赫音乐会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论资源、资金、场地及等等等的都是雄心壮志的绊脚石。

大部分人都会将巴赫视为圣乐,觉得无趣;然而,陈子虔却希望大马的民众能将巴赫当成是一个艺术来鉴赏。

对巴赫情有独钟 盼传承巴赫曲子

穿越时光隧道,陈子虔带我们回到巴洛克时期,探索巴赫古典乐的美妙。在莫扎特、贝多芬及众多乐曲家当中,他毅然选择了巴赫。对他而言,巴赫是非凡的。

“巴赫之所以被称为音乐之父,并不是因为他开始了音乐,而是因为在他作为巴洛克时期的作曲家,他写的音乐是综合了过去整个西方音乐的元素,包括他那个时候流行的音乐,变成他自己的作品。他能把思想、哲学理念变成一个实质化的东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来的作曲家再也没有办法超越他。”

正因为如此,陈子虔决定当上一名指挥家,透过手上的指挥棒,赋予每一首巴赫曲生命。

“虽说一首曲子在不同人的演奏与指挥下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可是一首巴赫曲,无论怎么弹唱,它依然是悦耳的。”

陈子虔在推广古典乐不遗余力,办了讲座音乐会和巴赫节,为的就是希望普罗大众对之保有认知感。

“我的期望是有一天去茶餐室的时候,那里的安娣都有听过巴赫。她不需要认识巴赫,她只要有听过巴赫,也知道巴赫是一名作曲家。能做到这样,我已经觉得很好了。”

为推广巴赫,陈子虔曾办讲座音乐会和巴赫节。(图片来源:davidchinmusic.com)

陈子虔希望巴赫曲得以传承,让这艺术生命不只是一个人在歌唱。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接下来的5年、10年,巴赫节可以不只属于马来西亚,而是一个东南亚或亚洲区的巴赫节。希望我们可以发展到起这样的地步。”

盼巴赫在大马发光发热

“如果你是圈内的人,你会知道,我们跟10年前20年前比起来其实算是突飞猛进了。我们有很多人才,有些留在国外还没有回来。像我们巴赫节的团队,大多数都至少有学士学位或是在念着音乐学士的,其他都是有硕士、博士学位的。”

他表示,我国能有那么多修读音乐的人才,对我国来说是一个肯定,一个“马来西亚的音乐是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象征。

我国音乐的发展,就陈子虔来看,倘若坚持下去,必定会看到春天,就好比马来西亚巴赫节也因为坚持,而备受德国的关注。

陈子虔表示,在东南亚有个奇特的现象,大部分人都觉得东西要多样化、普及化,才能吸引观众。然而,倘若我们一味地随着大众的喜好去做音乐的话,那很多美好的都会因而被忽略。就好比巴赫音乐节在亚洲人眼中是冷门的,其实,在欧洲、在艺术界,巴赫是相对普遍的。每到德国巴赫节,便有上千的人聚集在莱比锡一同欣赏巴赫乐。

在马来西亚,纵使创办巴赫节的道路是坎坷的,陈子虔表示,他希望能够尝试继续做下去,并希望将巴赫可以继续发光发热。

编按:2019年马来西亚巴赫节将于7月19日与20日在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办。欲查看更多详情,欢迎点击马来西亚巴赫节乐节官网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勿随意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