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死、癌逝、溺毙、跳楼、车祸⋯⋯她为逝者扮美美上路
人物| November 13, 2018人物访问 入殓师 殡葬业 遗体化妆师 
分享:

Miki韦美琪似乎天生就吃这行饭——哪一行?入殓师,俗称“遗体化妆师”或“死人化妆师”。

“为往生者上妆,是我从小的梦想,为什么呀?就是很想做这份工作。”说时,嘴角上扬,一双美瞳闪闪发亮。25岁的Miki,身材窈窕,外型亮丽,打扮也很入时,新婚一年多,散溢着幸福人妻的韵味。

19岁入行,经她“妙手回俏”的往生者超过一千具,准确的数字就不记得了,记忆中曾为老死、癌逝、溺毙、跳楼、车祸、夭折初生婴儿或病死的孩童整理仪容;从感伤到当做是一份严肃的工作来看待,她就是希望能让逝者好好的、得体的上路。她总认为,当家属见到逝者自然安祥的遗容,可以稍为平抚家属悲恸的情绪。

“一般上,当接到电话时,我都尽量在一小时内赶到指定的殡仪馆,为往生者整妆。因为一旦化好妆,寿板店还要处理入殓仪式、运棺到丧府或进行法事等等,这些都是分秒必达的工作。”

年轻漂亮的韦美琪,对遗体化妆这行业近乎”恋物癖“的热爱。(图片提供:受访者)

经过六、七年的历练,美琪现以专业心态来承接每宗服务。一抵工作场所,她先视往生者遗体的状况,若是老死的长者或癌症逝者,她先会为遗体抹身,清洁残余秽物,然后穿上家属已选好的寿服,穿袜子、穿鞋,梳理头发,然后开始上妆。

“若逝者是女性,我一般会要求家属给一张逝者生前的照片,参考她以往的打扮,尽量化一个相似的妆容,再让家属过目,满意了,我的工作就圆满了。”

在整个访谈中,美琪多次强调她超爱这份工作,即使现在准备怀孕当妈妈,她也不打算暂停工作或避忌什么的,一如日本人所说的,她对这份工作近乎”恋物癖“了。

韦美琪穿着白色工作服为往生者整理遗容。旁为她工具齐全的化妆箱。(图片提供:受访者)

美琪自己也说不清对这行业的执着。只记得在9岁,婆婆去世,她缠着妈妈抱她看看躺在棺内的婆婆遗容,然后小脑袋就在想,“婆婆死后是往哪去呢,她的灵魂还在世间吗⋯⋯”很多的好奇和疑问,大人也给不到答案。

“直到11岁,奶奶去世,望着躺在棺内的奶奶遗容,两腮是红红一坨红粉,就像僵尸的遗容睡着,心里很不舒服。”

到了中学毕业后,她选个美容课程进修,念完后就找份工作,帮新娘化妆或出席晚宴者化妆,但一直很在意这不是她想要做的行业。为了完成自小的愿望,她甚至上网查找资料,直到她发现原来有“遗体化妆师”这份职业,便”兴奋地“打电话到各殡仪馆询问:这里要请死人化妆师吗?

Miki 韦美琪的工具箱与一般化妆箱无异。(图片提供:受访者)

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给她找到一家殡仪馆急着请人补缺,她很乐意应聘了。起初,父母是不大同意的,因为他们并不了解这是一份怎样的工作,但后来抝不过女儿的决心,还是让她上班了。

她当年进到一家有规模的殡仪馆公司工作,当时只有两三位资深的同事处理遗体化妆,但每个月近乎有100具的遗体须整妆,可说累翻了,所以即使增加了她这新人也没减轻前辈的工作量,但因为在前公司有系统的教导下,她开始学到不少处理遗体妆容的技巧,例如为逝者翻身穿寿服、打粉底、画眉、梳理头发等。慢慢的,累积不少经验后,她也摸索到自己的一套方法,偶尔想让逝者更完美的妆容,她会稍为加一些自己手法,这是她强调的:自己也要转下脑筋变通的处理。

目前自由承接工作的美琪说,遗体化妆这行业其实人手流动量很大。“因为太累了。”她说。

美琪希望每位经手上妆的往生者,能漂亮又安祥的与亲属告别,所以腮红和唇膏都是用名牌哦。(图片提供:受访者)

一旦投身此行业,生活作息都会身不由己的被打乱,因为天人永别这些意外没说的准,无论是清晨、三更半夜甚至过年过节,电话一响就须出动,她本身就试过一连工作3天没歇息,所以有些同业做了几年就会考虑转行。

但如果说遗体化妆师难招到新人入行,又不是这么一回事。据美琪透露,她身边有不少朋友有意入行,一来薪酬“可观”,二来可”积功德“。

先说薪酬,美琪说行有行规,遗体化妆师的收费很统一,就是在雪隆一带,每宗服务收费580令吉,较为郊区的就加多200令吉车马费,越州过埠就双倍收费。除了随传随到的要求外,老手在处理妆容的时间大概在20分钟到半小时内就可完成。

“行外人可能觉得薪酬理想,工作时间短暂又无须交待后续,再加上替往生者服务,是在积功德……如果这么想就大错特错。”

粉底、腮红、修眉笔、唇膏、眼影膏等等,齐全的化妆品一样都不缺。(图片提供:受访者)

美琪严正的说,遗体化妆师替往生者化妆是有收费的,怎会是积功德呢?“除非我们免收费、义务的服务,也许才是做功德。”另外,除了尽本份外,化妆师也须面对逝者家属,这才是最难的。

“家属失去亲人都处在悲痛中,如果还被不识相或说错话的工作人员激怒,这可是没完没了的灾难。”所以难怪有人说,这行业不是想入行就能入行,还要看缘分,无缘只能在外边打转。

美琪在这行业可说是老行尊了,虽对工作热爱程度没减,不过想给家人多些时间,并计划要当妈妈,所以腾出更多时间给自己。

“工作忙归忙,但我也像一般年轻人一样,会约朋友聚餐、唱歌,也爱旅行。”她的亲戚朋友都觉得她的工作很“酷”,一些朋友的朋友会主动来加她面子书、微信,甚至有些亲戚或长辈的友人还会跟她约定:“你以后帮我化妆好吗?”,完全不介怀,而且大家都认真的看待在这世上最后的一件事,就是完美、漂亮的离开。

美琪会先参考逝者生前照片,再根据适合个人的妆扮或肤色整妆,一点都不草草了事。(图片提供:受访者)

当然,行外人好奇的事免不了包括这行业会不会碰上魑魅魍魉、现代聊斋奇异的八卦事。美琪起初很快就说:没有,没遇过什么奇怪的事⋯⋯聊开后才说担心会“制造恐慌”,鼓吹迷信才否认。

她说从小就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异象“,但她从未害怕,在工作时,她都会礼貌上打个招呼,告诉往生者她在进行那些步骤。甚至平时也冒出“职业病”了,比如晚上开车回家迷路了,她在心里默念:公公婆婆,麻烦您们帮我顺利回家⋯⋯

这些经历信不信皆由人,她就是这样心安理得的热爱这份工作,而且还会一直做下去,完全没转行的念头。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